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双骄】第二十五章,找到母女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哎呀(ID:770729)
2022.03.07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字数:7138

  工作繁忙很久没有更新,也不知道能否有时间和动力一直更新下去,这一篇
也是百忙之中赶制,免不了词不达意,错漏百出。如若大家错爱,我会把整个故
事速写出来,(跟大纲差不多)发上开,让喜欢此故事,或有能力大神续写或填
写。(其实是我能力不足,无法完成这个长篇小说,我也希望看到这个故事完整
了结)

  第二十章五:找到母女

  远远看着绿衣美女走入一房舍,正愁目标丢失,忽见长廊转出一婢女,手托
果盘,款款而来。

  廊道尽头只有那房子,定是往里送去。忽心生一计,故意靠近,趁其不意,
将她点晕。拖至僻静处,出来时已变成婢女模样。

  门口守卫没有过多盘问,顺利进入。穿过三重殿,忽闻女子笑声,里面夹杂
着男欢女爱的欢愉呻吟。

  靡靡之音一听就知道那回事,不禁心跳加速,眉头紧皱,踌躇不前。正欲退
却之时,身后走来一婢女,手上拖着满满酒水。见无处躲藏,只得继续前行。

  出了门后,眼前是个巨大无比花园。奇林怪石,依山而建。乱石之间冒出一
股清泉,流水淙淙,蜿蜒而下,形成一碧波湖。

  亭台楼阁,轩榭廊舫。沿着廊桥前行,一团白光反射过来,将宫主目光吸引
过去。转头望去,绿茵茵草坪上惊现三个赤身裸体女子。不禁大吃一惊。

  为首女子身子趴伏,油光闪亮。另外两女子跪坐身旁,双手滑动,正为其涂
抹精油。

  午后阳光明媚,晒得人通体温暖,如此好天气,确实是享受日光浴的大好时
光,可如此胆大开放女子着实吓宫主一跳。

  下得来,婢女径直走向石桌,将托盘置于上面。看她步履稳健,脸无惊诧之
色,显然不是第一次见此场面。宫主忙收敛心神,强作镇定。有见及此将果盘放
下,退到一角,努力平复心情。

  偷眼望去,惊叹趴伏女子身体纤长,皮肤白皙。可惜秀发遮住了脸面,看不
到尊容,不过拥有如此火辣身材,想必也差不到哪儿去。

  「咦?头发怎么是金黄色?」想起绿衣美女也是一头金黄色,难道她们是一
个地方的人?金发碧眼西域人士?不禁感叹西域女子开放。

  再看另外两人,袒胸露乳,禅裙半脱,青衣掉落脚下,光光脑袋格外显眼。
「啊!她们竟是尼姑?」顿觉奇怪。

  尼姑一长一少,长者三四十岁,面若桃花,风韵犹存;幼者十三四岁,青涩
纯真,正值豆蔻年华。两人相貌颇为神似,就像一对母女。

  「母女?」宫主咯噔一下,顿时来了精神,细细再望,无论年龄、身材、样
貌,竟然和燕赤霞描画的十分相似,难道她们是……?」

  忍住激动心情,再往小尼姑耳垂看去,果然上面长有一红痣。当时燕赤霞再
三交代,这是妹妹重要特征,世间不会有如此巧合之事,是他娘俩无异了,不禁
大喜过望。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没想到轻易就找到她们,更没想到变成
尼姑?至于为何这副模样?不再是她考究范围,只道是救出她们功成身退。

  摸出信号弹,正欲发射,一阵淫靡之音响起,熟悉的声音条件反射地引起她
注意。寻声望去,惊见燕母手伸进女子腿间。上下律动。

  「啊?她在给她……?」宫主即时联想出一个画面,手指在揉搓嫩滑私处,
或许还有手指插入扣挖,看那手上动作和女子欢愉之声,肯定就是那么回事,不
然她怎么发出如此销魂响声。一想到私处被手指按摩,宫主马上回想起尚给她按
摩情景,俏脸不禁绯红。

  她们如此玩弄,燕赤霞来了怎么办?不禁犯难了,想想还是先等等,看情况
再说。

  母女坐女子身上,一个按摩后背,一个按摩下体,她们如此用心服务。金发
女子却很是会享受,舒展四肢,尽情呼叫。

  随着按摩深入,吟叫声越发淫媚。或许觉得此处为私人之地,没有他人,所
以无所顾忌。

  淫声阵阵,宫主不由邹起眉头,眼睛可以不看,但声音无法拒绝。过去种种
羞人之事不由得被勾了起来,脑海翻涌起和尚身影,挥也挥不去。燥热的令人心
烦,这样下去不是办法,立马收敛心神,调息运气。

