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梦江湖】第四章(论坛众美女帅哥“真人”饰演,本章少肉)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醉蝶幽梦
2021年11月13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字数:8116

***                  ***                  ***                  ***

  追梦:华山派掌门嫡传二弟子,武功平平,颇为呆萌,但天神眼力过人,能
看清很远和很细微的事物。——醉蝶幽梦

  良音:华山派四弟子,武功不凡,表面温尔儒雅,其真实身份为大菜国小皇
子,为达目的心狠手辣,不择手段。——妞妞(蝉鸣)

  紫菱:华山派小师姐,追梦青梅竹马,青春靓丽,和良音偷尝禁果后变得放
荡形骸,似乎特别钟爱她的毛驴——小仪呀

  沐雪:神秘紫衣「仙女」,多次被黑衣人追杀,疑似前朝叛逆,目前要去危
险重重的雾隐山寻找故人——Olivia(美女版主)

  火锅侠:自称火锅侠,不修边幅的侠二代,似乎喜欢吃着火锅行侠仗义,貌
似有些花痴——内力煮火锅

  玉洛:温柔可人的清纯少女,沐雪口中的故人,似乎是江湖某隐秘门派的传
人,掌握着很多消逝的秘法——少女小戚

  本章特别出演——狼人:雾隐山下隐藏boss,体态强壮无比,身形迅猛异常!
来历不明,人兽不明,善恶不明,手段不明……疑似不明生物体——羞涩小狼

***                  ***                  ***                  ***

                第四章

          雾隐山前失芳踪,自古侠癖各不同。

          为救少女挡利爪,狼人肆虐险途中。

***                  ***                  ***                  ***

  路上,我偷偷打量着她,一身淡紫色的纱衣,腰上系着一个蝴蝶结,优美的
线条和清晰可见的锁骨,青丝束起,发髻上并没有多余的饰品,略施粉黛,神情
淡漠,却也娇媚无比,美艳动人。微风吹拂,竟有一种随风而去的感觉。

  「姑娘……」

  「不要问我是谁,也不要问刚才的事情,你该知道的迟早会知道,不该你知
道的,问了只会惹祸上身。」

  「呀,姑娘,原来你这么关心我啊!」

  「我只是不想你早死,不管怎么说,你刚刚也算了救了我,虽然没有你,我
不会耽搁这么久」

  「姑娘,你总得告诉我你叫什么吧」

  唉,说两句话,就不理我了,好伤心,不过这好像仙女一般的人儿,叫什么
都是亵渎于她,不如我就尊称她为仙女姐姐吧。刚刚说到我的师门和师娘,她明
显很感兴趣,看来跟华山定有关联,又不让我多问,这其中肯定有蹊跷,咦,莫
非他跟我有一样的遭遇,也住在一个什么山上,也有一个对她极好的师娘,一定
是这样,呵呵,原来我跟侠女有同样的经历,我们竟是这般的有缘………

  至于他要找的玉洛,在华山这么久,虽极少下山游历,但江湖上有名之辈也
略有耳闻,可是这个名字好陌生,看来也是个泛泛之辈。可是这紫衣姑娘如此着
急的找他,二人莫非……不行啊,这么漂亮的姑娘,若是那玉洛是个丑八怪,岂
不糟践了。哎,不对,玉洛好像也是一个女孩的名字,但是……万一是一个起着
女孩名字的男变态的,比如小音子,昨天调戏我家菱儿的样子就十分变态……

  话外之音,殊不知追梦自诩青梅竹驴的菱儿此刻正和她的小冤家良音仍在白
日宣淫。

  「小冤家,你比人家的神兽还凶猛呢,这大白天」

  「小浪蹄子,敢拿我与蠢驴相比,看我怎么收拾你」

  「小冤家,你的那个,有时比驴的还大呢……昨天晚上弄得人家好舒爽哦,
人家还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到人家变成了一只羞涩的小狼」

