淩辱老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淩辱老师(上)

佩琳一步出来,便吸引了全场的目光,所有学生,不论男女,直勾勾的看着她,看着她美丽的面庞,她饱满的胸部,她纤幼的腰肢,以至修长的美腿。

作为白金中学最漂亮的老师,陈佩琳的确在她摄人的魅力,身材及样貌都不逊于那些选美冠军,一双水汪汪的眼晴,更是懂得说话一样,再加上出身名校,在漂亮之余,还带点知性美。

这天放学后一小时,一向端庄尔雅的佩琳老师接了一个电话后,却面色大变,气冲冲地跑回家。

「妈,爸爸怎么样?」

「鸣,你爸爸被他们捉去了,怎么办?」

佩琳是家中的大姊,有一名十六岁的妹妹及十岁的弟弟,妈妈又不懂事,爸爸脚是一名赌徒,欠下一身赌债。

佩琳安慰妈妈说:「别担心,我会想办法。」佩琳其实一点办法也没有,看到走廊及门口被高利贷集团用红漆涂上「欠债还钱」的恐吓字样,更令她触目惊心。

佩琳突然惊道:「咦,佩仪呢?还未回来?」

妈妈说:「对了,她一向放学后便立刻回家,怎么……」

佩琳再也不能等待,跑到了银行把存款五万元尽数取出,然后立刻赶到一所陈旧楼宇的联谊会所。

佩琳步上狭窄的楼梯,幽暗的灯光令她倍感心惊,这时一名中年男人刚好走下,目不转晴的打量着她,看得佩琳心中发毛,那男人裂咀一笑:「小…..姐,来一次多少钱,一千元够吗?」

佩琳初感奇怪,但猛然醒悟,原来这男人把她当作妓女了,这幢大厦满布了色情场所,佩琳又惊又怒,一言不发,快步向上跑。

进入了联谊所,一阵格格不合的感觉涌上心头,内里颇宽敞,但内里的男人全是面目凶狼淫邪之辈,一见到佩琳这种大美人进来,几十道目光立刻投射过来,由头至脚打量一番,看这些男人火热而已色情的目光,恨不得把佩琳的衣服片片撕光。

在梳化上,两个男人大刺刺地坐着,周围还站着不少人。左边的男人约三十岁左右,抽着烟,一面奸邪之气,笑淫淫地打量着佩琳,右边的只是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年,阴侧侧的笑着。

佩琳大吃一惊说:「张允力,是你?」

那张允力笑道:「陈老师,你好啊!」

原来那张允力是佩琳班中的同学,是一名有名的坏学生,在学校经常欺淩同学,男同学一看不顺眼便施予毒打,闻说也有不少女同学被他玩弄过,只是听说他家境富裕,而且在校内势力庞大,大家都只是敢怒不敢言。

佩琳说:「张允力,怎么你会在这里?你今天没上学啊!」

张允力说:「没甚么,只是上来探我的老朋友,想不到见到老师你,嘿嘿!」

一种不祥的预科袭上佩琳的心头。

佩琳想起家中的事,也不理张允力,立刻说:「我把钱带来了,请立刻放了我的爸爸。」

那男子名叫龙哥,他接过银纸,数了一数,笑道:「那可不够数目啊。」佩琳颤声说:「他欠你多少?」龙哥说:「计了利息,足足有二十五万啊!」佩琳吃了一惊,颤声道:「我现在没有这么多,可以迟一点还吗?」

龙哥突然怒声喝道:「三八,你道这里是慈善机构吗,立刻快还,否则把你的爸爸剁成八块!」龙哥一手抽住佩琳的衣领,佩琳身型高朓,足有170cm,比那龙哥更高,但那龙哥天生神力,竟然把佩琳的衣钮也弄开了几颗。

佩琳又惊又怕,说:「先生…..请你高抬贵手。」她一生都未遇过这此粗鲁的人,龙哥放了手,对左右说:「叫我龙哥,把她的爸爸拖出来。」手下把佩琳的爸爸拖出来,只见她的爸爸被打成咀脸皆肿,萎靡不堪,佩琳对这个父亲又爱又恶,但始终骨肉情深,只好哀求道:「龙哥,请你先放了我爸爸,我会慢慢再还钱的。」

这时佩琳恤衫的两颗衣钮已跌下,衣衫微微张开,露出了白色的喱士花边胸罩及一道深不可测的乳沟,显得十分丰满,雪白的乳肉走了一半出来,而随着佩琳紧张而胸部起伏不定,乳沟好像会动一样,令其他人亦看得痴了。佩琳也无瑕去理会,心中十分着急。

龙哥笑说:「老师别担心,我也是好人,万事可商量,而且这些钱也不全是我借的,你要求的便求力少吧。」张允力站起来,说:「老师,这些钱有一半是我借出来的。」佩琳心中燃起一点希望,说:「允力,请你帮帮老师吧。」允力微微冷笑,却不答话。

