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红白蓝】(22)【作者:东楼一醉】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第廿二章乱阵

  再出门时已经是元旦时候,和我一起的,是同样没有离开这里一步的温霁。
我们两个的神情都有些落寞,但不是什么依依不舍,是因为各自有各自的心事。

  「以后也不知道有没有再见的时候了,温霁,这几天谢谢你陪着我,要是我
还能有个机会报答你,我一定不会忘了的!」

  温霁看了我一眼,从她的包包里掏出一副墨镜,她身上的衣服都是我要邵阳
从外面买回来的,之前的那些都被我扯了个稀烂。

  「苗远,你现在说什么我也不想听,不过不管以后你去哪儿必须让我知道,
要是我有了你的孩子,得找你来认爹!」

  我努力扯了扯嘴角,但还是没能把话说出来,说什么都和现在的气氛一样荒
唐,就像我以后的打算一样,完全没有合乎情理的成分。看着在我眼前消失的这
个女人,我真的并不期待能有与她重逢的时刻,但是命运会怎么安排我,却不是
我能预测的了。

  我和马家已经断了个干净,那些存放在我的卧室中的资料,在我一一核对之
后全部通过猴子交给了马三爷。这是一种象征,就像当初他教我的那样,我将自
己全部所学以这样一种形式交还了回去,从此之后也就没有了亏欠。人生一世,
终究有些账目是无法清算的,我也只好模模糊糊地观其大略而已,至于什么恩义
之类的深厚情感,想想也就算了,我再没有力气把它们当成真的。

  我的家已经没有了,那个名义上的房子我连想的兴趣都没有,尽管从法律上
说它终究还属于我,但并没什么意义。之前的协议书上我已经写得明明白白:婚
姻关系存续期间一切财产全部放弃,任凭对方处置!

  我知道我赌气了,但这并没有什么不好。还记得五叔临行之前曾对我说,说
苗家众多子侄辈中,我是唯一一个精神有洁癖的人,但偏偏疏忽现实的行止,其
实只适合做一个古时候的狂生而已,但愿此生不要有什么不幸才好。

  而今看来,我终究还是应了他的谶言了。

     ***********************************************

  再见到徐雅的时候自然是在医院,不过这一次相见的气氛却一点儿也没有因
为我的痊愈改善多少。

  「这是苗队吧,您这是又受伤立功了还是怎么的,没事儿往医院跑什么?」
我知道她还不清楚我身边发生的事情,所以初见时候的语气比较轻松。

  「我这不是感谢徐医生你医术高超来的么,准备着请你吃个饭,就不知道你
是不是肯赏这个脸给我呢?」我也故作轻松地和她说道。

  「懒得搭理你,你是来看你老婆的吧?不是我说你啊,做人流手术对你们这
也老爷们儿是不是意味着『不是什么大事儿』啊?公安局有多忙还要你个残疾人
加班加点站岗去,还是你故意的?」

  这语气转变的太快,信息量在我的认知之外,令我很是猝不及防。

  「啊?」我下意识地懵圈了,但还好记住了她才说的那句话:温雯在这里才
做了一个人流手术。

  「你干什么呢?是不是在我这儿住院住傻了,人在五楼外科病房躺着呢,真
是!要不是你那时候人家来送饭,我还不认识嫂子,可惜了这么个美人儿落你手
里了!」她说着推开我就要走过去,而我则下意识地抓住了她的手腕,将她拽进
了旁边一间空着的办公室。

  还好这时候的医生基本都出去查房了,我们俩偶遇估计也是她正从病区回门
诊的缘故,不然哪有这么巧的?

  「你帮我去看看吧,我就不过去了……」我下意识地说了这么一句,顺手掏
出几百块钱来放在她手里。

  「苗远,你丫就一混蛋!那不是你老婆?」徐雅瞬间暴怒,胳膊猛抖几下挣
脱了我,反手就是一个耳光打在我脸上。

  不过马上她就显出一丝慌张,而我则是一脸苦笑。

  「苗……你们俩……怎么回事儿?」事出非常即为妖,这道理只要冷静一点
很容易就能想得到。

  「离婚了,然后就再没联系过,所以她的事儿我一点儿也不知道。还是……
还是麻烦你去一趟吧!」我固执地把钱交到她手里,这次她没有拒绝,不过还是
有点犹豫。

  「我能帮什么忙么?」或许是女人的本性发作,她这么问并不让我的觉得奇
怪,毕竟我们俩也算是相识一场。

  「还真有点事儿,我要找一个人……」

  中国人说世事人情,总喜欢以「江湖」做比,师父说这个意思内涵深刻,没
有些人生历练的并不清楚这说法的含义是什么:江湖广阔,逞强一时快,示弱得
太平。

  如果不是遇见周正军,我怎么也想不到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物,在市医
院里居然能够和院党委书记坐在一起吃饭喝酒,如果不是徐雅对此人好奇,这方
寸之地还真就找不出来他藏身的所在。怨不得之前孙氏兄弟连番五次都没能把他
拿下,感情这位是深藏不漏!

