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堕之倚天泪】第二十九章(持续更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为生活写黄
是否原创:是
2020/5/6发表于SIS101
字数:10560

               第二十九章

  (更新晚了,洗澡回来,才突然想起没更新,幸好没关电脑,就先更新下,
虽然不需要点赞了,不过大家如果有什么想法,可以留言,我看到都会回的,毕
竟,宅男无聊!)

   ——————————

  唔,唔,松,松开,不行,你,你给我,滚,滚开!「

  一想到腹中胎儿,杨不悔顿时间,又不知哪里来的气力,迷茫的意识,好似
有所恢复,身体一动,伸手就去推着殷离,不想要再继续被这虚凰假凤的把戏所
迷。

  女主无欲,为母则刚,为了这腹中还未出生孩儿,杨不悔却是什么都愿意做!

  殷离猝不及防,还是在动情的吻着,突然被杨不悔伸手一推,没有准备下,
身体当即就往旁边推倒,两女口中的亲吻却也是停下。

  只有着一缕白色的香液缠连在两人嘴角,却似好像就在说明,刚才交吻,是
有多么激烈。

  身体被往旁推开,殷离身躯仍自是动情不已,圆润丰满双乳随着呼吸而晃动
不已,动情长呼,声音柔媚而又诱惑。

  看着殷离被这样推开,西华子当即却是一怒,不放过这个表现机会,嘴里骂
着一声道:「不知好歹,贱人,你不仅是要破坏我们夫妻之关系,却是还要伤我
妻子,简直不可放过!」

  其实,这所谓惩罚,不过就是西华子一个随意借口而已,目的,无非就是拉
近与殷离之关系,并且再对着杨不悔进行一番羞辱。

  粗糙的手掌快速抬起落下,西华子拍打的位置,却也就是杨不悔那丰满的少
妇美乳,白嫩的乳肉在拍打之中,左右晃动,敏感之处被这样拍打,杨不悔登时
身体火热,却是就禁不住,左右晃扭身躯。

  「还想躲,你还能躲去哪里?你知道,你犯下了什么错吗?」

  西华子从着殷离下身处抽出阳物,身体往前一个跨坐,压在着她的大腿根部,
这位置,也是西华子考虑之后之结果。

  杨不悔毕竟身怀有孕,西华子也是不想对着她的腹部进行什么过多伤害,毕
竟,这个未出生孩子,却是可以成为着一个控制杨不悔的有效手段。

  双手一边揉抓杨不悔美胸,西华子开口胡乱说道:「你错误众多,只顾自身,
刚才还要让我妻子为你牺牲,你这是为人不义!」

  「你生性放荡,竟然与你娘亲当年未婚夫成婚,如此行径,无耻至极,打着
为你父母偿还之话,实际却是隐藏你无耻之心!不孝!」

  「再者,你既然已经嫁为人妇,就是应该恪守妇道,但是你却是任性妄为,
欺瞒夫君,随意离开,不守妇德,又是不贞!」

  「现在,你又是不顾着身怀有孕,还跟着老道我行着这苟且之事,就是更为
不洁,你说说,你自己到底是犯下了几个大错!」

  西华子本是随口乱说,但是把玩着手掌之上松软美乳,挤压乳肉,越说越是
激动,反而就是长说了一通。

  而这声声厉语,却也是不知杨不悔是否是听的听的进去,对比西华子也不在
意,手上继续把玩着这一双美乳,然后却就是慢慢的摸抓上了那嫣红的乳尖处,
然后,嘴里继续骂道!