  烦躁被压了下去,正感到高兴,忽见女子做了个手势,母女心领神会,合力
将她翻了个身,这一翻却惊得宫主差点没叫出声来,好在及时捂住嘴巴,才不至
于败露身份。

  但见她杏眼圆睁,黑漆漆的瞳孔显现着一根男人的肉棒。蘑菇状的顶端,光
滑的茎身,圆鼓鼓的卵蛋儿,这不是男人性器是什么?宫主一眼就能辨认得出来,
惊讶得合不上嘴。要不是努力捂住嘴巴,真的会失声高呼。

  看着肉茎从腿间弹出,「啪!」的一声打到肚皮,弹簧一样反弹回去,荡了
几个来回才稳定下来。宫主也从惊吓中回过神来,瞪大双眼看着前面肉茎,揉了
揉双眼,不相信眼前之物是真的。

  「这……这是什么个情况?」满腹猜疑望向女子脸面:却见青丝如绢,柳眉
杏眼,丹唇皓齿,粉面桃腮,好一副精致容颜。眉目之间眼波流转,显露出来的
风情也极尽女子的温柔,怎么看也是个弱女子啊……!」

  再往下看,酥胸骄挺,乳房饱满,圆润乳头娇艳欲滴,分明是女人才有的性
器,可下面那器具……?

  「莫非眼花?」满怀疑问,往下复看,光秃秃的下体,一根同样光秃秃的肉
茎突兀地竖立着。龟头如伞,茎身如蟒,还有那鼓鼓当当的阴囊,这东西化成灰
也不会认错,确确实实是长在这人身上啊。

  「晕了……」,「她」到底是男还是女?脑瓜子禁不住嗡嗡作响。「幻觉,
应该是幻觉……。怎么有如此荒谬怪诞之事?

  宫主头脑有些凌乱,眼睁睁看着母女脱下禅裙,舀出一坨膏体,相互涂抹在
对方身上,直到全身都像「女子」一样油光闪亮。这些都是幻觉吧?宫主不由得
怀疑。

  燕母双手挤压乳房,让中间形成一个深沟,对准肉棒蹲了下去。肉棒插入沟
里,燕母耸动身体,肉棒在滑腻的沟道中进进出出,仿佛蜜穴中畅游,还不时冒
出头来。

  燕母一口叼住龟头,吸吮一番才放它回去。如此三番四次,金发「女子」爽
得龇牙咧嘴,只剩大口喘气份儿,宫主第一次看到还能如此玩弄,惊讶得何不上
嘴,同时内心泛起涟漪。

  「啊!」乳房还能这样玩耍,真是长见识了」。同一时刻,小尼姑也更让她
看呆了眼,只见小丫头抓起「女子」手臂,将它夹于大腿根部,用手翻开肉唇,
压住手臂,撅起小屁股就前后滑动起开。

  「噢!」宫主脑袋被她行为炸得嗡嗡作响,如此小小年纪竟然会这般玩弄,
真让她汗颜,两母女行为真让她长了见识,庆幸刚才没有发出信号,要是这场面
让燕赤霞看到,不知该如何收场,想想都觉得尴尬难堪。

  思考间,燕母已经换了姿势,她向前爬去,趴伏在女子身上,用自己身体压
着对方,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如石磨般磨了起来。有油润滑,弄得甚是欢畅。滑
动间,下面性器免不了碰撞,好几次龟头都不小心挤入蜜穴里面,奇怪的是燕母
好像还不知情,知道也毫在乎。

  宫主不知道她是有心还是无心意,随着按摩深入,燕母身体滑动幅度越发大
了起来,每次滑下来私处免不了碰撞肉茎,而「女子」的肉茎刚好又是弯曲贴向
肚皮,这就好大机会插到肉穴里面去了。

  好在每次接触都能及时脱离,随着两人下体频繁接触,肉茎插入深度也越来
越深,好在都是蜻蜓点水,一插即离。好几次都插到一定深度,唔以为不会抽离,
谁料又马上脱离出来。

