畸戀與變態

夏子的陰毛本來是既不疏落也不茂密,經過這樣的拔毛後,變成剛長出陰毛的中學女生的恥丘,這樣特別強調恥丘的降起,看起來也性感,留下少紅斑點,顯得楚楚可憐。

當然,白井井沒有忘記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刺激肉洞。每當手指摩擦膣襞的上部進出時,恥丘隆起的分隨之起伏,那樣子真淫糜。

白井的故事使夏子驚訝,談到性交的場面,就會詳細的描述,不由得聽得入神,此時,手指在肉洞裡摩擦的效果增加,覺得子宮搔癢,心裡想著不要,但忍不住要發出性感的哼聲。

況且夏子也是有中學生的兒子,想到讓兒子姦淫,還得說出淫語,全身都感到興奮和罪惡感。

如果聽到兒子說「媽媽的陰戶真好」,不知會有什麼感受。再怎麼要求,也絕對不會說「我的陰戶舒服得快要溶化...」

不知何時,夏子已經把自己放在白井的母親的位置上。這樣想起自己的兒子,把自己和白井的母親重疊,幻想絕不可以發生的事,如此一來,竟然興奮得心跳加速。

「妳比我的老媽更性感,兒子也是中學了,他有沒有向妳要求性交呢?」

「沒有...沒那種事...」

好像看穿她的心事,夏子狼狽得臉色通紅,為自己和兒子的名譽,極力否認

「真的嗎?我不信,那麼最後和他一起洗澡是什麼時候昵?」

白井一旦提出問題,就追根究底,先設定自己的期待,然後問到答案滿意為止。

「已經很久以前的事。」

夏子曖昧的回答。但腦海裡出現那日的情景。

那是兒子純一上小學五年級之時,紿他洗下半時,只有小手指大小的陰莖勃起了,從此以後不再和兒子一起洗澡。

夏子儘量的不去想當時的情形,但確實那時的純一是凝視母親的胯下。現在想起來,一定是從洗陰莖的刺激和母親的裸體,產生性感而勃起。

想來就覺得可怕。

陰莖勃起是表示已準備好可以性交。看到母親的裸體想性交,所以才會勃起,發生白井啟介曾發生的母親和兒子的關係也不無可能。

txtads();

「我的老媽已四十三歲,但仍然美麗年輕,身體的曲線依舊,肌膚也很柔滑,我二十三歲了,還和她一起洗澡。」

「那麼...你和母親的關係是仍舊...」

「這是當然呀,老媽沒有再婚,而且在浴室裡彼此洗對方的陰莖和陰戶的男女,不可能不發生關係,最近每週大約性交一次。」

白井的陰莖在談到母親時,一直處於勃起狀態,還從馬囗溢出透明液。

是不是這個男人除了母親以外,不曾和其他女人性交呢?他是不是異常的戀母情結,最後演變成性變態的人...

「其實,任何純真女人也會為一生只和丈夫性交真沒意思。」

「不!不會有那種想法...」

夏子說著,覺得該來的還是來了,打從昏迷中醒過來,發現自己被赤裸綑綁時,就知道一定會被強姦。一旦面臨此一時劇,還是會緊張得全身僵硬。

「妳撒謊。只知道一個陰莖的味道,應該無法忍耐的,因為每一個男人的長度和粗度,以及技巧都不相同。只要想到和其他男人性交時,個中滋味異於老夫,一定會想試試看的。」

「不...丈夫一個人就能滿足了。而且...我對性交不是很有興趣,從來沒有想過其他的男人。」

「妳可以和兒子性交。妳們是母子,就不算紅杏出牆了吧。」

原以為會被強姦,沒想到白井卻在胡言亂話,和兒子性交是近親相姦,在社會上,紅杏出牆多少還可以獲得諒解。

「在社會上有人認為那是異常的,畜生幹的事,可是一旦變成那樣,就能比外人更熱烈的相愛。其實,男女的交媾,無論是什麼樣的組合都是野獸的行為。既然如此,母親和兒子相愛才是最能讓人心安的一種組合。」

「不要說這種淫猥的話...不要把你們變態母子和我們混在一起。」

「妳說變態母子...」

白井從夏子的肉洞裡拔出手指,從眼睛裡露出虐待狂的光澤,太陽穴冒出青筋,臉頰抽搐,用力把五根陰毛一起拔起。

「痛啊...」

「拔掉幾掉陰毛算什麼,母子相愛有什麼不對,為什麼是變態?妳也愛自己的兒子吧...我絕不原諒有人說我母親的壞話...」

「對不起,可是...聽到近親相姦,任何人都會認為異常,這和母子的精神相愛是同的。」

「不!只要相愛,肉體也應該結合。妳和丈夫相愛才會結合。肉體和精神是一樣的,沒有性交的母子,無異是末加糖的咖啡,沒有芥茉的生魚片一定不好吃,兒子和父親的血統是相連的,和母親的也一樣相連,那麼夫妻的性交不也是近親相姦了嗎?」