  「不贞不洁,不孝不义,想想你娘纪晓芙,当年也是一位侠女,英姿神采,
让人心动,而你,却偏偏就是这样一副样子,真是丢着她的脸!」

  西华子继续攻心之策,就是想要不断挑起杨不悔情绪,手指尖磨着乳尖处,
用力深提,狠狠的捏转,转动中,西华子却是感觉到指间湿润,却是杨不悔就在
此时,分泌出了母乳。

  毕竟也是怀孕着数月,会有这母乳分泌,也属正常,西华子却是抓住这点机
会,继续对杨不悔身体揉动,白腻乳汁被挤压而出,糊在西华子手掌之上。

  双乳又涨又疼,乳汁挤压在胸口,好似黏糊液体胀挤在乳尖,双乳疼痛,渴
望着有人能够狠狠揉动压制,好将那液体挤出。

  这是孕期女子正常身体表现,杨不悔也是有孕几月,时常会感觉双乳涩胀,
奶水鼓足,此刻,却就是需要着将奶水挤出。

  平日里,只是杨不悔一人,此举行动起来,颇有不便,而此刻,西华子这大
手揉动,却是正好缓解了她这一涨奶之苦。

  粗糙,好似老树皮一样的手掌,用力揉搓双乳,白嫩的乳肉就好像是一块丰
美润滑的嫩油,不停的从西华子掌心渗出,宛如调皮的白色精灵一般。

  本就滑嫩的乳肉,加上那因为西华子揉动而沁出的乳汁,加在一起,显得更
加粘稠,掌心乳肉之间,手感更加美好,西华子爱不释手下,就是如此用力的把
玩了近一刻钟。

  将着美乳以各种的方式力道抓捏,不停的在手中按压,西华子的手感享受,
对比着杨不悔此时痛苦的呻吟,却是形成了一个鲜明对比。

  而就在西华子如此亵玩时,杨不悔一边忍着身体内的奇异瘙痒,一边又是强
忍乳房酸胀感,身上异样难忍是一点,同时,心中也是更受羞辱。

  听着西华子将自己贬低的一无是处,杨不悔还是勉强可以忍受,但是,这话
语之中,却是不时以母亲纪晓芙而对自己进行羞辱,却是戳到了她的痛处。

  为什么?为什么?所有人都要拿母亲来跟自己进行比较,所有人都看不起自
己,自己真是有那么差劲吗?