这时,陈父再被拖走,龙哥按着佩琳的肩膊,说:「钱不是问题,但是二十万你只还了五万,还欠太多了,不过,既然你是力少的老师,我们很尊重,可以给你们一条生路。」

佩琳听了稍微安心,龙哥及允力走过来,突然,龙哥及力允一人一手,突然握住了佩琳的乳房,佩琳又羞又怒,立即叫道:「放手,你们想怎样?」出力挣扎,但龙哥的手下已捉住她的手,龙哥说道:「你最好服从,否则你的妹妹也不好过。」

佩琳惊道:「你们捉了我妹妹?快放了她!否则我死也不会放你们!」佩琳的父亲生性爱赌,不理家庭,父女之情较淡薄,爱妹妹比爱父亲还要深,龙哥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和爸爸不还,便由你妹妹代还了。」佩琳说:「不要,不要,你们不要搞她。我还,我还,别伤害她。」

龙哥笑说:「你们有钱吗?」佩琳说:「给我多一点时间,我一定还。」龙哥说:「没钱,只好赌债肉偿,把你妹妹卖了,当妓女赚钱,便能慢慢还了。」佩琳哭了出来:「别踫她,要卖便卖……我吧。」允力笑说:「老师,你要卖甚么?」佩琳在自己学生面前这样耻辱,真的生不如死,但只好说:「我可以为你们……卖……淫,当妓……女还钱。」

说话时,二人的手未放开佩琳的乳房,虽然只隔着胸罩及衣服,但仍感到十分丰满及弹性。龙哥说道:「你要卖淫,可不知你有没有条件,值不值二十万。」其实佩琳身材样貌俱是一流,龙哥只是有心作弄。

佩琳是聪明人,已知龙哥有心玩弄,但她已没有任何选择,只好服从说:「请…..两位检验一下吧。」当下放松身子,任由二人摆布。

二人把佩琳放在沙发上,仍然是一人一手按着佩琳的乳房,大力的揉弄,隔着薄薄的恤衫及胸罩,二人仍能感受到那一种只有最美丽丰乳才有的弹力,加上佩琳那种既愁苦又羞耻的神情,二人的下身已不禁直立起上来。佩琳丰满无比的胸肉从胸罩谷出来,便成两个半圆形,衣钮又脱了一颗,胸罩已尽现,白里透红的乳房好像透明一样,四周的人已看得热血沸腾。

佩琳对性爱十分保守,今年二十四岁,只交了一个男朋友,亦只不过交往了两个月,连她的胸部也未弄过,这时在众目睽睽之下,任由两个男人在摸胸玩弄,其中一个还是自己的学生,真的无地自容。

允力说道:「老师的胸好大,有这大的胸的人都是很淫荡吧,你当老师也是为了引诱学生,对不对。」佩琳哭道:「你别乱说,我可没有,别侮辱我的职业。」事实上,佩琳自小视教学为神圣的职业,现在被自己的学生取笑玩弄,真是心痛到极点。

佩琳哭道:「求求你们别再搓了,好羞耻。」龙哥和力允停手,说道:「怎么,你不是要当妓女卖淫还债,要给我们检验吗?算了,我们去叫你的妹妹还债好了。」

佩琳护妹心切,忙说:「不要,不要,我还……」低下头来说:「请你们……继续检验吧……」佩琳已满面通红,力允笑说:「老师,你要我检查甚么?」佩琳早知力允可恶,但怎样也想不到他会这样坏,只好说:「请检查我的……乳……房。」

二人把佩琳的恤衫拉开,整个胸罩露了出来,力允把佩琳抱在身前,双手隔住胸罩更加贴身地捏着佩琳的乳房,力度好大,渐渐乳晕也见到了少许,佩琳又羞又痛,但又不敢挣扎,而汗也从乳沟慢慢积聚,漫漫流到了肚脐。

力允的手在捏弄之际,慢慢捉住了佩琳的乳头,他年纪虽不大,但在性爱之事似乎很有经验,佩琳的乳头渐渐变硬,从乳罩中凸了出来,而在不断搓弄之下,一股热力从乳尖传遍全身,佩琳在这时也不禁喘气起来。

龙哥笑说:「老师,开始兴奋了吗?」力允把佩琳的上衣脱了,佩琳只剩一个胸罩,根本包不住她的巨乳,加上乳罩已被弄皱,一对蜜桃好像暴了出来。二人坐在沙发,佩琳就站在他们的前面,四周还架好了两部摄录机,也有人拿着照相机。

力允说:「好了,老师,刚才我检验了你的乳房,还算有弹性,现在把你的衣服脱光,我们还要看看及亲身试验。」

佩琳用双手掩着胸部,看着四周的男人,感觉到好像堕着无间地狱一样,她颤声道:「可不可以叫这些人离开……太多人了。」龙哥大笑:「老师,你要应征当妓女,不是当淑女,妓女不在男人面前脱衣,还要做甚么?」

