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征服!姬玛商团奋斗记(25)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世界征服!姬玛商团奋斗记(25)

  作者:indainoyakou
  2020/6/25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第八章「各自的休息」#1

  统一曆十年,秋五旬。

  希姆基东区重建工作早在三旬上半完成,流离失所的居民也都返回自家原址
落成的新屋,但是仍有些非住宅建物尚处于施工阶段。瑟安商团以此为由申请延
长东区及北区的贸易禁令,玛德琳商团及诺夫哥罗德商团提出之抗议无效,中央
准许瑟安在无特权的前提下继续完工,最晚需在冬季来临前完成所有重建。

  诺夫哥罗德必须继续和他们的敌人一同缴交金钱与物资。玛德琳仍然无法恢
复营业。瑟安倒是没啥影响,归根究底──

  「──钱都是咱们在出啊!那个混蛋穿环曝露狂!」

  姬玛对中央延长贸易禁令一事的反应,只有三个中指可以形容。为了凑齐三
根中指,她还向阿塔娜娜借手来用。

  最近和教会没发生冲突固然是好,本家方面却以无法做生意为由持续加重缴
纳金,到了五旬,光是缴纳金支出就超过当初僱请哈坦、莎莉叶与帕帕亚的额度
。姬玛向本家琴娜提出调降缴纳金至合理範围的请求,只换得一句──

  「──半个希姆基的产值握在妳手里,钱当然该由妳付。」

  姬玛当场爆筋给用穿环黑乳头瞪人的琴娜看,可惜一点用都没有。况且琴娜
说得也不完全正确,西区和南区依然有本家直营的娼馆与商店,论产值至少有四
成是直接进本家金库。

  总而言之,后腿一如预期,只是金额超乎想像。谈判无效的姬玛只得咬紧牙
关、背上蜜柑色大旗,带领兼任宣传组的护卫们一同来到本馆大门前摇旗吶喊。

  ──期间限定大放送!即日起所有小姐出场费一律下杀10%!

  ──金风送爽、食慾之秋!本週所有餐馆享有10%的餐点交易折扣!

  ──【本馆限定】黑海料理祭!当家特选餐点出炉!快来挑战火辣辣的南方
口味吧!

  ──【本商团限定】「枫红的仙子」降临!美豔动人的艾妲仙子、秋季特装
七连发!名额有限,先到先赢!

  即使对手远在红山区,活动週照样开跑,商团麾下的娼馆与餐馆迅速热闹起
来,前往两区巡察的姬玛彷彿都能听见钱川流动的悦耳声。

  摇旗摇出一身汗、又东奔西跑弄得满头大汗的姬玛,中午选在南区与洛瑟娜
共进午餐顺便培养感情。当她哒哒哒地踏过熟悉的阶梯、抵达变得有点陌生的杂
货店二楼,派驻于此的戈拉正好搂着客人从春房出来。

  「咱说啊,你这胖子也该减肥了吧?压断人家骨头怎么办蛤!」

  「不、不会啦……我技术很好……」

  「每次做完都流那么多汗,怎不见你瘦下来蛤!」

  「哎……哎唷……」

  啪、啪!

  穿着一条短裤、挺着小小的褐色乳房拍打客人肚皮的戈拉注意到姬玛站在楼
梯口,态度马上收敛到让习惯被她训话打肚肚的客人不知该如何是好。高温下运
作困难的脑袋慢了两秒才反应过来,姬玛立刻收回其实根本没在观察的锐利眼神
,垫起脚尖轻盈地来到两人面前,眉头一横、姆指一竖,便溜进春房内找还在接
客的洛瑟娜。

  「啊!哈啊!再来!呼!用力!呼呵!用力捣咱的穴啊!」

  「洛瑟娜姊姊……!洛瑟娜姊姊……!」

  啪滋!啪滋!

  透过给阳光照出影子的粉色布帘,可以看见里头两人正用狗爬式体位打得火
热。翘高屁股的自然是洛瑟娜,至于她身后那只身影小、声音又嫩的,大概是毛
刚长齐的小鬼吧。因为和洛瑟娜亲密相处过一段时间,姬玛听得出来她的叫声纯
粹是在满足客人。

  再等个五分钟吗?