可能是興奮過度,說的話已經已沒有條理。可怕的是,白井又在帶來的皮包裡找東西。

夏子露出恐懼的眼光看皮包。

不知道他要做什麼,不過能停止拔陰毛算是好事。還留下勉強能瞞過丈夫的陰毛,可是看白井的樣子,可能會做出更可怕的事。

夏子已經陷入半恐慌狀態,此時,想不出該說什麼話。

白井拿出茶褐色的紙袋,鼓鼓的,裡面似乎裝了很多東西。

又去拿來新的酒精燈,放在地上,用打火機點燃,然後拿來一桶水。

「不要啦...你準備做什麼?」

「妳侮辱我們母子,所以必須處罰。」

白井說完,把紙袋的東西倒在地上。

那是各種煙火...夏子的臉色頓時變蒼白。

沒有人看到煙火會害怕,但是和看到放在廚房的菜刀不可怕,強盜手裡的菜刀很可怕卻相同道理,夏子很想大聲呼叫求救。

白井拿一根煙火用酒精燈火點燃。煙火指向夏子分開的雙腿間。

「啊...不要...太危險了...拿還遠一點吧...」

「火花掉在身上算不了什麼。嘿嘿...這樣怕火簡直和野獸沒兩樣。」

火花落在雙腿間的地上後消失。

白井又看夏子的陰唇。

「大家都說十人十樣,陰戶的形狀每個人皆不同,妳看過其他女人的陰戶了嗎?」

「怎麼可能有...」

「這樣用煙火的光亮看,不由想起美也子的陰戶了。」

白井說著,又點燃和先前一樣的煙火,猶如晚上的霓紅燈,又照亮夏子的陰戶。

夏子一時間,感到緊張,並不是怕煙火點燃,而是原以為只和母親性交的白丼,竟然說出女人的名字美也子。

「美也子的陰戶第一次也是這樣用煙火的光亮看的。」

「你這個人...實在太過份了。」

夏子想到大穊和美子也一樣,江利子也會對自己做那樣的殘忍行為。

「一點也不過分。每一次過分的美也子。」

白井揮動煙火,用激動的口吻反駁。

「不要揮動煙火...太危險了...」

煙火揮動成圓形。雖然不會燙傷,但火花落在腿上,使夏子心慌。

「有什麼危險,這樣揮動算什麼,對美也子做的更可怕...也讓妳知道,美也子是多麼害怕!」

煙火很快便熄滅,但白井的興奮並未消失。

「不要啦...不要再做殘忍的事,我道歉,不該說你母親不好,以及說你太過份...」

「來不及了...嘿...而且本來就準備這個煙火遊戲,所以才會帶來,嘿嘿...好極了,妳能嚇成這樣子,我太高興了...」

「啊...我真傻,竟然和這種變態的人談話...」

夏子又流出眼淚。

這一次點燃煙火後,用白痴般的口吻說...

「那是我中學三年級的事...沒錯,和老媽性交是中學二年級的暑假...在一年後的初秋,是一個悶熱的晚上...」

那是很炎熟的晚上,柏油路反射熱氣,連續數日像熱帶的夜晚。

白井啟介是中學三年級,半年後要考高中,所以在熱天裡也須須用功。

啟介把自己關在無冷氣的二樓房間裡,身上只穿背心和短褲,埋著於數學作業。

從開啟的窗戶聽到隔壁電視的職業棒球賽的轉播聲音,舊式的電風扇送來溫熱的風。

又熱又吵,簡直無法用功。夏子只好放下功課,在窗沿下坐下。用無神的眼睛看著遠處商店街的霓紅燈。

此時,不如從何處傳來煙火味。 .