  「小师姐,你那么可爱,要变也变成我身边的小奶狗,就叫妞妞如何,这个
名字即乖巧又可爱……」

  「好吧,就让妞妞好好伺候一下你」

  良音的手从她的衣衫里伸进去,抓着奶子揉搓着,紫菱本能地呼吸急促起来,
眼睛里的淫欲又胜了几分

  紫菱紧紧的搂着良音的腰,红唇早已攀上良音的耳朵,牙齿轻轻咬上良音的
耳垂,娇喘声音随之传来「小冤家,舒服吗?吻你的妞妞吧」,良音也将舌头探
进紫菱的口中,舌头忘情的吮吸起来,似乎那是无比香甜可口的珍宝。

  吻的有些昏天黑地,两人喘着粗气停了下来,良音手一直在揉着白洁的双峰,
感觉握在手里沉甸甸的充满了肉感,甚是爽快。紫菱的手也在探索中抚摸着渐渐
挺立的阳具……

  「恩……小冤家……呜,居然,又这么大了,让,恩,妞妞来侍奉你吧」

  紫菱用小嘴叼开了良音的裤子,把硕大的宝贝儿掏了出来,小手托住阳具,
右手指尖在它上面轻轻滑过,微闭着眼睛,如获珍宝地舔着嘴说道:「嗯,我的
大宝贝,一日不见,人家又想你了呢,让妞妞的嘴巴来服侍你吧。」

  紫菱充满欲望的双眸望着掌心的宝贝,用手轻轻一撸,一个暗红色的龟头露
了出来,说道:「宝宝,姐姐好喜欢你呦,还记得那一日,小冤家趁着师父闭关
的时候偷偷来到人家的闺房,你挺立欲出的样子让人家心头一震,还记得你第一
次进入我身体的时候,好痛好涨的感觉,那个小冤家都不知道心疼人家,任由你
进进出出……正在插到人家花心的时候,追梦那个傻小子竟然过来敲门,说什么
一起研究一下花艺,呵呵,人家的花心都被攻破了,哪有空陪那那傻子研究什么
花艺呀……小冤家也不怜惜人家,人家搪塞的话都断断续续的,那傻小子也是,
一直在外面长篇阔论,而你却在我的身体里开疆拓土,一点点的变粗,一点点的
变大,最后的猛然一击,把我整个人都敲碎了,虽然有些痛,但重来没有那么爽
的感觉,从此以后,我就深深的爱上了你……」

  紫菱边说边说用手指将龟头上沁出的一点透明的液体抹掉,再用手握着龟头
轻轻的转了一圈,蹲下身来,伸出舌头在挺立的圆柱体上轻轻的舔过,言语和动
作的挑逗刺激的良音的的阳具重重的一抖,紫菱抬起头,眼神风骚蚀骨,咬着嘴
唇轻声道「你的妞妞技术怎么样啊?,是不是在一直进步呢?小师弟,人家可是
为了你,专门练习过很多个日夜呢」

  紫菱淫荡的笑了笑,将整个阳具含进嘴里,良音感觉进入了一个从未到过的
极乐仙境,口腔里温暖而又湿润,嘴唇含的力度恰到好处,柔软的舌头在鸡巴上
连舔带磨,感觉全身的血液正在沸腾。

  紫菱通过日以继夜的练习,吞吐之术的技术早已日新月异,此时她开始用右
手握着他的睾丸轻轻的揉捏,弄得良音爽到全身爽到发颤,情不自禁地耸动着臀
部就势抽动起来。

  紫菱左手移过来握住鸡巴的顶部,一边撸动,一边舔弄,更是将良音带到了
快感的天堂。

  良音再也强忍不住「妞妞,我要。我要……要射了!!」紫菱收到射精的信
号,更没有要松手的意思,手上的动作更加的快捷,含住宝贝的嘴巴也迅速的吞
吐着,每次都引入深喉,让良音体会到新的境地,让他爽翻天的同时不浪费一滴
精液。

