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堕之倚天泪】第二十一章(点赞更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为生活写黄
是否原创:是
2020/4/7发表于SIS101
字数,10994

               第二十一章

  (这两天点赞数有点快,按照约定,今天更新,这次类推点赞是130 继续更
新!!有啥讨论意见的,欢迎留言!!)

  丁敏君将自己计划娓娓道来,虽然其中隐去了一些细节,但是其心之狠,其
计之毒,借刀杀人,再想渔翁得利,却是说不出的狠辣,以杨夜昔心性,当时却
也是听的心头一颤。

  「你,你这,这计划,未免太过冒险了吧,你说的那可是峨眉周掌门,她又
岂会是轻易中计,如果,你只是真想要对付,对付我老道,又何必牵扯,牵扯进
周掌门?」

  杨夜昔不解问道,丁敏君这一番算计,计谋确实巧妙,但是其中却是仍然有
着细节疏漏,真行动起来,其中必有阻滞。

  峨眉掌门周芷若,容颜冠绝江湖,同时一身武学也是当时一流高手,其所练
九阴真经武功,另辟蹊径,江湖之上,已是少有敌手。

  而那淫道,不过就是有着一些机敏心机,年纪已大,再无潜力于武道上有所
突破,如何会是能够得手,这借刀杀人虽然,但是以老道谨慎,却是不会答应。

  「此计,还需从长定义,你也知道那,那老道为人心性,你想,想让他去得
罪周掌门,他是万万不敢!」

  杨夜昔不动声色答道,丁敏君此来商议,似是精心准备,可是,她却不知,
杨夜昔并非是被西华子以毒药所制。

  她走不过的,是她心中,自己所立下的枷锁,她心中的坚持,她的诺!

  丁敏君身体轻转,侧身走到杨不悔身侧,目视后者凶狠眼神,定计道:「要
是一般,那老道或许是不敢,但是,我们都清楚,那老道,最大的问题,就是他
的好色!」

  「只要我们以一个美女为引,不怕他不动心,而且,那什么峨眉掌门,只是
一个名不副实的臭丫头而已,我知道她一个大秘密,到时候就是可以派上用场!」

  「本来,我还犹豫,要去哪里找一个美女为引,现在正好,这就是正有一位
人选,这千娇百媚的佳人,连我看的都是心动,更何况是那色老道!」

  话语轻浮如浪子,丁敏君细长手指顺着杨不悔精致白皙的脸颊摸下,如缎嫩
滑,似在调戏自己,杨不悔心中更怒。

  听着两人谈话,杨不悔心思敏锐,从话语中联系一二,却是已经想明这里面
前因后果。

  其实,从武当山一路而来,杨不悔就是心中有所猜忌,杨夜昔与老道西华子
有时举止还是过于亲昵,时常有独处行为,暗中私处。

  只是,虽然疑心,杨不悔却还是不敢相信,毕竟杨夜昔与西华子之间,不管
是相貌年纪身份都是相差太远,如何会是侠侣一对,所以,她也不敢深思下去。

  可听着此时话语,杨不悔才是恍然大悟,原来,她之猜测,全属事实,而且
其中关系,却是比之所想,要更为不堪,更为龌蹉。

  「无耻,杨夜昔,你不要脸,你……」

  为这消息所惊,杨不悔甚至一时都忘记了丁敏君之恨,越是希望,也就越为
失望。

  在杨不悔心中,丁敏君本就为恶女,纵使是做出再不耻之事,她也只是一嗤
听之,一笑过之,但是,杨夜昔却不同。

  促膝谈心,杨不悔从没有与年纪相仿女子交好过,当年对于婢女小昭,也是
以惩罚为主,真正交心之友,杨夜昔却还是多年来第一人。

  此时,陡然听闻她竟做出如此丑事,此刻还要计划对峨眉周掌门进行设计,
杨不悔却是不禁又气又怒,忍不住开口喝骂。

  可不等杨不悔将话说完,杨夜昔眼疾手快,手臂一挥,将她哑穴点住,让她
未出口的话语,就此停留腹中。

  点中杨不悔穴道,杨夜昔身形不动声色的往前两步,隔在了丁敏君与杨不悔
间,美目轻扫杨不悔一眼,蹙眉说道:「你说的这些,我还要考虑,但是你要以
此人为引,我却是觉得不妥!」

  眼神微转,杨夜昔解围说道:「此女,此女身份可不简单,她是武当六侠殷
梨亭之妻,如果真将她牵扯进此事,我想,你也不想让峨眉惹上武当派这一大敌
吧!」

  心里终是有些不忍就此将杨不悔拉下水,杨夜昔点出身份,想要让丁敏君改
变主意,但是,细看丁敏君面容,却是平静不变!