向有味道的方向望去,在死巷末端的一家的房簷下,有一個穿浴袍的性感女性,獨自在那兒玩煙火。

是單獨生活的年輕寡婦,名叫小暮美也子,因為是鄰居,所以啟介也知道她的名字。

美也子的丈夫一年前過世,仍舊冠用夫姓,也就是所謂的末亡人。

可是在這個古老的地區,美也子屬於外來人。也許是這個原故,美也子很少和鄰居來往。二十七歲,是鵝型臉,雙眼烔烔有神。

啟介不是看美也子穿浴袍的倩姿,也不是看她手上的煙上,在那時對美也子還沒有感情可言。

不久後,美也子也發現啟介。他們之間直線距離只有三十公尺。

他們的視線相遇後,美也子向啟介招手,美麗的臉上露出艷麗的笑容,要啟介一起玩煙火。

不知為何,啟介的心開始砰砰跳動。

在學校常受到欺負,也不喜歡和別人來往的啟介,並不是從前就憧憬這位年輕寡婦,但只要是男人,看到這樣穿浴袍的性感姿態,難免會動心,啟介思春期的心,也同樣的受到剌激。

做功課已經膩了,媽媽有事今晚會晚回來。

啟介點點頭站起來,關掉電風扇,懷著興奮心情走下樓梯。

白井一面玩著煙火,一面懷念的說到這兒。

「後來呢?」

夏子不由得聽了入神,催促白井說下去。

「嘿嘿...妳還是想聽吧,剛才說除了丈夫之外,對性交沒興趣,實際上很想聽男女之間的淫猥故事。」

「不...不是的!」

「有什麼不是?」

「因為談到煙火,害怕你用煙火做出什麼事,所以才問的。」

「妳說謊,剛才說到老媽的故事,妳也很興奮的。」

「那是...那是...」

「算了,沒有關係...」

白井打斷夏子的話,然後又點燃新的煙火,說:

「我到美也子家的屋簷下時,她說一起玩煙火吧;我站在那裡玩煙火,和這個一樣的煙火,此時,美也子要我去她的身邊,我聽了那樣溫柔聲音,不由已的就靠近了她...」

白井又用白痴般的囗吻說下去。

啟介來到美也子面前時,她要啟介從放在走廊上的煙火中,任選喜好的。

有很多煙火。可能是為消磨悶熱無聊的夜晚買來很多煙火。

為使煙火亮麗把房間的燈熄滅,走廊上有蚊香,冒出紫色的煙。

美也子蹲在蚊香的旁邊,以蚊香的火黜燃煙火。她穿浴袍真好看。浴袍是藍底的粉紅色蜻蜒花紋。

「住在這裡兩年半了,我們還沒有說過話,不過,我知道你叫啟介,是中學三年級的學生。」

「我也知道妳的名字是小暮美也子。」

「真高興你知道我的姓名。知道姓算不了什麼,知道名字真令人感動,我住在這裡很少和鄰居來往...」

「我也是,我沒有什麼朋友...」

「這樣還能記得我的名字嗎?」

「因為每次看到妳,就覺得妳好美...;」

啟介不經意的說出大膽的話,絕非謊言,但說了之後,自己感到慌張,不由得紅著臉低下頭。

「真的嗎?」

「是真的,妳真的很美。」

又說出大膽的話,自己都覺得怪怪的,是不是熱昏了呢?

「真高興...我們好像能做朋友;...」

啟介聽後,抬起頭,鼓起勇氣凝視美也子。

她的眼睛像夜裡的湖水般清涼,挺直的鼻樑和雙眼皮,臉上露出微笑,在她的美貌下似乎隱藏著女人的魔性。

她和母親不同,兩人都是美女,若說母親是童話世界裡的溫柔女王,那麼美也子則為冰雪地梩的女王...。

啟介從美也子身上看到異於母親的女性妖艷之美。第一次對母親以外的女性產生興奮。

「你拿這個點火吧?」

美也子也拿煙火給啟介。

啟介拿來後也用蚊香點燃,煙火使那一帶明亮,於此之際,啟介蹬大眼睛。

美也子本來是雙腿併攏蹲在那裡,但不知何時,雙腿分開,從衣襬下看到大腿根。

而且美也子是蹲在走廊上,啟介是蹲在低一層的庭院上,從啟介視線的高度能看到大腿根。

心裡想不可以看,但眼睛還是被雪白性感的大腿所吸引。

啟介的心跳激烈,真擔心美也子聽到。

「哇...好漂亮...」

美也子好像沒有發覺啟介的視線。

煙火熄滅時,浴包的裡面就看不見。啟介著罪犯的心情又拿起一根煙火。這個煙火較大,發出聲響,固時冒出青藍色的火光,接著變成紅色的火花,比先前更能看清楚浴袍的裡面。o

雪白人腿根十分耀眼。大腿和小腿折疊的曲線使人感到柔軟和艷麗。

「這一次用用這個。」

啟介懷蓍小小秘密拿起老鼠炮,想把四個同時點燃,也許這樣的效果能使美也子向後退避,使得浴袍的下襬更凌亂。

啟介把四個老鼠炮引燃後丟在腳下。老鼠炮發出咻咻聲音,帶著亮麗的火光在地上旋轉,然後發出巨響炸開。

「哇...好大的聲音...」

美也子發出驚訝聲,後退一、二步,為使屁股不致跌坐於地,墊起腳後跟的腿分開很大。正如啟介的意圖,能看到更深的地方。

太好了...

