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夏群芳谱】(中10)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好色真人
时间:2021年5月30日
首发:sis001
字数:20608

  前注:夏后这个称呼的确有争论,不过启他们基本就是夏帝后启,后和皇天
后土都是一个形容词。

  的确是从巴比伦到了埃及,不过这里时间线和圣经里面对不上了,到时候破
坏巴别塔的也不是雅威。

  在前面解释一个问题,巫咸没有死,虽然他是最弱的神位,但是要杀他也是
一件难事。

  「这个不碍事,我们会送你到中原的,我们有沦波舟,你放心就好了。」宛
渠人贪婪地看着启手中的宝剑,不在乎地说着。

  江离仙子看到这个情况,打量了这把剑说:「这不是玉衡剑吗?阿牛,你可
要想好了。」

  启对着宛渠人继续说:「我若是能够拿出比这把剑更好的物品,你们也会将
这边剑交给我吧。」

  「自然,自然,我们宛渠国向来买卖公平,你这个人干脆,我们也干脆。而
且你若是还有什么宝贝的话,我们这里可有轩辕国买下的玄灵曲曲谱。我想你一
定会想要的。」

  为首那人狡猾地看着启,从启那里接过玉衡剑,轻轻抚摸起来,如获至宝。

  「那么我有应该用什么交换呢?」

  「只要是你们气兵修炼方法,不过一定要和玄灵曲差不多,一般的气兵可是
糊弄不了我们的。」

  启听到这话,走到那人身边,在那人耳畔说:「大九阳流光剑,阁下认为如
何?」

  那人眼睛瞬间睁大了,准备说什么的时候,启巧妙的捂住了他的嘴,笑着说:
「不知道阁下是否同意这个交易呢?」

  那人也是一个聪明人,点点头说:「可以,可以,这个自然可以,三位且和
我们一起上船。」

  启点点头,和这些宛渠国人到了海边。

  在路上,江离仙子看着启,好奇询问说:「阿牛,你到底说了什么气兵,那
人惊讶成那样。」

  启笑着说没有什么,只是自己无意中得到的一个气兵。

  江离仙子看着启不愿意说,也不再多问。

  海岸上停放了几个好像海螺一样的东西,宛渠国的首领带着他们进入到里面
之后,让人捧着一把瑟走了出来。

  启接过员山瑟,递给江离仙子,对着江离仙子说:「有劳仙子了。」

  江离仙子运动真元,弹奏了一下,对着启说:「的确是员山瑟,里面蕴涵的
灵气,真是让人诧异。」

  启点点头,江离仙子准备还给启的时候,启对着江离仙子说:「仙子既然是
奉师命来取这瑟,那么自然应该给仙子保管。只是小的有一个不情之请,还请仙
子能助夏伯一臂之力。」

  江离仙子点点头,对着启说:「阿牛,你的大恩我会记住的,以后你若是有
什么事,尽管吩咐一声就是了。」

  启点点头,然后跟着一个宛渠国人到了一处类似书房的所在,那人拿来帛纸
和笔墨,让启开始写了起来。

  启也按照约定将大九阳流光剑写了下来,反正这些人不知道归墟所在,是练
不成这个大九阳流光剑,启也丝毫不担心这个会危害到自己。

  这个宛渠国人没有看,只是将帛给收好,然后离开这里。

  过了一刻钟,那个宛渠国人拿着一个木盒到了启的面前,笑着说:「这是玄
灵曲曲谱,敬请过目。」

  启点点头,打开看了看,也没有在意什么。

  启回到自己的住处之后,发现江离仙子正在和蕙芷公主聊天,江离仙子因为
多来几天,倒是知道了不少事情。

  「你们来的时候,可是见到了那个高塔了,这个塔叫做巴别塔,是某个国王
修建,登上天的。」江离笑着说完,补充说:「可惜他们不知道昆仑和建木,想
要上天,只要沿着昆仑和建木就足够了。」

  蕙芷公主想了想说:「他们都没有修为,飞不过来,修建这个塔对于他们来
说,倒是方便很多,对了,无晵国那个建筑到底是什么?」

  「那是安置他们尸身的地方,说白了就是我们的坟墓。」

  「就算是坟墓,也没有必要修建那么大。这一个人不过一丈大小就足够用了。」

  「公主,这就是你不懂了,他们无晵国的人不会死,同样也不会生,他们从
洪荒开辟就是这样了。」

  蕙芷公主听到这话,摇摇头,说自己不相信会有这种事情。

  江离仙子解释说:「他们到了要死的那天,就进入到那个坟墓之中,等到几
年,几十年或者几千年就会再次活过来,这个按照他们那里的说法,就是睡觉而
已。」

  启也在一旁说这个海外各国,各有各的奇特,这些事情也不足为奇,想必那
些海外的人也不会相信中原人士能够经过修炼就可以搬山移海,上天入海一般。

  蕙芷公主不在坚持什么,听着江离仙子说着这路上的见闻,启在一旁默默的
记着,准备回去之后,作为谈资和夏伯他们谈谈这些,也免得到时候有人问起来,
自己一无所知。

  到了南海靠岸之后,三人下了船,蕙芷公主询问他们如果想要拿回玉衡剑,
应该怎么找到他们呢?

  宛渠人告诉他们,若是想要赎回这把剑的话,可以来这个地方,宛渠国商人
每隔几年,就还有人到这里,若是没有遇到,就在崖壁上刻字就是了。

  启点点头,让江离仙子先去夏伯那里,他们要继续去寻找剩下的乐器了。

  「阿牛,不知道我是否能帮上你什么忙呢?」

  启感谢江离仙子的好意,对着江离仙子说:「如今仙子能去保护夏伯,小的
就已经感激不尽了。」

  蕙芷公主也说只要自己在这里就已经足够了,江离仙子不用担心太多。

  江离仙子只好前去找夏伯,蕙芷公主看着启说:「不知道夫君你现在准备去
找哪里找流金钟呢?」

  启想了想,对着蕙芷公主说:「流金钟的下落我已经知道了,我们先去九子
山,找流金钟吧。」

  「原来流金钟在舒窈仙子手中,夫君你可隐藏的很深,不过夫君,你要知道
舒窈仙子不喜欢你,你去找她,岂不是要大费唇舌,不如让伯益出面,伯益的话,
或许这个仙子会听。」

  启摇头告诉蕙芷公主,自己已经向夏伯承诺了,这件事自然一人办到尾,不
能让别人笑话。

  蕙芷公主可怜看了一下启,对着启说:「好吧,我们就去吧,我看你这一次
真是要花费很长时间了。」

  因为没有双双了,他们两人行程不由慢了起来,启和蕙芷公主用了七天时间
才到了三苗国。

  他们到了城中的时候,启感觉到一股压力,好像有什么人盯上了自己一般。

  启看了看蕙芷公主,发现蕙芷公主神情如常,不由心中暗自猜测,到底是谁
盯着自己呢?