  似乎,对于杨不悔身份,她心中早有预料?

  莫非?

  突然,一个想法,闪电般划过杨夜昔脑中,杨不悔身份不同寻常,身系武当,
明教两方,如果出事,定然会引出连番波折。

  那么,谁又会首当其冲,老淫道,自然不可避免,然后,峨眉派,亦要承担
责任,这对于丁敏君有甚好处?

  在峨眉内忧外患,掌门失德之际失身之时,丁敏君在以中正之态出场,确实
可以收的峨眉派上下人心,但是,后续之事,她能够如何料理?

  杨夜昔心念快转,心思百绕,丁敏君要胜过周掌门,除非,是另有后招,能
够坐稳掌门之位,同时,妥善处理后事。

  除非,在她的身后,另外有人指使,引导设计这一切!

  丁敏君朗声道:「杨主管,这个你不需担心,这位杨大小姐,有此身份,却
是正合适不过,如此一来,就更不会有人怀疑到我们,淫老道,得罪如此势力,
更是无人可救!」

  果真好心机,环环相扣,杨夜昔却是找不出辩驳之理来,丁敏君在江湖之上
行事做派,杨夜昔也有所耳闻,只是中上之姿而已。

  如何会想出这一番计划来,既坏周芷若周掌门名节,又除府中隐患,更是抽
身事外,片尘不染,看似全无关系,实则为最大得利之人。

  杨夜昔越想心中越惊,能够想出如此之计者,在她此时想来,府中,只有一
人,算无遗漏,再回想之前叮嘱,这最后灭口之事,却是要由她前来,斩断虐缘。

  一石多鸟,杨夜昔心头猛跳,心中不得不佩服,只是,她思索再深,却也只
是管中窥豹,只知一二,不仅是周芷若,就连张教主另外一位红颜,也是已被安
排。

  这连环之计,归根究底,症结还是出于张大教主身上,此番连续计划之下,
周芷若纵使名节名声俱失,但以武当,明教两派,甚至峨眉派内,发生此事,又
会如何对待?

  而以周芷若与张大教主关系,张无忌绝不会眼睁睁看着她罹难不顾,定会全
力保护,不惜与明教,武当交恶。

  如此一来,张大教主却是自此只能安心隐居,再难涉足江湖,而那些围绕身
旁之红颜,已是不洁之身哪还会继续留下。

  既然张教主行事优柔寡断,红颜众多,纠缠不清,那么,只能是由她来做个
决定,挥刀定计断情丝,一绝众人心思。

  心头猛颤,明白其中布局,可能出自于敏敏郡主之手,杨夜昔却是再不敢阻
拦,而就算有心,也是无用。

  以郡主之智,布局之下,各种变故都已经了然于心,就算杨夜昔有心反对,
恐怕也是都在计划之中,她有何心力,能够反对敏敏郡主?

