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欲的升华】 (21)长篇主动淫妻文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八九不离十
2020年4月25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本站首发:是
字数:10584字

  目前已完成到40章,五一期间完成41-45 ,有需要的私信。

            第二十一章 扑朔迷离

  一夜间,「内射」二字成为我又一个强烈的刺激阀门。

  在喷射而出的那一刹那,无尽炙热的精液仿佛灌满了小艾整个蜜穴深处。

  张浩同样嘶吼着,猛地按住小艾的头颅,将那狰狞的阴茎尽数顶入小艾的口
腔之中。

  「呜呜呜」小艾痛苦的哼吟着,脑袋晃动间,身体却是在剧烈的颤抖着,那
一手可握的椒乳,在那一刻,就仿佛会充气了一般,缓缓地涨大,原本粉嫩的乳
头在一点点涨大之间,一层淡淡的紫色蔓延开来。

  「呜呜……嗯……嗯……」随着张浩脸色猛地变得涨红,便见他的身体一阵
抖动,在刹那间,似乎在我耳边传来了一阵淫霏的喷射和吞咽声,让原本尽情喷
射完毕的我,当即就是浑身一麻,稍稍疲软的阴茎又硬生生挤出一点精液,感觉
到前所未有的畅快淋漓。

  「呜呜」的哼吟声中,小艾整个身躯都呈现出一种妖艳的潮红,那原本略显
痛苦的神情之下,竟是还在疯扭动着自己的脑袋,那几乎被张浩阴茎撑大到极致
的嘴唇,还在拼命的蠕动,吮吸,让张浩顿时又是一阵颤栗。

  久久,久久,在张浩舒畅的松气声中,小艾剧烈的喘息着,才把那微微变软
的阴茎给吐了出来,在那迷离而又情欲遍布的眼神间,少许乳白色的精液从她嘴
角缓缓滑落而下,而大多数精液则是在她「哦」的「嗯嘤」声中,尽数吞咽了下
去。

  看到这一幕,我原本已是微微疲软的阴茎忍不住又是抖了一下,狠狠拍了小
艾一下屁股,嘴中喘着粗气喊了一声骚货,才有些意犹未尽的将阴茎从小艾的蜜
穴中抽出。

  一瞬间,只听「噗嗤」一声淫霏声响,小艾那被撑开的蜜穴在颤抖间一张一
合,似乎有着少许的力量在涌动,将我原本喷射在那蜜穴深处的精液又挤出了少
许。

  「哦……」小艾喘息间,缓缓翻身躺了下来,那神情间的情欲之色还未消退,
两眼水汪汪的先是看了我一眼,然后伸出双手缓缓分开了自己那两片肥大的阴唇,
任凭那缕缕乳白色的精液徐徐流下,然后眉目含情的看向了张浩:「耗子,林源
哥把我射的好满,你看,哦……又流出来了……」

  刹那间,我便感到原本已经微微平静下来的张浩双眼死死盯着小艾的蜜穴处,
原本已是疲软下来的阴茎在那一瞬间,竟是又抖了一抖,再次微微抬起头来。

  「我是骚货,我让林源哥把我的骚屄射满了。」小艾双手大大分开着自己的
阴唇,娇喘间,伸出舌头将那溢流在嘴角的精液缓缓卷动而进,眉目之间一片春
情,哦的一声哼吟声中,身体不由自主的扭动起来。

  看到这一幕,我心中前所未有的震颤着,我和张浩相视一望,呼吸在瞬间变
得同时火热起来,刹那间,便又是一场肉搏大战。

  这一夜,我足足在小艾身上射了三次,只把自己近段来压抑的欲望尽数释放
完毕,小艾那放荡而又高昂的呻吟声,势必尽数传到了主卧可馨和李龙的耳中。

  可馨对于我流恋在小艾的肉体之间到底是什么心理我并不知道,李龙又借此
对可馨展开了怎样的调教,我也不知道。

  第二天一大早醒来,李龙已是早早的离开,而可馨依然像往常一样已是为我
们准备了早餐。和可馨视线碰撞在一起的刹那,我有些心虚的躲闪起来,却没看
到可馨那既气又笑的神情。