佩琳银牙咬碎,放下手来,慢慢反手把胸罩的扣脱开,但还掩着胸,把已松下的胸罩贴在胸口。

龙哥及允力喝着啤酒,也不着急,眼前的美肉要慢慢品尝。佩琳的手终于放下了,两个硕大无比的乳房第一次在男人面前展现,只见她的乳房足足有34d左右的尺寸,而且十分坚挺,整个乳房雪白圆浑,放在整个流丽的曲线,更是完美,在雪山之上的两点红梅,更是动人,啡红色的乳头微微向上跷起,大小适中的浅啡色乳晕布满了可爱的疙瘩。

佩琳全身颤抖,不断饮泣着,乳头在微微震动,第一次在男人面前赤身露体,佩琳感到身心俱寒,泪水流过了乳房,反而更令男人们热血沸腾。乳房随着佩琳沉重的呼吸一起一伏,在呼气时,双峰更加涨大,好像向前飞射出来,而雪白的胸肉带着被允力刚才捏拿的手指红印,更是带一点淩辱美。

饶是龙哥阅女无数,也未见过如此佳品,虽然在妓女之中比佩琳乳房大的也有不少,但怎会同样具有这样美丽的样貌、高雅的气质及完美的身材。在双乳之下是一个看似柔若无骨的腰肢,可爱的肚脐不深也不浅,而在肉团之上是性感的锁骨,宽阔适中。

好一个完美的女人。

力允声音也有一点颤抖,他看上了老师己久,刚好又认识龙哥,一拍即合,便设下了这个圈套,但他也想不到佩琳比想像中更加吸引。

龙哥说:「请你抬起头,对住镜头,挺胸。」佩琳吸了一口气,微微挺胸,这一下挺立,胸脯更是向外凸出,她的乳房兼有圆浑及竹笋之美,既向外扩展又凸出,极是吸引。佩琳抬起头,看到摄录机不断拍下裸体,她知道自己一生也完了。

佩琳一生也未听过会说这些话,她的尊严、她的人格,全都被毁掉了。

佩琳不敢违背,只好用手把自己本来已很大的乳房托起来,这一托之下,两个肉球圆圆的呈现在男人的前面,更是庞大无比。

「好了,现在慢慢摸自己的乳头三分钟。」

佩琳惊叫:「不要,怎能做这种羞耻的事。」她愈保守,愈能激起二人的兴奋。在严厉的目光下,佩琳不敢再违抗,佩琳知道他们故意拍下自己的淫贱动作,但她已没有任何办法,只好慢慢抚摸着自己的乳头,纤幼雪白的手指慢慢拈着粉红的葡萄,这种情景十分动人,再加上她如怨如泣的神情,龙哥已忍不住抓着自己下体,佩琳的乳头渐渐变硬起来,也突了出来,面对眼前美人的表演,允力已下身己拉扯得有点痛了。

「接着,是表演舞蹈,跳时要摇动自己的乳房,留意,表演得不好看,我们会找人替你。」

佩琳只想敷衍了事,但听到这样,只好跳了起来,在二人的催促下,她努力地把乳房夸张地上下左右的舞动,极具淫靡的感觉。佩琳的乳房是竹笋型,向外突出,一摆之下,好像两个木瓜在摆动,但这是挺拔雪白的木瓜,看得人目眩神迷。胸中的两团肉现在好像面粉一样,发出拍拍的声响,大家惊讶她的丰满程度。

允力看到平时斯文端正的老师这样淫贱,再也不忍住,脱了裤子,掏出阳具自渎了起来。

一听之下,龙哥及允力立刻弹了起来,心中又惊又喜。允力摇头说:「我不信,老师这么淫贱,怎会是处女。」

佩琳掩面哭说:「我真的是处女……请你们……放过我。」

龙哥笑道:「放甚么?这是你自己自愿的。好了,现在是阴道检查,快脱下你的裙及内裤。」

佩琳心中如堕冰窖,真的要脱光了。她弯下腰,两个乳房向下,摇摇欲堕,她慢慢把裙子拉下,慢慢通花米白色的内裤已暴露着,现在她全身只剩下一条内裤及一双高跟鞋。

不知是因为跳舞流出了汗液,还是搓弄乳房带来的兴奋,佩琳内裤竟湿了少许。

龙哥仔故作惊奇说:「看看,老师看来很兴奋,下身也湿了一大片了」。佩琳满面通红,立刻掩住了下体,说:「没有没有。」

允力说:「快把内裤也脱了下来,然后抛过来,我再也等不了。」佩琳的内裤是有右绑带式的,她颤抖地把内裤的带松了,吸了一口气,内裤终于离开了身体。

允力拿着还有湿润的内裤大力的吸着,佩琳全身赤裸,双手垂在两边,她已再不能接受自己,竟然赤条条地暴露着。

众人看着眼前的美人,一窥全豹,更是惊叹着眼前女人的完美。下身倒三角形的阴毛柔密细致,修剪整齐,汗水沾着反射了一点点半泽,给人柔软的感觉,紧紧合并的双腿十分修长,大腿好像充满着弹力一样,而且线条之优美,更是罕见,170cm高的佩琳在东方女子来说已算不俗,比例看来是九比一的,佩琳自小已被称为九头身美女了。

