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夜永生】第一部 魔法时代 第一卷 帝国之卷 第13章 始动(娼妓、群p、乱交)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chord
2022年3月12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首发网站:第一会所
字数:7625

0—11章合集:http://sis001/forum/thread-11244106-1-1.html
第12章:viewthread.php?tid=11244851

  「这边这边。」欧克已经备好了马车,莎乐美向着远处的人影招手道。

  那人影的胸前像是坠着两个西瓜,脚下踩着10cm的高跟鞋,一颠一颠呼
哧呼哧地跑了过来。

  「抱歉啊,还是有点穿不惯你送我的衣服,走的有些慢。」来的人有些不好
意思,正是经营着月铃兰教堂同时抚养着三个孤儿的萝得修女。此时的萝得修女
换下了平日里禁欲的修女装,穿上了莎乐美送给她的夏装,黑色的肩带下,一对
惊人的豪乳露着大抹雪白,被低胸的前襟挤出了一道深深的沟壑,像是一位去参
加晚宴的贵族小姐,看的兽人欧克再次化身一匹色狼,眼睛都变成了红心完全挪
不开视线,弄得萝得一阵羞赧。

  孩子们都已经睡去,而已经品尝过一次禁果的修女,再次投身于禁忌的夜。
这将是觉醒本心后的萝得第一个放纵之夜,也是莎乐美来到索多玛后的第一次开
始夜的冒险。

  「好了,人齐了,我们出发吧。」三人上了马车,缓缓向浓郁的夜色中驶去。

  清凉的晚风像一只温柔的手,揉展了棕榈树促狭的眉梢,暑气散去,这是夏
季一天中最舒服的时间。

  索多玛北城区的青石风俗街。

  索多玛有很多这样的风俗街,斑驳的街道、石路间长着绿色的苔藓,妓女娼
年们装扮得花枝妖艳,在一家家灯火通明的夜店门口热情地招揽着顾客。索多玛
的自由绝不仅仅只有上层贵族才能品尝,那些底层的人——吟游的诗人、远方的
旅客、行脚的商人、佣兵、冒险者也一样可以享受索多玛迷人的夜。最好的选择,
莫过于在这样一条充满风情的街上,花上几枚银狼,结识几位英俊的少年、美丽
的姑娘,肉体与肉体相纠缠,心灵与心灵相交融,共度一夜春宵。

  名叫「青猫亭」的风俗店就坐落在这条街上。店面不大,店外的墙壁长满了
绿色的爬山虎,看起来既古朴又典雅。小店分为两层,一楼是更像是一间酒馆,
青春靓丽被称作「小猫」的侍女提供的更多是餐饮、陪聊、陪玩一类的服务,而
客人若是和「小猫们」聊得开心并愿意额外提供一些银狼,便可以和「小猫们」
去楼上做一些更私密更快活的事情。

  「啊对了,把这个戴上吧。」三人下了马车,莎乐美给萝得递过一张面具,
同时自己也戴上一张面具。黑色的面具像只大蝴蝶,仅遮住上半张脸,给人平添
一份神秘感与贵族气质。事实上,在这个拥有魔法和超凡力量的世界,即便做再
多伪装,也无法完全阻止有心之人识破你的身份,而戴这样一张遮半张脸的面具,
除了美观,更多的是向别人传达一个不想让人知道自己身份的信号,这样识趣之
人即便认出了你的真实身份,也会默契地装作不认识。这也是在夜晚的索多玛众
多不成文规则之一。

  爬山虎的藤蔓顺着古朴的门廊攀上木质的店牌,牌上用可爱的字体写着「青
猫亭」,整体显得别有一番风味。

  踏过门廊,推开店门,一股淡淡的茉莉清香扑面而来,店面不大,却是一派
热闹景象——离门口最近的是一桌佣兵,五位男性佣兵只找了一位侍女坐陪,几
人却是相谈甚欢,佣兵们放声大笑,侃侃而谈,盛满了黑麦啤酒的木质酒杯碰撞
在一起,酒泡破碎,与陪聊小姐姐咯咯的笑声混在一起,显得颇为欢快,只是不
知一会儿到了二楼这位小母猫能不能应付得来这五位身材壮硕的男人,不过看她
时不时露出的狡黠笑容,或许该担心的是这五个佣兵;