  不,这种小鬼头和办事俐落的成年男子不同,做完还得哄一下吧。

  可是好热。

  超级热。

  汗滴滴答答地流。

  不想等啦!

  姬玛袍子一掀,两颗蜜柑咕噜噜地滚落后露出自豪的褐色小美乳。她正準备
来个闪亮登场,里头却传出两人亲密的声音:

  「啊啊……!洛瑟娜姊姊的咪咪好大……!好像我妈妈啊……!」

  「哈嗯!肉棒更硬了呢!来,就这样干咱的穴……哦、哦呼!」

  「洛瑟娜姊姊哈啊哈啊……!」

  眼见少年的影子用力揉着乳牛级的垂晃巨乳、下半身猛撞压迫感十足的大屁
股,姬玛怀着微妙的败北感退到一旁去,默默穿好袍子、拿起抹布,擦拭戈拉走
出去时滴落的体液。

  稍后,浑身汗臭味的戈拉提着半满水桶回到春房,姬玛反正也要等洛瑟娜完
事,就挥挥手要她再去打水擦澡,眼前这桶水就扣下来自用。虽然这些小姐不用
她讲也会洗个仔细,姬玛仍然探头到房门外,朝向哒哒作响的楼梯间喊声:

  「给咱洗乾净吶!」

  「知道啦──!」

  在戈拉急急忙忙拖着另一个水桶进厕所擦澡时,洛瑟娜这边也完事了,她正
像个温柔的大姊姊与精疲力尽的少年侧身相拥。把地板擦得亮晶晶的姬玛仍闲不
下来,又窝进刚用过的布帘隔间换新被褥、整理好像有那么点歪掉的挂布。

  清洁打扫一事对姬玛来说相当得心应手,不过整理完的春房少了艾妲总觉得
很没劲。她环顾四周,不少在心头还有点分量的回忆浮现出来,但还不到激起感
叹的程度。整理完春房,她蹑手蹑脚地来到窗前,垫起脚偷偷看了下朝南方摆出
拉弓姿势的蜜柑人雕刻。上头没有灰尘真是太好了。

  姬玛倚在窗边墙壁上,望着布帘对面正帮少年穿衣的巨乳身影,掌心就若有
似无地产生艾妲温暖的乳房触感。当她边发出「呜嘿嘿!」的笑声、边用双手噁
心地动着时,洛瑟娜终于带一脸满足的少年离开他宝贵的开苞圣地。那位少年几
乎是一路闻着洛瑟娜腋窝下楼的。

  「姊姊的味道……!嘶、嘶嘶……哈啊啊!」

  「注意楼梯啦,真是的!」

  这么说来,洛瑟娜的腋毛要比夏季更浓了。姬玛站在几步远的地方,都能清
楚看见那片已经不能称之为草原、应该说是小森林的钴蓝色腋毛。她的阴毛也变
得非常浓密,边缘倒是保持着修剪痕迹。若要姬玛来挑,她自然是选艾妲那座充
满少女心的粉红色花园;但洛瑟娜这种小阴唇偏厚、有点蜷曲的外形也不错。姬
玛徘徊于南北两种风味的女阴之际,一头热汗的洛瑟娜叫醒了她。

  「姬玛小妹,久等啦!」

  被燥热室内闷到有点发晕的大眼睛亮起,终于给她等到午餐时光了。

  姬玛与洛瑟娜来到两条街外靠近东区的餐厅,这里是南区唯二没加入瑟安或
姬玛旗下的店家中相对美味的一间,卖点是什么都可以炸。两杯兑水卖的黑心啤
酒与炸得乾巴巴的炸物盘上桌,洛瑟娜立刻咕噜咕噜地灌了大半杯。

  「噗哈──!渴了整整两节,就算是劣酒也超爽的啦!」

  「那真是太好啦。」

  「说真的啊,咱刚才喝的只有口水跟精液,喉咙乾到简直跟吞沙没两样……
好啦!开吃!」

  洛瑟娜身穿外出用的无袖短袍,她的身体还残留交配过后的骚味,汗水淋漓
的巨乳、夹东西吃时扬臂露出的腋毛,无不吸引邻桌男士的目光。有个醉鬼听到
她豪爽的灌酒声与随口一句精液,心想大概有免费搞头,便摇摇晃晃地靠近两人
。不料他的手刚搭上豪放巨乳妹的肩膀,都还没滑下去揉一把丰满坚挺的巨乳,
就被隔壁的歪奶小不点用叉子狠狠刺下去。

  噗滋!

