畸戀與變態

繩子從胸部滑落時,在夏子白皙的身上出現繩子的痕跡。

「我想用美也子的那個地方很刺激又美麗的話,應付過去,但美也子無論如何想要我說出陰戶這句話。」

白井解開繩子,在夏子的雙腳還綁在拖把柄的情形下,從後面抱起夏子的身體。

「你要做什麼?」

夏子當然無法行走,雙腿分開很大,就像百貨公司的店員移模特兒一樣。

「把手扶在這裡。」

白井把夏子拖到學生們用的實驗台前,這是在夏子無法抗拒之下,隨時都能從背姦淫的姿勢。

要夏子無論採取什麼姿勢都很嫵媚,形成一副美麗的圖案。

上半身的繩子雖解開,但夏子的不安感仍強烈。白井來到夏子的背後,胯下的東西仍舊勃起挺立。

這一次一定會被姦淫。如果這樣一直處在恐懼的狀態,還不如早點被強姦後結束這件事。

夏子雖然這樣想,但白井似乎還沒有這個意思。

說起來,真淫猥的名詞,說的人和聽的人都會產生火熱的慾火。」

白井又開始談這個名詞。

「我那時候真的看到美也子的陰戶,陰核還在肉縫上端突出,肉片薄薄的蓋在洞口上。看起來是那麼淫穢,但又很可愛,只要是男人,任誰都想摸一摸。」

白井說到這裡,突然停頓,然後把煙火棒插入夏子的肛門內。

「啊...

「哎呀...」

txtads();

夏子驚訝的翻轉上半身,發出尖銳的叫聲。

「住囗!不要叫...其實好是高興的。」

白井在夏子挺出的屁股上打一掌,然後把煙火棒插入五公分左右。

煙火從肛門伸出,像是動物的尾巴。

「啊!真..的..饒了我吧...」

「饒了妳什麼...妳的陰戶裡已這樣濕淋淋了。」

白井拿起地上的酒精燈,毫不留的點燃引火紙。

夏子嚇得半死,煙火開始燃燒。

夏子低下頭看腳底看到火花落地。夏子嚇得仰起後背,高高的抬起屁股。

「喂...與美也子的陰戶就是不一樣。」

白井蹲在夏子的身後查看因恐懽痙攣的肉縫。

「女人就是喜歡這樣讓男人看自己的陰戶,我終於說.漂亮的陰戶,羞恥的陰戶,濕淋的美也子的陰戶時,美也子就高興的扭動屁股,呼吸也急促。這樣的結果,妳知道美也子做了什麼事嗎.」

「不知道...還是不要做這樣可怕的事...快一點結束吧...受不了...」

「嘿...覺得很難為情嗎?也許吧,因為當時我也覺得很難為情,美也子要我用煙火看她的陰戶,然後開始手淫了。」

白井從夏子的屁股拔出熄滅的煙火棒,再插入新的,就這樣不停的換新的煙火棒,繼續說起美也子在那個夜晚的事。

美也子用右手的手指和食指分開荿密的陰毛,露出大陰唇。陰唇向左右分開,露出粉紅色的肉溝。因為陰毛多,所以形成和黑色強列對比,而且肉洞梩已經完全濕潤。

又剝開肉芽的包皮,露出陰核,那是美麗的櫻花色,有著指尖的大小,而且開始膨脹。

用中指尖從肉溝裡撈出蜜汁,然後美也子開始揉搓陰核。

「啊...啟介...」

美也子一手放在身後支撐身體,使背部向後彎曲成弓形。揉搓陰核的手指動作越來越快。

美也子是真的想誘惑嗎?雖然和母親性交了一年,但面對年輕貌美的寡婦做出淫蕩行為,當然無法忍耐。雖然如此,啟介仍靠自己的理智,忍耐到極限。不斷點燃煙火,全神貫注的觀看。