  见杨夜昔不再表态,丁敏君以为她已经同意,手臂再次抬起一点,在杨不悔
颈上轻拍一下,将其点晕。

  可怜杨不悔,却是连着反抗之机也无,就此被点倒,陷入昏迷,娇躯往后倒
去,丁敏君手臂张开,将其扶住,难以把握自身安全,更不知,自己醒来之时,
会是面对何等处境。

  温暖和煦日光下,三名风情面容各异女子,终于还是各自分开,丁敏君扶住
杨不悔昏倒身躯,趁着清晨人员不多,快速离去。

  杨夜昔原地静站一会,终究,还是轻叹口气,淡声自语道:「郡主,如果,
这真是您之计划,那我,定然会执行,我欠您的,最后一件事,我一定会办到!」

  轻语一声,杨夜昔转身往右侧而去,与丁敏君所行方向背道而驰,当做无事
发生,转回山庄之内,继续处理山庄之内食物。

  行事沉稳干练,杨夜昔性格却是属于可信干将,有坚持,肯行事,却少变通,
重信义是其优点,缺点,却又是太重信义,为了诺言,明知是错,却是扔会行进
到底。

  故此,对杨夜昔而言,敏敏郡主也好,老道西华子也罢,她不管着对错,既
然是答应了为他们办事,她就会信守诺言,善恶正邪,她一个小女子,顾不上,
也顾不了。

  只要能守住自己心中信义,无愧于心,无愧于己,对杨夜昔已经足够,其他
的人,太大,太远,有心无力。

  三女分别离去,院内假山之处,重归平静,只是,在杨夜昔身形离去之后,
一个身形修长伟彦的中年男子却是从假山后侧缓步而出,相貌威肃,双目精光暗
敛。

  双臂长垂身侧,双掌粗大,掌心处结有厚茧,一看可知,却是内外功兼修的
好手,细看其面容,却是就可认出,此人正是之前所前来山庄内进行拜会的丐帮
传功长老,白芨!

  「这山庄之内,果然不简单,看来,陈大帅预见不差,此次前来,果然是大
有可为,或许,暗行挑拨,却是正可离间张无忌与明教关系!」

  身为丐帮长老之一,白芨却是并非表现平庸,不然,也是不会以此年纪,在
丐帮之中爬上如此位置,而且,之前身为陈友谅朋党之一,在史红石上位之后,
仍能在帮中得到重用,显见其本事不差。

  史红石当初虽在黄衫女扶持之下上位,但是毕竟年纪尚小,根基不稳,帮内
人心浮动,尚不能服众,许多事务,仍然还是要通过几位长老执行,而白芨,则
就是成为陈友谅此时埋在丐帮之中的一枚眼线。

  虽然近年来帮派示威,几不入江湖六大帮派之列,但是那却是丐帮上层争斗
所导致,丐帮之中却是高手众多,丐帮弟子遍布天下,论及消息收集,天下无哪
方势力可出其右。

  纵使陈友谅此时起兵,其消息来源,却也是大半出于丐帮弟子之中,其中,
白芨更是出力不少,此次,张无忌大婚,其现身份还是明教之主,声望威名江湖
无两。

  纵使张无忌言名归隐,但是明教之中,绝大多数教众却仍是对其心服不已,
倘若振臂一呼,从者如云,这不仅是朱元璋所忧心之处,陈友谅亦是担心。

  故此,此次婚礼,陈友谅却就是给白芨下令,暗中寻机而动,无论如何,也
要在婚礼之事上,促使张无忌与明教和江湖几大门派之人交恶,必要之时,甚至
可调用丐帮之力。

  面对此令,白芨也是正在想要从何处开始下手,却是没想到,天降之喜,婚
宴为定,内部已生,白芨却是想趁此机会推动一把。

  「峨眉,武当,明教杨不悔,所图确实不小,不过,她们口中所说之老道,
又是何人?道家?昆仑?看来此事,还是需要仔细查探,才可定断!」白芨轻声
道。

  表面平静的五虎山庄,看似,正在为赵敏郡主之大婚而忙碌,却是少有人知,
暗中疾风骤雨,正要降临。

  距离赵敏郡主与张无忌教主婚礼举行,尚有一番时日,却是,不知道,还有
何等变数,这场已经引起了武林中各方势力,明里暗里所瞩目的之人,不知凡几。

  而在此时,距离着五虎山庄所在,尚有两日路程的湛南驿道一处客馆处,正
有一行车队正迎着晨光,整顿行囊。

  作为通往燕京城区的主要官道,平时间有车队进行,并无意外,但是这一处
车队,却是颇有不同,行车整理人员却全是英姿飒爽,身形曼妙之女子,身带长
剑,气势不凡。

  只从打扮之上看来,就可看出这些是江湖侠女,人数大约二十余人,劲衣青
衫长靴,干练飒爽,马匹神骏,如此队伍,稍有江湖略历之人,也知来历不凡,
不能招惹。

  再看车队前所展帮旗,峨眉两字赫然可见,这正是武林六大派之一,峨眉派
之车队,也是难怪会如此之多江湖侠女同行一列。

  自昔年峨眉掌门灭绝师太身亡后,峨眉派也是低沉过一段时日,后在周芷若
继认掌门之位后,武功威名俱是大进,现在江湖之上,名声更盛,只在少林武当
之下。

  掌门周芷若,更是据传武功已达独步江湖,在少林屠狮大会一战力败在明教
众高手,连天下无敌之张无忌教主都败在其手,面貌极美,气质脱尘,近来已有
好事之人,将其称为江湖第一侠女。