  「呜嘎啊啊啊……!」

  酒鬼的朋友们上前,他们认出被洛瑟娜挡住的姬玛,连忙向姬玛赔不是并拖
走还打算闹下去的友人。洛瑟娜若无其事地吃着乾瘪炸物,说要是姬玛没动手,
她会在折断那个色家伙的手指前可怜他让他摸一下。姬玛就理直气壮地代替酒鬼
摸一把。

  吃着喝着,姬玛问起洛瑟娜的近况,她想知道些例行报告外的小事。洛瑟娜
如实说出最近让她颇为烦恼的事情。

  「咱啊,在这间分馆干得很顺利,恩客团也稳定发展中……」

  「嗯!嗯!」

  洛瑟娜眉毛哀愁地弯起。姬玛边塞冷掉的炸野菜边点头。

  「只是本家那边,好像真的把咱看成这边的人……现在连排班表都自动忽略
咱。」

  「嗯!嗯!」

  喀滋、喀滋。

  「咱对现况是没有不满啦,不如说还挺中意。有种事业正在起飞的感觉啊!

  「嗯!嗯!」

  喀滋、喀咕。咕噜噜。

  「可是啊,就是有种被下放的感觉……」

  「嗯──洛洛乾脆正式跳槽怎么样?」

  洛瑟娜稍微睁大双眼,再放鬆下来对吃到嘴角都是麵衣碎屑的姬玛笑道:

  「咱,多少察觉到了。妳跟本家的关係。以及本家冷落咱的原因……」

  「哼嗯──」

  喀滋喀滋。

  姬玛把剩下的炸物全部和着劣酒吞下肚,拿起粗布巾擦过嘴后露出小尖牙说

  「洛洛很能干,又能兼部、嗝呃!部分管理职,是非常理想的员工。在咱底
下发展,大概能做到分馆长吶!」

  「红牌无望吗!」

  「想做红牌的话,现在开始捨弃一切特训说不定还有希望哦?」

  「随便说说啦……目前这样就够好啦。」

  「说得也是吶!」

  虽然做不成红牌,倒是有机会登上活动週女主角,就像当初一鸣惊人的黛安
娜。毕竟艾妲与双子再怎么光彩夺目,终究是有钱人才花得起的高级品。考虑到
尚需培养佔大多数的中低消费者,洛瑟娜这种拥有硬实力、人气相对高的小姐仍
有与商团交相辉映的价值。

  不过话说回来,日后拥有自己的分馆也能办些小活动,届时就可以用活动名
义自肥了。

  比起硬要回本家跟大家拼业绩──搞不好还拼不赢──现在的生活确实比较
吸引她。

  除了姬玛与本家之间的矛盾外,压根没有不安的因素。

  「洛洛,女人也是有犹豫不得的时候吶。」

  姬玛有时会说出不像她这年龄的孩子该说的话,採取行动时大胆得很,本馆
的经营也搞得有声有色。某些地方带有本家琴娜的影子,某些地方因为过分的成
熟显得可靠又可怕。做为相互比较的朋友让人感觉压力很大,但她应该会是个值
得追随的对象吧。

  洛瑟娜向柜台加点一杯啤酒,将自己的空杯子连同新上酒一併递给正用双手
互推蜜柑的姬玛。姬玛的右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接杀左手的杀球,比赛结束。
淡到似乎连气味都能小气稀释掉的啤酒香气传开,姬玛把酒一分为二,将洛瑟娜
那杯推还给她,两人乾了这杯酒。

  「嗝呼……!洛洛,妳马上就有……任务要办!嗯!」

  没能浸泡在过淡酒精中的脑袋瞬间绷紧,洛瑟娜一脸认真地看向脸红起来意
外有点迷人的姬玛。

  「咱……嗝!咱的身体……啊呣……不太适合……酒精吶。嗝噗!」

  咚!