  到了宫殿前面,启对着护卫说:「舒窈仙子旧仆阿牛,如今回来谢恩,还请
阁下通报一下。」

  那护卫没有看启,看着蕙芷公主发呆,启见到这个情况,拿出一个贝钱,放
在护卫手中,重申了一遍。

  护卫这次反应过来,笑着说:「好,你在这里等着。」

  等了一刻钟,护卫对着他说:「好了,你可以进去了。」

  启和蕙芷公主准备进去的时候,护卫用兵器挡住他们说:「殿下只是让你进
去,可没有说让她进去。」

  启看了一下蕙芷公主,蕙芷公主对着启露出一个安心的笑容,启也点点头,
走了进去。

  在一个仆人的带领下,启到了一处偏厅之中。

  舒窈仙子正襟危坐,板着一张脸,倒是显得有几分威严。

  「小的阿牛,见过仙子。」启恭敬行礼说完,舒窈仙子冷漠地说:「阿牛,
你真是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来见本宫,你真的以为本宫不敢处置你吗?」

  「小的不敢,这次小的前来,是奉夏伯之命,希望舒窈仙子能够相助。」

  「相助什么?夏伯如今手下人才济济,文有你这种奸诈小人,武有十四将等
人。」

  「击败相柳这件事,除了仙子之外,夏伯没有其他人可选。」

  听到启这话,舒窈仙子大笑起来,对着启说:「真是好笑,相柳可是神位高
手,本仙子一个小仙位,怎么会是他的对手。阿牛呀阿牛,你越来越会夸人了。
而且本仙子为什么要协助夏伯击败相柳,孔壬和我父亲交好。我见到孔壬,也要
执叔父之礼,本仙子倒是没有夏伯那么厉害,可以翻脸不认人。」

  启听到这话,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但是启想到进入城中那个压力,
瞬间有了办法。

  「因为仙子你也有一个神位高手要对付,若是仙子这一次帮助了夏伯,那么
下次,夏伯自然也会帮助仙子。」

  舒窈仙子听到这话,倒是沉默起来,过了一会儿,舒窈仙子语气舒缓,有些
不确定询问:「真的吗?不知道什么法子能够对付神位高手。」

  「仙子你已经有了流金钟,难懂还不知道怎么对付吗?」

  舒窈仙子听到这话,手中出现一个小巧的钟,舒窈仙子自嘲地说:「在取得
这件宝物的时候,本仙子也是这么想的,不过这些年无论本仙子怎么催动,都没
有效果。」

  「因为仙子你没有得到这个东西。」启将玄灵曲曲谱给拿出来,递给舒窈仙
子。

  舒窈仙子拿着曲谱,对照敲在流金钟上,启听到钟声,只感觉到全身一震,
然后自己已经无法控制自己身体了。

  启准备出声让舒窈仙子不要再敲了,但是他发现自己连张嘴的都不行。

  幸运的是,除了身体不能动之外,倒是没有其他害处。

  舒窈仙子弹奏完毕,启终于能行动,恭敬地说:「仙子,如何?」

  「很好,很好,有了这个,本仙子也不用再惧怕那个老家伙了。本仙子也会
到夏伯那里去,真是没有想到,你们五族遗民知道的东西可不少。若是可以的话,
本仙子也准备加入你们。那个炽凰指,本仙子倒是想要很久了。」

  启没有接过这个话题,过了一会舒窈仙子继续询问:「本仙子很好奇,你们
乐器都找到了吗?」

  「启禀仙子,你若是答应的话,那就是已经齐了。」

  舒窈仙子听到这话,看了看启,站起身,走到他的身边,仔细打量了一下说:
「那么看来本仙子是否参与,对你们来说十分关键了?」

  启说了一声是,这个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启开口说:「不知道仙子是否能先去夏伯那里吧,小的斗胆,心想仙子在这
里也待的不是很舒服吧。」

  「她自然是不舒服,但是想要让她离开这里,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巫
咸突然出现在偏殿之中,让在场的两人都吓了一跳。

  巫咸看了看启,启瞬间底下头,一副害怕的样子。

  巫咸倨傲地说:「公主殿下,你是准备离开这里,前去帮助你父亲仇人吗?」

  「大巫师言重了,本宫就算再不孝,也不会做出这种事,这一切都是这个小
子在这里挑拨,大巫师不妨杀了他,或者本宫杀了他,来证明本宫的心意。」舒
窈仙子说着,手中再次出现一把长剑,做出想要杀了启的样子。

  巫咸看到这个情况,冷笑地说:「殿下,何必在老夫面前演戏呢?老夫知道
你想要杀了这小子是为了什么,这小子和我那个孩儿的死有关系,老夫还没有查
清楚,他就万万死不得。」

  巫咸说着,手随便轻轻一伸,就将舒窈仙子手中的宝剑夺走,舒窈仙子看着
巫咸,再次看看启说:「你这小子算是走运,有大巫师帮你说话,你这下想死都
难了。」

  「阿牛,你也听到了,这一次你想死都难了,老夫劝你识相一点,告诉老夫
我,都令死在谁的手中。」

  听道这话,启恭敬地说:「这件事,小人也不敢乱说,关于令公子的死,小
的只是知道,有一个人最有可能,那天大人你也看到了。」

  巫咸听到启这话,想了想说:「你是说伯益?」

  「这个大人自有判断,不用小的多言什么,而且小的没有修为浅薄,怎么能
够杀了都令呢呢?」

  舒窈仙子听到启将这件事嫁祸给伯益,连忙开口说:「你撒谎,根本是你杀
了,你不要诬陷伯益。」

  看着舒窈仙子着急的申请,巫咸冷笑一声说:「果然是这样,殿下,这件事,
想必你也有份吧。」

  「不错,是本宫指示他杀了你儿子,他擅自做主杀了都令,嫁祸给你儿子。」

  舒窈仙子反而不否认了,将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巫咸听完之后,看着
启说:「这下你又如何解释呢?」

  「小的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想这些。而且是一个下人,怎么会有这么
复杂想法,巫咸大人,你将殿下说的那个人换做伯益,是不是更加合情合理?」

  舒窈仙子听到这话,恨恨地看着启,对着启说:「亏伯益一直还这么相信你,
当你是兄弟,没有想到你为了活命,竟然将所有都丢给伯益。」

  听到这话,巫咸看了看舒窈仙子,摇头说:「殿下,你又何苦狡辩了,老夫
又不是三岁孩子,怎么会被你这么轻易蒙骗了。」

  「好,你们既然认为是伯益做的,那么伯益为什么不直接杀了巫明,还要绕
这些圈子。」

  巫咸听到这话,倒是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启这时候开口说:「因为伯益
没有借口杀了巫明大人,若是伯益为了仙子你将巫明杀了,天下人会怎么看待,
帝舜会怎么看待。仙子,小的不明白了,明明伯益要娶的是帝女,为什么你还要
这么维护他。」

  「因为本仙子知道什么叫做良心,不是他人做的,本仙子绝不会污蔑。本仙
子也不会为了让自己活命,就出卖自己的兄弟,将一切罪都推给自己的兄弟。」
舒窈仙子嘲讽地看着启,启叹息一声说:「仙子,事到如今,你就算想要掩护这
人,也办不到了。大巫师自然能够明白,巫明大人死在谁的手里。」

  听到这话,巫咸点点头,看着舒窈仙子,对着舒窈仙子说:「殿下,很多事
情,老夫一眼就能看明白,何必鼓动唇舌,试图想要瞒住老夫呢?不过殿下,你
还记得老夫说的话?你就算不愿意嫁给巫明,也要嫁,这个三苗国离不开老夫。」