  峨眉派众多门人,会于此时出现在此,目的不用多说,正是要前去五虎山庄,
只是,到底是否诚意参加婚礼,却并不好说!

  「贝师姐,你说,我们这次匆匆下山,前来参加这婚礼,掌门到底是如何打
算,让我们准备这些贺礼,莫非,真是要让我们前进祝贺!」

  正在打点行装的一名峨眉女弟子,趁着忙碌之际,开口对着一名温婉清秀,
一袭灰蓝劲衫打扮的女子发问,举止恭敬。

  此女正是贝锦仪,是现峨眉派弟子之中,辈分最高之人,掌门周芷若都是要
称呼其一声师姐,性格温婉,对人和善,处事谨慎小心,从容有度,不欺同门。
在门内颇得弟子信赖。

  「掌门之事,我们不要私下非议,张公子,昔年与我派有旧,与掌门也是有
一番情谊,此次,张公子大婚,我派出于礼数,也是该前去恭贺!」贝锦仪温婉
从容道。

  身为灭绝师太的几位大弟子之一,贝锦仪江湖历练更多,处事从容,关于周
芷若与张无忌的一番情愫,在江湖之上,并非密事,贝锦仪也是知其一二。

  但是,对于这些事情,贝锦仪却是从不在门下弟子间提及,掌门行事也是代
表着门派威仪,门下弟子私下议论,却是有损掌门威仪,于理不合,也是不符门
规。

  这名女弟子也是门派新进弟子,年纪尚小,正是天真浪漫时候,也是口无遮
拦,凑近说道:「呵呵,贝师姐,真的是祝贺吗?会不会,是掌门师姐,要去抢
婚啊!」

  「我听过一些传闻,当年,张教主,可就是要跟我们掌门师姐就要成亲了,
可是在拜堂时候,就是被那位敏敏郡主给抢婚,这次,我们掌门师姐,会不会也
是要去……」

  「住口,这些话,是你能够乱说的吗?」不等这名峨眉弟子话语说完,贝锦
仪开口训斥一声,打断了她这明显越矩的话语。

  「再说一次,掌门之事,不允许我们非议,时辰不早了,我上去迎接掌门,
你们快点整理,记住,掌门虽然宽待门下弟子,但是,这也不是你们恃宠而骄,
胡言乱语的依仗!」

  训斥一句,贝锦仪转身走回客店,顺着扶梯走向二楼内侧厢房,在门口伸手
轻敲,恭敬问道:「掌门,我可以进来吗?」

  曾经师妹,不过此时周芷若却已经是峨眉掌门,贝锦仪却是恪守门人职责规
矩,不敢逾越,轻敲房门两下,听得房门内,一声轻柔悦耳之音传来道。

  「贝师姐,进来吧,门人们都准备好了吗?」

  声如黄鹂,又如山泉滴落,虽是日常随伺在周芷若身旁,但是每听到周芷若
的声音,贝锦仪却是扔会禁不住心里触动,犹如丝足悦耳,又似隐藏有一种说不
出之媚态。

  「是,掌门!」贝锦仪轻应一声,推开门扉,只见房间内,一名身穿黑蓝相
间长衫的女子静坐门内,身材修长,体态婀娜,衣衫垂地,腰肢纤细,柔弱无骨。

  再看其相貌,五官精致绝美,面容小巧,出尘如仙,清丽绝俗,集,淡,雅,
灵,秀,仙之气质,犹如洛神在世,月神下凡,却是人间极少见的绝丽佳人。

  美目盈盈,光彩明亮,眼眸轻转,望向贝锦仪,秀眉轻蹙,楚楚动人,乍看
似楚楚动人,但是眼神之中,却是隐含一丝锐意,贝锦仪一望之下,心里暗自惊
讶,隐觉威严,不敢直视。