  「啊!啊啊!」主角身体一震轻颤,「啊……」的嘶吼一声,精液激射而出,
全喷进了紫菱的依然蠕动的嘴里。

  良音射精持续了好久,竟然比昨晚那两次的量还要多一些,她心底也暗自惊
讶,嘴上的动作却更加妩媚,张大的嘴巴不浪费一滴喷射额精华,好像一个精致
的容器,盛满了鲜美的酒汁,接满之后,美眸还不忘给良音一个妩媚的眼神,好
像在说「小冤家,你的妞妞可一滴没有浪费哦」舔了舔嘴唇,咕咚一下将精液吞
了下去,享受地说道:「小冤家,你的宝贝真棒,浓浓的真好喝……」

  良音感受着紫菱的舔舐侍奉,心里不禁感叹着自己的精力有限,内心深处反
倒是有些佩服起自己的父皇,后宫佳丽不说,就是那一龙三凤也让人羡慕不已。
唉,紫菱这个小妖精,我尚勉强能满足于他,但不知以后坐拥江山,怎样才能一
龙多凤呢。此刻,良音的内心悄然发生了变化,他不仅想要这大菜国的皇位,还
想觅得龙精虎猛之术,身体如龙虎,才能江山永固……

  淫声画外,各表一枝(杏花那个开呀……)

  追梦和紫衣姑娘依然快步行走在延绵的小道上,夕阳西下,给春意傲然的小
路上撒上了片片暗红色的余晖……

  「仙女姐姐,太阳快落山了,我们还要走多久啊?」

  「出了官道,过了岔路口,翻过前面的山,就到了」

  唉,好后悔卖掉了神兽,不然也不至于这么累,不过它的味道还蛮不错的。

  「姑娘,你饿不饿?这天也不早了,不让先休息一晚,再赶路?」

  「……」

  「据说,天黑之后,那山上有很多凶猛野兽,还有莫名恐怖的人面狼身的怪
物出来觅食,最喜的就是你这般貌美的仙女,不如我们……」

  「仙女姐姐,神仙也需要食一些烟火的,依在下来看,再过一公里有一家小
店,我们可以先喝点茶水,打包些糕点小吃,山路崎岖,我们也应备些食物,以
防挨饿啊」

  「那好,我们就去前边的小店吃些茶点,也当我答谢你了」

  我没有多想仙女姐姐话里的含义,兴奋的在前面引路,天气渐渐黑了起来,
小道上漫起了层层的薄雾,多亏了我这双慧眼,要不仙女姐姐迷了路被野兽叼走
可怎么办,还有那传说中可怕的狼人,想想就让人胆寒,不行!不能怕,我要保
护好仙女姐姐。我不是一个好色之人,却对这位天仙般的姑娘产生了挥之不去的
倾慕之情,好像冥冥中注定一般……

  这小店设在岔路口,说是小店,不过是一处草搭的小屋,外面多放些桌椅板
凳罢了,此处是小道的岔路口,官道往左,进山往右。所有人都往官道去了,我
不经意抬眼看了看密林深处,抹了抹怀里的秘籍。哎,你说你小子为啥不央求师
父多交你一点武功呢?师父他老人家武功盖世,师娘也名震江湖,就连小音子也
身怀绝技,可你,连那个笨笨的大师兄都赶不上,毫无内力可言,轻功也不咋地,
还有那个破肚皮,到时间就咕咕的叫着,我轻轻对着自己的影子呸了一口,吐尽
了口里的茶叶末。