  而靠里的一桌则是三个市井混混,与两个陪酒女郎间隔相坐,混混们不老实
的手时不时摸向女孩裸露的白皙肌肤,女孩却毫不在意,或者说反而似在故意勾
引挑逗着男人们的情欲;

  吧台后是一位梳着单马尾的调酒师,动作熟练地上下来回晃动着摇酒器,晶
莹剔透的酒液在器皿中翻倒混匀,酒花飞起,却无一滴洒落,流畅的动作令人赏
心悦目,甜美的酒香也颇为诱人;而吧台前却坐着一位行商打扮的中年人,尽管
衣服尚且整洁,整个人却显得颓废失意,独自坐在那里忧郁地喝着闷酒。

  莎乐美等人甫一进门,风韵尚存的老板娘立刻就笑脸盈盈地迎了上来,「哎
呀,是欧克先生和新朋友们啊,快快请进,我是‘青猫亭’的老板娘,我叫艾莲
娜,大家都喜欢叫我猫妈妈。」猫妈妈艾莲娜的的胸前开的很低,露着大片旖旎
的风光,毫不避讳地贴上了兽人欧克长着长毛的健壮臂膀,同时向莎乐美和萝得
自我介绍道。从当初青涩的妓女,到如今经营起自己的小店,庇护着屋檐下小猫
们的老鸨,岁月并未在这位少妇的脸上留下太多痕迹,却凭添了许多成熟的韵味。

  「嘿嘿,猫妈妈,这可不是普通的客人,」欧克一副熟客的模样,任猫妈妈
搂着自己的胳膊,带着莎乐美和萝得找了一个空桌坐下,「她们都是尊贵的千金
大小姐,猫妈妈你可要给我们的女士找两个嘴甜活好长得帅的小公猫啊。」

  「呵呵,那是自然。我们店的姑娘和小伙都是一等一的棒~」尽管已经韶华
不再,猫妈妈的声音依旧媚到了骨子里,即便是身为女生也感到一阵酥酥麻麻。

  三人入座,欧克一人便左拥右抱了两名娇小可爱的少女,而两个男侍者也分
别坐在莎乐美和萝得的身旁。侍奉萝得的少年名叫「布偶猫」,是那种可爱年下
型的,看起来不过十几岁,笑容干净而甜美,原本第一次来这种风月场所的萝得
还有些拘谨,但看到服侍自己的是这样一位眼底透着纯洁的美少年,心中的母性
一下子就泛滥了,只觉一见倾心。

  而服侍莎乐美的则是一位名为「薮猫」的20多岁的青年,英俊自不必说,
却不是那种夜店常见的阴柔的俊美,阳刚,却又不至魁梧,偶尔透露着一点点邪
气与不羁,直让人觉得「他好坏我好喜欢」。不得不承认,这被人称作猫妈妈的
老鸨还是很有眼光的,两个帅哥恰是莎乐美和萝得喜欢的类型。

  一边吃着索多玛特色烤串,一边与帅哥谈天说地,一边品着青猫亭自酿的葡
萄酒——莎乐美早就在各种皇家宴会上品尝过各种名贵的酒品,当然很少有喝醉
的时候,这种小店的自酿葡萄酒其实算不得什么好酒,尽管如此,喝起来确是别
有一番滋味——如此惬意,莎乐美竟是有些醉了。

  一旁的萝得也变得大胆奔放起来,因葡萄酒而染上的红霞顺着面具下的脸颊
已蔓延至那波涛汹涌的胸部,萝得便用那对泛着红光的伟岸巨乳将可爱的布偶猫
少年包裹其中,新认识的姐弟两人此刻已是亲热无比,只是不知那被温柔所包裹
的布偶猫弟弟支支吾吾的声音究竟是舒服还是难受?

