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堕之倚天泪】第二十八章(持续更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为生活写黄
是否原创:是
2020/5/4发表于SIS101
字数;10558

               第二十八章

  (昨天忘记时间更新了,今天早上就先更新了吧,免得忘了!!!)

  话语出口,三女却是同时一愣,惊愕间,还是杨夜昔反应更快,快速调整了
一下情绪,压下心中那一丝莫名的不快感,开口解释一句道。

  「不,现在时间紧,你,主人你要成亲,这可是大事,现在仓促之间,如何
来的急准备!」

  听着杨夜昔此言,西华子得意尖声笑着道:「那有什么?只是一些形式而已,
繁文缛节,殷家丫头不是这拘泥之人,也是不会在意的,对吧!」

  西华子经验老道,也是精通话术,这一问,却是暗含技巧,不再是问着殷离
是否同意婚礼,而是变成了她是否在意着婚礼简陋随意。

  意识还在那快感巅峰之中恍惚,殷离只是顺着西华子这话语回应着,开口支
吾说道:「嗯,不是,不是,嗯,不对,没,没有,不是这样的!啊!」

  楞了一下,殷离才是想到了这话中歧义,自己不管是要说什么,于此时,似
乎都是一个错误的回答。

  「不是这样什么?你是不想在这里成婚,还是说你想要一个体面气派的婚礼,
那我,就当你答应了!」

  不给殷离拒绝机会,西华子自顾开口,双手继续在殷离娇躯上游动,下身却
是开始慢慢的发力,粗大阳物却是又一次的朝着她的下身花穴轻顶。

  身体还沉浸于高潮中,殷离气息还未平复,此时被西华子如此进行挑逗,当
时就又感觉到了一阵快感,在下身处慢慢涌来。

  刚压下的身体欲望,被西华子这数下挑逗,花穴之内,又是感觉着一阵的瘙
痒,龟头顶入到花穴,轻微的碰触数下,潺潺爱液流淌,穴内却是又有渴望。

  烈女咤药效强烈,这第一春药之称并非浪得虚名,殷离虽然已经是经历了多
次春情高潮,但是却仍没有完全的解除药效。

  再加上此时身体敏感,被西华子这简单玩弄,不一会,就是气喘吁吁,胸口
快速起伏,脑袋轻晃,口中香气轻呼,高潮之后的无力身体,却就是那么的贴在
西华子肩膀上。

  娇颜轻倚西华子那干瘦苍老的肩膀上,柔嫩脸颊轻微触碰,摩擦之间,却是
又有着异样,西华子感觉到着身上佳人的动情,开始着自己继续挑逗。

  硕大阳物轻抽轻触,爱液流淌的花穴之中,嫩肉好似已经习惯了西华子这一
顶动,花穴之中,嫩肉中褶皱,却是就好像有生命一般,张张小口张开咬来。

  嫩肉直挤,压住西华子这阳物,既好像是要将这阳物给挤出,同时却是又好
似,紧紧的要吸住这作怪异物一般。

  知道殷离身躯动情,西华子为了要更刺激其快感,阳物也不一下的触顶到底,
只是在穴内中段进行抽动,阳物轻抽即退,并不过多停留。

  粗大狰狞而又火热的阳物坚定的分开穴内嫩肉,轻轻搅动中,抵触花心,龟
头狠狠旋转一下,然后在着花心上的那一搓的软肉上轻巧一勾。

  并不完全撞实,只是以这力道进行勾转,带着那仿似要让殷离全身颤栗的刺
激,一下下的轻微沟动,不停研磨花心,就按照这一节奏,黝黑粗壮的大腿按照
这节奏,不时的轻轻转动。