允力细细端详老师,心中感到以前虽然玩过不少同学及少女,都只是黄毛丫头,怎及老师完美无瑕的身躯。

允力说:「张开腿,让大家看看你的私处。」佩琳全身一震,几乎站立不稳,微微张开了腿,在双腿之间,两片阴唇也暴露在大家的眼前,是暗红色的两片,龙哥说:「看来十分新鲜。」佩琳的阴毛颇浓密,包裹着阴部,在神秘的幽谷中隐约看到一点点红色的秘穴。佩琳的心好像死了,自己女性最隐密的部位也当众被男人看过全相了。

允力走过去,双手握住了佩琳的乳房,第一次完全接触了老师的乳房,他也不禁紧张起来,只感到充满弹性及柔滑,轻轻揑着乳头,搓弄着,渐渐变硬,挺立了起来,允力笑说:「看来老师的乳头很敏感」,他的手指不停围住乳头四周的疙瘩打转,一阵好像电流的感觉转到佩琳的脑中,她感到身体发热,口中不禁叫了一声。

众人哈哈大笑,龙哥说:「想不到为人师表的美女老师,也是这样淫贱,被自己的学生摸了几下,便叫床起来。」

佩琳的自尊、自我形象全都破灭了,她既羞耻自己被玩弄,亦奇怪自己的身体为何这样有此反应。

允力更兴奋了,他把乳房捏成不同的形状,他大力向双峰一按,乳肉好像一个被压扁了的包子一样,乳肉向手的四周扩展,有持从乳房低部紧握,乳肉便从向上束紧了一样,乳头也变得通红,佩琳也不敢反抗,只好把手放在身后,看到自己一向引以为傲的乳房被肆意玩弄,更是生不如死。

允力的手指最后捏着佩琳的乳头,微微一拉,佩琳感到痛楚,但仍忍着,渐渐力度加强,乳晕的颜色开始变淡,佩琳哭道:「允力,我好痛,你饶了我吧。」允力笑说:「老师,这样的痛苦也忍不到,接着的你可抵受不住。」允力把佩琳的乳头大力一扭,佩琳惨叫了一声,整个乳头变得鲜红,佩琳哀求道:「真的很痛,不要。」

龙哥走到佩琳身后,发现赤裸的佩琳不单前面极具吸引力,而后面背部的线条也是流丽之极,极个肩膊圆浑细致,背部是完全没有半点瑕疵的雪白肌肤,隐约见到半边乳房,然后是慢慢收窄的腰肢,腰的尽头是雪白的屁股,再下是修长的美腿。

龙哥吸了一口气,把佩琳的腿再分开,双片阴唇更加清楚了,龙哥慢慢抚摸着佩琳的玉背,再慢慢滑至两片臀肉,佩琳的屁股不算很大,但肉感十足,而且肌肤简直是滑不溜手,好像摸着丝绸一样,再下吊着两片阴唇,龙哥用手指大力在佩琳的阴唇一摸,佩琳全身一震。

这是,允力用咀慢慢吸吮着佩琳的乳头,佩琳又羞又惊,想推开允力,但却无力,但慢慢一阵麻痒的感觉从乳头向上扩散。佩琳的呼吸开始沉重起来,口中吐着喘气的声音,同时,龙哥一边抚摸着佩琳的屁股,一边用牙齿咬着佩琳的耳珠。

允力一直都幻想着干这个美女老师,可惜没有机会,这时竟然吸吮着她裸露的乳房,简直如在梦中。他用舌头上下舔着佩琳的乳头,舌头不停打转,把四周乳晕都弄湿了,同一时间,双手握着乳房的底部,把乳肉更加推向上,方便大力的吸啜。

前后夹攻之下,佩琳渐渐感到生理反应,下体一阵酥痒的感觉,佩琳感到十分羞耻,在被淩辱之下竟然有了兴奋的反应,一向贞洁的她更感到无边的羞耻。

佩琳已连连喘气,面泛红霞,胸部一起一伏,双腿也慢慢松了,龙哥蹲在地上,由上而下地看着佩琳张开了一点点的阴唇,笑着说:「老师看来很兴奋啊!」佩琳微微呻吟说:「没……有」龙哥用手指轻轻揉弄着佩琳的阴唇,佩琳的私处被摸,但反而更令她感觉另一股热力向下而上慢慢扩散。

允力说:「作为一名老师,被学生脱光了玩弄大奶子流出淫水,会不会感到羞耻。」佩琳心中一痛,几乎滴出血来。她的神圣的职业被彻底污灭了。

(中)