  醺醺然的感觉充斥着莎乐美的脑海,莎乐美很喜欢这种感觉,也同样很喜欢
这里陪酒的小猫,热情的老鸨,热闹的氛围,别致的装潢——真是一家好店呐。
若是平时,即使是那些达官显贵、富商巨贾向她敬酒,她也要看对方长的帅不帅、
漂不漂亮才决定是对其爱答不理,还是假意逢迎,而今天借着醉意,莎乐美竟举
起酒杯,对着一楼酒馆内所有酒客道:

  「今天我很开心呢,我请在场各位喝一杯!敬自由的索多玛,祝索多玛永远
繁荣昌盛!」

  「谢谢老板!祝索多玛永远繁荣昌盛!」

  「老板大气!祝索多玛永远繁荣昌盛!」

  佣兵们发出高兴的欢呼,纷纷找添酒上菜的侍者再续一杯;公猫母猫们也对
出手阔绰的莎乐美由衷地露出赞美的微笑。热闹的酒馆平添了一分欢乐的氛围。

  唯独那坐在吧台前的中年商人依旧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于是莎乐美走向吧台,坐在了中年商人的旁边,美少女酒保「暹罗猫」刚刚
调好了两杯鸡尾酒,莎乐美将其中一杯推到中年商人面前,自己也拿起一杯。

  「请你的,祝索多玛永远繁荣昌盛!」莎乐美举起酒杯,面具下的小脸红扑
扑的,一口喝下半杯,辛辣的酒液刺激着莎乐美的味蕾,暖酒下肚,泛起阵阵回
甘,很是好喝,也令得莎乐美更醉了半分。

  「谢谢,祝索多玛永远繁荣昌盛。」中年商人却依旧兴趣缺缺,有气无力地
回道。

  「你是遇到了什么不顺遂的事吗?」说出来让大家开心开心。

  「唉,」中年商人长叹一声,看着莎乐美满是好奇的目光,毕竟喝了人家的
酒,于是出于礼节回答道:「我叫克里休,是一个灰脚,也就是旅行商人,旅途
中在别的城市听闻斯潘塞农场扩增了许多农田,于是我便买进了大量优质粮种作
为货物,打算在春天的时候卖给斯潘塞农场。

  「这本该是一件稳赚不赔的生意,却不曾想,在路过普莱斯城的时候遭到了
全城备战戒严,我被困在那里好几个月,才托关系逃了出来,到达索多玛的时候,
已是夏季,早已错过播种的季节。

  「我手上的种子全砸在手里了,若是不能将这些种子卖出去,别说我几年努
力攒下的积蓄都将付之东流,我甚至连下周的吃住用度都……」这个可怜的中年
行商的声音变得哽咽起来。

  「真是不幸,愿天父垂怜,」莎乐美又啜了口美酒,想了想,建议道,「或
许你可以去埃德加尔商会碰碰运气,那是索多玛所有商人的联合会,他们或许可
以给你提供一些帮助。」

  「唉,我当然去过埃德加尔商会,」克里休依旧愁眉不展,又多了些不忿,
道,「哼,埃德加尔商会的家伙们就是一群吸血鬼,他们只会在你发达的时候同
你分一杯羹,而当你落魄的时候,他们恨不得榨干你的最后一滴血!」

  但愤怒只持续了一会儿,克里休喝了口闷酒,又转而哀叹道,「若是没有别
的办法,也只能把东西卖给他们了,他们给出的回收价比我的进价还低……」

  莎乐美若有所思。

  克里休打开了话匣,继续自顾自道:「虽然错过了春天播种的季节,但其实
我的这些种子是斯托拉斯迷宫附近发现的新品种豌豆,生长期只有短短一季度,
现在种下,秋天便可收获,而且产量是普通豌豆的两到三倍。唉,真不想以比进
价还低的价格便宜了那帮吸血鬼。」