  巫咸说着,伸出自己的干枯的手,准备抚摸舒窈仙子的脸,舒窈仙子厌恶的
闪避开了,对着巫咸说:「还请大巫师自重。」

  巫咸嘿嘿一笑,对着舒窈仙子说:「那么你就乖乖的呆在这里,别想着离开
三苗国。」

  巫咸消失之后,舒窈仙子再次拿出手中的宝剑,看着启说:「你这个小人,
本仙子今天要杀了你。」

  「若是杀了小的,仙子能够摆脱大巫师的话,那么仙子尽管出手吧,小的能
够死在仙子手中,也算是一种荣幸。」

  启说完,抬起头看着舒窈仙子,舒窈仙子看着启,眼中几次闪烁杀意,但就
是没有出手。

  舒窈仙子对着启说:「你真的有办法?」

  「办法自然是有的,只是不知道仙子是否愿意了。」

  「只要能离开这里,本仙子有什么不愿意的。只不过巫咸肯定在附近监视着
我们,我们怎么能离开呢?」

  启平静地说:「仙子,你虽然巫咸能够监视外面,但是他无法监视地下,只
要仙子能够从地下挖一个洞,自然能够离开。小的也要先离开了,免得巫咸起疑。」

  舒窈仙子听到这话,对着启说:「你不如将那四人找来,到时候我们五人合
力,也不是不能够让巫咸退让。」

  启听到这话,看着舒窈仙子说:「仙子考虑的是,只是小的担心,若是仙子
在这之前,就嫁给巫咸了?」

  舒窈仙子看着启,手中长剑再次架在启的脖子上,对着启说:「既然如此,
那么本仙子为什么不杀了你呢?」

  启摇摇头说:「仙子,你杀了我倒是一件小事,只不过到时候伯益是否会怪
罪你,那么小的就不知道了。杀小的能有千百人,不缺仙子你一人,小的认为仙
子还是多多考量才是。」

  舒窈仙子看着启,深呼吸一下,对着启说:「你真的很聪明,可惜就是不走
在正途之上,若是你能够全心全意的帮助伯益,那将是多么好的一件事。你记住,
你若是在这样诡计多段,耍小手段的话,本仙子一定会揭穿你的假面目,让伯益
看个明白。」

  「小的不敢,小的告退了。」

  舒窈仙子挥挥手,让启离开这里,启看着舒窈仙子,对着舒窈仙子说:「仙
子你与其花心思在小的身上,不如花在伯益身上。以仙子的容貌才智,只要肯用
心对伯益,伯益又怎么会辜负仙子深恩呢?」

  舒窈仙子看着启,沉默了很久才说:「本仙子知道了。」

  启离开宫殿,这时候护卫正在围着蕙芷公主,问东问西,准备占一点便宜。

  不过蕙芷公主巧妙的避开,随口应付着,见到启出来,蕙芷公主走了过来,
拉着启的说:「事情怎么样?」

  「没有成功,算了,我们离开这里吧。」

  蕙芷公主知道启的性格,也没有将这话当真,于是和启离开这里。

  启他们走了没有多远,就看到了一个年轻人负手而立,站在那里,似乎在思
考什么。

  那个年轻人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转过身来看着启,对着启说:「毕方,你可
是让本王找的好苦。」

  启连忙行礼说:「小的见过大人,不知道大人找小的所谓何事?」

  猰貐笑着说:「自然是有一件要事了,你这个妻子暂且离开一下,她应该有
自己的事情要做。」

  蕙芷公主看着启,启点点头,让蕙芷公主先离开。

  等蕙芷公主离开之后,猰貐对着启说:「还记得我在伏羲洞说的那件事吗?」

  启点点头,询问猰貐是不是要自己帮助去女娲洞里面取一件东西。

  「这件东西可是有大用,有了这个物品,我们五族希望就多了几分。」

  启听到这话,看着猰貐说:「小的不明白,这件东西是什么?」

  「你不用知道,这一次你不会死,你可以放心了。」

  启对猰貐的话,只是信了一半,这东西很重要是真,至于自己会不会死,那
么就不一定了。

  猰貐看了看启,摇头说:「你虽然现在没有修为了,但好歹也是一位子爵。
这把剑你用吧,里面封印了一只乘黄。」

  猰貐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一把剑,交给启,顺便告诉了启如何解开封印。

  启试着解开封印,顿时一只背上长着两只角的狐狸,启坐上之后,和猰貐一
路向西边行走。

  这不知道走了多久,启看到在茫茫水中,有一处高台。

  猰貐凌波而行,启也跟了上去,这乘黄不但能够翻山越岭,就算在水上,也
如履平地。

  他们到了高台附近,启也看到了高台没有路可以上去。

  这高台离水面大概有三丈之高,一般人就算乘船到了这里,也未必能够上去。

  猰貐握着启的手,如同一朵轻飘飘地云,就飘上了高台。

  在高台上面,有一处大宅子,启倒是好奇了,究竟是谁这么有闲情逸致,到
这里修建一处宅子。

  猰貐看了看启,启识趣的走了过去,敲了敲门说:「主人家在吗?有客人来
拜访。」

  启敲了接近一刻钟,才有一个中年男子走了出来,对着他们说:「你们是谁,
来这共工台所谓何事?」

  启没有回话,而是看了看猰貐,猰貐笑着说:「我叫公子卿,这是我的下人,
我无意中游山玩水到了这里,见到此处有高台,又有住家,于是前来拜访。不知
道阁下如何称呼,是不是这个宅子的主人。」

  「不是,这宅子是共工孔壬的,我是他的弟弟孔癸,」孔癸说完,看了看猰
貐,脸上露出一丝莫名的笑容,对着两人说:「你们既然来这里了,所谓来者就
是客,就进来坐坐吧,这宅子我一个人看着也挺闷的。」

  猰貐也笑着行礼说:「恭敬不如从命,那就叨扰了。」

  看着两人相似的笑容,启心中暗自在想,不知道到时候,这两个老狐狸,到
底谁会得胜。

  到了客厅,孔癸让他们坐下之后,对着猰貐说:「如今这世道这么乱,你怎
么还到处乱跑呢?万一遇上什么凶兽,岂不是倒霉。」

  「我还有一些修为在身,凶兽若是见到我,反而要叫倒霉了。不过这么大的
宅子,难道只有你一个人吗?」

  孔癸叹气一声说:「是呀,原本以前还有一些人,只不过那个不知好歹的文
命受了那个穷酸重华的教唆,前来于我哥哥为难,哥哥那边忙起来,自然没有时
间理会我们这里了。」

  猰貐笑了笑说:「原来是这样呀,不过这些事情,和我们似乎没有什么关系。
其实孔壬死了也好,到时候,阁下就是新的共工了,再也不用守在这么孤僻的地
方。」

  孔癸听到这话,脸上露出不悦,看了看猰貐说:「若是哥哥落在重华手里,
我们这些人哪里还有活命的机会,肯定一起杀了。」

  「不说这些了,孔兄和我说这些都没有用,我独自一人,也帮不了兄台。」

  孔癸听到这话,连忙说:「未必,只是兄台愿不愿意了,实不相瞒,在这下
面,有古天子留下的一件宝物,若是兄弟能够答应我,帮我守护一下这个宅子,
那么这件宝物倒是可以送给阁下。」

  猰貐故作吃惊地说:「是吗?不知道是什么宝物?」

  「兄台知道当初共工生乱,女娲降服的事情吧,当初女娲用来变人的神鞭就
在这下面,有了这个鞭子,兄台你又何必担心文命呢?」

  「既然这鞭子这么有用,那么孔兄你为什么不去取。而且我没有记错的话,
相柳似乎在为孔壬效力。」

  孔癸听到这话,叹气一声说:「那个相柳想要就是这个鞭子,若是有了这个
鞭子,他肯定会远走高飞,他那个人,十分不可信。而兄台不同,我第一眼看到
兄台,就知道兄台是一个守信之人,只要兄台你立下誓言,我立马带你去取女娲
鞭。」