  想起丈夫殷梨亭,本该是心中涌起暖意,但是母亲却是成了横在他们夫妻之
间,一道过不去的坎。

  一个活人,就算表现再好,也是无法比过一个死人,更何况,是于心中,已
经形象神话之人。

  「还不承认吗?你就是比不上你母亲,你就是不如她?就算你再努力,对殷
梨亭感情再深也比不过她!」

  灯光下,杨不悔晦暗的表情,看在西华子眼中,老于心计的淫道却是猜出这
绝美少妇心中之犹豫,当即,在其心中,又加上一把火,开口挑拨道。

  「你不管是身体,资质,就是一块顽石,你母亲却就是一块精致美玉,你是
糟糠,她是珍馐美味,你怎么比,你根本就比不上!」

  话语如针,直刺入心,如此场景之下,处境绝望,面对着西华子之淫弄,无
力反抗,身体任由其玩弄,这攻心之语,却是不断瓦解杨不悔心理。

  杨不悔此刻,心中仍是想要坚持,但是却是找不到一个,可以让自己坚持下
去的理由,是要为了谁,为什么而坚持。

  在西华子再一次捏动胸前美乳,往上一提一拉,一股母乳从乳尖喷出,杨不
悔嘴里尖叫一声,却是终于气怒爆发。

  「畜生,畜生,我,我不是,我不是,我就是我,我,我没,我没有那么差,
我不是母亲的替身,我是杨不悔,杨不悔,不是任何人的替代品!」

  心中一直纠结,一直放不下的这个心结,此刻,在西华子刺激之下,却是让
杨不悔心情激荡不已,忘神胡乱呼喊。

  怒气壮气力,怒吼中,杨不悔整个人好似疯狂失神,双手用力挥打,狠狠的
对着西华子的胸口拍打过来,白细修长的双腿也是愤怒连蹬,身体本能想要将西
华子身体顶起。

  手臂快速挥打间,确实是给西华子带来了一点麻烦,但是杨不悔此刻毕竟气
力虚弱,手掌快拍之下,砸在西华子那肥肉叠叠的胸口之上,不用内力,却就好
似用着手掌轻抚一般。

  西华子挨打了数下,感觉也并不疼痛,知道杨不悔此时就是在进行自己情绪
释放,不能一位的将其给逼急,还要进行适当舒导。

  对于女人的经验,西华子却是不少,别看老道面容丑陋苍老,身材臃肿,犹
如一根矮短木桩,可是于玩弄美女之事上,却是几乎不逊色于任何风流之人。

  看着杨不悔失神恍惚模样,西华子知道着此刻她的精神已近崩溃时刻,也是
她心里最为无助空虚时刻。

  如果此刻要对杨不悔进行一下关怀呵护之举,却是就会起事半功倍之效,甚
至是在杨不悔心中留下一个好印象,极大加深好感。

  可此举,却并不适合以西华子,以他之年龄,却是连当杨不悔爷爷都足够,
面容丑陋,与面容绝美精致的杨不悔却就是一天一地之差别。

  想要以怀柔手法,夺其心,却是绝无可能,就算是再年轻五十岁,他这丑陋
面容,恐怕也不会让杨不悔多看上一眼。

  再者,西华子昔年淫辱纪晓芙之事,也已被杨不悔记起,就更成了她心中一
跟深刺,怎么也是无法消除,既如此,西华子却就不如趁此时,一条道走道底。

  早就已经狰狞汹涌,兴奋难忍的阳物,在杨不悔柔软的小腹上摩擦中,已经
是变得更为火热。

  刚才在殷离花穴之中,却是还没有尽兴,此刻,面对杨不悔这白皙柔软身躯,
西华子心中欲念更重,阳物移到着胯下,顶在了那一层紧嫩细致的阴唇前。

  「还不知悔改,你这不贞不洁的淫妇,今天,我就要好好的处罚你,让你知
道自己的过错,杨家小女娃,现在,为了你的过错,付出代价吧你!」

  胡乱的找了个借口,最后关头,西华子也是不想再忍,这一块美肉,他也是
已经等待了太久。

  慢火细炖,慢慢烹饪,现在终于是到了快要品尝之时,当初在武当山上第一
次见面,西华子就已是对杨不悔美色心动不已。

  少女之干净单纯,少妇之妩媚艳丽,在杨不悔身上,有了一个完美之结合,
再加上她怀孕之后的特有风情,不知道是多少次在引着西华子身体淫虫骚动。

  只是为了大局计划,西华子只能一直暗中忍耐,现在,却是终于到了收获胜
利果实,享受美味之时。

  「赎罪吧!现在,我是为了你母亲来惩罚你!」

  西华子嘴里轻吼一声,下身阳物却是终于有所动静,剑出鞘,枪前捅,粗杵
破玉门,蓬门迎丑客。

  阳物往前一顶,龟头顶开了外侧阴唇,往内一压,狠狠的捅刺而出,西华子
胯下终于是刺进了花穴之中,进入了杨不悔的身体。

  「呃,啊,嗯,疼!啊!」杨不悔正在伸手挥打着西华子,下身突然被这一
下顶入,许久没有经历过性事的杨不悔,当即嘴里忍不住叫喊了一声。

  刚才西华子只是简单的手指刺入而已,却就已经是让杨不悔身体难忍,此刻
粗大狰狞阳物终于着顶入其中,感觉又岂是会相同。

  身体一疼,杨不悔已经是知道了发生了什么,自己,终于还是被这个无耻淫
道所占有,终于,还是无法逃脱!