  虽未全力突刺,但是如此研磨,却也是让殷离身体入骨酸麻,说不出的无力
慵懒,身体内,一种着强烈的刺激,让她更加空虚,更为渴望。

  佳人身躯无力依在身上,西华子感觉到这娇躯柔软,胯下每轻微抽动一下,
殷离身躯就是不禁轻晃,胸前圆润美乳却是不由贴着他的胸口摩擦。

  柔软松暖的接触感,让西华子心中享受,下身继续抽动了数十下,龟头勾动
嫩肉,仿佛是鱼钩,拉住嫩肉,往外倒拉,引得殷离口中呻吟之声更重。

  耳中听着佳人轻喃,香气轻呼,西华子也是玩心大起,凑到了殷离的耳旁,
轻吹口气,嘴巴叼咬住殷离那晶莹的耳垂,轻轻咬着说道。

  「殷丫头,你说,你现在,是不是很舒服,很想要,是不是,要嫁给老道,
你说说,到底同不同意!」

  话语中,西华子胯下继续用力一顶,阳物却是突然发力,撑挤开嫩肉,狠狠
的在花心上一撞,啪一声响,西华子下身用力压着,连续快顶几下,就好似要将
着下身的两粒睾丸,都给一起往内顶入。

  殷离娇躯一颤,花心处被这几下顶的发麻,当即却是双腿发软,身体本能的
抓抱住西华子矮胖的身体,快感汹涌,脑中却是感觉一阵空白,嘴里不禁呢喃。

  「嗯,呃,进,进来,嗯,进来,求,求求你,进来,进来!」

  欲望折磨,身体渴望,殷离心中的抗拒之心,也是一点点被瓦解,既已失身
于西华子,那么,被其得手一次,跟着被其得手几次,又有何区别。

  情动之下,殷离双眼恍惚,抬眼看去,近在眼前,西华子丑陋脸颊,似乎又
有不同,迷糊中,好似身影重叠,变成了另外一个样子。

  不再是那么恶心丑陋,似乎,变成了一个英伟俊郎青年模样,形容变化,正
是,那个自己心中所殷切想念的那一人。

  阿牛哥哥,阿牛哥哥!是你吗?你终于来了,可是,珠儿,对不起你,珠儿,
已经是被别人,得到身体了!

  殷离脑中轻晃念头,眼神瞬间再次明亮,眼神景象,西华子那丑陋面容,又
在面前出现,那个心中的少年英雄,当即在眼前消散。

  心中一黯,殷离知道着事情已经不可挽回,就算她再不愿意,她也已经是残
花败柳之身再也配不上着张无忌。

  而得到着她身体之人,却就是眼前这位,丑陋不堪之淫道,就是如此下贱之
人,现实,却就是如此不堪,让人难以接受,却是,又无法改变。

  口出求欢呻吟之语,已是殷离心神此刻极限,西华子却是还不满足,还是故
意的肉棒移动,进行挑逗,阳物在穴内快转,龟头却是就不发力,而是就那么的
继续挑逗。

  「真的吗?真的可以进去吗?殷丫头,这次,可是你要着老道我进去的哦,
可是不能,后悔哦!」

  西华子故意说着,同时下身却是又刻意的往上一耸,用力的狠撞一下,殷离
嘴里再次的娇喝一声,穴内连续耸动之下,好似是有着百蚁爬行,酸痒感难以忍
受,下身每一处都是要钻到肉里。