  启听到这话,看了看猰貐,见猰貐犹豫不决的样子,于是开口劝说:「公子,
这件事关系到夏伯,还请公子三思而行。」

  「你这下人知道什么,好,发誓就发誓,有了这个女娲鞭,我怕什么夏伯。」

  猰貐对天起誓完毕之后,孔癸笑着点点头,然后对着猰貐说:「兄台,这边
请。」

  猰貐和孔癸一起到了后院,后院长着一颗榕树,在榕树中间有一个大洞,孔
癸恭敬地说:「里面就是女娲鞭所在了。」

  猰貐点点头,握着启的手,对着孔癸说:「那么我们就去取鞭了。」

  「兄台请便。」孔癸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猰貐也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猰貐二人从树洞那里跳了进去,启感觉他们一直在向下落,也不知道落了多
久,他们才到了地上。

  启看到四周,发现这里和伏羲洞那边差不多,只不过这里墙壁不是方的,而
是圆的。

  在上方,镶刻着一颗颗放着光芒的石头,如同星辰一样。

  「嘶。」突然出来一个怪异的声音,启不由握紧了手中的剑,而这个时候猰
貐冷笑的地说:「区区小辈,也敢在本王面前玩手段。」

  猰貐背后再次出现九道人影,这些人影使用不同气兵,攻击四周。

  「前辈饶命,前辈饶命。」一个稚嫩的声音娇滴滴地说着,猰貐听到这话,
背后九道人影消失的无影无踪。

  很快一个穿着淡黄长裳女子娇滴滴的走出来,启没有注意这个女子的容貌,
注意到这个女子身边那条蛇。

  「你就是相柳的孙女吧,你这一次想要活命,就好好听本王的,自要有你在
本王手中,那相柳何愁不听本王的。」

  黄裳女好像有些害怕地说:「你是谁,想要祖父干什么事情?」

  「没有什么,只是希望相柳能够加入到我们五族之中,替我们五族办事。」

  「祖父不会听你们,你还是死心了吧。」

  「是吗?孔壬能用你让相柳听命于他,本王难道还不行吗?」

  黄裳女听到这话,摇着头说:「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和你离开这里的,而且
你进入到这里面,还有机会出去吗?」

  「本王若是没有把握,自然不会进来了。你若是不愿意离开,你那天蛇就保
不住性命了。对了,本王不止要带你出去,还帮你找了一个夫婿,这是我族毕方,
也就是你的夫君。哈哈,相柳若是知道自己孙女嫁给我们五族了,自然也会乖乖
为我们五族效力,姑娘你说是吧?」

  黄裳女听到这话,担心看了一下自己的身边的小蛇,然后看着猰貐,对着猰
貐说:「我不离开这里,你是一个坏人。」黄裳女说到这里,声音有些抽泣。

  看着女子楚楚可怜的样子,猰貐看了看启,对启使了一个颜色,启走了过去,
那条蛇警惕对着他吐了一下信子,启看到这个情况,对着黄裳女说:「你不要害
怕,我们没有什么恶意,现在你祖父有危险,帝舜,你知道吧?」

  「知道,虞侯是吧,我听祖父说过,帝舜怎么了?」

  「共工孔壬如今作乱,现在帝舜派遣夏伯为帅,讨伐孔壬,如今你祖父因为
你的缘故,现在抵抗夏伯。姑娘,你知道抵抗夏伯,就是抵抗帝舜,这有什么后
果,你心中应该明白吧。」

  黄裳女点点头,有些担心的望着他说:「那么我祖父现在如何?他没有事情
吧。」

  「现在你祖父还没有事情,只不过接下来,我就不知道了,如今你跟着我们
离开,你祖父就可以离开孔壬,到时候就没有危险了。」

  黄裳女听到这话,看了看启,有些犹豫。

  启真挚地看着黄裳女,温柔地说:「你放心,我们绝不会让你吃亏的,我们
五族遗民,不是什么坏人。这一点你可以放心,小的可以对天发誓,小的绝不会
为难姑娘。」

  启对着上天起誓,那个黄裳女看着他真诚的眼神,不由放下心来。

  猰貐看到这个情况,笑了一笑说:「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离开这里吧。』

  猰貐说着走到大门前面,启看了一下,还是那熟悉的八个符合和九个格子,
启看着猰貐拍了几下,大门就打开了,心中想着,难道这一次猰貐的目的就是这
个姑娘吗?

  启跟在后面走了进去,看到同样的一个案几,只不过这个案几上空空如也。

  启看了一下猰貐,猰貐还是那面带笑容的样子,不由心想,这里面肯定有东
西,只不过这件物品猰貐不想让人知道。

  猰貐带着启离开这里,他们再次出现的地方,竟然五族遗民所在的日月山。

  「毕方,你带着这位姑娘去休息,好好照顾他,莫要让这位姑娘受到半点委
屈,相柳可是我们的贵客。」

  启点点头,带着黄裳女到自己以前的居住地方。

  「不知道姑娘怎么称呼?」

  「我叫柳。」女子小声地说着,启点点头,带着柳到了房间。

  启亲自为女子铺好褥子,对着柳说:「姑娘,你暂且在这里休息一下,有什
么要求,你尽管说就是了。」

  「毕方,我想知道,我祖父他真的没有事情吗?」

  「姑娘请放心,我们说话算话,没有多久,你祖父就会安全无恙的来到这里。」

  柳听到这话,小声地说:「但是我信不过那个人,他是一个坏人,他差点杀
了黄锦。」柳说着,摸了一下这条黄蛇,黄蛇吐了吐蛇信,赞同柳的说法。

  启看了一下黄锦,好奇地说:「这已经快要进入到冬季吗,这黄锦不会睡觉
吗?」

  「不会,在以前,孔壬都会丢食物下来,让黄锦享用,黄锦吃了之后,就不
会睡了。」

  启听到这话,想到自己的遭遇,不由汗毛都竖了起来,看着柳平常地说着这
件事,他感觉到一阵从心底的寒意。

  启小心地询问说:「黄锦吃东西的时候,姑娘你就在一旁看着吗?」柳摇摇
头说:「没有,我平时住在另外一个房间,黄锦吃东西的时候,我都不去看的。
虽然那些鸡羊可怜,但是为了黄锦,也没有办法。」

  启听到这里,才明白柳没有看到过这蛇吃东西,不用放心不少,他看了看黄
锦,心中想着这条蛇不是什么好东西,自己有机会还是除去比较好。

  询问了一下柳喜欢吃什么,柳告诉他:「我不用吃东西的,我在小时候不小
心吃了一块石头,从那之后,我就可以不饮不食了。」

  启点点头,让柳先休息,有什么事情叫他一声就可以了。

  关上石门,一个仆人走到启的面前,对着启说:「大人,金王有请。」启到
了最上面的一层房间,猰貐正坐在那里修炼,见到启进来,对着启说:「毕方,
这个姑娘涉世未深,你想办法让她倾心于你,只有你拴住了她的心,才能让相柳
心甘情愿的为我们效力。」