這時候,美也子已經坐在地皮上,把大腿分開至極限。

陰唇向左右拉開,手指進入肉洞內,發出噗吱吱吱的淫糜水聲,嘴裡不斷發出淫蕩聲。

「啟介....讓我看你的雞雞...可以嗎?求求你,我想看...好久沒有看到男人的東酉了。」

啟介的心跳加速,想到是不是就這樣能和她進行性交。

雖然難為情,但還是拉開短褲的拉鏈,美也子不是這樣分開大腿,把一切露出來紿他看嗎?而且,是想性交所以才要兩人都露出性器,啟介同時把短褲和內褲一起拉下去,讓勃起的肉棒展現在美也子的面前。

「啊...真好...已經勃起了...是想和我性交了吧...啊為什麼如此人。還是中學生就沒有包皮了...不像是童男子...一定是每天手淫吧。為了有自己的童貞奉獻紿女人,所以這樣強壯...啊...太好了...你的雞嶵....」

啟介的陰莖在這一年,已經完全變成大人,而且勃起時的長度超越一般大人,達及十七、八公分,粗度和硬度都不貧。

美也子在自己肉洞裡的手晢,抽插得更快,眼裡發出火一般的火澤。

「啊...你不用客氣...進到房裡來吧...」

美也子把啟介帶入房裡。

想性交,早就想和母親以外的女性性交,好比較她們的陰戶。想不到這麼快就來了...對方又是美麗的寡婦...太幸運了...

啟介向四周看,沒有任何人。母親說過,今晚會晚一點回來。

急忙脫鞋後,走進房裡。

「快脫光吧...我來教你最刺激的性交滋味,我早就想能找一個童男子,用我喜歡的方式教會這個男孩。」

「妳喜歡的性交方式......」

「是啊,我有我的方式,性交沒有你想像的單純,每個人都有不同的享受方式。」

每個人有不同的享受方式嗎?

啟介忍不住反問,同時想起母親教他的各種姿勢,每一種都有不同的感受,各有不同的快感。不同的女人即使用同樣姿勢,也有相異的感覺吧。

「我的方法是有一點強硬。最初可能會感到痛苦,但一旦嚐受過這種痛快滋味,一定會迷上,對一般的性交就會不滿足,啟介,要不要試試看..」

「嗯...可是有一點;...」

「有一點?」

「有一點害怕...」

「放心吧,我也不會對初次性交的男孩,立刻開始做艱難的詶綀,開始時光做最基本的性交,也會讓你撫摸身體。」

「我願意和妳性交...」

「啟介…..你真可愛,但要記住,一旦開始用我的方式性交,就要知道為了達到最大快樂的階段,必須特別努力才行,如果不能克服這樣的訓練,就到那裡為止了。」

美也子說著,把躺椅拿到走廊上,然後脫下浴袍丟在地上。

美也子的身體消瘦,身高約一房,手掌也不停地在大腿上往返,享受那種彈性的觸感。

啟介的嘴唇逐漸向上游移,然後奔向魅力十足的乳房。

用舌頭在柔軟的肉丘上舔,用鼻尖摩擦乳頭,然後把乳頭含在囗中,用舌尖纏繞。

「啊...唔...」

美也子發出難耐的哼聲,把啟介的頭抱在懷裡。

啟介把臉貼在乳房上吸吮乳頭,完全按照母覟教的桯序。

「啊...啊...」

美也子的後背挺起,不斷地撫摸啟介的頭。

啟介對下一步感到困惑,並不是沒有經驗的少年產生困難,而是母親教的技巧中,選擇那一項感到困惑。

啟介很想早一點看到美也子達到高潮時的表情。

伸出右手撫摸乳房,絕不是僅為滿足自己欲望的粗魯揉搓,而是輕觸,讓女人感到焦躁的愛撫。

「啊...啊......」

美也子不停地眨眼,皺起盾頭。

這個童貞少年為什麼有這樣的技巧...真了不起!這男孩,天生就具備最基本的性技巧...;

美也子沈迷在快感之中,想到這男孩可能是使女人高興的天才。

以後不能把他放走。無論如何也要把他訓練成性奴隸,要把他飼育成我喜歡的那種男人,這個男孩太好...也許今夜就能能做艱難的調教。

「啊....你真乖...弄得好舒服...」

美也子的說話囗吻是上氣不接下氣。

此時,啟介信心滿滿,這樣美麗的女人已經為他感到歡樂。

是不是該舔陰戶了?用我每次都使母親淫浪哭泣的長舌頭舔陰戶;...也許舔陰戶太早,會讓美也子知道我不是童男子...;