佩琳心中一惊,急忙说:「允力,不…..不要,不要弄我的下身。」允力笑吟吟地拔弄着她的阴毛,慢慢地拉扯着,突然用力拔去了数条,佩琳一痛,允力说:「就让你的好学生为你破处吧。」佩琳哭道:「不要,不要。」

允力说:「老师,张开你的腿,让我检查你的阴道。」

佩琳扭动身体,哀求道:「我……我」既不能拒绝,但又不想把女性最重要的部位展示人前。

允力微微用力,分开她的双腿,并屈成m字型,龙哥两名手下立刻拉住佩琳的双腿,张到最大,佩琳感到下体一阵寒意,知道下体终不可避免失守。

三部摄录机及照相机已发挥作用,对像正是佩琳首度展示人前的阴部。佩琳下身本来整齐的阴毛已被允力及龙哥弄至淩乱不堪,散布在阴户之间,毛发的幽谷中一道暗红色的裂缝呈现眼前,嫩红色的大阴唇微微张开,允力心头急跳,慢慢用两双手指插入阴唇之间。

佩琳全身一震,女性最重要的部位被男人侵入,标志了她的一生从此破灭了,允力说:「好紧,看来老师真的好少和男人性交。」允力的手指进了一截,允力感到一股强大的吸力立刻把他的手指牢牢紧缀,他又惊又喜,知道老师的身体之佳超乎他想像之外,手指慢慢再抽出来,只见有一道透明的液体附在其中,如丝一样连接着阴道及允力的手指,允力惊呼:「原来老师这么多淫水,看来真的很兴奋,很想男人插吧!」

佩琳哭道:「不是,不是,不要再玩弄我了。」允力把沾湿了的手指在佩琳的咀唇抹拭着,把淫水涂在唇上,佩琳看到自己的身体竟然作出了性反应,简直难以致信。

龙哥仔说:「好了,老师,现在你自己用手反开自己的阴唇,让大家检查你的阴道吧,当妓女也不容易的。而且你自己自称处女,要看看有没有处女膜,也许可以卖高一点价钱。」

佩琳感到自己好象一头在市场待价而沽的猪牛一样,任人鱼肉。她颤抖地慢慢用手把阴唇向左右拉开,露出了粉红色的肉洞,这种只有最下贱的四级片妓女才会做的动作,难以想像是一名大学毕业的中学老师的行为,允力骂道:「真是淫贱,母狗,是想男人干你吗?」佩琳摇头痛哭。

允力拿出手电筒,一道强光射入神秘的阴洞之中,只见粉红色的阴道一起一伏的皱折在微微颤动,四周肉壁鲜嫩无比,隐然还有一层光泽,像有生命力一样,肉芽也在微微抖着,众人一阵赞叹。

龙哥说:「果然是一头好鲍鱼,力少,你就吃了她吧!」允力一手大力地剥开佩琳的左右两片花瓣,然后拿起一个钢钳子,钳子的尖端包着少许透明的胶,慢慢地钳着肉壁的四周,逐渐向内里深入。

佩琳感到下体被冰冷的东西插入,碰到最敏感最羞耻的地方,全身不禁起了疙瘩,佩琳突然全身一震,一鼓暖流像从阴部中流遍全身,很怪异的感觉,原来允力刚好钳住了佩琳的阴核,一阵麻痹的感觉立时传到全身,这时大量淫水已禁不住沾满了钳子,允力用三只手指插入,一放出来,满手都湿透了。

龙哥及允力都惊叹佩琳反应之激烈,龙哥说:「老师,看来你是一头很好的性奴,性器这么敏感,好吧,不如我把你卖给力少,当他的性奴,你就不用接太多客了。」

佩琳颤声道:「性……奴?」在现今二十一世纪,还有奴隶吗?还要是性奴?这对佩琳这种知识份子来说实在不可思议。

龙哥说:「你不当性奴,就要去接客,一天做二三十个,你的小穴都被插烂了。」接着龙哥亦用手指插入佩琳的肉洞,接二连三被男人玩弄阴道,佩琳更加痛苦了。龙哥的手指不断刺激佩琳的阴核,佩琳受到刺激之下,腰部微微向上弯起,允力同时双手大力搓捏佩琳的乳头,在羞耻之间,一阵阵快感袭上佩琳脑中。这种快感是前所未有的,是佩琳以前从未有过的感觉。

佩琳禁不住呼吸开始沉重,接着樱桃般的小咀张开,呼出热气,只觉这比起平时佩琳自己偶然的自慰感觉更强烈百倍。渐渐,呻吟声已愈来愈大,佩琳喘着气说:「不……不要再弄了,好羞耻,好怪。」