  正是峨眉掌门,美貌武功名动江湖的周芷若,这位有着江南水乡特有温婉的
女子,此时,却是一反平日温柔宁静,眉宇间带着一丝解不开愁绪。

  清晨阳光在透过窗扉照进房间,落在周芷若身上,金光笼罩,美艳不可方物,
虽不着平日素雅白衣,换了一件灰蓝衣衫,却是仍美如仙子,夺目炫神。

  「掌门,下面门人已经将车马准备完毕,您现在是否可以动身?」贝锦仪恭
敬问道。

  「是该动身了,不过,这次,我要跟你们分开动身!」轻启樱唇,周芷若语
气轻柔且坚定说道:「贝师姐,接下来,我有事要拜托你办一趟!」

  贝锦仪忙表态道:「掌门您请吩咐,但有命令,贝锦仪一定为掌门办到!」

  「好,贝师姐,接下来还有两天路程,我要你们照常上路,不过,我却是不
会与你们通行,另有一些私事要办,我要暂时离开数日,你们到了山庄之后,与
赵灵珠师姐恢复,按照先前所定,开始准备!」

  细听周芷若言语,贝锦仪心惊说道:「掌门,您这是?您是有什么事情要办,
不如交给门下弟子去执行,您这独身行动,恐有危险,弟子担心会有不测!」

  「无妨,只是去见一个人而已,两日之后,我们在山庄汇合,这个人,只能
由我来见,只能由我来,清门户!」

  轻柔话语,从嘴里说出,周芷若这温柔一声,听得贝锦仪后心沁出细汗,眼
下,峨眉众弟子均在门内,只有一人,还是在外。

  大师姐,丁敏君!

  虽知掌门之令难为,但贝锦仪毕竟顾念同门多年情谊,犹自开口求情道:
「掌门人,大师姐虽然行事偏悖,有所过错,但还请掌门念在昔日同门学艺情分
上,饶过大师姐一次!」

  周芷若轻声道:「贝师姐,下去准备出发吧,若不是看在以往情分上,她焉
能活到现在,机会,我已经给过她多次,若她能迷途知返,又何至于此!」

  见周芷若心意已定,贝锦仪心知再劝无用,当即黯然退出房门,为难再全同
门之谊而心中悲凉。

  在贝锦仪起手关门刹那,目光扫过周芷若精美绝伦的侧颜,只觉,今天掌门
似与平时不同,似乎,更像是当初,少林寺上争夺天下第一时风采。

  房门轻关,房内只余下周芷若一人,却见她秀眉轻蹙,嘴角轻微一笑,笑靥
如花,却是眼神锐利,不怒自威,嘴里轻喃道。

  「周芷若,你还是这么心软,丁敏君居心叵测,终究还是要除,既然,你狠
不下心,那就由我来吧,这些,你所不愿面对之事,就由我来处理!」

  「你,只需要当好你的掌门,守着,你心中的那个少年郎,就够了!」

  短短话语,却是杀意果决,平素温柔钟秀的周芷若,此刻,却宛如是变了一
个人一般,虽然仍是那绝美脱尘的相貌,此刻,却是锋芒毕露,却有睥睨江湖之
感。

  「张无忌,我,还能够,再相信你吗?这次,我们相见,你,你的决定,还
会改变吗?若你真想与她结婚,我,我定祝你,完成心愿!」

  绝美脱尘周芷若在房中静坐稍许,衣袖一翻,客店窗扉震开,衣衫飘动,曼
妙身姿一晃间,却是已经不见芳踪,似是就前去赴丁敏君之约。

  各自算计,全有打算,丁敏君想要设计周芷若,周芷若却也是有所防备,艺
高胆大,毅然无惧,为清理门户,坦然赴约。

  一番棋局,各自都以为自身会是执棋者,但是棋子,真的会是如此简单吗?

  人生如棋,棋局却未必如人生,想要执棋,却要小心棋子反噬。

  诸女各动,而作为这计划之中一环的西华子估计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么多年
来,自己头一次会被人如此重视,而且还是那么多位的侠女侧目。

  不过,此时西华子却是已经乐不思蜀,正自在大快朵颐之中。

  山脚处一处山洞内,晨光洒下,却是正可听到着其中正是传来一阵的旖旎之
音,一阵嘴唇的吸允亲吻之声不停的传来,夹带着水声,啪叽啪叽,仿佛正在进
行最理解亲吻?