  但是,失神恍惚之下,杨不悔除了感觉下身一疼,却是再没有感觉到其他,
心中悲苦乃至绝望,让她已经生不起反抗之念。

  反正,自己已是没有人所在意,被所有人轻视,既然,也没人珍惜自己,那
么,还有什么好避讳的。

  只是这一身肉而已,给谁不是给,又有什么差别?连续刺激之下,杨不悔精
神不禁的变得有一些偏执,绝望感在心中不断放大。

  而西华子在得手那一瞬,却也是一时忽略了杨不悔此时心情,终于是达成了
自己一直以来一个念想,心中得意,以及胯下那松软湿蠕之享受,让他也是一时
的有了恍惚。

  比起殷离的处子花穴,在紧致程度上,已为人妇的杨不悔花穴却是要稍微逊
色一分,但是,这其中穴道之紧嫩,也是远非一般。

  尤其是杨不悔情欲隐藏许久,女子怀孕初期,本就是情欲高涨之时,久久不
能得到殷梨亭之妩媚,欲望渴望更重。

  已经体会过男女交合之美好的少妇,比之未经人事之少女,对于这交欢之事,
也是渴望更重,杨不悔虽是心理仍自抗拒,但是身体却是早已情动。

  花穴之中,爱液几是达到泛滥程度,轻轻一顶,粗长阳物就已是顺利刺入其
中,有些发紫的阳物往前快刺,将那湿滑软嫩的嫩肉,一下往旁挤开。

  这少妇之身,却是更为敏感,一顶入,西华子才是稍微一动,两侧花穴肉璧
就已经紧紧夹来,贴在龟头上,然后又被西华子一下挑开。

  随后阳物就是继续前顶,嫩肉夹住着棒身,西华子轻轻呼吸,享受着这一刻,
与众不同的美妙之处。

  杨不悔穴内,不仅湿润,而且更有一特别之处,那就是穴内褶皱奇多,穴口
处还不明显,往前探入少许之后,嫩肉之中,间隙变多,褶皱密不,却是摩擦更
强。

  一枪顶入,西华子还未刺入到底,却就是感觉到了数种不同,先是湿润软蠕,
然后是褶皱层层箍紧,坚硬龟头继续前顶,却是又有不同。

  杨不悔花穴之内,不仅紧致湿滑,而且穴道深长,却是比西华子目前所玩弄
过的所有美女,花穴都是要更长一些。

  西华子那惊人的本钱长度,一般女子,根本无法完全容纳,平时也是只进入
到一大半时,就是已经到顶,剩下部分,只能停在花穴之外,无法再次顶入。

  即使之前殷离处子花穴长而紧,西华子也是无法全根而入,顶入大半之后,
花穴外还是留有着一小截,加上,殷离新瓜初破,西华子有人想要以怀柔之法收
心。

  故此,面对殷离,西华子也是没有全力耸动,就算是真的用劲,也是有所保
留,怕是真的干动太过火,但是,杨不悔却是不同。

  花穴越往内,嫩肉收缩越紧,杨不悔下身花穴紧紧缩起挤压,就是想要将这
个顶入身体之内的这个异物给挤出。

  可是,已经攻入了杨不悔这城门,西华子又怎么会是半途而废,阳物坚定而
又强硬的顶开一层层的嫩肉,直顶到底,就是想要去到这花穴终点。

  越往内,吸压越紧,一股黏吸感,萦粘在着龟头上,好似是有着一个柔软羽
毛扫,一直在敏感的龟头上扫动,以西华子之经验,却也是感觉一阵兴奋。

  差点就是要禁忍不住,好在西华子及时调整,暂时停下动作,等着阳物稍微
适应之后,才是继续的往内慢刺,如此调整一番之后,才是才又往前捅去。

  一直等到西华子阳物刺顶到底,小鸡蛋大小的两粒睾丸都要撞到了杨不悔下
身时,龟头处,才是终于得一下顶撞到底。