  启听到这话,连说自己尽力,只是自己对于男女之间的感情不太明白,未必
能够完成这个任务。

  「你可是让不少女子倾心了,若是你实在办不到,那么就只好用骗了,上次
你不就是这么做的吗?」

  启听到猰貐再次提起旧事,冷汗瞬间下来了,他磕头说:「小的一定不会让
大人失望。」

  猰貐点点头,拍拍启的肩膀,对着启说:「那么这件事,本王就放心的交给
你了。」

  启离开这里,感觉到头大,如今要去骗相柳的孙女,启都一时间不知道办才
好。

  到了房间外面,启仔细思索了一下,到第二天早上,启就有大体的构思了。

  启等柳起来,对着柳说:「姑娘,索性无事的话,我们不如去外面游玩一番。」

  柳点点头,和启一起离开山,四处游玩起来,虽然这冬天,万物凋零,但是
柳自幼呆在女娲洞中,所见的不过那一方天地,如今见到这外面景象,不由高兴
异常。

  这游玩了没有多久,天空中开始下雪了,启将自己外衫给解开,挡在柳的头
上,对着柳说:「姑娘,下雪了,我们先回去吧。」

  柳脸一红,轻轻地点点头,一路上,启就说着自己的所见所闻,尤其前不久
的无晵国之行,启记下来的知识,一股脑的告诉了柳。

  柳听的很兴奋,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启,充满了盼望。

  「姑娘,等到相柳大人到了,到时候我们再去游玩这些地方,你看如何?」

  「真的可以吗?」

  启看着柳不敢相信的样子,点点头说:「真的,到时候姑娘去什么都地方,
小的就去什么地方。」

  柳点点头,对着启说:「我,我没有触碰过雪,不知道能不能……』

  启点点头,将衣服拿开,柳伸出自己的双手,握住一片雪花,雪花很快在她
手中化成了雪水,柳感觉到一阵冰凉的感觉,这种感觉是那么奇怪,让她心中忍
不住好奇起来。

  她看了看启,这是这么多年,启给她也是这种感觉。

  启也看着满天飞雪,没有注意到柳,他看着远方的山,想到自己背负着青萝
仙子离开这里的情形,他总是忍不住心中一暖,他多么希望那段路程无穷无尽,
自己可以一直背下去。

  雪越下越大,启看着柳身体轻微颤抖了一下,将衣服披在柳的身上,对着柳
说:「姑娘,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柳点点头,回到山洞之中,柳突然说:「这里有笙吗?」

  启点点头,让柳先坐下,然后自己前去找了一把笙。

  将笙带过来之后,启开始用木柴生火,两人坐在旁边,烤着火。

  柳等身体暖和一些之后,就开始弹奏笙。

  这曲子倒是欢快清纯,没有什么悲哀等感情。

  柳弹奏完毕,对着启说:「让毕方你见笑了。」启摇摇头说:「弹奏的很好,
我这个不懂乐的人,都觉得好听。」

  柳脸一红,询问启:「毕方,要不我教你弹奏这个吧。」

  「这,有劳姑娘了。」

  柳红着脸知道启弹奏笙,她说话的时候,总是那么温柔,就算启弹奏的不好,
她也是细声细气指正。

  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启总算能用笙弹奏出一首曲子了,在启弹奏完毕之后,
柳小声地说:「毕方,为什么你的乐声这么哀伤呢?」

  「启禀姑娘,小的乃是小人出生,总是有一些没有来由的愁苦。」

  启也将自己的经历大致说了一下,听到柳泪眼汪汪,可怜地望着启。

  「姑娘,不用为我伤心,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而我就是那个比较倒霉的
一个。」

  启准备再说什么的时候,一个仆人走了过来,对着启说:「大人,金王让你
带着柳姑娘前去客厅。」

  启点点头,带着柳前去会客厅,启知道,一定是相柳到了。

  果然,到了客厅,启就看到了相柳一脸怒气坐在那里,柳跑了过去,抱着相
柳说:「祖父你没事吧,柳儿很担心你。」

  「没事,没事,这天下又有几个人能让本神有事,只是你怎么被他们给带到
这里来了,我不是嘱咐过你,不准随便离开共工台吗?」

  「是他们说祖父你有危险,孩儿不能坐视不理,只能来这里。」

  听到这话,猰貐笑着说:「相柳大人,本王没有说谎吧,你孙女是自愿来到
这里的。而且本王要恭喜相柳大人,找到一个如意的孙女婿,毕方,还不快向相
柳大人行礼。」

  「小的毕方,见过相柳大人。」

  「原来是你这小子,你的玉衡剑呢?猰貐,你们的棋子可真多,若是老夫当
日没有看错,这人可是夏伯的心腹。」

  猰貐听到这话,笑着对相柳说:「相柳大神,你可真是明察秋毫了。的确毕
方在那边有很大的作用。相柳大神,你不要看着毕方没有什么修为,但是他已经
有办法对付你了。」

  相柳听到这话,饶有趣味地看着启,询问说:「是吗?不知道毕方你有什么
办法对付本神呢?」

  「玄灵曲,毕方他已经找到了四位乐器的主人,也找到了玄灵曲的曲谱。不
知道大神认为自己和蚩尤相比,哪个更加厉害呢?」

  猰貐说完,看着相柳脸色变得铁青,一时间说不出的得意。相柳回过神之后,
对着猰貐说:「那么你们找本神来这里所谓何事?不会就是为了告诉本神这件事
吧?」

  「自然不是,我们想要邀请你老加入我们,五族若是得你老相助,自然如虎
添翼,大业也可成。」

  相柳哈哈的笑了起来,看着猰貐说:「真是好笑,为什么本神要帮你们,难
道就凭你们那个玄灵曲吗?」

  「不,不,你老不要误会,如今我们也算是一家人了,你可以为了你孙女,
替孔壬效力,如今难道不能为你孙女,为我们效力吗?」

  相柳看了看柳,小声询问说:「这人是否对你无礼?」

  「没有,毕方对孙女很好。」

  听到这话,相柳看了看启,然后看着柳眼中那羞涩的眼神,不由叹气一声。

  他活了这么多年,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明白了自己这个涉世未深的孙女,
已经落入到这些老狐狸陷阱里面。

  「那么祖父问你,你一定要老实回答,你是否愿意嫁给这个毕方,这个毕方
已经有妻子了。」

  柳害羞的摇摇头,对着相柳说:「祖父,你在说什么,孙女和毕方没有什么,
只是毕方这人很有趣,孙女和他在一起很开心。」

  相柳听到这话,没有丝毫高兴,看着毕方说:「好好照顾她,若是你让她受
到半点委屈,老夫就算变成鬼也不会饶过你的。」

  「这点你放心,毕方,如今又相柳大神做你的后盾,你那些妻子都休了吧,
好好照顾柳姑娘。」

  相柳冷笑一声说:「不用,今日你们能够休掉其他女子,日后,老夫有了什
么事情,你们也可以休掉我这孙女。毕方你走过来。」

  启点点头,相柳握着启的手,启感觉到自己手好像被什么咬了一下。

  「这是老夫留下的万蛇咒,每年只有柳儿能解开咒语,若是你日后有负她,
那么万蛇噬心,你就明白老夫的厉害了。」

  猰貐拍着手说好,对相柳说:「这下子,你老可以相信我们的诚意了吧。毕
方这么年轻就是我们五族的子爵了,日后我等百年之后,他也是五族之帝了,有
白帝当你老的孙女婿,你老还有什么不满足呢?」

  「白帝,呵呵,你们五族的想法可比孔壬更加不切实际,老夫宁愿去跟着孔
壬,也比和你们扯上关系比较好。」相柳嘲讽地说,猰貐拍拍手,无所谓地说:
「可是如今你老已经没有其他出路了,你老放心,我们一定会尊重你老,除非有
必要,不会让你老出手。」