  比起我的心虚,小艾表现的更不堪,连看也不敢看可馨,撂下一句「不吃了,
我先走了」,就飞快的逃奔而去。

  看到这一幕,不知为何,我就感觉到更加的心虚,连忙拿起两个包子,朝着
可馨嘿嘿一笑道:「老婆,我去送小艾。」

  「混蛋。」可馨轻啐一声,转眼看向只剩下的张浩,不知是否想起了昨晚的
事情,当即俏脸微微一红道:「他们都走了,你自己吃完。」

  「啊。」张浩先是苦着脸一愣,但随之似乎想到能够和可馨单独相处,当即
就眉开眼笑的坐了下来:「保证吃完。」

  家里的事情我并不清楚,想来两个人也不可能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就天雷地火
一般突破了很久还没有突破的底线。

  今天,我又恢复了可馨正牌老公的身份,但其实我也知道,在这工作日之中,
白天基本是没什么好的机会了,只有留在晚上。

  四人各自忙碌在自己的岗位上,而在我们所不知道的地方,李龙一个人默默
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他的家并不在市中心,而是在郊区一个小路的尽头,三层小楼,有着一个宽
敞的院子,与周围两侧的房子相隔了二三十米远,后面竟是一片绿油油的麦地。

  李龙的神情很是平静,用钥匙打开铁质大门之后,然后又仔细地将门关闭,
随之在院子里扫了一眼,便直接上了二楼。

  刚刚走到楼梯,一阵剧烈的喘息和呻吟声便已传来,但他却依然一脸平静,
直到走到二楼最右侧的一个房间门口,才停下了脚步。

  透过不大的窗户看去,可看到里面是一个很宽敞的房间,此刻在那微微暧昧
的昏黄灯光中,正有着两个赤裸的肉体,在房间中一个宽敞的大床上纠缠在一起。

  男子的身体很精瘦,但看上去却充满了力量,有着二十五六岁,此刻正面对
着李龙,将床上那个赤裸女人的双腿高高抬起,夹在自己的肩膀上,猛烈的抽插
之中,一次次狠狠撞击着,期间还传来一阵「哗叽哗叽」的淫水溅射声。

  女人的身体很丰满,两个大奶子在精瘦男子的撞击下向两侧狂烈的甩动着,
似乎因为年龄的原因,那奶子显得微微有些稀软和外扩,那大大的乳头则是紫中
泛着淡淡的黑色。

  女人留着一头刚刚到肩的短发,脸微微发圆,那肚子上也有着微微的赘肉,
若离近了看,便会发现正是之前短暂露面的龙夫人。

  她三十七八,身材长相不算最好,但浑身上下却透漏着一种成熟女人的魅力,
不精致,微熟又没熟透的感觉。

  「小五,把我抬高一点。」龙夫人微微喘息间,将自己的屁股扭了扭,伸手
似乎扶了扶名叫小五的阴茎,然后身体放松的一躺,随着小五腰部猛地一耸,立
刻发出了「哦」的一声娇喘。

  她的声音并不清脆,带着一种成熟女人的微微磁性和嘶哑,甚至呻吟声也没
有那么放荡,但却给人一种无尽魅惑的感觉,一颦一笑就让人激动不已。

  小五双手扶着龙夫人的腰身,身上精练的肌肉随着他的耸动,一颤一颤,剧
烈而又粗重的喘息声中,两人身上遍布着情欲的汗水。

  突然,小五的动作迟疑了少许:「嫂子,龙哥快回来了吧?」

  「别停下,使劲。」龙夫人喘息着,肥臀不由抖动了几下,紧紧夹了一下小
五:「怕了?都这么多次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对,就这样,往上面挑……嗯……嗯……」龙夫人说着,不断抬动着自己
的臀部,让小五的身体顿时就是一阵颤抖。

  这,就是成熟女人的魅力,不知到底是小五在操她,还是她在操小五,那肥
而微微有些腻的奶子晃动间,紫中泛黑的奶头宛若诱人的樱桃,带着点晶莹的汗
珠,不时颤栗着。

  小五也喘着粗气:「不是怕,就是有些不好意思。」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龙夫人有些没被操到爽点的样子,不断扭动着:「
这会不好意思了,当初操你嫂子我的时候怎么好意思了。」