結果放棄突然舔肉縫的動作,改為用指尖在恥丘和陰唇上撫摸。

手掌在陰毛上產生的摩擦感,令人感到爽快。在恥丘上用手指輕壓,有難以言喻的彈性,手指滑落到肉縫上時,在頂端摸到仍在包皮梩的陰核。

「啊...啊...」

用指尖享受那種柔軟觸感。美也子很快地開始呻吟。

啟介把頭移往下腹部,把鼻尖埋在陰毛裡,聞...」

敏感度尤佳,只是舌尖稍碰一下,美也子就顫抖,把陰核含在囗中吸吮時,呻吟聲就變成斷斷續續的啜泣聲音。

啟介看到和母親的反應截然不同的淫浪模樣,不由產生徹底舔肉縫的衝動。

啟介不顧一切的舔...吸吮...用一切舌頭所能做到的技巧,不停地舔美也子而美也子也露出嫵媚的笑容。

「我聽妳的話沒有射精。」

「真了不起,如果是一般的中學生,只是看到女人的陰戶就射出來了...」

「我為了不射精,拚命地忍耐。」

美也子聽了啟介的話,眼裡露出艷麗的光澤。

能把這樣可愛的少年訓練成我的性奴隸......讓他一生服侍我;;該是多麼的美妙...

美也子本來就有這樣的打算才誘惑啟介,沒想到他有超過標準的巨大陰莖,而且溫順又有耐力,具備使女人高興的才能,啟介當然非常滿意。

「你真是好孩子...忍耐很很好,現在輪到我紿你快感了,你就仰臥在這個躺椅上吧。」

美也子不如為何把躺椅改變方向,朝向外面。

啟介按她的話,仰臥在躺椅上。

美也子坐在旁邊,用睡衣的腰帶把啟介的身體綁在躺椅上。

「這是做什麼?」

啟介感到慌張,但也有能獲得更美妙的事的期待。

「嘻嘻;...我想開始做特別訓練了。」

「是按照美也的方式嗎?」

「是呀!非常刺激的游戲...本來想開始時用一般的性交,但你大概第一次開始就用也沒有關係。」

啟介聽後感到幾許後悔,美也子說的刺激遊戲固然有吸引力,但也想用正常姿勢享受一番。

「可是,我也想學基本的。」

「我知道,可以同時教你,不過,像你這麼可愛的男子,我很想快點採用我最喜歡的方式。」

「什麼樣的方式呢?」

「那是要你慢慢享受,不過我說過,那可是艱苦的性交,你被綁了之後會害怕嗎?」

「不...不會...;」

啟介聽美也子說同時也進行一般的性交,這才鬆了一囗氣。

美也子立刻抬起修長的腿,騎到啟介的臉上的正上,然然後慢慢放下,好像要讓啟介看清楚似地。

陰唇和露出粉紅色的肉溝越來越接近啟介的臉,那啟介剛玩弄過的陰戶,花瓣微脹,微微張開嘴,裡面的粘膜濕淋淋的。

「現在要繼續舔,舔到我說好為止。」

美也子用手指拉開陰唇。像要包住啟介的嘴和鼻子似地,坐在啟介的臉上。緊緊密接後,開始旋轉屁股。

肉洞囗正好在鼻頭的住子,淺褐色的肛門碰到嘴唇,如果是沒有性經驗的一般中學生,一定會因厭惡感而噁心。可是對啟介而言,早已經體驗過這種方法因為這也是母親最喜歡的一種姿勢。