  莎乐美为这个中年男人的焦虑而感到同情,同时感到有些无趣——中年男人
总是在考虑这些枯燥的事情。

  这时,忽然从二楼下来的一道靓丽身影吸引了莎乐美的目光。年龄看起来比
莎乐美要小一些,曼妙又略显单薄的身体套着洁白的连衣裙,与那头同样纯白似
雪的长发相得益彰,耳前的两条鬓发像是两道弯弯的月牙,仿佛从绘本中走出来
的仙子,显得与这喧嚣的酒馆格格不入。

  青猫亭确实是间不错的酒馆兼妓馆,无论是装潢风格还是店内氛围还是服务
人员,都颇合莎乐美的胃口,但终究只是一间世俗气的小夜店,莎乐美从没想过
竟能在这种地方,看到如此超然脱俗的小美人,一时间甚至怀疑这是自己喝醉后
的幻觉。

  小美人一双淡蓝色的美眸四处张望,终于锁定了她的目标——猫妈妈艾莲娜,
随即脸上露出了一抹浅浅的笑像是要将人的心融化。小美人走到艾莲娜的身侧,
贴在艾莲娜的耳畔窃窃私语,美少妇与美少女贴的如此之近,像是一对真正的母
女,构成了一幅赏心悦目的美好画面。

  然而正当莎乐美想着这是谁,为什么会长的这么好看,都快赶上自己的美貌
了,那桌市井混混却不识趣地破坏了这一美好画面。

  「小妹妹,来和哥哥们一起玩啊。」在其他几个混混起哄下,其中一个伸出
咸湿的狗爪子抓向少女如汉白玉般白嫩的纤臂,少女灵巧躲过,躲到了艾莲娜的
身后,眼神中露出惊慌。

  艾莲娜将白色的少女护在身后,对这几个无礼的混混冷冷道:「抱歉,她不
是我们的店员,还请几位不要做这种事情。」

  陪酒的小姐姐也急忙打圆场道:「这种毛都没长齐的小丫头有什么好的,还
是让人家来陪大爷们玩嘛~ 」

  「滚,」然而几个混混却不依不饶,冷笑道:「夜店的女人不就是出来卖的
吗?现在不卖,也无非是想过两年卖个好价钱,是怕老子给不起钱吗?」说着,
一个混混掏出了一个盛满了银狼的钱袋子,嚣张地扔在了桌子上,看上去足有上
百块银狼。

  「老子有的是钱!快点让她过来陪老子喝两杯!老子的耐心是有限的。」

  猫妈妈艾莲娜的脸色更冷了几分,当了这么多年的老鸨,这种客人自然也见
过不少,属于吃硬不吃软的那种,越是给他们台阶下,他们越是蹬鼻子上脸。艾
莲娜将身后身形单薄的少女严严实实地挡在身后,对几个混混冷声道:

  「说了她不会陪酒,就是不会陪酒,你们是听不懂人话吗?

  「你们敢在这里闹事,你们知道这里是北城兄弟会罩着的吗?」终于,艾莲
娜亮出了底牌。青石街是索多玛两大黑帮之一的兄弟会的地盘,只要亮出兄弟会
的名号,一般的市井混混都会被震慑而避让三舍。青猫亭也确实给兄弟会交了不
少保护费。

  听到艾莲娜将兄弟会摆了出来,莎乐美默默松开了身后拿着魔杖的手,而和
欧克一桌的萝得修女松了口气看着这边局势的变化,另一桌的佣兵们听到这边的
争执也纷纷站了起来,路见不平,作为佣兵好汉自要出手相助!

  几个混混听到兄弟会的名头后,愣在了当场,然而仅仅几秒,几人却爆发出
疯狂的大笑,仿佛是听到了世间最好笑的笑话,都快把眼泪笑出来了。足足好一
会儿,笑声才停下来,为首的一人嘴角弯成放肆的弧度,道:「自我介绍一下,
鄙人特鲁法,今天刚刚荣升兄弟会旗下三组副组长啊哈哈哈哈。」

  艾莲娜面色变得铁青起来,没想到眼前这群混混就是兄弟会的人,如果是普
通的市井混混,甚至如果对方是索多玛另一大黑势力暗龙帮的人,自己都可以找
兄弟会的管事人出面解决,但对方偏偏就是兄弟会的人,甚至还是副长级别,艾
莲娜不确定兄弟会会不会为了一个无权无势的柔弱少女而去教训自家兄弟……忽
然失去了最大的依仗,让她无论是面子还是内心都遭到了巨大的打击。但身后的
这个女孩,艾莲娜却一定要守护好!因为她是……