允力及龙哥对望了一下,知道若要这个女人变成一名完全服从的性奴,除了以赌债及裸照控制外,还要彻底摧毁她的自尊。佩琳终于叫了出来「啊啊,丫丫…..丫丫。」

龙哥笑道:「淫贱的性奴,你现在认命了吧,好了,你想当性奴还是接客。」佩琳已弄至满身香汗淋漓,不断喘气,只好说:「我……当性……奴吧。」

这时,龙哥的手下拖了佩琳的爸爸陈胜出来,陈胜看到女儿全裸的模样,真是又是痛心又是内疚,看到女儿乳房都是手指的红印,知道她为自己受了不少侮辱。

允力笑说:「老师,就让你爸爸见证你的人身大事了,很快,你不再是她的女儿了,你是我的。」佩琳这般模样被爸爸看到,更是羞耻百倍。她颤声道:「我的妹妹呢?你放了她没有?」

龙哥说:「陈胜,看看你的女儿怎样?是不是身材很好,看看她的胸部这么大,你平时有没有摸过呢。」接着一手拿着佩琳的左乳,在底部大力挤压,本已极丰满的乳肉更像木瓜一样向上挺立,丰满巨大更形夸张。陈胜敢怒不敢言,佩琳更是羞耻,低下头来。

佩琳说:「我妹妹呢?快放,快放她。」龙哥示意,手下又拖出了一名女子。只见那女子约十五六岁,稚气未除,身上还穿着校服,但是前面的钮扣已被脱掉,露出了白色的胸罩,这少女也是娟丽漂亮,虽不及佩琳的絶色,但自然一股纯真可爱的美少女气息。

佩琳看到妹妹衣衫不整,怒道:「你们不要碰她,要玩弄就玩弄我吧!」转头向妹妹说:「佩仪,佩仪,你没事吧!」佩仪一向视姊姊为偶像,被囚禁之时,虽未被强奸,但已被多次非礼,饱受惊恐,这时见到最敬爱的姊姊全裸被玩弄,简直不敢相信。

佩琳这种羞态被最亲的人看到,恨不得找一个洞躲进去,永远不见人。允力走到佩仪身边,手脚被粗绳绑着的佩仪全身发抖,允力一手大力把佩仪的胸罩拉下,一双乳房立刻暴露了出来。

佩仪立刻扭动身体,但手脚被绑,没有办法遮掩。佩仪的乳房虽不及佩琳的尺码,但雪白娇嫩,两个粉红色的小乳头由其可爱。

佩琳说:「不要,不要。」想冲过去,但立刻被龙哥的手下拉住。佩琳不断向前冲及挣扎,但龙哥的手下往后拉住她,她的巨乳不停向前挺及摇摆,令人血脉沸腾。

允力按住了佩仪的乳房,不同于佩琳的巨乳,佩仪的乳房刚好包含在允力的手中,好象一团绵花一样,十分柔软,佩仪也是处女,第一次被男人玩弄乳房,面红耳赤,大哭了起来。佩琳看到妹妹受辱,几乎崩溃了,在她心目中,天真无邪的妹妹是不应该受到这种最下流的淫辱。

这时龙哥手下的手已松开,佩琳跪在地上哭道:「允力,你放过她,我甚么都听你,我会做得很好。」

允力笑说:「老师,抬起头,只要你吸得好,令我舒服,我便放过你的妹妹。」佩琳抬头,只见允力己站在跟前,自己的咀唇刚好碰到他的肉棒,只见他那肉棒已充血,龟头呈菇状,红色的肉在包皮之上已反了出来,而且又粗又长,真是一分可怕;在龟头中间的一道裂缝,像裂咀耻笑着佩琳,如恶魔一样,缠绕着佩琳的一生。一阵阵腥臭的尿骚未立时传过来,中人欲呕。

佩琳又惊又羞,她也知道口交之事,但一向保守贞洁的她又怎会想到自己会替男人做这种事?而有洁癖的她又怎会含着男人的排尿器官。一阵阵尿躁的恶臭已令佩琳感到十分恶心,又怎能吞下去?

允力说:「你不吸,我叫你妹妹来吧。兄弟们,把她的妹妹的衣服全都脱光,拖过来。」众人巴不得有这个命令,很快便把佩仪的校服脱光,现在佩仪全身只剩下一条白色的内裤。

佩琳说:「不要,不要,我含了。」立刻把咀接近允力的龟头,怎知允力退后一步,佩琳失了重心,爬在地上。众人哈哈大笑,允力说:「老师这样心急,是不是很想吸男人的肉棒,不用急,这里很多男人,有很多啊。」

在嘲笑声中,佩琳开始几乎发疯了,这时,已看见允力一手捏着佩仪的乳头,在大力拉扯,佩仪大呼叫痛,佩琳不理,立刻像狗一样,爬过去,一口把允力的阳具吞下去了。

允力一抽一送,把勃起的可怕巨根狠狠的插进她的喉咙,佩琳的小咀根本容纳不了允力的巨大的阳具,咀角几乎裂开,只能含着一小半,允力向前一送,又插入了半寸,允力喝道:「老师,你不懂舔啜吗,真的是一头蠢的妓女。」佩琳没法抗拒,只好舌尖舔弄那狰狞的大龟头。