  去路已尽,龟头狠狠的撞在了一团柔软嫩肉上,好像就是已经被封死,西华
子却是不放弃,没有路,就是自己开垦出一条路来。

  几乎是全根顶入的阳物,开始不停发力,适应了节奏之后,开始一下下深顶
在花穴肉璧上,龟头狠狠顶在其中,撞入后,还是会用力旋上一下。

  杨不悔湿泞的花穴之中,也早就是瘙痒难忍,虽然嘴上仍自内心表示,但是
身体却是已经代替着开了口。

  西华子阳物开始抽动,就以那最正常的方式,狠狠的顶在花穴深处,伴随着
那穴口,水声湿润,传来了一阵噗嗤噗嗤的淫迷声响。

  随着身体被刺入,杨不悔娇躯轻颤,原本拍打在西华子肥胖臃肿胸口上的手
臂,也是变得越加无力。

  几下拍打之中,手臂从刚开始的拍打推拒,渐渐就是变成了轻抚,手掌按在
西华子胸口前,却是就再舍不得将其推开。

  舒畅,那种舒服感,好似要钻入到杨不悔整个身体一般,但是,同时,也是
让其变得更加渴望。

  刚才花穴就是涌起了一股兴奋快感,但那时,杨不悔还能勉强隐忍,可此刻,
随着西华子阳物一顶入,花穴感觉却是变得越加不同。

  一开始,只是简单的下身瘙痒,杨不悔咬牙强忍,穴内每一处,每一条的褶
皱缝隙,好像都是有个东西在挠动,让她几乎恨不得就这么的将那里每一处的肉
璧都给扣下来一般。

  而在这瘙痒中,杨不悔终于是等到了西华子这一根粗大狰狞的阳物顶入花穴
之中。

  火热的阳物刺入,柔嫩花穴就是被完全的塞满,整个花穴内的褶皱也是被这
一下撑开,填的满满当当,刚才那一下的瘙痒感,却也是终于被满足。

  粗长火热的阳物顶入,龟头在前面一刮,一转,好似一把鱼钩,抓勾在那嫩
肉上,然后再狠狠往外一拉,一下磨动,刮动着整条的花穴。

  强烈的快感,瘙痒感被一下覆盖,杨不悔只感觉整个人好似要在这下得刮蹭
之中,整个人都要飘起来一般。

  一股快感从着后身脊椎处泛起,快速的传向全身,下身隐隐颤抖,身体禁不
住的哆嗦着,洁白的贝齿中,禁不住的发出一声声柔媚轻呼。

  开始几下的抽动,压下了穴内的那一阵瘙痒感,穴内却是变得一阵的满足,
分外充实,下身完全填满,不留一点空隙,而在那旋转中,刚才的空虚,全却填
充。

  杨不悔美目轻眯,身体沉浸在这抽动快感之中,才不过着是十几下得抽动而
已,却是就让杨不悔沉迷其中,并且,让她体会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

  阳物顶入,虽然是暂时压下了穴内的骚动,可是这却并非全部,顶入之后,
一时充实,而等着再拔出时,比之刚才更强的瘙痒感却是又隐隐泛起。

  好似蚀骨毒药,越来越强的感觉,杨不悔渐渐就是需要着越来越强的刺激,
就是如此一个不停的循环,刺激越强,就是需要更强的满足。

  『怎,怎么会?好,好舒服,身体,好舒服啊!这,这,要忍不住了!』迷
离中,杨不悔一阵娇喘,身体刺激下,睁开眼睛,却是就又看到了西华子那一张
丑脸,狰狞而又享受,身体正紧压着身体,半必眼耸动享受,那模样,看起来就
是活脱脱的一只丑陋老猴。

  西华子那老丑面容,看在杨不悔眼中,仍然是觉得那么恶心,丑陋不堪,但
是,身体在他那强力的刺动下,身体却反而越加敏感,越加渴望,好像是有着数
百只活虱子,一起的在花穴之内咬动,咧牙鼓捣,分外难受。