  混混再次猥琐地贴近了艾莲娜和她身后的少女,艾莲娜开始慌乱了起来,只
得将白发少女紧紧护在身后,却不知该怎样让这些精虫上脑的恶徒住手。一旁站
着的佣兵们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他们本想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然而听说对方是兄
弟会的人,又害怕不想得罪兄弟会,毕竟他们只是一群佣兵。倒是其他青猫亭的
店员渐渐围了上来,站在艾莲娜身旁,隐隐与混混们形成对峙的局面,但他们也
只是没有武力的妓女娼年,真的打起来也只会吃亏。

  兄弟会的混混又上前了一步,露出一脸淫笑,然而在即将抓住白发少女的时
候,一个慵懒而略带醉意的声音从吧台旁传来。

  「昏昏倒地(Stupefy)!」

  接着,便是一道白光射向了兄弟会的混混儿,瞬间,中了白光的几个混混儿
纷纷晃晃悠悠,东倒西歪,不省人事。

  「真是一群碍眼的家伙。」只见莎乐美拿着酒杯从吧台前款款走到白发少女
身旁,伸出一只手轻轻挑起少女月牙般地鬓角,像个绅士一样道:「让你受惊了,
这位美丽的小姐,嗯,虽然有些唐突,但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直到莎乐美走到少女和自己的身旁,艾莲娜才从这突如
其来的变故中反应过来,匆忙向莎乐美鞠躬致谢。

  「万分感谢您的出手相助这位魔法师小姐,若是没有您,只怕我们……」

  「弥赛拉·灵羽。」白发少女打断了艾莲娜的道谢,尽管惊魂甫定,尽管仍
有几分腼腆害羞,然而蓝色的眸子却还是勇敢地看着莎乐美的黑瞳:「谢谢您救
了我。」

  莎乐美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笑,盯着白发少女弥赛拉看了好一会儿,又转而
看向艾莲娜。艾莲娜再次鞠躬道谢,并表示要给莎乐美等人免单,希望她不要拒
绝。

  莎乐美满意地点点头,却不是因为可以免单。自己虽然出手救下了白发少女,
但其实对于青猫亭来说危机还远远没有解除,因为自己的贸然出手,必然会导致
青猫亭失去兄弟会的庇护,甚至招来兄弟会的报复,但艾莲娜却并未提及此事,
或许是她有办法处理后续兄弟会的追问,但显然更多的是不希望见义勇为的恩人
遭受牵连,这份为他人着想的善心让莎乐美对青猫亭又多了一分好感。

  莎乐美决定帮人帮到底,飒爽地摘下了面具,一张绝世的容颜赫然出现在众
人面前。弥赛拉也被这倾城的美貌所吸引,看的出了神。

  「如你所见,吾乃索多玛现任城主,索多玛及周边地区之领主,陛下赐封之
星月郡主,莱茵帝国的第六公主,莎乐美·莱茵。以后青猫亭就是我罩着的地盘
了。」

  莎乐美朗声宣布,话中透露着不容置疑的语气。

  「拜见公主殿下!」众人在惊诧中纷纷跪拜。

  「好了,起来吧,」莎乐美抬手示意众人请起,而后走到几个混混那桌,拿
起混混们放在桌子上的那袋银狼,扔给了佣兵们,「你们几个,帮我个小忙,帮
我把这几个碍眼的家伙送到索多玛监狱去,这袋银狼就作为报酬了,放心,这几
个家伙只是晕过去了,把他们扔到监狱就没你们的事了。」