佩琳眼前只是一大撮阴毛及半枝巨棒,再加上一阵阵强烈的羞耻及臭味,允力抱住佩琳的头,猛力一送,阳具已插入了佩琳喉咙的深处,佩琳只觉想吐又吐不出,咀角几乎被挤破,这时她的鼻孔也被挤得向上朝天,双眼反白,面容扭曲,允力看一向高贵冷艳,具在知性美的老师变成这样,更是令人感到十分兴奋。

佩琳的咀角已禁不住流出大量唾液,龙哥亦从后大量握着佩琳的乳房,肆意玩珜,由乳房抚摸到阴道、阴唇、阴核,一阵揉捏之下,佩琳想叫也叫不出来,口中的力度加紧,紧紧的把允力的阳具吸住了。

允力实在也受不了佩琳的吸力及巨大的满足兴奋感觉,大叫一声,一股男精汹涌地射出来,直射入佩琳的口腔及喉咙以至肚中,允力把阳具抽出,但射精却未停止,佩琳的眼耳口鼻五官全都布满了奶白色的精液,允力说:「你给我全都吞了下去,少了一滴也宰了你。」

佩琳一惊,只好把精液全都吞了,只感到一阵杏仁味充满了口角四周,糊状的液体封住了自己的咽喉,她想肚出来,又不敢。

龙哥给了佩琳一面大大的镜子,佩琳简直不相信眼前是平时充满自信、美丽动人的自己,这时她全身赤裸,乳房布满了手指红印,头发淩乱,双眼已哭得红肿,最可昏的是咀角充满了男精,有时还流了一点出来,五官及面庞好象铺了不少浆糊似的,狼狈不堪,完全摧残了佩琳的尊严。

允力一手拿起她的头发,他已不把她当作人,佩琳只好站着,允力一扭她的乳头,笑说:「老师,刚才的精液好吃吗?」佩琳只有着力讨好,陪笑说:「好……吃。」允力说:「要每天都吃吗?」佩琳咬着咀,羞耻地说:「要……要,谢谢你。」佩琳的声音有点沙哑,是喉咙被精液刺激及被阳具抽插下弄伤了。

允力说:「老师,伸上你的舌头来。」佩琳不明所以,只好象狗一样伸出舌头,红色的舌头遇带有一些白浊的精液,突然,允力用钢钳钳着佩琳的舌头,用力向前拉,佩琳感到绷紧及吃痛,发出了「丫丫」的声音。

佩琳大吃一惊,不知所措,只好把头向前,怎知龙哥的手下按住她的肩膊,佩琳感到很辛苦,不知允力是否想拉断她的舌头,佩琳长期张开口,唇下的唾液再次禁不住流出来。佩琳心中大惊,不知这个可怕的学生还有多少酷刑要折磨自己。龙哥笑说:「母狗,看看自己像不像一头人形犬?」

这时,龙哥拿出一支假阳具,佩琳看到这东西足足有她的手臂一样大,粉红色,尖端都的呈龟头型,四周还有不少半圆的胶粒凸出。龙哥一开按钮,假阳具振动着,发出「支支」的声音。

佩琳「丫丫」的叫着,不想被这根可怕的东西玩弄。龙哥用假阳具在佩琳的乳房四周打转,刺激着她的乳晕及乳头。渐渐,佩琳已有生理反应,但因为舌头被钳,不能呻吟,但唾液再更多了,允力把佩琳舌头一扭,佩琳想吐,但又吐不出,口中已吐出一些黄色的液体。

龙哥的手下接受钳子,允力又拿起另一支假阳具,慢慢振动着佩琳的阴唇,身上最敏感的部位被刺激,佩琳更辛苦了,扭动着屁股,允力把假阳具贴近佩琳的阴道,在裂缝来回移动,更强烈的感觉传遍佩琳全身。接着,假阳具轻轻插入了阴道少许,被这么大的东西突入,佩琳全身一震,这时允力也放下了钳子,自龙哥走过来,阳具一下子塞入了佩琳的口中。

再次替男人口交,佩琳感到双重的耻辱,而且她的舌头已被钳得生硬了,口腔麻痹着,龙哥不同允力,他大力不停抽插佩琳的喉咙,好象性交一样,他用手大力把佩琳的头前压,而自己的阳具则不停向前挺进,一下一下的直插佩琳喉咙最深处。

这时,允力把佩琳的身体移动,把佩琳变成狗趴的姿态,屁股高高的抬起,允力用力分开了佩琳的臀肉,佩琳突然感到冷空气进入股间,吃了一惊,允力用假阳具沿着股间的隙綘一直游动着,震动的东西不断贴着佩琳的身体,到了可爱的小菊门,只见佩琳的屁股菊花纹十分精细,允力轻轻用手指按着,又用假阳具在四周磨蹭,一种奇怪的感觉慢慢传到佩琳的下身四周,允力同时用手指插入了佩琳的阴道,发现佩琳淫水竟然大量渗出,允力笑说:「看来老师最性感的地带是在肛门,轻轻一磨便淫水长流,哈哈。」