  如此若即若离,看得宫主心惊肉跳,肉紧得非常。她正浴火飙升,心痒难耐,
恨不得冲上前去,将它塞住,不让它不再出来。

  这种行为都会让旁观者看得火冒三丈,要干就爽快点干,别次次一触即离到
喉不到肺,看得人抓心挠腮,恨不得亲自上场。

  好在这种状况没持续多久,燕母一个深滑,肉茎「滋」的一声全根尽入,两
人轻哼一声,抱住不再乱动。宫主定眼一看,肉茎已是深深插入蜜穴里面,连卵
蛋都紧紧贴合。不要拔出来,不要拔出来,这怕她又在抽出,心里不禁大喊着。
实在经不起这般折磨。看到两人长时间停留,她也长舒一口气。悬着的心终于落
了下来。

  「终于交合了」,她自己也想不明白,居然比人家还着急,怎么就一直期盼
人家结合呢?难道潜意识是将人家当场自己?她也说不出道理,反正结合的那一
刻,身下感到舒畅,私处不由得抽搐两下,冒出一股水来。

  「啊……!」绷紧的神经一放松,才感全身都湿了,下体尤为明显,里面早
已湿得一塌糊涂,好在没人知晓。

  燕母休息一会儿,开始蠕动身体,肉棒在蠕动下慢慢抽出再慢慢回去,仿佛
活塞一般,翻出翻入穴肉红粉粉的看得宫主怔怔入神,她已经很久没有享受到这
种乐趣,看着两人滑腻腻一边按摩一边交媾,想必很舒服?不由得神往起来。

  「噢……噢……」金发「女子」爽得媚眼如丝,朱唇轻启,娇美面容一脸享
受。两人交媾幅度越来越大,趴伏已经满足了燕母情欲,她坐了起来,用力深坐。

  「啊……」金发「女子」扬起头颅猛喘气儿,下体挺起,跟随节奏奋力顶撞,
下落的身体撞得啪啪声响,随着交媾深入,金发「女子」也肉紧起来,握紧拳头,
才发觉手上还坐着个小人儿,突然手一伸,一把将小尼姑抓了过来。

  小尼姑惊叫一声,还没来得及反应,双腿被抓住了,小尼姑显然知道「她」
想做什么,脸蛋儿瞬间绯红,张开大腿,往前推送,将蜜穴对准「女子」嘴巴。

  「噢……」温软舌头舔了上来,小妮子轻吟一声,水灵灵大眼睛闪烁着光芒。
嫩穴即时被吸住,温软舌头钻了进去。「咕滋……咕滋……」舔吸声音随即响了
起来」

  两母女都得到了安慰,满足地呻吟着,淫声浪语此起彼伏,一时间响彻整个
花园。

  光天化日之下之下,这般淫乱交媾,实在是胆大妄为,她们毫无顾忌,让宫
主震惊之余也让她见识了世面。性爱还能这样玩耍,不禁目瞪口呆,脸红耳赤,
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甚是尴尬。

  偷眼望去,纵然是婢女见惯不怪,也经受不知她们如此这般诱惑,情欲上来
时也不顾矜持,伸手进裙子里面,疯狂扣弄。

  宫主其实也好不到哪儿,情欲一直高涨,浴火焚身,下体如沼泽般湿滑,衣
物粘粘,痒痒得好不难受。

  她没敢像婢女那样,只敢偷偷互磨大腿,可惜聊胜于无,深层处痕痒无法排
解,余光中看到桌子翘起一角,忽然有了注意,趁没人注意,慢慢靠近,踮起脚
尖,让私处顶住那圆润翘点,偷偷研磨。

  花园里所有人终于都得到安慰,她们各取所需,自解烦恼。燕母显然爽过了
头,扭动得十分卖力,可惜没多久就高潮。泄身过后自觉退下,小尼姑随即顶上,
看两人如此默契,显然不是第一次所为。

  小尼姑爬了上去,宫主不禁担心起来,她那小身板能经受得住那粗长的肉茎
鞭挞?其实担心是多余,要知道小丫头也不是第一次吞纳这个家伙,早已身经百
战。

  只见小姑娘不慌不忙,抓住肉棒,将龟头顶着自己肉唇,慢慢研磨,淫水流
了出来,润滑了龟头,圆润如鸡蛋顶端磨着磨着就消失不见,它已被蜜穴吃了进
去。

  翘起肉臀慢慢下压,中间小嫩穴咬住肉茎一小口,一小口吃了下去,看着不
断消失肉棒,宫主心情比这里任何人都紧张激动,额头冒出汗珠,大气都不敢喘。
仿佛插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情不自禁往前靠,谁料坚硬桌角顶着蜜穴,让她差
点叫出声来。