  仙女姐姐早在进店之前便蒙上了一层面纱,绝美的脸上更添加了一丝神秘感,
举起茶杯的样子优雅得体,不像我家菱儿一样,翘着小脚一口而尽,她品起茗茶
来也自带一种天生的仙气,一举一动,好似美玉无瑕……我晃动着手中的热茶,
侧脸发呆似的看着眼前的仙女姐姐,当真是天仙下凡,美玉无瑕啊(仙女姐姐若
一直带着面纱该多好,那样只有我能看清仙女姐姐的绝世容颜了……)……咦,
我怎么渐渐嫌弃起我家菱儿了呢,菱儿是因为常年生活在山中的缘故,虽然少了
些贵气,但也纯洁如水,就连拿着剑凶我的样子,也是那般的天真无邪……

  「小二!帮我把酒囊满上!」一个粗犷的声音大喝「老子要的火锅怎么还没
上来,打包个火锅就这么难吗」。

  「谁呀,扰人品美,咳咳,品茗的雅兴,还火锅呢,一会烫你满脸」我默默
在心里诅咒着,刚满上的茶碗里,茶末打着圈,粗狂的人声却嚷得人心烦。

  「大侠,小店实在未有打包火锅之先例,您看您要不打包两斤酱牛肉,新出
锅的,可香了,要是您拿,您买一斤我送您一斤」

  啪,一大锭闪亮的银子狠狠的拍在桌前「奶奶个熊滴,老子一代大侠,能占
你一斤破牛肉的便宜吗,老子就爱吃火锅,麻辣火锅,加麻加辣,还得配白米饭,
一大桶白米饭,吃完火锅猛涨内力,涨完内力行侠仗义……吃辣涨内力,干饭加
修为,大口吃大口喝,本大侠忒痛快!」

  小二看到银子,也不再管火锅怎么打包,一劲的点头应允,一溜烟跑到后厨
去了。

  我循声望去,一个三十左右的大汉,皮肤黝黑,面貌到颇为俊朗,只是衣衫
褴褛,头发混乱地束起,只有手中的酒壶格外精致。他背后的一对镶着宝石的双
刀,隐隐透着寒光。

  「老板,往这边可是雾隐山?」大汉凝视着岔路口深处问。

  仙女姐姐的表情微微一滞,手上拿杯的动作也随之变缓,美眸轻转,定睛看
向此人。

  「怎么不说话了,老子问路也不白问」说着又拍出一锭银子「老子听说这个
什么雾什么山的是远近闻名的凶山,老子偏要去看看,凶在哪里,比不比得上俺
的宝刀」

  「客官,唉,大侠,这山晚上可进不得啊!近些年来,山中多有野兽山怪出
没,更有一只狼怪,人面狼身,凶猛异常,一张口就能整个吞下一个九尺壮汉呢」
说完像是怕得罪眼前这个壮汉一般,不忘恭维几句「大侠,像您这般武功盖世,
神兵在手之人,当然怕不得几只小野兽,但凶险还远不止如此,前几天临安官府
派了不少人去山里巡视,据说要消灭狼人为民除害,可到现在还没出来,八成是
被……后来陆陆续续来了一些世外高人,都说这山里除了狼人还有妖怪,不仅吃
人还会妖术!现在不仅官府,连江南道总督都听闻了此事,不仅调派了兵马,还
广发英雄榜,号召天下英雄除妖安民呢!」

  啪嚓!仙女姐姐的茶杯幡然落地,表情也变得凝重起来,原来仙女也是怕妖
怪的,我刚要安慰一番,仙女姐姐已然起身「小二,这是酒钱,收好!」「江湖
险恶,你勿要再跟着我,回华山去吧」说罢,丢给小二一块碎银,翩然起身,运
起轻功,向山间小路的方向飞去!