  渴望着满足,下身阳物,每一次的浅尝即止,反而更是引得殷离身躯快感加
强,雪白双腿不停磨动,只是想要得到更大满足。

  娇美的面容上红晕泛起,眼神迷离渴望,身体内好似一团火在烧,殷离身体
顺着西华子动作,而轻微移动,纤腰扭转,却就是要趁着西华子耸动时候,移动
着臀部。

  西华子一下顶入,并不深触,却是就要往外退出,才刚感觉着充实,还没满
足,又一下被退出,如此感觉,殷离在一次次的挑逗之下,却是快要着哭出来。

  哪里还能够忍的住,在如此折磨之下,整个人就好像是快要疯了一般,只想
着要让着自己得到满足,哪里,还有心思去顾虑其他。

  下身刚被顶满,趁着西华子还没有完全退出时,殷离身体却是又往下一沉,
想要着能够顶入更深,体会那种感觉更长时间。

  可是,老于此道经验,西华子却是并不会让殷离这样轻易得逞,殷离白皙的
腰臀刚一抬起,他就是率先察觉,身下反而是先行一退。

  阳物在花穴之中抽动一下,就在殷离身体沉下时,却是就推到花穴口,只是
用龟头研磨穴口嫩肉,并不撞实。

  殷离身体落下,反而是顶了个空,花穴内嫩肉蠕动,酸涩湿动下,殷离不禁
失神魅叫一声,而西华子就趁此,阳物往前一顶,快速于花心上狠撞一下。

  然后,不等殷离反应,就是跟着再次的往外快抽退出,一顶一退,快速进行,
在环抱姿势之下,如此快速的抽动了十数下。

  「快,快点说,到底要不要,你再说一次,要不要嫁给老道,不然,老道这
可就是要停下了,不然,我们就这么停下,好不好!」西华子故意说道。

  此时停下,怎么可能,动情之下,殷离几乎恨不得就是希望西华子将自己揉
碎一般,如何能够忍住,口中叫喊声越来越急,却是不禁的带上了一些哭声。

  终于,情欲折磨之下,在西华子身体再次一顶,身躯颤抖中,殷离终于是禁
不住的呼喊了一声。

  脑中之理智,此刻,终于是被这蚀骨一般快感冲毁,嘴里带着哭声的叫喊道:
「不,不要再,不要再,再折磨我了,我,我同意,珠儿,珠儿同意,什么都同
意,都,都可以!」

  心中的自尊,此刻终于是被快感折磨的消失,殷离嘴里喊出这一声,什么也
不顾,身体上下的耸动起来,就是想要着西华子可以让自己满足。

  身中第一春药,又是让西华子如此的刺激,殷离如何还是能够忍受的住,不
顾一切,呼喊一声之下,身体却就是开始用力索取起来,白皙手臂缠住西华子脖
子,紧紧贴住。

  终于,是答应了!

  就在殷离开口那一瞬,西华子嘴角却是不禁得意狰狞一笑,终于,还是将殷
离给驯服了,女人到底就是女人,不管口上多么坚持,也是无法抵抗着情欲快感。

  「好,既然这样,你同意了,那么,就让相公,来好感疼爱疼爱你!」

  西华子得意狞笑一声,却是就将殷离身躯推倒在地,让其再次的变成着上身
倾倒,下身臀部崛起姿势,黑撞的下身狠狠往前一顶,啪的一撞,顶的殷离整个
身体瘫倒,以双臂撑地。

  「夫人,既然你都同意了,那么,我们现在就择日不如撞日,现在就拜堂成
亲吧!」

  在着撞日的两个字上,西华子故意的咬着重音,说到那里的时候,下身就是
用力狠撞,在着殷离花穴之中,啪啪的用力撞动,身体狠压,撞的殷离翘臀一阵
晃动。

  少女青春的身躯,却是活力十足,身体柔软而又非常有弹性,不管是丰满双
峰,还是紧嫩的花穴,以及是着挺翘臀部,都是如此。

  西华子臀部一撞一顶,身体往前压去,却就是顶的殷离后臀处臀肉一荡,跟
着不用再等他有甚动作,臀肉却就是一下的弹回,恢复原样,只是留下着一个明
显的红印。

  「来,现在开始,我们拜堂,一拜天地,开始吧!我说一句,你跟一句,听
到没有!」看着殷离无力而又秀美的容颜,西华子却是玩心大起,却就是胯下一
边顶,一边开口说着,好像是真的要进行着他这不伦不类的婚礼一般。