  杨不悔湿润的花穴中,就在西华子这样的抽动下,狠狠的吸紧,用力的咬住
了那阳物,一口气也不松懈,紧紧的吸住,嫩穴紧深,每下抽动,都是让她的身
体紧跟着狠动。

  一撞一下,西华子前后不过是抽动了数十下,杨不悔却就是感觉身体禁不住
的泛起快感,怎么都忍不住,好像,就是想要,这么一直的沉浸在这快感之中。

  如此感觉,痛快,而又难以隐忍,杨不悔心中却是越加羞愧,俏丽的面容羞
红的说不出话来,只觉得自己身体似乎真的就是那么的放荡。

  面对这样的一个老丑无耻之人,她竟然还会是有感觉,身体竟然就是一直的
这么渴望,就还想要让这老道,顶入的更深,刺的更狠。

  杨不悔出于女子心性,恍惚失神之下,还是心中羞涩,不敢相信这就是自己
的本性,但她却是不知道,此时她的身体反应,并非是因为她生性放荡,却是因
为她自身怀有身孕。

  孕期之下,杨不悔不仅是身体更为动情渴望,身体各处,也是变得更为敏感,
性处充血兴奋,只要稍微碰触,就是让她身体兴奋不已。

  压抑了那么久的情欲感,一口气的爆发,哪里又是会那么容易,杨不悔此刻
没有被那动情欲望给折磨的崩溃,就是已经分外难得。

  这份毅力,却是已经远远的超过了许多女子,只是杨不悔在西华子这连续打
击之下,哪里还是有信心,只是觉得自己好像真的就是那样的放荡一般。

  完全的收不住自己的欲望,只是想着,就这样的在西华子的冲刺之下,就那
样的享受在其中,只是就想要这样的陷入进去,其他的,什么都不想管,什么都
是不想再想。

  杨不悔之前心中的坚持,此刻也是就在这不知不觉之中,有了变化,这个全
不能应对的魔物,让她生出着不敢抵挡的心思,不敢面对!

  「杨丫头,你看看你这身骚肉,这是骚成什么样了,才这么会,你就是忍不
住了,就是骚货,你还不承认,你这身体,就是发骚!」

  西华子耸动中,嘴里继续的开口喝骂,一手拉捏着杨不悔的美乳,在乳尖上
轻轻揉动,另外一只手则就是顺着她微微拢起的小腹上轻微磨蹭着。

  这位动情的怀孕少妇,却是太对着西华子胃口,绝美的面容,窈窕精致的白
皙身躯,圆润丰满的胸脯,再往下,就是挺翘雪白的臀部。

  白细修长的双腿,被着西华子给用力的分开,一腿分开,一腿架在着肩膀上,
白嫩的脚趾随着此时身体兴奋不断的屈并起,好像是十颗晶莹的葡萄,红嫩诱人。

  而在双腿中间,就是少女身体最神秘之处,本是白嫩紧闭的密处,此刻正是
因为着西华子那黝黑阳物往内深顶,花穴被撑撞大开,穴内的嫩肉次次的反卷抽
回。

  数十次的撞动中,西华子适应了这种抽动节奏,阳物力道,却是开始继续加
大,龟头一次次的深顶,却是就狠狠一顶,冲撞到了那花心处,用力的剜上一下。

  突然加大的冲撞,顶的杨不悔身躯再次轻颤,全身好似筛糠般窜抖,而于此
时,这突然加大的力道,又是让她身体窜撞,嘴里叫喊出声。

  「停,啊,停,停,停下,我,我疼,停下!」

  杨不悔在呻吟之中,却是突然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小腹处,快感迷离的眼神中,
却是带起了痛苦愁容。

  却是,西华子这连续的重顶,龟头直撞子宫,引得子宫内隐隐颤动,小腹沉
痛,让杨不悔不禁注意。

  担心会影响到腹中胎儿,杨不悔意识稍微警觉,泛起红晕的动情娇躯,猛然
间发力,想要将着西华子肥胖身躯推开。

  只是,身体无力之下,杨不悔手臂推动数下,却也没有成功,西华子仍自的
压在她的身上,胯下继续以那一定的节奏,用力狠干。

  西华子阳物一次次挤压开穴内挤压层叠之嫩肉,在子宫前一撞,享受着花穴
因为撞动而猛然缩紧的刺激,然后再趁杨不悔敏感之时,快速收退而回。

  循环重复数次,看到杨不悔手捂腹部动作,西华子心中明朗,开口威胁说道:
「杨丫头,看在你母亲当初的份上,现在,老道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要是再不知
错,那老道可就不客气了!」