  相柳摇摇头说:「这些空话就少说吧,我想要和我这个孙女婿好好谈谈。」

  猰貐点点头,对启使了一个颜色,启点点头,和相柳一起到了一处空房间。

  「你可知道你处境很危险,你没有修为,但是却在子爵的位置上。」相柳开
口就说出这么一句吓人的话,然后饶有趣味的看着启的反应。

  启反应倒是出乎他意料,启面不改色,神情如常告诉相柳:「这一点,小的
知道,小的就如同那个供养的三牲,平时锦衣玉食,等到需要祭祀的时候,就要
小的命了。」

  「是的,你明白就好,你不如和本神一起,背叛五族。本神可以明确地告诉
你,你留下来只有死路一条,若是逃走,还有一线生机。你不是一个愚笨的人,
如何取舍,本神想你应该有打算。」相柳负手而立,装作神秘的样子站在那里。

  启看着相柳,对着相柳说:「多谢大人厚爱,只是这逃走可不是一件小事,
小的没有什么修为,就算离开五族遗民,也没有容身之地。」

  启心中自然知道相柳的打算,相柳不过是想骗他离开,到时候借五族遗民的
手杀了自己,这样他完全就不用担心柳怪罪他。

  如今启留在这里,有的是好处,猰貐还希望启牵制相柳,绝不会谋害启。而
且烛九阴对启频频示好,启一时间也不用担心什么。

  跟着相柳离开,那可是真的有死无生了,就算五族遗民不追杀自己,相柳也
会找借口,将自己杀了。

  相柳看着启,思索了一阵说:「那么好,等本神找到一处安身之地,你再做
打算。」

  启说了一声诺,然后望着相柳,看相柳还准备说什么。

  相柳挥挥手,让他离开这里,让柳进来。

  启从这里走了出去,让柳进去的时候,柳对着启说:「毕方,你没有事情吧?」

  「多谢姑娘你关心,小的没事。」

  启站在门外,仔细思考接下来的事情,他感觉到自己似乎有白白做了一些事
情,早知道相柳可以这么劝说,自己也不用去找那四件乐器,还把自己的玉衡剑
给搭上了。

  虽然猰貐送了一把剑,但怎么都比不上玉衡,这把帝轩辕锻造的宝剑。

  没有多久,柳就红着脸走了出来,对着启微微行礼说:「毕方大人,你是否
有空呢?我有些话想对你说。」

  启说好,跟着柳走了一处僻静的房间,柳看着启,鼓气勇气,对着启说:
「毕方,那个,祖父要我嫁给你。」柳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细。

  启没有听,他只是痴痴的看着这个房间,这个曾经青萝仙子居住的房间,启
第一眼就看到那挂在墙上碧玉洞箫,陷入到沉思之中。

  柳说完,低着头,心中忐忑地等待启的回答,不过等了很久,启也没有说话,
于是她小心不安的抬起头,看了看启。

  她见启看着墙上的洞箫,对着启说:「毕方,你很喜欢那个吗?」

  启这才回过神来,结巴的解释说:「不是,我觉得这个东西很漂亮,你若是
带上,一定很好看。」

  柳脸更加红了,对着启说:「那个毕方,我刚才说的事情,你答应了吗?」

  「什么事情?姑娘,抱歉,我刚才没有听清楚。」

  柳鼓气勇气,再次说了一遍之后,启看着柳,询问说:「不知道姑娘你意下
如何呢?若是姑娘你不愿意,又不想违背你祖父的意思,那么我就去告诉他吧。」

  「我,我,我也不清楚,和毕方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总是很开心,你总是那
么体贴,为我想的很周到。」

  启听到这话,对着柳说:「既然姑娘没有什么意见,那么小的也没有什么。
只是小的认为,这可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而且你祖父说的对,我已经有妻子了,
到时候未必能时时关心你,若是那时候,姑娘后悔就迟了。」

  「只要你像现在这样陪着我,我就很开心了。」柳说完,鼓气勇气看着启,
启看着这个柔弱的女子,心中觉得很堵。他已经亏欠很多人了,但是如今只能继
续亏欠下去,他明白,在自己没有达成自己那个誓言之前,他要对不住天下所有
人。

  启心中烦闷,轻轻的将柳拥入怀中,摸着柳柔顺的头发,启感觉到一种安心,
还有一种莫名的感觉。

  他很快就反应过来,将柳轻轻推开,对着柳说:「姑娘,刚才小的失礼了。」

  「没事,没事,毕方,我们先离开这里吧。」柳也羞红了脸,和启一起离开
这里。

  送柳休息之后,相柳出现在启的背后,对着启说:「真是有趣,你竟然还是
纯阳之体,你不是已经有了妻子了吗?」

  启恭敬地说:「小的一直跟着夏伯,协助治水,和妻子聚少离多。」

  「你又不是修炼的纯阳功法,为什么要这样呢?就算聚少离多,至少,也有
聚的时候。」

  启没有回答,对于这种没有借口的答案,启都是保持沉默。

  「不管如何,你坚持下去最好,日后有你的好处。」

  相柳说着,脸上露出开怀的笑容,启很快就明白相柳的心思了,相柳看来随
时想要杀掉自己。

  启犹豫了,若是要保住自己,自己应该和柳成为真正的夫妻,但是启不愿意
这样,他知道自己是一个懦弱的人,若是有了一次,他会毫不犹豫的沉沦下去,
到那时候,他就不能全心全力地达成那个目标了。

  启最后还是决定坚守原则,毕竟相柳短时间不会杀了自己,等到时间久了,
柳对自己的感情深了,到那时候,相柳更加投鼠忌器了。

  启不在思索这些事情,他想着自己应该早点回到夏伯那边才是,在这里呆着
实在太危险,动不动就有生命危险。

  他心中也明白,短时间之内,自己应该回不去了,至少在和柳结婚之前,自
己要呆在这里。

  在相柳到来的第三天,启就在猰貐和相柳的见证下结婚了,启穿着喜服,看
着铜镜里面的自己,忍不住自嘲,自己这段日子算是苦尽甘来,迎娶了两个不错
的妻子。

  听着众人的欢呼声,启有一种莫名的想笑,这个婚礼,是多么可笑,猰貐不
是诚心的,相柳不是诚心的,自己不是诚心的,只有柳这个女子一个人当做真的。

  回到洞房之后,启揭开避尘,对着柳温柔的一笑,然后对着柳说:「点休息
吧,时候不早了。」

  柳看了看他,点点头,询问说:「夫君,你也早点休息吧。」

  启等柳休息之后,自己独自一个人坐在那里,看着那闪烁的灯花,思考以后
怎么安置柳。

  猰貐肯定不会让自己带走柳的,让柳留在这里,启也觉得不是很安全,谁知
道猰貐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左思右想,他都没有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

  一大早,就有仆人走了过来,对着启说:「毕方大人,猰貐大人有请。」

  启点点头,和仆人一起到了大殿之上,启看到了猰貐笑眯眯的坐在那里,看
到启到来,伸手对启说:「坐下吧,本王有事要和你说。」

  「不知道大王找小的所谓何事呢?」

  「你知道巫咸吗?」

  启点点头,说这个三苗国的大巫师,自己怎么会不知道呢?