  一句话还没说完,西华子胯下却是就先撞动了十数下,快感涌起,殷离哪里
还顾得上其他,只是嘴里跟着叫喊,迷糊的说着要拜天地的说法。

  这一幕,不仅淫迷,而在着一旁的杨夜昔的眼中,看来却是又显得一些荒诞,
可笑,同时,心中也是觉得有一些异样。

  看着西华子那样兴奋的玩弄殷离,杨夜昔初时心中并无太多念想,她心知西
华子本性就是如此,也难阻止。

  可是,在看到西华子逼着殷离成婚之时,杨夜昔却是就禁不住的心中暗诧,
只觉得心气不顺,这淫道,何时是变成了想要成家之人,这可并非他之本性。

  不想继续注视,杨夜昔开口轻声一句道:「主人,现在还未脱离危险,外面
情况不明,我先出去地道出口处查看一番,好回来汇报。」

  找了一个理由,杨夜昔匆匆的留下这一句,也是不等着西华子回复,就是转
身往过道另外一侧出口处走去。

  身形走动间,杨夜昔目光扫视地上躺倒的杨不悔一眼,她洁白身躯上香汗微
流,烛光下,熠熠生辉,却是带有一丝白色光芒。

  莹白肌肤,于此刻显得更为诱人,杨夜昔只看到杨不悔目光紧盯着此刻那还
在不停交合耸动的西华子与殷离两人,脸颊飘红,呼吸声也是颇显急促,却也是
有所动情。

  心中轻叹一声,杨夜昔心知,今夜杨不悔也是定难以逃出着西华子的魔掌,
心中感触,却是不知是该喜还是该忧。

  回想当初武当山初见,杨不悔还是那天真浪漫,幸福明朗之模样,转眼之间,
却就是变成如此,其中变化,也是让杨夜昔心中颇有一丝不忍。

  但是这情况到底是会如何发展,却已非杨夜昔所能阻止,也是无可奈何,既
然事已至此,她没的选,没的反悔,只能是这一条路走到黑,坚持到底了。

  杨夜昔心中坚定想法,于地道处继续前行,才行了不过二十余步,却是就突
然听的一声魅叫声从身后传来。

  「呃,啊,啊,不,不行,去,去了,去了,要丢了!」听声音,却是殷离,
似乎是在西华子的耸动之下,身体再一次的达到了兴奋点,进入高潮。

  听着这声音,杨夜昔心中稍稍郁闷,随后还是快行数步,走向出口,十余级
往上台阶,按下机关,出口开启,却是在一处荒废的山神庙处,出口正设定于那
神像的后侧,颇为隐蔽。

  探头深吸口气,凉风静夜,月光朦胧,山风清爽,却是比地道之中显得舒适
不少,杨夜昔正自调整心绪,突然间,却听的一声急行风声传来。

  有人前来,杨夜昔屏息凝神,暗中隐藏,观察来人身份,暗中,只见着一个
高大身形快行而至,轻功高绝,数个起身之间,已至庙中。

  月光朦胧,杨夜昔看到来人面容,心里暗暗一惊,来人身形高大,面容阴沉
冷峻,却正是之前相见的那位丐帮长老白芨。

  白芨虽然知道有这一处暗道,却是不知这暗道出口却是就在此处,机缘巧合,
白芨似与人约定见面,却就是正来到了此处。

  不知白芨此来何意,杨夜昔不敢轻易现身,暗中藏身于神像之后,暗中等待,
确定着白芨来意,不多时,却就又听到两声风声急驰而至。

  虽还没见到来人,杨夜昔只听其行走风声,却是就判断出对方武功高绝,绝
非一般之人,武功之高,远超己身,再不确定敌友之下,杨夜昔却也是不敢大意,
小心隐藏,避免暴露。

  随即,只听的几声谈话声响起,杨夜昔听到那熟悉声音,心中一动,探头查
看,却是只看到了两个身形怪异老者,面容阴狠而又熟悉。

  赫然正是玄冥二老,这赵敏郡主前手下高手,后因为敏敏郡主之决定而反叛
而出,却是不知道为何出现在此,跟白芨有所联系。

  静听着三人交谈,杨夜昔越听越是心惊,没有想到,白芨所图,却是如此之
大,一时,就连无念无想的杨夜昔也禁不住心中暗惊。

  ……

  「啊,丢,丢了啊……」

  一声魅呼,殷离却是在西华子不停耸动下,再一次的身体高潮颤抖,爱液连
续喷涌而出,在西华子抽出阳物时,往外快速的往外流去。

  短短时间,已经是在西华子抽动淫玩之下,连续泄身,可是殷离却反而是感
觉,身体比之刚才更加敏感。

  穴内发痒,更为强烈,就好似是要从着骨子里所传来的一般,根本压制不住,
越是玩弄,反而越加想要。

  西华子阳物一顶,撞的殷离身体倾倒,依旧坚硬的阳物却是继续在花穴口处
转圈,嘴里同时说道:「既然,我们已经拜过天地高堂了,接下来,就是让我们
来试一试这夫妻对干吧,到时候,我们就是真正夫妻了!」