  发生了这等变故,佣兵们早就没心思继续吃喝玩乐了,听到莎乐美的吩咐,
赶忙拿起银狼,连搬带扛地将几个不省人事的混混带走了。

  「还有你,」目送佣兵们离开青猫亭,莎乐美又转而对刚刚从震惊中缓过神
来的行商克里休道,「你说你的那些豌豆种子现在种下,秋天就可以收获,对吧?」

  「是…是的,回禀公主殿下。」克里休惶恐答道。

  「那好,你的种子我全都要了,明天你就把你的种子送到索多玛城郊的风穗
村,交给那里的村长,我会付给你一个公道的价钱。」

  「是!公主殿下!」「灰脚」克里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苦恼这
么久的绝境,突然就被这么轻易解决了,突如其来的幸福令克里休难掩内心的欣
喜,连忙应声。

  出此一事,青猫亭变得有些危险起来,于是莎乐美用魔法师的手段叫来了魔
女梦娜,作为护卫,防止兄弟会发现自己的人没了来此报复,而莎乐美自己则带
着萝得修女和狼兽人欧克以及青猫亭的小猫们上了二楼——夜还很长。

  淫荡的多人乱交派对开始!

  烛光摇曳,柔软的大床上,两男两女一兽人,赤身裸体地相互纠缠在一起,
如一幅春宫图,尽显淫靡。莎乐美和萝得相对而坐,坐在欧克巨大的毛绒绒的身
躯上,欧克巨大阴茎不停挺动,上上下下地抽插着萝得刚刚开苞不久的花蕊,进
出之间带出黏糊糊的爱液,而狼吻拱在莎乐美的股沟之间,粗糙的舌头舔舐着少
女细腻的菊花,同时长着毛的大手一只固定着莎乐美的纤腰,一只还在不停地挑
逗这莎乐美鲜美多汁的牝户与小豆豆,莎乐美与萝得如两朵盛开的百合,激烈热
吻,香舌交缠,拉出长长的涎丝,媚眼迷离。而两个男娼布偶猫与薮猫则在一旁
吮吸着两人的乳房,揉搓着两人的乳头。小小的布偶猫就真如同一只待哺的幼猫
般将萝得巨乳之上的红嫩乳头含在嘴里,一边按摩着修女肥硕的乳根,那乳头便
如葡萄一样挺了起来;另一边的邪气少年薮猫则更具侵略性,双手抓着莎乐美发
育姣好的乳房,不停捏扁搓圆而又不失力道,含着乳头的舌头来回搅动,不停的
刺激使得莎乐美只觉意乱情迷。

  一时间,浪荡地叫声充斥了整个房间。

  「来,我们换个姿势。」刚刚去了一次的莎乐美显然还不满足,红扑扑的脸
上写满了性奋。

  萝得修女平日的端庄与矜持也早已消失无踪,潮红的脸颊,如丝的媚眼,显
露出无限的淫靡。

  欧克的巨大阴茎也依旧傲然挺立,因充血而青筋暴起。

  于是各种淫荡的体位在这一晚被摆了出来,竹林吹箫,灵犀一指,人面桃花
龙舟挂鼓,金鸡独立,老树盘根,三管齐下,老汉推车,策马扬鞭,青蛙过河,
顺水推舟,九浅一深,猛虎下山,柔骨缠身,毒龙钻,六九式,剪刀脚,一发入
魂……

  春宵一夜值千金,花有清香月有阴。

  房间内风光旖旎,细碎的莺歌燕语不断从紧闭的门扉中传出,一直到深夜才
停止。

  ……

  有些可惜,回到城主府的莎乐美打着哈欠心想,兄弟会一整夜一点动静都没
有,不知是还不知道自己的人被干掉了,还是说并不想为几个无足轻重的小混混
出头,总之,一晚上都没能等到兄弟会的报复令莎乐美大感失望。

  莎乐美也是在醉酒的状态下突发奇想,想着或许可以借此机会从兄弟会入手,
在索多玛错综复杂的各个势力中撕开一道口子,结果对方一点反应都没,自己那
些个计划——例如与暗龙帮联手之类的——也只得从长计议。

  倒是诺拉不孚众望带回来了关于大农场主米勒·斯潘塞的有用情报,使得莎
乐美突入索多玛上层势力的想法有了新的进展。

            (未完待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