  宫主深呼吸了一口气,才慢慢缓过神来,那一下顶撞甚是刺激,不由得偷偷
又来了一次。

  「噢,不行了,怕忍不住叫出声音,告诫自己不能再来了。深呼吸了两下,
眼光再次来到小尼姑身上,小屁股已经落到尽头,两人下体已接在一起,肉茎全
吃了进去,宫主为她松了一口气。

  小丫头停了一会儿,适应后马上扭动身体,像她妈妈一样套弄。看她重重下
坐狠劲,比她娘亲更甚。

  宫主被她们感染,清澈眼眸变得混浊一片,眼睛一团水雾,交媾身影变得模
糊,身影变幻不定,稳定下来时竟然是和尚和自己,惊讶之余羞得无以言表。

  好像又回到少室山的山洞里面,两人在山洞中疯狂交媾,沉迷在自己世界一
时无法自拔,顶住桌子的蜜穴也快速磨了起来,肉芽研磨带来的爽快感让她沉迷
不已,以为无人知晓,将裙子掀开,盖住桌子一角,扒下内裤,让桌角直接与嫩
肉接触,炙热蜜穴遇上冰凉石头简直不要太爽,她做梦也没想到竟然变得如此此
疯狂,这种刺激和快乐在别处可是体会不到。

  母女俩轮流套坐,纵然是如此这般轮番攻击,金发「女子」,依然屹立不倒,
不但没有被她们打倒,反而越战越勇。

  耳边不时传来的高潮时发出哭泣声,交媾的啪啪声,宫主分不清虚拟和现实,
沉迷在自己世界不想醒来,可是她也经到了强弩之末,强忍着颤抖双腿,将那柔
嫩肉芽狠狠对准那坚硬进行磨擦,同时里面痕痒因无法触及,不禁埋怨起和尚给
力。

  肉芽被它主人三番四处折磨,它再也忍受不住了,于是让折磨它的人高潮泄
身,这才停止了对它施暴。宫主扶住桌子喘息,迷茫的眼睛看着还在驰骋母女,
感叹她们作战的顽强。

  母女俩上上落落已轮换多次,再强的战士也经不起这般泄身,她们已心满意
足,却也是泄得无力爬起。金发「女子」果真厉害,任凭上面风急浪涌,下面却
稳坐钓鱼台,肉茎坚硬挺立,一点疲软迹象都没有。

  喧嚣过去,一切恢复平静,宫主恢复了一些精神,但眼前肉茎却深深吸引住
她,那东西怎么如此洁白?跟和尚丑黑有着天渊之别?仿佛不是真实。

  迷迷茫茫之间,来到三人身边,手就快抓到肉棒之际,一声娇喝突然响起。

  「哥哥小心……!」宫主瞬间惊醒,同时隐隐察觉有破空之声。

  「危险……!」暗暗一惊,手一扬,「叮叮叮……」,声音响过,七八根银
针全钉入岩壁里面,

  「谁人偷袭?」,转头却见一个妙龄女子快速走来,正是那消失的绿衣女子。

  「哥哥?」她叫他哥哥?难道地上那人是庞文?想起燕赤霞对四灵描述,知
道朱雀和龙是一对亲兄妹。这女子为朱雀,那他哥哥就是龙啦。

  宫主有些不敢相信,眼前这个肤白貌美的「女子」竟然是庞文,传闻他奸诈
狡猾,阴险毒辣,想不到是这般模样,和想象中的样子相差了十万八千里。若不
说,谁人能想到这貌美「女子」就是四灵之首的「龙」。这已远远超出她的认知
范围。

  「移花宫宫主武功高强,果然名不虚传,」庞雪白跺着步子款款走来。笑吟
吟地走到庞文身后,一把搂住哥哥,在他耳边耳语起来,庞文边听边扫视宫主,
脸上露出惊喜之色。

  宫主不知她说了什么?更不知如何被识破自己身份?她艺高人胆大,遇事不
慌张,俏立当前,默默注视两人,气场立马展现出来。

  「宫主好生厉害哦,私闯民宅,意欲何为?」

  「你既然已认出我身份,想必也知道我来意,何必多此一问?」

  「呵呵,宫主一路忍辱负重,潜入进来,偷窥我哥哥,莫不是对他有意…
…?还有你那个朋友为何不出来见个面?」

  「既然你都探查到我们了,想必清楚我们来意,快点放了她们,免得兵戎相
见」

  「宫主莫急,过门都是客,也不急着一时?要不我坐下来让我家哥哥好生招
待招待……」说完嘻嘻一笑,捧起肉棒,对着宫主撸动起来。

  「你……」,宫主羞面红耳赤,憋红着脸一时说不出话来。囧得不知如何是
好?只好转过身去。

  「我哥哥最是好人,对宫主必然会尽心服务,包你爽得心花怒放你也无需对
那桌子下手」

  宫主一听,心知刚才丑态已被她发现,不禁羞得耳根发红,真想找个缝儿钻
进去。

  同时也震惊她们兄妹毫无道德廉耻,她抓着哥哥肉茎玩弄不知道不合适吗?