  话语未落,西华子身体就是继续开始发力,身下阳物一次次的顶入,一改刚
才的规律,连续的快顶入十数下。

  这夫妻对拜,却是就被着西华子说成了这夫妻对干,并且以这淫玩姿势,以
两人这交合之处,开始了对干。

  「啊,嗯,啊,好,好深,停,停一下,受,受不住,停,停一下!」殷离
魅声呼喊道。

  没有什么,比听着一个柔媚佳人承认着自己的强悍,更能让男人满足,西华
子就是如此,听着殷离这求饶,心中却是禁不住涌起着得意满足之感。

  虽然有着一些波折,虽然殷离也还是并未真心归服,可是她现在既然是已经
低头服软,那就是西华子一大成果。

  心中已经动摇,西华子相信,只要再有一些时间,自己就是可以将殷离给调
教成一个衷心,只知道爱欲,再不会反抗之爱奴。

  「是吗?那你这样,你说说,你该称呼我什么?我们,可是已经,拜过天地
了,现在,我是你的谁?」

  西华子故意引导,而被魅字春情所扰,殷离神智恍惚,一心就是渴求着满足,
哪里还能够想清楚这其中虚实,嘴里当即就是开口叫喊,顺着西华子话语往下说
道。

  「啊,啊,相,相公,好,好相公,珠儿,呃,珠儿,珠儿好想,好想要,
求,求你了,给珠儿……」

  过往理智以及矜持,在西华子不停刺激之下,终于宣告崩溃,此刻,只要是
能够让自己满足,殷离却是什么都愿意。

  被西华子摆成那女犬攀爬姿势,将下身私秘之处如此袒露,心中那微微羞耻,
也是早以随着西华子之玩弄而崩溃,再不存在。

  一头乌黑青丝散乱飘撒,殷离娇媚面容失神恍惚,口角垂着一丝口液,嘴里
沉哼,只是随着西华子的耸动,身体不停的往前撞动。

  少女雪白圆润,又不显得过分丰满的双乳,因为这一姿势而往下垂着,松软
乳肉随之晃动,不过这青春双乳,弹性十足,却是并不会因此而显得过度松垂。

  白皙的乳肉一下下晃动,乳波摇曳,乳峰上两点殷红,兴奋充血,好似两粒
娇嫩的红葡萄一般,白里透红,娇艳欲滴,分外诱人。

  以这后入姿势顶入,西华子不仅可以撞顶更深,而且还是可以借此以更佳的
角度打量殷离娇躯全身,一边观赏,一边把玩。

  殷离白皙圆润的臀部,也是正随着西华子一次次撞动,不禁变得通红,情绪
大涨,急切想要发泄的西华子每下顶入,都恨不得将整个身体都压在殷离身上。

  好似一个丑陋肥胖的圆球,正趴在这完美玲珑的娇躯之上,肆意耸动,滑稽
可笑,可是却又给殷离带去着强烈快感。

  长时间的耸动撞击之下,殷离白嫩美臀,不知不觉被西华子撞的通红,隐隐
发紫,可见着西华撞击之重,之用力。

  强烈猛撞之下,殷离却是深切体会到痛并快乐之意,撞击中,她却也是每次
被撞的臀部生疼,火辣辣感觉传来,初时是有着一些疼痛。

  不过一会之后,臀部火热感弥漫,再加上花穴之内阳物搅动,拉扯嫩肉的充
实满足之感,却是又变成了暖暖的舒畅感。

  就好似有着一个暖炉,正在臀部上烘烤,暖流游走全身,禁不住的精神沉醉
其中,满足不已。

  化身成只渴望着情欲的淫兽,殷离哪里还能够顾的上其他,随着西华子每一
次生顶,她的身体却就是随即往后一沉。

  腰臀配合,白皙的身躯跟着西华子的耸动,上下摇摆,却是就想要让西华子
可以在其身体之内,顶入更深,撞击更重。

  阳物连顶,直撞到那穴中的花心上,粗大坚硬的龟头直顶在那深处,却就是
要随时的破宫顶入一般。

  阳物在湿狞的花穴之中搅动,看起来随意的抽动,却是就不停的在着两人交
合之处发出着噗嗤噗嗤的身响,加上着殷离嘴中的轻声呻吟,形成了这特别的淫
迷一幕,魅声诱人。

  这一幕,要是看在外人的眼中,哪里还会像是西华子对殷离进行强辱的模样,
却就好像是郎情妾意,共同的进行男女之间的情欲一般。

  而这场景,看在着杨不悔的眼中,却是心中复杂,眼看着殷离从一开始抗拒
愤怒,然后一步步的被西华子引起情欲,然后再动情交欢。

  悲凉却是又无奈,现在殷离沉沦,杨不悔并不傻,自己现在落到了这淫道的
手中,要是还想要脱身,其中却是更难。

  出于同病相怜之心,杨不悔不忍心看着殷离如此沉沦,当即开口沉声呼喝道:
「殷妹妹,你,你千万不要被他,被他给迷惑,这个淫道,无耻下流,绝非善人,
你千万不能被其迷惑,不要动情!」