  「仙女姐姐,等等我呀」我微微一愣,运起微弱的轻功,急忙赶追了上去。

  「我去,仙女呀」同时粗狂大汉的双瞳凝聚,被起身「飞走」的仙女牢牢吸
引,全然不觉的端起了滚烫的火锅,朝嘴边灌去……

  她的紫衣上仿佛镀上了一层金辉,高贵冷艳,可为何我却觉得这背影莫名地
孤寂。我默默地看着她渐行渐远隐没在山间小路上,心里竟有种揪心的痛,好些
这一别,怕再难相见一般……我虽奋力前行,但这微弱的功力已然不见了她的芳
踪,我只身在一片雾气中,隐约能听到山林间的呼啸和野兽的嚎叫,这里就是大
名鼎鼎的雾隐山了,远山如黛,斜阳沉沉,唉,这仙女好看是好看,就是比紫菱
的驴还倔,我心里莫名翻起一阵担忧,还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不行,山中这
么危险,我一定要找到她……

  「仙子!仙子!」一个疯癫的汉子边喊边朝我这边跑来「小子,与你同桌的
仙女呢,我从未见过这么美的女子,好像九天的仙子一般」大汉英俊的面孔已颇
为狰狞,脸上与初见不同,带着浓浓的仰慕与深深的烫伤……烫伤?莫非,这人
喜欢用火锅来洗脸吗?果然,江湖上什么怪人都有。

  「这位大侠,仙女姐姐的确与我相识,只是……」

  「相识就好,你小子速带我去见她」满面红光的脸上丝毫不掩饰他一脸倾慕
之情,又带着一股子兴奋,不!那是一种狂热!对,就好像,好像邪教中虔诚信
徒见到了邪神降临般的狂热……

  我上下打量着他,虽出手好爽却衣着邋遢,虽红油满面但也颇具英气,虽一
脸狂热但不似猥琐,宝刀在手,功夫应该不错,此刻显然是被仙女姐姐的仙姿给
惊呆了,一时惊为天人,不知所措,此刻,我孤身一人,找到仙女姐姐也是拖累,
不如带着这个人,我们一起也好有个伴,应该能对付得了山上的东西了吧,即便
对付不了,多一个人给妖怪吃,想来也会解馋,饶过仙女姐姐的……

  「大侠,我们在这里失散了,山中多野兽山怪,如若不弃,请随我一起寻找
仙女姐姐吧,感激不尽」我纯真的眼眸透着一股真诚,心里想着,若这大汉同意,
我定也要护他周全,妖怪要吃也先吃我,再吃他……

  「你谢个鸟?大爷我…不,大侠我行走江湖,行侠仗义,当然是路见不平一
起走,哦,对了,小兄弟,敢为那位仙子是何芳名啊?」

  「我也不…不能告诉你,大侠,仙女姐姐不希望陌生人知道她的芳名,还请
见谅,等咱们寻到了她,您当面询问,我想仙女姐姐会乐意告知的」我心里腹诽
着,仙女姐姐与我结缘两次,都不曾告诉我她的芳名,你一「抠脚」大汉肯定没
戏。「大侠,还不知您的名讳」

  「恩,我嘛,吃辣涨内力,干饭加修为,火锅就……」

  「火锅啊,这个名字虽然生僻,但跟你的一脸英气特别相符,看来您的的高
堂一定是一个善于看面相起名的起名大师,我就叫你火锅侠吧」我的脸上挤出一
丝笑容,急忙恭维道。

  「唉,随便吧」大汉满脸红油的脸微微抽搐了一下,但似乎并不十分反感这
个称谓,「小子,你快些指路吧」大汉猛然喝了一口烈酒,紧了紧身上的包裹,
不经意间我看到了她包裹里印着官印的榜文,江南道除妖校尉,此人还有官身,
太好了,看来此行定然无忧,仙女姐姐一定不要出事啊,等我……

  黄昏,是阴阳交替之际,阳气渐渐陨落,阴气逐渐升腾。密林中,星空被交
错的树枝挡住,月色全无,我缓缓在前引路,这雾气似乎有些蹊跷,以我的视力
竟然也不能完全穿透,火锅侠更是如盲人一般,虽点起火把,但依旧跌跌撞撞,
慢慢只能紧紧跟在我的身后,生怕一不注意就迷失在一片朦胧中。我总是觉得这
林子怪怪的,却也说不清到底哪里奇怪,只觉得除了浓郁的雾气,似乎影藏着一
股子杀气……