  而在这淡淡水声阭吸中,还可清晰听到着一声轻轻压抑的女子声音之声,声
柔且魅,戴着一种呻吟的甜美之声。

  如此之音,稍有经验者,就是知道,这山洞内,正是在发生何事,黄衫女亦
知。

  一袭黄衫,长身而立洞穴前,目视山林,清风袭身,衣衫飒动,姿容绝美,
却是如人间仙子一般,只是此时,她倾城如仙的面容却是隐带红晕,心绪,似乎
并不平静。

  能够让黄衫如此心忧的原因,就是在山洞之内,即使在心里,已经数次给予
自己解答,此时之举,是不得已而为,是为了助人!

  但是,将一清纯女子,教予那好色之徒玩弄,却是终有不妥,到底,是为何,
会做如此之决定?

  隐觉不妥,黄衫女却是又想不出这其中有着何处问题,她并非行事优柔寡断
之人,既已决定,也是不会再去更改。

  山洞之内,淫音正急,黄衫女不忍目睹那不堪一幕,从山洞内退出,此时,
已经是过了半刻钟,也是不知道洞内到底如何。

  只是听着那一点点水声,不知道那老道到底是在干什么,听声音,好像是在
亲吻!

  可是亲吻,也是不该亲吻这么长时间,已经一刻多钟,他们不可能一直不换
气深吻,而且,要是亲吻,怎么还会有那声声的呻吟声?

  纵使黄衫女武功高绝,对于这男女之事,终究还是知知甚少,也是不知道这
其中到底是有何深意。

  黄衫虽是给西华子下了死令,不能让他破殷离之身,至于接下来,西华子要
如何做,她却是全然不知。

  想着刚才西华子就是一直玩弄殷离双峰,虽然那也是少女私密之处,不是绝
对倾心之人,也是难以会让其触碰。

  但是,这始终还是不够,抚摸胸部,亲嘴,这一些,就是能够让殷离出精吗?
如果行动不利,还是要更想其他办法?

  只是,要在殷离药效发挥时,找到能解比药之人,却是委实太难,以黄衫女
对于江湖名人之所知,能解比毒者,武林不出三指之数。

  昔年,蝶谷医仙为一人,得其真传者,并将医经毒经融会贯通者,张无忌又
是一人。

  只是此刻张无忌离庄未归,赵敏这时间把握却是分外之巧,她算准此毒一下,
绝无法可解,就是要在张无忌归来时,败坏殷离处子之身。

  心内百转千回,黄衫女正自犹豫,突然只听见山洞内,一声女声高声叫喊道。

  「啊,呃,阿牛,阿牛哥,蛛儿,蛛儿要,要丢,要丢了,停,停下……」

  长呼一声,清亮柔媚,黄衫女心中一动,心中疑惑,忍不住迈步往山洞内走
去,只见洞中一幕,却是让她看在眼中,以她之心性,也是不禁心头一颤。

  洞中两人,一对男女,却是均衣衫尽去,坦身相拥在一处,殷离雪白的皮肤,
纤细修长的身姿被着西华子矮胖丑陋的身体抱住。

  一黑一白,相互扭动摩擦,却是形成鲜明对比,强势的砸入了黄衫眼中,挥
之不去。

  只见殷离躺在干草堆上,下身还铺着一件被褥,修长身体平躺,洁白的双峰
傲然直停,乳峰上红痕处处,此时还正有一只黑手抓握住白嫩乳峰。

  手掌用力深按抓挤,软嫩的乳肉在手掌中晃动,青春的活力,让殷离双乳弹
性十足,不管西华子手掌如何的捏拉,都是快速弹回。

  尤其是乳峰上一点嫣红,娇艳粉嫩,更是被西华子手掌不停把玩,手指不断
紧捏,不时还是提着乳尖转圈拉动,用力往上提起。

  特殊的触感疼痛,引得殷离嘴里娇喘不停,仍是少女之躯,殷离哪里能够忍
住如此刺激,嘴里声声呻吟更重,如泣如诉!