  杨不悔开口呼喊,她以旁观者的角度,说出这话语来,虽然也是关心着殷离,
但是却也是有着一些随意所说之举。

  已是沉沦在淫欲之中的身躯,哪里是会那么容易被制止,西华子的凶狠顶入,
撞的殷离失神,沉沦快感,男女交合,本就是人伦大欲,又岂是说要制止,就能
停下。

  被西华子干的精神恍惚,殷离现在几连着自己是谁都忘记了,天下第一春药,
潜伏多时,终于爆发出药效,又岂是那么容易隐忍。

  殷离一副动情痴态,嘴里呻吟声中,身体却是摆动弧度,腰臀更加用力晃动,
香汗直流,西华子几下的深顶,更是让其下身酸麻,全身骨骼都随着这一下的深
撞而在颤抖。

  兴奋下,殷离嘴里乱喊道:「啊,好,好舒服,不,不管了,不管了,就是,
就是这样,相,相公,珠,珠儿,好,好舒服!」

  一声声的媚叫,不停的从殷离的嘴里喊出,兴奋之下,已是让殷离进入了这
情欲忘我之境,此刻,动情之处进行的呼喊,却是连着殷离自己都不知道说的什
么。

  西华子趁这时间,将殷离身体一转,伸手捏住殷离美乳,对着那塑尖处一点,
狠狠捏动,就好像是提拉起着一根绳子一般,抓住塑尖,就往前转动。

  如针刺,又如火炽烧,殷离身体吃痛,却就是当即顺着西华子的拉动方向,
身体跟着移动而来,跟着杨不悔当即变身了面对面模样。

  视线相对,杨不悔看着殷离那被干的失神恍惚模样,情迷意乱,哪里还有着
往昔干练英姿飒爽,只是嘴里本能的发出声声呢喃,欲求不满的跟着西华子索取。

  白皙的身体,就好像是一个起伏的白盘,而西华子插在着她下身处的漆黑阳
物,就是一根粗大的捣杵,不停的往内撞去。

  只不过这捣杵所撞的并不是什么药材之物,却是花穴之中的嫩肉,西华子这
放开技巧之下,粗顶柔转,轻重相交,却就是干的殷离呻吟不断。

  才刚破身,没有得到着好好休整调息的花穴,已经是一片狼藉,穴内嫩肉也
是有着多处的裂痕伤口,可见西华子是干的有多凶狠。

  要是换了一般女子,初次体验,就是被这凶狠对待,早已是坚持不住,但是
殷离毕竟从小练武,体质远强于一般女子。

  再加上于情动之下,只是一位的想要索取,却是不顾着花穴能够承受,西华
子撞动越狠,殷离只是感觉身体越加兴奋痛快。

  看着殷离动情,西华子右手一拉,掏提起殷离右腿,将她的一只腿盘在自己
的腰上,好像母犬,朝着那躺倒在地的杨不悔逼去。

  下身狠顶,殷离如此姿势之下,身体重力却是就只能压在双手上,当即身体
一步一挪,逼到着杨不悔的面前。

  「殷妹妹,你快点停下,你怎么可以如此放荡,快点忍住,不要,不要被这
个淫道控制,呃,啊!」

  杨不悔还想要开口劝诫住殷离,可是那时,西华子已经顶撞着殷离呃身体,
压着她来到了杨不悔的身前,用力一顶,殷离的身体却是就压到了杨不悔身上。

  如此姿势,似曾相识,只是这次,比起刚才,陷入情欲的殷离动作却是更为
直接与主动,一压到杨不悔身上,迷茫的眼神望来,却就是对着杨不悔的娇嫩红