  结果姬玛只是用轻飘飘的红脸蛋重击桌面,还不断对着桌子「嘿嗝!」并可
爱地抽动。

    §

  活动第二天,小酒馆一早就挤满人潮。大部分的客人是冲着优惠与改良后的
菜单而来,因此没开房的小姐与临时僱请的场外人员拼命争取翻桌率,免得排队
的客人抱着肚子往别处去。姬玛从二号馆过来时还很得意地翘起鼻子,当她得知
自信满满的南方料理根本卖不到几盘,当场来个妨碍动线的失意体前屈。

  「小姬妳很挡路唷!」

  还被穿上低胸外场装的艾妲用两枚圆鼓鼓的北半球一路推往角落。

  姬玛知道现在应该要忍下来,如果动手拍打那对气人的胸部,肯定会被当成
闹脾气的小屁孩。但是知道归知道,大脑仍然不服输地用上「反正咱就是小孩!
」的藉口,向双手发出啪啪啪啪的命令。可惜她的四连击对于艾妲的丰满肉弹来
说根本不痛不痒。

  「好啦,我要去帮忙了。待会还要直接上楼,很累的说。」

  「呜呜……咱自豪的家乡味怎么办吶!」

  「哎唷!我不知道啦。先去忙啰!」

  「呜吶啊啊……!」

  失策。

  早知道北方人习惯吃北方餐点(←废话)就该用折扣来决胜负。可是要她在
与本家共通的九折活动上再砍一刀,心又会滴血。要是活动折扣全权握在手中就
没这个烦恼了。

  姬玛坐在角落的橡木桶上鼓起双颊,看着艾妲忙进忙出又赶着上楼,脑海浮
现出一些无关紧要的想法。她摇摇头将无法成为计划的东西赶出脑袋,嘿咻一声
跃下,随即哒哒哒地跑向外头。

  阿塔娜娜与护卫们正在外头维持队伍秩序,姬玛躲在人群中偷偷观察他们,
萌生出大胆的想法。阿塔娜娜也算是美人,虽说神经粗了点,她那在阳光下闪烁
汗光的健康肌肉着实有着成形中的强大感。若是让翠绿继续训练下去,那身肌肉
应该能朝向本家卡西娜的程度迈进。阿塔娜娜的长相更胜于卡西娜,这张牌再养
一段时间,想必能给本家一点颜色瞧瞧,将喜好女强人的族群都捞过来。等翠绿
休假回来再商量续约之事吧!

  前往黑市的路上,姬玛正好遇见前阵子南下返乡的哈坦。这位沉默寡言的汉
子牵了匹毛色黯淡的黑马,汗流浃背但呼吸平稳,眼神没有上次见到时那么锐利
。姬玛垫起脚尖向他挥挥手。

  「哈坦酱!老家怎么样!有吃到超棒橄榄油吗!」

  「……」

  哈坦与雕像般保持垫脚挥手姿势的姬玛互望三秒,妥协似地应道:

  「嗯。」

  哈坦在三旬之初即向本家申请休假,他打算将莎莉叶送回南方,顺便在当地
物色新工作。姬玛得知此事时,特地塞给他一笔冠以安葬金之名的旅费。于是哈
坦在斯洛尼姆买下一匹拉车用的老马,用浸过驱虫液的布捆紧业已腐烂的遗体,
在尸臭伴随下驱车前往利沃夫。经过利沃夫的边境关卡,走在索利拜尔商团开闢
的道路上,原以为会像他当初北上时充满危险,结果意外地平静。连在魔物出没
的地方冒险干活的黑心商人也不见蹤影,沿路只剩挂着索利拜尔商团旗帜的小据
点。