  「你肚子里着骨肉,老道可不在意,要是真的保不住,那你到时,可别后悔,
所以,现在,快想清楚,做个决定!」

  怀孕中,杨不悔下身子宫紧闭,西华子阳物狠顶在上面,前后几十次的撞动,
却是就让着子宫外壁轻动,宫内似乎也有所反应。

  杨不悔也是初次经历此事,此刻小腹隐隐赘痛,好似一只重手提抓,哪里还
能分的清这其中西华子所说到底是真是假。

  现在杨不悔已是身处绝境之中,心如死灰,没有什么能够再让其在意,只有
这腹中胎儿,成了她唯一希望。

  一听西华子要伤到孩子,杨不悔心中大惊,她已是落到如此地步,却是一定
要护下孩儿,绝不能让其有所损伤,当即,也顾不上阳物在花穴之中划动,连忙
开口请求说道:「不,不要,千万不要,不要伤害到孩子,求你,求你了!」

  「哦,你想要保住这小东西,看来,你这荡妇,还是有着一点的可取之处,
当初你母亲纪晓芙,为了保住你,不惜对我现身,以对你保全!」

  西华子手上动作突然一变,抓住杨不悔的娇躯,将其身体一侧,以那侧卧方
式,阳物再次进入着杨不悔花穴,用力一顶,同时手掌对着臀部狠拍而下。

  看出杨不悔于这欢好上,经验不多,西华子趁机说道:「现在,看来你还是
继承了你母亲的丁点长处,知道珍惜自己的骨血,也不算全无是处,不过,你这
是在求我吗?」

  得势不饶人,西华子可不会就这么的放过着杨不悔,阳物故意的磨蹭,顶在
那处子宫前,轻轻撞顶着数下,就是在那口前磨动!

  子宫随着怀孕而紧闭,难以顶入,这是女体为了防止流产之身体本能,此刻,
就算西华子阳物再凶狠,也是无门可入,只能是在外徘徊。

  但是,对于比,杨不悔却是知道不多,只是想着西华子那凶狠狰狞之物,好
像真是随时都要顶入,心中担心会伤害到孩儿,更是什么都肯于答应。

  「求,求你,前,前辈,不悔,不悔求你,饶,饶过,放过孩子,你想要,
怎么,怎么做都可以……」

  以杨不悔之心性,能让她说出如此之言,已经是破天荒的求饶,她的身体已
经脏了,已经被西华子得手,她也不介意,再脏一点!

  但是,这个孩子,却是杨不悔最后的希望,也是她心中最后之坚持,不管如
何,她都是一定要坚持下去,保住这孩子。

  西华子阳物稍顿,停下着在花心前,改抽动为研磨,继续戏弄道:「你这是
在求我吗?呵呵,老道我可是没有听出着一点的诚意,你现在,觉得该要称呼我
什么?快说!」

  虽然下身不动,但是西华子在说话时,突然的双手狠狠一捏,夹住着杨不悔
的双乳,对着乳尖用力一提,突然而来的疼痛,当即让她嘴里惊叫一声,乳汁不
禁渗出。

  心中绝望,被西华子不停打击,加上对于与殷梨亭这段感情犹豫以及不确定,
杨不悔已经没有了其他选择。

  当第一次的低下了头之后,心中已经给了自己借口,接下来的低头,也就是
变得顺理成章,迈过了一步,接着却是再进一步。

  身体一阵异样,杨不悔身体颤抖,嘴里慢慢呻吟中,白嫩手臂抬起,轻抚小
腹,感觉到此刻腹中缓缓的跳动,一股血脉想通感涌上心头。

  「孩子,你,你一定要坚持,为了你,娘亲愿意付出一切,只要你能平安,
一切,都可以!」杨不悔心中暗下决定。

  为母之心,压下了杨不悔当时身体情欲渴望,被欲望所迷之双眼,当时恢复
了一丝清明,抬眼看着西华子,她心中已经有了决定,忍住身体一阵快感,开口
求饶道。

  「嗯,求,求求你,主,主人,不悔,不悔知错了,求你,饶过不悔,不悔
以后,一定不敢了,一定,听话。」

  好似一只受到惊吓的小猫,杨不悔柔声说着,心中却也是又急又怕,身体轻
颤,一方面是因为担心着西华子会继续的做出伤害之举,而另外一方面,也是因
为此刻花穴之内之渴望。