唇上吻去。

  杨不悔还没说完的话语,此刻,却是就被封在口中,殷离鲜嫩红唇张开,肆
意探入着杨不悔口中,追逐着香舌,用力的想要缠上。

  被女子索吻,这对于杨不悔而言,却还是初次感觉,殷离呼吸出的气息喷在
脸上,香气袭来,再加上殷离身体强压,却是有些让杨不悔喘不过气来。

  「不,不要,殷离,殷离妹妹,停,停下,不要,唔,唔!」

  在接吻空隙,杨不悔只能是抽空的言语数声,可是不等她把话说完,殷离用
力一吻,却又是将其其他的话语给封在了口中。

  此刻,再殷离的意识中,已经听不到着杨不悔在说什么,只能是听到着西华
子的一个命令之声,沉迷其中。

  「夫人,看来,你这位不上道的所谓姐姐,还想要离间我们之关系,你说,
我们是不是该要对她处罚一下,却是要来破坏我们夫妻关系!」

  西华子冷笑一声,下身继续狠顶,同时右手却是伸出,以着自己的两根手指,
轻微一动,就是摸到了杨不悔的下身阴唇处。

  怀孕的绝美少妇,虽然杨不悔才是刚显怀不久,但是下身美处却是已经有了
变化,虽然依旧美嫩,但是阴唇却是因为有孕,色素堆积,稍显灰色。

  杨不悔身上所中的春药,虽不如殷离所中之强,但也是西华子精心所配置,
连续积累之下,早已是深入其体质之中。

  近身短距离看着西华子跟殷离的一场活春宫,怀孕之身,本就是容易动情,
再加上春药刺激,又是看到这一场刺激交欢。

  前后种种,杨不悔身体如何会是没有感觉,西华子双手手指一伸,刺入杨不
悔下身花穴之中,登时湿润嫩肉就是紧紧的夹来。

  虽然已非处子,但是杨不悔这身体花穴之紧,却是丝毫不逊色殷离多少,反
而因为体质特别,穴内嫩肉,更为敏感。

  出水更多不水,液体潺潺,稍微一动,湿润的爱液就是已经将着西华子手指
沾湿,跟着稍微扣弄,花璧处嫩肉却就是快速蠕动,将他的手指紧紧吸住。

  只是手指,就是已经如此,如果真是阳物刺入这其中,其中之紧致柔嫩,却
是难以想象,西华子也是玩弄过不少佳人,但是这绝美怀孕少妇,却还是没有体
验过。

  清醒的扣动几下,感觉到杨不悔花穴之中嫩肉蠕动更紧,西华子就是如此的
刺动数下,跟着却是又将手指往外抽出。

  指间上已经是被着爱液沾染上一层白液,还颇有粘性,西华子故意用着指间
搓着几下,爱液粘动,然后抬手到着殷离面前,故意挑拨说道。

  「夫人,你看看你的这位好姐姐,嘴上一直说着不要,可是她的身体却是这
么渴望,明明自身淫荡不已,却还是要故意来离间我们夫妻,你说,这该要怎么
处置!」

  殷离身体压在着杨不悔柔软娇躯上,两女身体相贴,在亲吻之中,殷离的身
体就是那么的在杨不悔的身上磨动。

  两具同样火热娇柔的身躯互动,各自都是充满了身体欲情之渴望,殷离身体
正自一阵火热之中,听到西华子这询问,心中却也是无念无想,只是知道顺着他
那话语往下说着。

  「啊,嗯,啊,要,要受罚,要处罚,她,她要处罚,相,相公,你,你来
处罚她!」