  「我。」小五顿了一下,但随之呼吸便再次粗重起来,猛地一抬龙夫人的臀
部,狠狠捣动了一下:「还不是因为嫂子太骚。」

  「嗯……嗯……嗯嗯……」猛地一下被小五捣弄了一下狠的,龙夫人身体顿
时一颤,断断续续的娇喘声中道:「我不骚……哪有……你的事……」

  「你使劲……嗯……啊……」龙夫人半闭着眼,紧紧咬着自己的嘴唇:「我
不爽,下次你就见不到嫂子的骚了,嗯……啊……」

  「嫂子,你要继续给我骚。」小五受到刺激,脸涨红着,一次次尽数捣弄进
龙夫人的蜜穴深处。

  那微微泛黑的阴唇湿哒哒的耷拉在蜜穴两侧,随着小五那颜色很嫩的阴茎快
速进出下,不断被带动着颤栗,不时甚至被狠狠拉扯进那蜜穴之内少许。

  「嗯……嗯嗯……」龙夫人配合的抬动着自己的臀部,一阵狂风暴雨般的抽
插之中,两人的交合之出泛起了粘稠的白沫。

  小五微微放慢了速度喘息,似乎在忍耐着自己的爽感,龙夫人哼吟着,一抖
自己的臀部,将那沾满淫液,明光发亮的阴茎从蜜穴深处抽出,一个翻身便爬到
了床上,娇喘着道:「从后面操嫂子,后面操的深。」

  小五呼哧呼哧喘着气,那看上去粉嫩无比的阴茎微微抖动间,刚刚靠近龙夫
人的蜜穴,就见龙夫人臀部一扭一吸,伴着「噗嗤」一声就狠狠贯穿而入。

  「哦……」龙夫人立刻仰头发出一声高昂的呻吟,而就在仰头的刹那,突然
就发现屋外方便似乎有个人影。

  刹那间,她的身体一震,然后成熟的脸颊上陡然荡漾起一片几欲滴血般的潮
红之色:「小五,打我屁股,嗯……嗯……打我屁股……」

  小五听了顿时一愣,这是他和龙夫人第四次做爱,第一次如果是因为一种巧
合加意外,后面两次加上今天这一次,真正是因为自己被嫂子身上那种放荡而又
温婉的气质给深深吸引刻。

  他也交过女朋友,身材长相并不输龙夫人,但去没有一个能让龙夫人让他这
么疯狂,每一次做爱,都能让他重新认识到龙夫人的骚与贱,但却并不会因此对
龙夫人生出一丝亵渎的意思。

  心中有着一种感觉,这样的骚与贱,正是龙夫人独一无二的气质。

  听到龙夫人的催促,小五只是微微迟疑,便扬起右手「啪」的一声狠狠打在
龙夫人扭动的屁股上,顿时落下一道鲜艳的红手印。

  却听龙夫人一声娇喘,声音像嘴里含了糖一般:「使劲……嗯……嗯嗯……
再使劲……」

  听到这样的声音与话语,小五再也忍耐不住,啪啪啪的连续清脆声响中,他
心中立刻就想着了火一般,拼命耸动着自己的腰部,一次次撞击着龙夫人的臀部。

  那晃动的阴囊,因剧烈的抽插一次次撞击在龙夫人的会阴处,然后沾满了明
晃晃的淫液。

  「嗯……嗯……嗯嗯……」龙夫人半闭着眼,神情间满是情欲,视线却是在
一直盯着窗户旁的那个身影,每看一眼,那脸上的情欲之色便浓厚几分,娇喘也
变得越来越酥麻。

  「操我,小五,下次嫂子更骚,让你看……嗯……嗯嗯……」龙夫人放荡的
呻吟着,只听的后面的小五血脉喷张,连小腹处都因为不断的撞击而出现了一道
道红印。

  猛然间,他就一个俯身,身体紧紧贴在龙夫人的后背上,双手死死抓住了龙
夫人身下不断晃荡的肥腻奶子,最终发出着「呼哧呼哧」的喘息声:「嫂子……
啊,嫂子你好……骚……」