  「巫咸如今被玄灵曲给重伤,逃跑在外,你前去找他,说服他加入我们,若
是他不答应的话,那么你就杀了他。」

  启犹豫了一下,对着猰貐说:「大人,巫咸大人可是一位神位高手,所谓百
足之虫死而不僵,小的如今没有修为在身,要对付他也是一件难事吧。」

  猰貐看着启,笑着说:「这个就是你的事情了,我相信你会妥善处理好这件
事的。」

  启没有说什么,看来猰貐又准备让他去死了,不过启也没有什么退路,在猰
貐手下办事,就是九死一生。

  「大人,小的什么时候出发呢?」

  「尽快,你认为什么时候出发比较好呢?」

  启听到这话,对着猰貐说:「那么今天就出发,大人你认为如何?」

  猰貐点点头,劝勉了他几句,就让他退下了。

  启回到房间,看着才醒来的柳,告诉柳:「姑娘,小的有事情要离开了,这
段时间,你就留在这里,好好陪你的祖父吧,你们想必很多年都没有在一起过了。」

  柳虽然不舍,但还是对着启说:「那么妾身就只能在这里,恭祝相公你早日
回来了。」

  启点点头,让柳一定好好照顾相柳,和相柳呆在一起,多陪陪相柳。

  启担心相柳会找机会来杀害自己,让柳陪着,自己也不会面对两位神位高手。

  道别完毕,启骑着乘黄就离开这里,他一路风尘仆仆的来到三苗国,这一路
上他也听到消息,因为相柳的离开,共工兵败如山倒,他的属国已经被完全占领
了,只是孔壬本人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如今夏伯正在四处寻找孔壬,要将孔壬
捉拿归案。

  启也听到了,孔壬的儿子前来三苗国投奔欢兜,但是欢兜因为大巫师的失踪
而没有答应,免得惹祸上门。

  至于大巫师的下落,启打听了几天,都没有确切消息。

  启不由感觉到为难了,这人都找不到,怎么能说服呢?

  不过这也算是幸运,启可没有把握,找到巫咸之后,自己还有命活着。

  在三苗国瞎逛的时候,启看到一个巫师打扮的男子匆匆忙忙的出城了,启不
由好奇,悄悄跟在后面。

  这男子在山中东走走,西逛逛,绕了一个时辰的圈子,才走到一个山洞前面,
在进入山洞的时候,男子还特意看了看四周,见到没人才走了进去。

  启等男子进去之后,才小步来到洞口前面,他把乘黄招了出来,坐在乘黄北
上,轻轻的拍了一下乘黄。

  乘黄善解人意的小步进入洞中,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走了没有多久,启就听到里面有谈话声,启于是让乘黄止步,静静在那里听
着。

  「巫鱼,老夫让你调查的事情,你调查的如何?」

  「启禀大巫师,公主殿下已经离开了,前往到了夏伯的营地。」

  「那个该死的婢子,竟敢找人伤了老夫,等到老夫伤势痊愈,自然要他好看。」
巫咸的声音之中充满了怒气,启知道,若是舒窈仙子现在落在巫咸手中,绝对是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而这个时候,启突然听到一声惨叫,然后就是巫咸有些中气不足的声音说:
「巫鱼,你竟想谋害老夫?」

  「巫咸,你坐在大巫师的位置上已经很久了,也应该换人了。殿下说了,谁
杀了你,谁就是新的一任大巫师。」巫鱼的声音也有一些中气不足,启心想应该
是在巫咸的反击下受伤了。

  启继续听,只听到巫咸桀桀笑着说:「真是好笑,就凭你至人位的修为,就
想当大巫师,真是好笑,好笑。」

  巫咸说完,启再次听到一声惨叫,然后山洞里面彻底平静下来。

  启深吸一口气,看了看山洞里面,拍拍乘黄的头,让乘黄继续前进。

  到了洞窟深处,启看着巫咸一脸老态坐在那里,神情恍惚,肚子附近还插着
一把匕首。

  而巫鱼就躺在一旁,五官流血,说不出的恐怖。

  巫咸见到启进来,有气无力的笑着说:「你这小子怎么来了,这次你是替那
个贱婢来杀老夫的吗?」

  「大人误会了,小的和大人无冤无仇,怎么会为了他人杀你呢?小的这次是
受猰貐大人的吩咐,请大巫师加入五族,共谋大业。」

  巫咸听到这话,看了看启说:「是吗?真没有想到,你这个小子也是五族遗
民,不过猰貐就算了,他们五族都是一群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老夫可不愿
意和他们一起冒险。」

  启听到这话,恭敬地说:「大人,你可以在思考一下,大人若是加入五族的
话,就不用担心玄灵曲了。」

  巫咸听到这话,眯着眼睛说:「老夫只是一时不慎,才会被她们五个偷袭重
伤,等老夫伤势好了,对付她们五个岂不是易如反掌。」

  启听到这话,看了看巫咸说:「大巫师是执意不愿意加入五族了?」

  巫咸不屑地说:「老夫的话上向来不说二遍,而且你算什么东西,要请也是
他们五个亲自前来,老夫或许还会考虑一下。」

  看着巫咸高傲的样子,启叹息一声,对着巫咸说:「那真是很遗憾,小的没
有想到巫咸大人会这么坚持,小的这就回去禀告金王,让金王他们亲自前来这里。」

  启说到这里,对着巫咸行礼,趁着巫咸没有在乎的时候,手中的长剑顿时刺
了过去,这长剑一刺入巫咸体内,启就松手,坐在乘黄身上。

  乘黄也顿时明白过来,想外面跑去。

  启冲从山洞,大口呼吸着,心中想这一次可真的冒险,还好巫咸受过一次伤,
反应不如以前,要不启就和巫鱼一个下场了。

  将心神镇定了一番,启突然想到了一个法子,启去收集了一下树枝,堆在山
洞里面,然后启开始点燃这些树枝,等燃起来之后,再把有些潮湿树叶覆盖在上
面,顿时冒出了熊熊浓烟,启脱下外衣,开始将这个浓烟往里面扇。