  说话功夫,西华子粗大阳物又是狠狠的顶动十数下,火热的充实感将着殷离
身体几乎整个塞满,烫的她意识飘飞,几乎要飞上了天际一般。

  欲情之下,殷离已经失去理智,心中哪里还能够分的清楚其中真假虚实,只
是知道着西华子这阳物带给自己满足,什么也是不过着脑子。

  殷离身体大半的重量都是已经压在杨不悔身上,重力压下,两女身体相贴,
就在那时间,西华子阳物在花穴之中狠狠顶入,却就是直撞到底,狠撞在花心上。

  凶狠顶入,撞的小腹都是凸起小快,同时,这撞击力道也是顺着殷离柔软娇
躯,也是传到了杨不悔身上。

  燥热的身体内,好似正有一把火正在燃烧,而在这时,西华子的用力顶动,
阳物撞击,虽然是隔着殷离身体一层,却也是给着杨不悔莫大的刺激。

  酸麻难忍的身躯,好似正有着一根火热的棍棒,正在身体上上不停的耸着,
因为着有所间隔,疼痛感反而不太强,但是,却是更让身体渴望兴奋。

  在殷离的强吻下,杨不悔身体发热,但是,花穴之中的瘙痒感却是变得更强,
忍不住,想要有一个东西,探入其中,给予自己满足。

  『怎么,怎么会这样,必须,不行,必须要忍住,不能,不能有感觉,不能!』
杨不悔心中坚持想着,身体紧绷,想要坚持,但是两具洁白胴体交缠之中,她心
中之欲望,却也是在此时,不知不觉被挑起。

  本就燥热难忍的身躯,如何能够住这样的挑逗,这段时日来,自从怀孕之后,
杨不悔就是再没有跟着殷老六有过夫妻之欢,再加上身中春药。

  可说此刻,杨不悔身躯就好似一个敏感干燥的火药桶,一点火苗就可能点燃,
何况是西华子这熊熊烈火,更是一触即发。

  西华子还是没有真正的进入,只是肉棒触动,撞在小腹之上,隔着一层,却
是就已经让杨不悔瘙痒难耐。

  而更让杨不悔羞愧的,却就是再那时,西华子压住着殷离身躯,抽阳物拉扯
嫩肉,干动了大概着五六十下时间,殷离还是正在咬牙苦忍,下身杨不悔却是先
一步的有了感觉。

  少妇曼妙身躯转动,突然间好似灵魂都似要被抽离一般,嘴里发出着一阵闷
声,突然花穴之中,嫩肉猛然夹紧。

  西华子手指还只是轻微几下抽动,却突然感觉杨不悔花穴一紧一变,好似几
张小口用力的吸住着手指,跟着一股爱液就是从着她下身处涌出。

  压抑了数月的渴望,再加上下药之后的身体,杨不悔这一次高潮之下,却是
就感觉,整个人都仿似飘起一般,说不出的畅快,舒爽如仙,难以停下。

  『这感觉,好舒服,刚才,淫道,就是对着殷妹妹,做这种事情……不,不,
我在想什么,怎么可以有感觉!』杨不悔冷静下来,心里坚毅想着道。

  毕竟,已是嫁为人妇,杨不悔清楚此时身份,虽然跟着殷梨亭有所矛盾,但
是她却是仍不会做出着不守妇道的失贞之事。

  这不仅是因为着殷梨亭,更是,要为了现在腹中的这个胎儿,杨不悔更是不
想如此失身与这淫道之手。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