  「呜……」「嗷呜……」远处突然间传来阵阵狼吼,齐膝的草丛间有剑气削
出的一条小路,这一定是仙女留下的。

  恐怖的嘶吼声再次传来,这声音远比普通的狼吼更加瘆人和凄厉,仿佛能震
碎人心一般。我的额头不自觉的渗出冷汗,紧紧握住怀中的短剑,身边的火锅侠
也紧蹙的眉头,声音颤抖的问道「他娘的,这,这,这叫声怎么,怎么这么奇怪」

  「嗷呜——!」「呀,不要」随着狼嚎的再次响起,一声女子的呼救声随着
传来,遭了,难道仙女姐姐被狼人袭击了?

  压住心中的恐惧,我猛然看向声音发出的地方,定睛出我看到了极其恐怖的
画面,一只人面狼身(温馨提示:其实看着毛发比较长,所以说是狼身,其实也
人身,就好像前些年总报道的狼孩一样,长期生活在狼群中的人,特别是幼年伴
随狼群长大的人体态特征和声音自然与狼相差无异)的生物躺在地面上痛苦地打
滚,黝黑的毛发似乎在此刻尖厉起来,身体各处肌肉疯狂膨胀,面部开始又痛苦
变相狰狞,好像挣扎着什么……

  狼怪!狼人!一个个传说中的名字在脑中绽放,但脚下奔波不停,快速向那
边跑去,眼神依旧盯着狼人身侧跌倒的女子,显然不是仙女姐姐,不过同样是一
个清丽脱俗的女子,女子约莫十六七岁,惊惧是表情掩盖不住她眉眼间的俏丽,
清纯美眸含羞紧闭,又黑又长的睫毛紧掩着那一双剪水秋瞳轻颤,白皙娇美的挺
直玉颈下一双柔弱浑圆的香肩半露着,好像慌乱间撕裂了衣袖……

  我气喘吁吁的跑到女子跟前,眼睛盯着痛苦倒地的「狼人」轻声询问道「姑
娘,你没事吧」

  「多谢公子,我无碍的」极其温柔清丽的声音传来,我刚想回应,只觉得身
后升起一股残虐的杀意……

  咔嚓!咔嚓!一阵骨裂的响声传来,「嗷呜——」熟悉的狼吼又一次传来,
我猛然转身,只见狼人血口大张,目光由茫然和痛苦变成了血腥与残暴,猛然间
向女子扑去。

  「姑娘,小心」不知哪来的勇气,我横起短剑,挡在女子身前,咔嚓!

  「噗」短剑碎裂,胸腔遭受狼爪沉重的一击,只觉得力重千金,身体不自主
的向后跌去。

  「公子……」

  火锅侠此刻紧随而至,仅撇了一眼似乎要挣扎着向我爬去的女子,便举起双
刀向「狼人」背后砍去,竟然只是外家功夫!原来火锅侠也未曾凝练出「刀气」
……

  狼人的利爪与两柄大刀相碰,摩擦带起一连串火星。火锅侠的刀法虽不精湛,
但手中宝刀竟异样的锋利,狼人兼顾不催的爪锋竟出现丝丝裂痕,

  「火锅赐我内力」火锅侠猛然一口鲜血喷出,好像真的凝结了「神力」一般,
手中双刀犹如闪电般的劈去,狼人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一股刀锋瞬间袭来,
利爪血雾暴起,「嗷呜」,狼人的胸口处也随之破开一道深深的伤痕

  「嗷——」

  伴随凄惨的狼嚎,血液从指缝和嘴角处流出,伤痕累累的狼爪护住胸口的裂
痕并剧烈地咳嗽着,狼人眼中的血杀之色随之减退,前爪扶地,急速向丛林深暗
出逃去……

  我暗自庆幸,试着缓缓起身,忽觉心中血气翻涌,莫非狼爪有毒?霎时一阵
天旋地转,迷糊中,似乎又看见仙女姐姐渐渐消逝孤寂身影,此刻我心中只有一
个念想,对不起,仙女姐姐,恐怕我再也不能保护你了……

***                  ***                  ***                  ***

  「火锅侠」小番外,我,是穿越者!