  「苗队真是好本事!我藏这么深都能让你找出来,看来这回要不吐点真货出
来,怕是不能让我落好儿啊!」

  我没理会他,知道这是向我示威。

  「陈书记,咱们打交道不多,不知道你们俩的关系……」我递过去一支烟,
对方摆摆手没有接。

  「苗队,你的事儿我略有耳闻,方便说说么?」陈书记老练,毕竟不是小伙
子了。

  我一笑,看了一眼周正军,说道:「我的事儿您听见的都是真的,不过我还
是要当着两位的面儿说一句:今儿我要是扭脸儿走人,老周活不过这个礼拜,你
们信么?」

  周正军勃然变色,站起来就要和我撕扯,但是陈书记一摆手,脸色阴沉得像
是被纪委带走双规的样子:「军儿,外面的事儿你还是不清楚,要你还信我,听
句劝,苗远怎么也比楼下那帮祸害靠得住,终究他是个人!」

  我的眉头皱了起来,因为事情似乎总在出乎我的意料。

  「苗队,就一句话,我信你,你值么?」周正军的语气很重,不是调侃。

  「你要是知道我要的是什么,我保你一条命!」我也给了他承诺。

  「苗远,你现在的处境我清楚,所以我要你一句实话,你说的话你做得到么?」
陈书记看着我,并没有什么表情。

  「只要他听我的安排就行!」

  随后,我和周正军坐着陈书记的车出了医院,先是去了一趟工商银行,再从
那里跟着邵阳的车出了市区。市区外的一家工厂里,穿着一身工作装的周正军交
给我一张纸条,上面是一个电话号码和一个奇怪的名字:猪倌。

  「电话通了以后先叫这个名字,然后不管他后面说什么话,你这边第二句只
能是『该添料了』这一句。这两句说完了,才算是和他接上头,不然到时候谁也
找不到他!」周正军深深地看了我一眼,随着邵阳安排的车走了。

  我并没有去打电话,而是进了邵阳的办公室,让他给我联系李辉。

  「我前段日子找见了一份材料,是市政府那边的一个文件,这文件你应该是
已经看过了不是一回了吧?」

  「哥,咱们哥儿俩就别绕了,我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不过这个事儿跟你一点
沾不上边儿我就没注意,不是最后没成么?」

  「本来我也以为是,不过我搂草打兔子归拢了一下别的文件,发现了点儿有
意思的事儿不知道你好奇不好奇?」

  「你说吧哥,我看看有多大的意思!」

  「你说孙家哥儿俩绑一块儿玩儿,怎么吃得下去一年十个亿的项目?而且还
是个什么什么文化基地的建设项目,文件在我这儿呢。」

  「多少!市里谁也拿不下来,这你放心吧……你是说孙家哥俩的那块地?」
李辉忽然就转过弯来。

  「你那边的事儿忙的怎么样了?」我忽然口风一转。

  「找到一个入境记录,不过后面的事儿比较麻烦,主要是找不到得力的人去
查,这边很多程序都要官面儿的人出面才行,一般的朋友权限都不够……」

  「兄弟,我帮你这个忙,你让我跟你这儿白吃白喝一阵儿,怎么样?」

  「欧洲这边你能帮上忙?哥,找到人对我可比十个亿重要得多,甭说你白吃
白喝,你把我产业都拿走我都没二话!」

  「我记得你说你刚出来那会儿,去了趟北京是吧?你再找一回那个人,让他
找一份关于我的档案,这个档案只在部里才有……」

  多年以前参加的一次部里组织的培训,我曾经被安排过一个秘密的接待任务,
其实说起来很厉害的样子,无非是相关人物比较敏感而已,而我凑巧会说英语,
便临时充当了一次跑堂儿加导游的角色。这么不伦不类的任务之所以被赶上,是
因为其性质是一次国际警界的内部交流,部分内容并不属于外交的缘故,不过借
着这次机缘,我倒是确确实实结交了几个「圈内」的同行。

  李辉的事情并不多么复杂,比起当初我们几个坐而论道分析各自手上棘手的
案情,实在是不值一提。我还记得德国的那位哥们儿,因为他的案子就是在我的
提醒下解决的,尽管不像是故事中一两句话就搞定那么简单,但论起功劳的话我
是当仁不让的。这个人现在如果向他们说的那样回国之后会升职的话,现在的位
置恐怕已经到了省部级领导了吧?

  将李辉的事情安排好以后,我才拿起电话给「猪倌」打了过去,没想到里面
的人说话我根本听不懂。

  「猪倌!」我按照周正军的吩咐开了头。

  「……」里面形同鸟语的声音叽里呱啦说了一堆,我完全不知道他是在讲什
么,怨不得周正军说要给他「添料」呢!

  「该添料了!」我有点愤恨地说道。

  「军儿哥怎么样了?」那边的声音焦急地问道。

  「放心,人我已经送走了,现在很安全。」我说道。

  「送走了……那边现在已经这么严重了么?」里面的人似乎有些疑惑,但却
并不糊涂,看来他知道的情况很重要。

  「我现在就想知道你手里掌握的情况,不然你也很危险!」

  「你错了,你找到我,现在危险的就是你了——死在村里的一家三口,他们
现在和我在一块儿呢,真正死的人根本就不是你知道的那个身份!我知道你是谁,
那天晚上抓人的几个里面,你是带头的吧?那就是个圈套,没死算你命大!」

  最后的话像是一声霹雳,稳稳劈中了我的脑袋。

  「什么意思?」我喝问道。

  「市里有一家『胜和科技』的公司,和我们这个公司的幕后老板是一个人,
你去找一个叫吕巧茹的娘们儿就清楚了!千万记住先找这个女人,你要找错了人,
就怨自个命薄吧!」

  对方急匆匆挂了电话,但他说的信息却令我彻底困惑了。所谓的「胜和科技」
于我而言毫不陌生,那正是温雯所在的公司,但这个叫做「吕巧茹」的,我并不
知道有这么一个人。看来,事情的背后越发地复杂了,而在我身上发生的一切,
也似乎不都是巧合。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