  「你,你们……」宫主羞得不知如何表达?庞雪白家见她如此脸薄,竟然毫
无廉耻拉着着哥哥肉茎笑嘻嘻走来。

  宫主吓得向后退却,忽然看到婢女领着母女走向山洞。瞬间醒悟,她在拖延
时间呢,目的为转移母女。果然是狡猾狐狸,这样一走就再难寻觅得到了。

  宫主不再理会庞雪白污言秽语,一个箭步冲出,伸手正欲抓母女回来。突然
山洞中传来一股劲风,一对白皙双手伸了出来,五指为爪,直掏心窝,来势甚是
凶险。宫主吓了一跳,有高手埋伏?不敢怠慢,脚尖轻点,轻飘飘闪开,躲过了
锋芒一击。定眼一看,只见一个衣冠楚楚蒙面女子走了出来。

  兄妹俩也飞身而至,三人将她围住中间。庞雪白,更是阴恻恻说道:「宫主
好生霸道,不请自来,私闯民宅,偷窥人家私隐不单止,还想掳我们的人,还讲
不讲道理?」

  「我……我……」宫主被一顿挤兑,怼得无话可说,嘴笨的她不知如何辩驳,
脸上青一阵白一阵,见母就要进入上洞里,她也急了。懒得废话,一掌拍出,三
人早已戒备,同时出手相迎。即时乒乒乓乓打了起来。

  以一敌三,宫主毫无惧色,双掌翻飞,化解三人进攻,同时以排山倒海之势
反压过去,三人没料到宫主武功如此强横,知道遇上不好对付的人了。六掌从不
同角度击出,全力攻击宫主要害部位。可惜在实力面前所有技巧都是浮云,几十
个回合过后,只听砰砰两声,庞氏兄妹同时被击飞了出去。倒在地上起不了身。

  蒙面人吓了一跳,没想到宫主武力恐怖如斯,不敢恋战,全力转为防守,等
待后援到来。

  宫主见对方防守严密,龟缩不前,也不敢大意,虽然知道对方不是她的对手,
但也不想将对方至于死地。一来此人武功的确不弱,不是三招两式就能拿下,二
来也想知道她的真面目。「蒙面示人?莫非怕我知晓?」

  宫主虽不想痛下杀手,但也不想拖延她自己太久,若能擒获,那是最好不过,
于是擎起双掌,化作满天掌影,将她笼罩起来。

  蒙面心知宫主厉害,如此大招发出,走已是不可能了,低头看了一眼庞氏兄
妹叹息一声,不管了拼了。

  正在危机关头,无数脚步声传来,几十个侍卫举起刀剑就要砍下来。蒙面人
见此舒了一口气,奋力抵挡。

  也亏她大难不死,宫主分出一半精力抵挡后面进攻。即时泄去她一大半压力,
打斗立马进入白热化,随着惨叫声不断响起,侍卫一个个被打飞出去,好在后面
还有源源不断人员补充进来,一时还能维持势均力敌。

  「呜……」空中传来一声长啸,远处屋顶现出一人影,人影闪动间只见瓦片
纷飞,那人速度极快,眨眼间落到湖边,蒙面人一看心里大喊不妙。此时不走更
待何时?五指竖起,全力抓向宫主天灵盖,这一抓狠辣非常,大有取人性命之意。

  见对方祭出大招,有拼命之意,只好向后退却,躲避其锋芒。蒙面人也不指
望能伤到宫主,见她脱离,正合心意,赶紧跳出圈外,拉起庞文兄妹迅速往洞里
逃去。

  燕赤霞一个大鹏展翅划着湖水飞跃而至,宫主一招千手观音,幻起无数掌影,
将身边十几个近身侍卫击飞,转头说道:「你娘就在里面,赶紧追啊」

  「那你呢?」

  「莫管我,稍后自会跟你汇合」

  燕赤霞听她如此说道,也不再客气,一掌拍出,将刚刚关闭的石门击得四分
五裂,一脚下去轰然倒塌,回望一眼宫主,说声「小心!保重!」一闪身就跳入
进去。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