雖然只是瞬間,啟介的視線投入美也子的胯下。遺憾的是,老鼠炮的火光還不能看到大腿根更糟旳是,向裡看的剎那,被美也子發現。

美也子露出緊張神情,急忙拉緊浴袍。

糟了...被發現了...

難為情和罪惡感使啟介的臉紅到耳根,不由得垂下頭。

爆炸的老鼠炮散發白煙,火藥味刺激鼻子和喉嘴,緊張得膝頭微微顫抖。

「正是思春期,也就難怪了。」

美也子自言自語,並沒有責怪啟介,可是啟介無法開囗。

「喲!你不用這樣難為情,任何人都有這種慾望的。」

美也子毫不生氣。以成年女人的囗吻溫柔的安慰啟介,不但如此,還說出驚人的話。

「想看嗎?說來,中學三年級也是對異性的身體最好奇的時期。」

聽到意外的話,啟介便不知如何是作答,心裡更亂,但也蹦蹦跳。

「紿你看一下,要不要?」

「是不是想看女人的那裡呢?」

對方的直截了當,使啟介驚訝的抬起紅紅的臉,偷看美也子的表情。

美也子的臉也微紅,胸部七下起伏,看得出也在興奮。

「真的...給我看嗎..」

「你要答應不告訴別人。嘻嘻現在沒有穿內衣...」

「嗯...;」

「可是在明亮的地方還是難為情,就用煙火的火光紿你看吧。」

美也子小聲說過後,拿起煙火交紿啟介。

能看到...能看到美麗女人的陰戶,而且不是媽媽的陰戶,是能看到其他女人的陰戶...

有如做夢般的能達成願望,啟介幾乎魂不守舍。

粉紅色的引火紙發出梏黃色的火焰。

美也子蹲在啟介的面前,浴袍的下襬向左右分開,露出雪白的大腿。

從浴袍露出的大腿是那麼性感,但雙腿還是夾緊的。啟介把開始噴出火花的煙火送到美也子的腿邊。

「真難為情...」

美也子輕語,然後慢慢分開雙腿。

「啊...美也子的...」

啟介說到這兒,急忙把後面的話嚥回去。

「你說什麼?你說我什麼?」

啟介瞪大眼睛,凝視大腿根內的女人的花園。

不到十秒鐘,煙火就熄了,美也子也閉攏雙腿。

「怎麼樣?看到我那裡了嗎?」

「嗯...」

「是第一次看到嗎?...」

「是...」

啟介說謊,可是不能說看到媽媽的陰戶,更何況每天晚上近親相姦。

「看到什麼?你剛說了一半,想說什麼呢?」

「不...沒什麼....」

「你騙我,你是想說什麼話的。」

啟介又紅著臉垂下頭,因為母親每次聽到那淫猥的名詞就會興奮,所以差一點誽出來。

「想再看一次嗎?」

「嗯...」

「那麼,這一次你可以連續用幾支煙火看,不過,要把剛才未說的話說出來

美也子把剩餘的煙火全交紿啟介。還有好幾種,一共有三十來支。

啟介首先拿的是圓盤形的煙火。木棒前端有一條繩子吊著圓盤,點火後會旋縳,讓火花四散。

點燃時,美也子再度慢慢分開大腿。

圓盤發出咻咻聲旋轉,照出美也子美麗的花園。

陰毛很多,大陰唇上也有陰毛,兩個肉瓣把肉縫封閉。

啟介睜大雙眼,露出火熱的眼光,圓盤的煙火快央要熄滅時,趕緊點燃另一支煙火,這一次的火花更強烈,也就是更明亮。

陰戶染成桔黃色,連肉瓣的細紋都看得見。

「那裡是什麼樣子,把剛才想說的話說出來吧。」

美也子的聲音有些沙啞,讓中學生的少年看到神秘花園,好像也點燃情欲。

「什麼剛才要說的話...」

「你不是說到一半嗎?看到我那裡說美也子的...真急死人了...你快說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