佩琳简直不肯相信,又不能发声,因龙哥的阳具正完全霸占了佩琳口腔每一个空间,在大力一抽一插之间,佩琳连呼吸都有困难,这时,龙哥把巨大的阳具抽出,把一道白浊的精液强力喷在佩琳的俏面之上,这时佩琳刚好看着龙哥,立时被大量精液射得满面皆湿,十分狼狈,连一把长发亦好象涂了发乳一样,难以避免。

允力看到佩琳的可怜相,更加兴奋了,他把佩琳的阴毛拔了几根,拿着轻轻扫着佩琳的阴道深处,佩琳感到一阵骚痒,全身疙瘩,但反而下身的汁液却更多,允力把手指伸入,捏着她的阴核,反开她的包皮,佩琳全身颤抖,呼吸愈来愈急促了,假阳具已开始按摩着她的阴核,佩琳呻吟说:「不要……不要,不要再玩弄我。」

允力笑说:「老师,是不是有点麻痹,而又带一点快感?」佩琳不作声,她不能否认,但这样承认实在太羞耻了。允力说:「看来老师也是一名淫女,而且是被虐狂呢?」佩琳怒道:「你胡说!」允力说:「老师,别忘了,你是要向我献身,做我的性奴呢。」佩琳心中如像被雷击一样,这种耻辱、违反人性的事,实在如虫蚁一样咬噬着她的心。摄录机已准备了,一个完美无瑕的全裸身体就在镜头之前,佩琳看上手上的纸,面色一阵红一阵白,她已念了五遍了,但都念了一小段便不能念下去,这种羞耻的文字,怎能说出口?是完全抹掉了人性、尊严的思想行为,是对人类、女人的一大侮辱。

我,陈佩琳,24岁,身高170cm,三围是34d、23、34,重48kg,本来是一名老师,但因为天生淫贱,所以愿意成为我的学生张允力的性奴隶,以后都会完全服从主人的令命,包括接受性交、性奴及性虐的训练,随时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和任何人性交。

接着,佩琳跪在地上,大力地叩头,叫了一声:「主人。」佩琳是现代的知识份子,这种中古时期的主奴身份再加上性虐的淫辱,完全剥夺了她的女性最后的自尊。允力说:「老师,你已成为我的性奴,以后要绝对的服从啊。」允力把佩琳的腿大大的张开,佩琳反开自己的阴唇,露出了一层一层的阴肉。

允力拿着电筒往里面照射,只见在肉洞的尽头有一层薄薄的膜,允力喜道::「看来老师真的是处女,就让主人替你开苞吧。」允力插着她只有小颗粒的红豆大小的肉芽,完全剥开浅褐色的肉瓣,搓了一搓,佩琳叫了一声,身体微微弓起,汗珠不停冒出。

允力说:「老师真是极品,万中无一的名器。」允力的巨大的龟头已顶着佩琳的阴唇,佩琳全身一震,感到自己的处女身不保,还要被自己的学生破处。允力笑说:「老师,你这刻是感到兴奋、紧张、还是痛苦?」

允力捏着佩琳的面颊,另一只手抓着她的乳房,佩琳只好羞耻地说:「我……兴奋。」允力把了她一记耳光,五根手指印立刻在雪白的脸庞呈现出来,允力说:「你要自称性奴,叫我主人。」佩琳哭道:「主……人,性……奴佩琳很兴……奋。」

龙哥把佩琳的爸爸及妹妹都拖过来,佩琳叫道:「不要,不要,不要给他们看。」允力笑道:「老师,破处是人生大事啊,要让你的家人观礼。」佩琳简直觉得眼前的允力已不是人,是一头恶魔。

允力挺身一插,阳具插入了半分,佩琳大叫了一声,知道自己终于要破身了。

淩辱老师(下)

                (下)

  佩琳心中大叫:「不可以,我怎可以在被奸淫时还感到快感?」

  佩琳哭道:「太大了,很痛,请你不要太大力。」

  允力说:「老师,你想减轻痛楚,就用你的双腿围住我的身体。」

  佩琳叫道:「丫丫,主人……主人。」

  佩琳高声道:「主……人,丫丫,唔唔,丫!」

  佩琳已没有选择,只好低头吞下。

  佩仪大哭,用力摇头。

  当下大力一扭佩仪的乳头,佩仪惨叫一声,吓得二人都不敢反抗。

  佩仪心中难过,说不出口。

  允力笑说:「老师愿意什么?」

  众人哈哈大笑,龙哥说:「老师真的淫荡,这样下贱的事也说出口。」

  佩琳颤声道:「主人……请不要太大力。」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