  西华子这抽动动作一停,那一阵的疼痛感确实是暂时压下,但是花穴之内的
瘙痒,却反而变得越来越强。

  之前一直隐隐隐含的瘙痒感,在随着西华子当时捅入之后,确实是有了暂时
压制,可是,这种满足,只是一时,并不长久,渴望着更深程度满足的花穴,此
刻,一时又哪里隐忍的住。

  一边是渴望,一边是害怕,在杨不悔这复杂情绪之中,就是等来了西华子的
一个结果。

  「好,好,既然你也知道错了,那么,看在你母亲之前的面子上,这次,我
可以暂时的绕了你,不过,你还是要受罚!」

  噗嗤一声,西华子粗大阳物就直从花穴之中抽出,杨不悔身体轻震,当即也
是兴奋的颤抖一下。

  花穴被撑的大开,粉红的嫩肉被粗大阳物拉的往外直翻,穴口张开,呈着一
种倒开模样,下身爱液顺着穴口,往外直流,虽然才只是被抽动一阵,但是被这
狰狞硕大阳物顶入之后,一时也是难以快速恢复。

  粗大阳物从花穴中抽出,上面也是沾满了一层白色的粘稠液体,却就是杨不
悔花穴之中所流出。

  阳物如此一退,杨不悔湿泞的花穴中,却又是一阵的空虚渴望,敏感的身体,
才是刚刚的得到暂时的满足,现在得而复失之下,身体却是越加敏感,身躯就那
么不禁扭动起来。

  西华子抽出阳物,看着棒身上沾有着的爱液,又看着杨不悔精致美丽的容颜,
突然心里一动,伸手一拉杨不悔的秀发,将着她的娇媚容颜拉到了身下。

  怀有身孕下,刚才被西华子一阵抽动,已经是动了胎气,被西华子这一拉动,
小腹隐隐疼痛,却还是仍然得被拉了起来,脸颊贴靠着西华子的阳物上。

  一股异样腥臭的味道传入鼻中,杨不悔本能抗拒,脸颊往旁一移,这是出于
女子心性的自然举动,却是反而引得西华子心里一怒,开口狠骂道。

  「怎么,你还嫌弃吗?这上面,可都是你下面的骚浪淫液,现在,难道你不
该帮主人清理干净吗?快点,给我舔!」

  被西华子这一吼,杨不悔心里一惊,想到着他之前凶狠模样,终于还是不敢
抵抗,脸颊慢慢接近,娇嫩的红唇还是缓缓张开。

  看着杨不悔此时犹豫模样,西华子继续开口,加大着一声威胁道:「快点给
我舔干净,给我动作小心点,不要给我弄疼了,不然,你知道下场会是怎样。」

  西华子伸手抓住双乳,用力的揉着,好整以暇的开口说着,面容得意狰狞,
丑陋淫邪,杨不悔看着他如此模样,心中悲苦,却是只能身体服从。

  想着自己一向高傲,现在却是被这个无耻淫道如此羞辱,但是,此时,她却
还是不能拒绝,眼泪萦绕,却是只能强忍,哭不出来。

  白嫩手掌往前伸出,抓住西华子那狰狞阳物,不敢过多用力,缓缓扶起,小
心得揉动着阳物上包皮,黏糊的液体沾染在手上,异味传来,让她不禁皱起秀眉。

  轻轻的揉动几下,杨不悔一时却还是难以下手从小到大,她哪里是有经历过
如此痛苦与羞辱,更没有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跟人做出如此之事。

  在夫妻之事上,杨不悔自与殷梨亭成婚已开,性事本就不多,而殷梨亭恪守
夫妻之道,性格传统,哪里是会让杨不悔做出如此之事来。

  而且,杨不悔性格也是单纯,性事经验不多,她却也是根本没有想过,男女
之间,竟然还是会有如何淫迷之举,更不要说是尝试了。

  小手对着阳物轻轻搓动着十余下,手掌也是因此变得黏糊,杨不悔犹豫后,
还是伸出着小香舌,对着棒身上开始慢慢的舔去。

  无可避免,既然逃不过,杨不悔就是只能期望,这一幕,可以快点结束,减
少一些羞辱,除此,再无她念……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