  在殷离自己构建的美梦之中,此时伏在她的身上,玩弄着她细心呵护的身躯
之人,正是她所心仪爱慕的张无忌。

  要是让她知道真相,是西华子这无耻猥琐淫道再玩弄其身躯,恐怕殷离心神
非要就此崩溃不可。

  双乳上两点嫣红不停的被西华子揉动,成了他心爱之玩具,爱不释手,这一
幕,虽然过火淫欲,之前在木屋之中也是发生过,却还并不让黄衫惊讶。

  视线往下扫去,殷离细如水蛇的纤细玉腰直扭,顺着腰部,挺翘浑圆的美臀
不时隐抬,而西华子另外一只黝黑的手掌,正是垫在了殷离的臀部上。

  形状优美,弹力十足的臀部被轻托起,滑腻柔软的臀肉,西华子手掌一直轻
按,一边亵玩,一边也是拖住着殷离臀部,挡着不让其挣脱。

  原因,就是殷离身下,藕般白皙的双腿分开,露出了少女那最隐秘私处,洁
白大腿间,粉嫩花唇轻张,整齐芳草点缀,小巧粉嫩,美不胜收。

  而就在殷离两腿之间,却是正趴着一个肥胖的大脑袋,西华子却是头部埋在
了殷离的下身处,厚长舌头不停伸出,对着她的下身就是不停的吸舔。

  这一幕,在黄衫看来,分外难以相信,惊讶,而又羞涩,那里,可是女性小
解之处,他怎么是可以对着那里轻吻,却也是不嫌污秽吗?

  看西华子那模样,黄衫看来,他不仅是不嫌弃,反而更是乐在其中,舌头不
停舔动,在殷离小巧花穴上来回转舔,厚厚的舌苔扫过着阴唇。

  灰黄的牙齿还是一直的在阴唇上那一点阴蒂上摩擦,对着那一处敏感位置进
行轻咬,不时,厚舌还会再探入到那幽闭紧致的花穴之中,在前段处,开始着搅
动。

  进入不深,但在西华子如犬般的长舌却是舔的很仔细,从外阴处开始,再到
花穴内,或咬或舔或吸,一直不停。

  长舌包裹私处,一阵阵兴奋刺激感不停从身下涌来,殷离身体动情兴奋不已,
少女本能的身体扭动,避开这直击心灵的强烈刺激。

  只是西华子手掌拖住她的圆润翘臀,掌心五指压在了殷离臀肉中,少女青春
身躯,充满活力,却是终难以逃脱西华子之魔掌。

  昏睡中,身体本能的几次移动,却是都被西华子手掌拖住,下身花穴就是紧
贴在西华子的肥脸上。

  西华子按住殷离下身,却还是秃自不满足,将她白玉般双腿抗在自己肥肩上,
脸颊凑上,脸上那稀疏的胡渣不断磨蹭着,在殷离大腿根部的嫩肉上摩擦。

  身躯多处刺激,殷离上半身不停轻摆晃动,精致的锁骨上,细白的脖颈处连
续仰起,发丝凌乱,细嫩的双手不知该拒还是该迎。

  呻吟,一声重似一声,身躯多处位置面对西华子把玩,少女之身,前所未有
之快感席卷全身,使得殷离全身,只有轻颤之力。

  下身花穴随着西华子不断把玩,嫩肉蠕动,不时夹住着西华子探入其中的厚
肥舌头,想要挤出着不速之客,花穴,也是渐变湿润。

  少女初液,西华子却是绝不嫌弃,大嘴张开间却是连吸带阭,对着花穴处一
吸再吸,下体被吸动之感,让殷离只觉灵魂似随之被吸出抽离一般。

  飘飘欲仙,几不知凡间岁月,忘却凡事,不禁沉浸在此升天般快感之中,不
顾少女矜持,柔声浪叫,加上西华子不停吸允爱液,这也就是先前黄衫女在洞外
所听之声。

  而殷离毕竟少女之身,哪禁受的住西华子这色中高手之玩弄,被其上下齐手
把玩了一刻钟,却是终于把持不住,阴精大出,人生初次快感,终于爆发。

  这,也就是黄衫女此时所见一幕!没想到,殷离却是竟然出精,只是,这方
法,却实在,太过淫秽不堪。

  出精刹那,身躯高度兴奋,即使昏迷中,殷离也是忍不住身躯狂颤,双腿绷
紧,玉足虚踏,十根洁白小巧的脚趾也是随之用力并紧。

  美色当前,随着殷离这一瞬出精,身躯气力似乎也是随之被完全抽离,曼妙
洁白的身躯一仰,无力瘫软在地,呼吸急促,胸口剧烈起伏,雪白的双乳也是随
着这呼吸轻晃,雪白乳波诱人。