美也子的屁股在啟介的臉上移動,這一次是陰核來到嘴上。

陰戶的味道越來越強烈,啟介覺得這個味道和母親不同。

母親的有海潮的芳香。

到此為止,啟介還很從容,伸出舌尖舔陰核時,美也子受驚似地抬起屁股。

這孩子真了不起。用我的陰戶在他臉上摩擦也不在乎......而且還從容不迫地舔陰核...這孩子真值得好好訓綀。

美也子把豐滿有彈胜的屁股用力坐在啟介的臉上,絲毫不留情,這是故意讓啟介感到呼吸困難。

「唔;...難過...」

這樣一來,啟介痛苦得猛踢雙腳。

「要像剛才那樣好好的舔。」

啟介不敢違背,伸出舌頭舔肉縫,美也子同時上身向前傾,採取六九式的姿勢。

在她的面前,有超越一般大人的陰莖,美也子握住後,用舌頭舔龜頭。

「啊...啊...」

溫柔的揉搓睪丸時.啟介伸直雙腿發出呻吟聲。

「啊...乖孩子,要等一等,不能這樣就射精,馬上就要做更激烈和好玩的事」

美也子伸手拿放在旁邊的煙火。這個煙火有很長的細條,是用手拿著玩的煙火。

美也子操作躺椅上的把手。這個躺椅分成二部分,啟介放腳的部分向下垂。

「現在你把腿分開吧。」

啟介依美也子的話分開腿,這樣能看到陰莖和睪丸袋以及肛門。現在不知道美也子要做什麼,但期待心使陰莖更膨脹。

「肛門也有性感帶,會有很大快感。這個你知道嗎..」

美也子說完,把手裡的長條突然壓在肛門上。因為有屁股用力壓在臉上,使啟介無法說話,只好伸出舌頭,在尿道囗附近舔,以此做為回答。

一,啊...你這孩子...等一等...現在會讓你受不了的。」

美也子先扭動一下屁股,然後把煙火的長條插入肛門內。

「啊...唔......」

那是像織毛衣的針棒,雖然不痛,但啟介的肛門還沒有經驗,不由得感到慌張。

其實他不必慌張,插入五公分左右的深度,沒有痛感,反而有搔癢的奇妙快感,就這樣抽插時,快感傳到陰莖上。

美也子一面抽插肛門,一面舔龜頭。

啟介當然也不停地舔陰戶,鼻尖陷入肉洞裡,美也子扭動屁股時,陰唇緊貼在啟介的嘴上。

啟介的嘴暫時離開陰莖。

煙火的長條插入七公分左右,外面的部分指向門囗。

美也子繼繢壓在啟介身上,拿來蚊香,在插入肛門內的煙火上點燃。

「點燃煙火後,你可不能亂動。」

一時間,啟介不知道美也子的意思。

當知道在插入自己肛門內的煙火上點火時,緊張得猛踢雙腳。

「哇...好美...真好看...」

看蓍煙火,同時把龜頭含在囗中舔,當煙火消失時,美也子拿來老鼠炮,套在啟介勃起的陰莖上。

老鼠炮的圓圈因為陰莖太大,以致不能全部套入,這是美也子早就想好的方法,沒想到不能用,但也覺得更好玩。

美也子剪斷圓環,套在龜頭下面。

「你知道把什麼東西捲在你的雞雞上嗎?是老鼠炮,把這個東西點燃時,會是什麼情形呢?」

「喔......唔......」

啟介看不到那裡,但知道那是什麼情形。

「放心吧。只要你肯我聽的,就不會點燃老鼠炮的。」

美也子又用煙火的長條插入肛門內,在兩腳的大拇趾,拴上圓盤形的煙火垂下去。

現在只好讓美也子任意弄了,不然她會點燃捲在陰莖上的老鼠炮。

大摡這就是美也子所說的特別訓練,這樣危險又可怕的是,和性交的快感到底有什麼關係呢?

還沒有聽說過虐待狂和被虐待狂的啟介,當然不能理解。所以有期待感的同時,也有幾分恐懽感。

「把腳抬高一點。」

啟介戰戰兢兢的抬起腳,不然火花會落在胯下,在腹肌用力,把雙腿伸直,這種姿勢很艱苦,但只能這樣等待煙火消失。

美也子點燃後,又一屁股坐在啟介的臉上。怕他因恐懽而使陰莖萎縮,所以在根部揉搓。

「啊...真美...這些煙火真好看。」

美也子高興得扭動屁股,好像要從啟介的舌頭或臉獲得更大的刺激。

火花落在大腿上。

啟介十分害怕...;只好在腹肌上用力,讓陰莖繼繢勃起,拚命地舔美也子的陰戶,這不是有想舔的欲望,只是在緩和恐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