  夕阳西下,远山已被染成深碧色。雾气渐渐落下山腰,穹苍灰暗,苍苍茫茫,
笼罩着这片一望无际山脉。

  风吹草低,风中有羊噑,牛啸,马嘶,混合成一种苍凉的声韵,广阔的草原,
一碧万里,就仿佛一幅美丽而雄壮的图画!又宛如一支哀艳而苍凉的恋歌……黑
的牛,黄的马,白的羊,浩浩荡荡,奔驰在蓝山绿草之间,仿佛一条五彩的河流
在缓缓地流淌。

  我蓦然看到眼前壮丽的景色,耳边听到呜呜的风声。用力揉了揉眼睛,心中
不由一惊!「这是哪里?我怎么到了这个地方?」我是一个中华艺大新毕业的学
生,一个典型的山东大汉,出生于一个平凡的工人家庭,我从小便有表演的天赋,
特别是扮演侠客尤其惟妙惟俏,但无奈我的长相有些粗狂,性格有些随意和邋遢,
家庭背景又不能捧我成红人,虽通过努力幸运的考上了最好的艺大,但前途似乎
也止步于此。我没有其他的特长,除了表演,我只钟爱火锅,在拼搏麻木的时候,
一个人来一份麻辣火锅,内力十足,满血复活的样子能使我重新恢复斗志,一往
无前……

  大约一个月前,我经过一位师兄的推荐,参加了一个叫做醉梦江湖的影视剧
组,进组当了一个特型演员,饰演一位性格「奇异」的侠客,由于过于珍惜这次
机会,连夜的揣摩剧情导致精神疲惫,一场策马奔腾的戏份中不幸坠马,剧痛给
我造成了幻象一般的场景,我似乎看了一个倾城倾国的紫衣仙女翩然飞来,绝世
的容颜中带着寂寞与不甘……

  再次醒来就到了这个奇怪地方,身体的记忆如潮水一般奔涌而来,天啊,没
想到我还能穿越!我这「辈子」是镇边总督荡寇将军之子,是一个天生喜好行侠
仗义却天赋极其低下的选手,不过这辈子的我颇为英俊,属于典型官二代和富二
代,行走江湖常身怀数张银票和几件神兵利器,尤其是身后背的双刀,据说是武
林至宝之一,还可以用心头血加持以数倍凝聚内力,从而催动无坚不摧的刀气,
一个月来,我勉强适应了古代的生活,也习惯了锦衣玉食的奢华,渐渐地有些自
喜,这样的生活也不错嘛。

  美梦在几日前破碎了,我经「父亲」推荐,又举孝廉,又推恩典,又评武状
元,几经折腾,终于被当今圣上下旨派往江南为官,但看着官印上的官名,我忍
不住一个踉跄,江南道除妖校尉,我靠!我穿越而来的莫非不是武侠世界,而是
一个玄幻世界?奶奶的熊的,老子这具身体都快三十了,怎么修仙啊,看来此行
注定凶多吉少啊……苍天啊,行行好,送我回去吧!

  雾气冲天的山脉,阴森的小道,我真想在这个小摊喝一辈子的酒,吃一
辈子火锅,可是,皇命难为……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这是古代的无奈啊。咦,那个
女子,什么!那不是我穿越时遇到的神秘紫衣仙子吗?怎么会?难道我还有机会
回去,惊异间我把一盆火锅当作烈酒浇到脸上,忍着脸上的辣痛,我心绪澎湃,
也许,我还有机会「回家」……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