  高潮余韵下,殷离修长的双腿还架在西华子肩膀上,此时,如果西华子有心,
却是就可沉殷离身体松懈时,或可再进一步。

  但再殷离出精之后,西华子却是身体做起,缓缓退到一侧,让开了殷离身侧
的位置,似乎,一场春色,至此结束。

  而西华子胯下坚硬如铁的巨龙抬头挺立,面对黄衫女,却是随着身体起身动
作,用力晃动两下,似在耀武扬威一般。

  黄衫女美目扫去一眼,对这丑态,一时却是不好言语,西华子已被移魂大法
所控,行为举止,除了自己命令,却就是本能所行,这些丑陋习惯,只能一一纠
正。

  虽然,西华子之前为恶,但是此次,帮助殷离出精,却也是有所功劳,纵使,
功不抵过,现在却也无对其责罚理由和必要。

  神情略有羞涩,黄衫女快速从西华子丑陋异物上移开目光,走到殷离身旁,
搭手为其把脉!

  细细一号脉,黄衫秀眉轻皱,殷离此时确实是泄精,但是体内药性却是仍然
存留,只是稍缓,并无根治。

  如此,却是一个大麻烦!

  黄衫女转头望向西华子,美目凝视,心中暗有怀疑,之前,出精之提议,是
他所提出,整个过程,也是他享受最多。

  可以,现在在殷离出精之后,药效却是并未完全解除,这与黄衫预计有了很
大出入,一时无法解毒,却成了一个大难题!

  「怎么回事?这烈女咤,还要多久能解?」心思轻转,黄衫女恢复平静,开
口轻问道。

  此次出古墓,黄衫女之目的,只是为了执行与武清婴之约定,前来抓回西华
子,其余闲琐之事,并不上心!

  路遇殷离这不平之事,如果只是顺手而为,黄衫女不介意帮行一把,但是,
如果烈女咤之药性实在难解,她却是只能再行他途。

  眼神呆滞,西华子的面容不变,以一个平缓语气答道:「烈女咤药性强烈,
融入脏腑,需要不断出精,慢慢消化药效,断则七八日,长则半月,必须不断泄
出阴精,释化药效,否则,药效反噬,欲火释身!」

  平静回答,却是带来一个惊人回复!

  药效,不是一日可解,纵使连续出精,也是需要多日才能解除其药效,可黄
衫女无意再此地多耽搁这么长时间,夜长梦多,徒惹闲事罢了。

  只是,既已出手相助,黄衫女却是断无此时抽身之理,那却就等于推着殷离
步上绝路。

  以黄衫女之心性,更难见死不救!

  「罢,罢,你,先去找点衣物,食物,顺便看着,能否雇来一辆马车代步,
速去办理!」心中权衡下,黄衫女终于还是做出此决定。

  既然殷离身上之毒,需要时间解毒,而黄衫女又是心急回返古墓,却是只能
带其一起同行,只等其毒彻底消解之后,再行让其离开。

  摄魂之下,西华子依言听令,快行而去,丑陋的身体几个提身,没入林中,
前去准备。

  对比,黄衫女却是不疑有他,移魂大法已成,西华子之意念皆在其掌握之中,
绝难背叛,纵有反复,黄衫女一个暗示指令,却也是能使其屈服。

  比起此刻西华子之事,无疑,黄衫此时更为忧心殷离之事,如何善后,带她
回返古墓,等其毒消,之后再行返回,却也是在张赵二人大婚之后,届时,她又
该如何自处!

  不欲涉红尘,红尘却染人!

  黄衫女为之后之行忧心,却没想到,在她做出决定之时,是否也是进入了这
红尘纠葛之中,难再抽身!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