  「嗯……哦……」龙夫人也剧烈的喘息着,那微微有些稀软的奶子被小五狠
狠抓着,变换着各种各样的形状,一股强烈的抽搐感在蜜穴深处荡漾着,刹那间
就传遍了全身。

  小五涨红着脸,突然间身体也是一抖,似乎就要坚持不住,但就在这时,只
听一声异响,那房间的屋门已是被缓缓打开。

  刹那间,小五便看到了从屋外走进的那个熟悉身影,身体一颤,神情间满是
紧张,动作顿时就停顿下来了。

  然而,龙夫人却是陡然昂头一声娇喘:「小五……嗯……嗯……哦……,别
停,嗯……嫂子快……到了……」

  一股股猛烈的吸噬收缩之感从龙夫人的蜜穴之中汹涌而出,刹那之间便将小
五原本因紧张微微软了一点的阴茎再次吸的一抖。

  虽然依然紧张,但身体却是不由自主的再次抽动起来,呼吸也随之变得火热
和粗重。

  「嗯……哦……别害怕小五,你龙哥就……喜欢我被别……嗯……人操……」
龙夫人迷离的眼神一直盯着从屋外走进来的李龙,刹那间,浑身就是一片颤栗。

  小五惊呆了,但随之却突感到一股深深的刺激,阴茎颤栗间似乎又涨大了几
分,喘着粗气,不再去看李龙,狂暴地抽插起来,心中那抹一样的快感却怎么也
无法消退。

  李龙走到了两人身旁,呼吸也很是沉重,如果我在这里,想必定会十分理解
作为一个淫妻癖此刻的激动心里。

  李龙缓缓在龙夫人面前蹲下身躯,有些炙热的目光就这样直直的盯着龙夫人
的脸颊。

  龙夫人被拿到目光看着,脸上浓厚的情欲刹那间就仿佛被融化了一般,继而
化作无尽的颤栗和情欲的潮红之色。

  「哦」的一声哼吟声中,她的身体立刻就颤抖起来,无尽潮红之色汇聚在脸
颊,那一股股燥热却又在瞬间汇聚在泥泞的蜜穴。

  一阵阵酥麻抽搐之感席卷向全身,龙夫人臀部一抖,然后与小五的阴茎紧紧
贴合在一起,张嘴伸出舌头,呼哧呼哧的喘出着热气,似乎在寻求着李龙的吸吮,
接连不断的娇喘声中,断断续续的颤抖说着:「嗯……嗯……哦……我好骚……
啊……」

  一声高昂的呻吟声中,龙夫人的身体剧烈一阵抖动,然后猛地放松下去,李
龙炙热而又平静的看着,直到龙夫人脸上那几欲滴血的潮红渐渐退去才深吸一口
气,站起身来。

  小五在龙夫人蜜穴深处猛然席卷而来的滚烫之下,陡然全身一麻,一股难以
忍受的酥麻顿时席卷全身。

  就在这时,李龙也看向了他,那略显炙热的目光下,只听李龙缓缓开口:「
你要加油,才能领略到你嫂子真正的骚。」

  一句话,并没有让小五彻底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但是陡然间就感到难以抑制
的快感轰然汹涌到阴茎,刹那间,一股股炙热的阴茎便狂暴的喷涌而出,尽数贯
穿进入到龙夫人的蜜穴深处,只引得龙夫人又是一阵娇喘和颤抖。

  久久,久久,两人才从情欲的浪潮中平息了下来。小五顿时一脸慌乱,手忙
脚乱的穿起自己的衣服,倒是龙夫人一点也不慌张,平静穿戴整齐,一脸柔情和
温婉的看向了李龙:「回来啦。」

  说话间,龙夫人就仿佛变了一个人,变的宁静而温婉,看着李龙的眼神更满
是柔情。

  小五穿好衣服,满脸羞愧和紧张的看着李龙,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看看
龙夫人,看看李龙,张口想要说话,又没敢说出来。