  因为路途漫长,哈坦中间两度踏进小据点,一次掏钱补充饮用水,一次给驻
点小妹哄骗上当,买下造型帅气但十分鸡肋的多功能剑鞘。直到进入拉娜人营地
前,他都没搞懂鞘底的钩爪有啥用。

  漂泊民族拉娜人以营地为家,由北而南会先碰上负责与北方人往来的前导营
,再来才是比王都更广阔的女王营。女王营附近还有以佣兵与商人为主体的侦察
营,莎莉叶曾告诉哈坦一些侦察营的黑幕,可惜他当时并没有交朋友的打算。仔
细回想,还真的连半点内容都没记住。

  撇开带有主观情感的部分,莎莉叶在南方派得上用场的情报只有她的名字。

  莎莉叶‧努‧库尔。

  来自库尔地区的努氏族莎莉叶。

  其实无论地区还是氏族,对于莎莉叶要葬在何处都无关紧要。假使莎莉叶在
南方有家庭,她的丈夫也无权过问后事。哈坦可以依循地区名与氏族名来找个好
地点,不过那也只是供在世者自我安慰的流程。他不觉得自己有难过到需要如此
大费周章。况且,让女孩子一直待在拉车上腐烂飘臭也不太好。

  最后,他在前导营的墓园告别了莎莉叶。

  买地,买墓石,挖土,搬运,浇土,洒酒,发呆,看别人挖土,看别人哭泣
,惊觉自己一滴眼泪都没掉,汗倒是流很多。

  『喂哈坦!看!奶头喔!』

  前导营的夜晚伴随着王都所没有的高温,热到幻听都出现了。

  『怎样怎样!奶子摸起来过瘾吼!老二硬了没有呀?』

  高温交织幻听交织少许酒精的夜里,哈坦的阳具异常坚挺地竖立着。

  『揉的时候温柔点,女孩子会感到开心唷……』

  他努力回想记忆中的线条,但无法用线条拉出具有真实感的肉体。

  『用力……干我……』

  老二胀热到宛如随时会爆炸。

  『射进来……!』

  他却惧于触碰身体。

  『搞不好──』

  如果用对莎莉叶的追忆抚慰软弱的自己,只怕连这分薄弱的回忆都将化为泡
影。

  『──明天就死翘翘啦!』

  哈坦如此恐惧着,压抑着,以他人所无法理解的昂扬与冲突表现出他的悲伤
,让波涛汹涌的情绪沉没于闷热的秋夜,在没人认识他的地方迎接崭新的一天。

  他原本不打算返回北方。随便在前导营或侦察营找个工作也好,要是大难不
死,还能带着战功与闲钱到女王营寻个安养天年的职位。但是这样的心情始终没
能定下来,走到哪都不对,花冤枉钱买来的多功能剑鞘还被精明的小鬼干走,妈
的。

  当哈坦明白他失去了随波逐流的余裕,便骑上老马往利沃夫出发。走在记忆
犹新的道路上,一语不发地和亲切的神官擦身而过,握紧剑柄的手仍然渗着冷汗
、微微发抖。回到以秩序包装野蛮、热情与髒乱的王都,不安感顿时缩减不少,
但仍梗在胸口隐隐作痛。

  让这股疼痛感持续衰弱到不至于产生影响的,是道再普通不过的南方女孩嗓
音。

  「哈坦酱向本家报到完了吗!」

  「……」

  「所以是刚进城啰!」

  「嗯。」

  也许有的时候,只是需要一点能够替自己拨云见日的声音吧。

  哈坦望着双眼不晓得在闪亮什么劲的姬玛。他刚觉得似乎可以对此人稍微敞
开心房,马上又给背后升起的寒意吓得关紧开到一半的大门。

  「好!那就顺路陪咱去一趟黑市吧!」

  「不顺路。」

  「走大路吧!咱要顺便拜访弗莱明家吶!」

  「不顺路啊。」

  「好啦,走啰!咱与哈坦酱的初次约会!」

  「谁跟妳约会……别拉我啊喂!」

  「哎呀──昨天才跟洛洛激情幽会,今天又和哈坦酱甜蜜逛街,咱的秋天可
真是桃花满满吶!」

  待续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