  没有过多久,洞窟深处就出哪里巫咸的咳嗽声,启听到这个声音,知道自己
的方法对了。

  启继续弄着,他在赌巫咸如今受了这两次伤之后,已经没有体力能够走出来
了。

  过了很久,启听到巫咸说:「小子,老夫……老夫愿意……咳咳,你快熄火。」

  启没有理会,在一旁将削尖的木头放在自己面前,大概布置了三尺长,启放
心下来。

  果不出奇然,洞窟里面传来一声长啸,启立马跑出山洞,将火把丢到山洞里
面。

  里面本来就堆放了不少柴火,这火把丢了进去,顿时燃烧起来。

  启看着山洞变成了一个火海,在这中间,似乎还有一个人影在挣扎。

  骑在乘黄身上,启准备好随时跑路的准备,不过他等到火焰熄灭,也没有见
到巫咸出来。

  这一次启不敢进去生火了,在洞口那里开始用烟熏。

  熏了一天一夜,启也没有听到什么动静,不由放心下来,等里面浓雾散了之
后,启小心的进入到了山洞里面。

  在山洞之中了,启看到一具被烧焦的尸体,启仔细看了一下,察觉不对,立
马离开洞窟。

  他撤退到外面之后,再次准备树枝,将洞窟前面填满。

  然后启将找到石头,将石头对切起来,用泥巴封伤害缝隙,然后在填最后一
块的时候,启再次弄了一个火把丢进去,看着洞窟燃起来之后,才将洞口封住。

  启依靠在洞口处,心想这巫咸真是难对付,那具尸体身材高大,明显是巫鱼
的。巫咸将尸体丢在那里,明显是诱饵,或者说是让启放松警惕。

  启看着被封好的洞窟,心想这下巫咸是在劫难逃了,浓烟先熏一阵,然后没
有气进入到里面,巫咸怎么也活不过三天。

  启等了三天,才打开洞穴,进入到山洞之中。

  他骑在乘黄身上,每走一步都是小心翼翼的,害怕巫咸会突然杀出来。

  启到了山洞最里面,看到巫咸,巫咸盘腿坐在那里,脸色平静,如同常人一
般。

  启不敢妄动,等了很久,发现巫咸还是没有动,于是扔了一块石头丢到巫咸
身上,只见巫咸身体顿时化作飞灰,消失在启的面前。

  启看了旁边放着自己的剑,于是将剑收了起来,这时候他注意到石壁上面写
着:「小子,没有想到老夫纵横天下一世,竟然栽在你小子的手中。」

  看着这段话,启对着巫咸所在的地方,恭敬地磕了三个响头说:「大巫师,
小的也是迫于无奈,还请恕罪。」

  启骑着乘黄离开这里,他直接往西北那边去了,这一次启好不容易才离开,
自然不会那么轻易就回去了。

  他到了共工城里面,找到了夏伯,夏伯见到他回来,连忙说:「阿牛兄弟,
你总算回来了,这段时间你去什么地方呢?」

  「小的去查探了一些消息,所以有些来迟了,还请大人恕罪。」

  夏伯拍拍他的肩膀,赞赏说:「这一次多亏你将玄灵曲给找到了,相柳果不
出奇然,已经离开了共工。」

  启倒是没有想相柳离开的原因,他转移换题,询问夏伯是否找到共工了?

  「没有,那厮极为狡猾,我们将这附近都给找遍了,就是没有看到他的踪迹。」

  启想到一个地方,对着夏伯说:「夏伯,小的或许知道在什么地方。」

  夏伯对着启说:「很好,你就带路吧,这一次你可是立下大功了,我会禀明
帝舜,论功行赏。」

  启恭敬地说:「夏伯,小的不敢,小的能够跟随在夏伯身边,就已经满足了。」

  夏伯看着启,仔细思索了一下,对着启说:「狐燕说的那件事,本伯想了很
久,本伯还是觉得受你为义子不妥,这些年,你为本伯出生入死,几次遇险。若
是你当了我的义子,本伯倒不好为你请功了。」

  启看着夏伯,诚恳地说:「大人,小的从来没有想过这些,小的只是想着,
能够治平洪水,让万民不受洪水之苦。至于其他的,小的不想多说什么了。」

  听到启这话,夏伯看了看启,思索了一阵,对着启说:「先抓住共工吧,其
他事情以后再说。」

  启点点头,询问夏伯说:「那么大人准备派遣哪几位大人和小的一起前去抓
人呢?」

  夏伯想了想说:「伯益还有童律等十四人,不知道人手够不够?若是少的话,
你的妻子也可以前去。」

  启说已经足够了,如今有这十五人,就已经足够了。

  夏伯派人将他们请来,伯益看到启,脸上露出了喜色,抱着启说:「阿牛,
你终于回来了。」

  启点点头,也紧紧拥抱伯益,夏伯等他们平静下来,才将抓拿共工的事情说
了出来。

  众人点点头,夏伯准备让启休息一晚上,明天再出发。启说事不宜迟,若是
不早点前去的话,让孔壬跑了话,自己就难辞其咎了。

  夏伯见他执意如此,于是让他们出发。

  启带着伯益他们前往到共工台,他们到走到天黑的时候,启估摸还没有走到
一半,于是建议大家休息。

  众人点点头,在晚上休息的时候,伯益对着启说:「阿牛,你过来一下,我
有一些事情相对你说。」

  启和伯益走到一旁,伯益看着启,过了良久才叹气说:「这么多年了,没有
想到你会一直瞒着我,启,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不想让你嫌弃我,人一旦说了第一个谎话,就要说无数个去圆。我一
开始就没有退路了。」启早就准备了好了说辞,悲哀地对伯益说。

  伯益听到这话,看着启说:「阿牛,你真是太傻了,我知道你的难处,也知
道你的善良,从始至终,我都相信着你。」伯益说到这里,看着天空地明月,对
着启说:「我已经让帝女将信转交给帝舜了,我配不上帝女,希望帝舜能够收回
成命。」

  「这,伯益,这样真的好吗?」

  「我和帝女之间没有什么,这些年我一直敬她,在心中当她是我的姐姐。启,
你要争取机会了,你的妻子我都已经询问过了,你对她们都有礼相待,没有丝毫
越礼的地方。你爱的是帝女吧。」伯益最后一句,让启一时间无法回答。

  启深吸一口气,对着伯益说:「伯益,我说过很多次了,我是出身和你不一
样,我一直不想做这些美梦,梦虽然很好,但是人总是要活在现实之中,我想要
的只是一个普通的平民,至于贵族,我是高攀不上的,更不用说帝女了。」

  「你又何必妄自菲薄呢?等到治水功成,帝舜到时候论功行赏,以你的功劳,
要一块封地不是问题。」伯益安慰说,启摇摇头,对着伯益说:「这些事情,等
到这大洪水治好再说吧,伯益,请恕罪,我要先去休息了。」

  伯益点点头,让启好好去休息了。启依靠在一颗大树上,闭上眼睛,想着说:
「我不需要任何人可怜我,赏赐我,我要的是我双手抓住的,天下是,她也是。」

  启等人用了三天,才到了共工台附近,启对着伯益说:「伯益,你们前去吧,
我在这里等你们的。」

  伯益看着公共台,心想启如今没有修为,不进去也好。

  启看着他们十五人进入到共工台,随便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

  「阿牛,你越来越接近你的目标了,玄灵曲都已经被你找到了。」阿夏的声
音再次出现在启的耳边,启转过身,看着阿夏说:「你来了呀,不过就算找到玄
灵曲,也没有多大用,她们只是看在夏伯的面上,才肯出手。」

  阿夏听到这话,走到启的身边,仔细看着启的眼睛说:「你的话,我都要反
着听,阿牛,你除了对我妹妹之外,还对谁说过真话。」

  「真话也好,假话也好,都是留不住的,说过,就消散在风里了。」

  阿夏笑着说:「你的话越来越玄乎了,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我妹妹已经不用
嫁给伯益了,或许你还有机会。」

  「什么机会,帝女和小的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就算没有伯益,我们也没
有半点机会。而且我唯一的心愿,就是为她吹奏一曲,那日,我已经得偿所愿了,
如今不再多迷茫什么了。」

  「是吗?你想要放弃了吗?」

  启看着微笑的阿夏,口中那个不字怎么也说不出来。

  阿夏看着共工台说:「没有想到五族遗民没有杀你,你这把剑是猰貐送你的
吧。」

  启点点头,也看着共工台说:「或许是他们需要我这种小人帮忙吧,他们也
不信任我,但是也不放弃我。」

  「但是迟早有一天,你会被他们丢弃,你不害怕吗?」

  「害怕没有什么用,如果害怕有用,那么孔壬也不会被抓了。」启看着共工
台飞过来的身影,小声地说。

  阿夏没有在说什么,如同一道清风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后注:女娲考女娲原本的妻子是大禹,也大禹的母亲,在诗经里面,唯一的
神灵就大禹。双方的事迹也是相互配合的。

  女娲治水,大禹治水,夫妻二人都治水,这样就一次洪水。同样女娲杀共工,
大禹诛共工。

  女娲石的传说,就是因为她是夏朝的高媒,也是婚姻神。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