  龙夫人见此,不由噗嗤一声,笑了笑:「好了,别吓小五了。」

  小五一愣,有点费解,但也发现,似乎事情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糟。

  小五并不是小六,也不是当初在密室中那个陌生男子。

  李龙原本并不是本地的人,他是一个孤儿,刚来到这里的时候,他一贫如洗,
在事业中途认识了同样是孤儿,小六、小五这两个从小在福利院张大的朋友,后
来更是兄弟。

  龙哥最大,所以就是大哥。

  至于龙夫人,名叫黄珍,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对李龙产生疯狂的好感,然
后一次彻底疯狂的付出后,才得到李龙的接纳。

  看着小五震惊的模样,李龙炙热的神情渐渐平静了下来,显然并没有准备和
小五解释什么,只是眉头微微皱起道:「小五,最近注意着点小六,他有点不对
劲。」

  「小六怎么了?」小五一时也忘了紧张,不由问道。

  小六是他们三人中年纪最小的,但却比小五更加成熟,也更加莽撞,不过三
人的感情向来极好,此刻听到李龙这么说,顿时有些意外。

  李龙并没有告诉小五,其实最先和黄珍发生关系的是小六,然而最近一段时
间,小六似乎变得有些不正常,一切,似乎都是从自己接触可馨开始。

  看着李龙微微皱眉的样子,黄珍神情间不由就浮现出一抹心疼,对于李龙,
她更多的是一种仰慕和感激,几年来,基本也完全了解了李龙的事情,深深知道
自己在仰慕着李龙的同时,李龙也在一直仰慕着另一个人。

  虽然有些苦涩,但看到李龙最近越来越多的高兴模样,她心中更多的还是随
之而来的开心。

  心中想着,她不由瞪了小五一眼:「你龙哥说了,你就听着,还能害你不成。」

  「那当不然不会。」小五干脆的道:「龙哥,这几天我会帮忙看着小六。」

  黄珍这才满意起来,想起刚刚的事情又有点娇羞:「刚刚的事谁也不能说,
包括小六,晚一点我会给你说清楚的。」

  小五顿时脸一红,微微尴尬的看了李龙一眼,感觉到龙哥似乎真的没有生气,
心中虽然疑惑万千,但也只能暂时埋在心底:「那,那我就先走了。」

  小心翼翼的看了李龙一眼,见李龙玩味笑着点点头,当即狼狈的逃窜而去。

  小五一走,李龙便在旁边的沙发坐了下来,微微叹了口气。

  黄珍见了温柔的走上前去,在李龙的眉头上按摩起来:「这是怎么了,这都
得偿所愿了,还整天唉声叹气的。」

  「还是因为小六。」李龙微微皱眉道:「总感觉他这次的反常和以往不一样,
似乎。」

  说着,李龙顿了一下才道:「似乎,也和可馨有关。」

  李龙在黄珍面前说起可馨的名字那么的自然,而黄珍听着竟也是那么的从容,
没有丝毫吃醋的模样,但还是轻啐一声道:「那女人,这几年我远远的也看过几
次,不过也就长这幅模样,真不知道有什么好,让你心心念念这么多年。」

  若我和可馨听到黄珍此刻所说的这句话,定会在瞬间在内心深处掀起惊涛骇
浪,这李龙竟然是早就认识可馨,而且似乎好多年,一直默默关注着可馨。

  一切的巧合头不是命中注定,一切的接触相识,赫然也是早有预谋。

  李龙见了,扭头看着黄珍微微歉意道:「谢谢你,知道这么多,还愿意一直
这么默默陪在我的身边。」

  「还不是因为你。」黄珍说着,脸上就浮现出一抹红晕:「这么多年,你把
我变成了个骚货。」

  李龙淡淡一笑没有说话,样黄珍倒不好意思起来,顿了一下道:「接下来呢?
你已经得偿所愿了,接下来是准备把可馨彻底夺过来?还是怎样?」

  「我不知道。」李龙说着眼中顿时迸射出一道炙热的光:「如果曾经我面对
她时是卑微和仰慕,现在我更多的是掌控,是让她沉浸在我所控制的肉欲中的掌
控,但又不是完完全全的占有。」

  听到李龙这么说,黄珍神情有些复杂,瞥眼看着李龙道:「真不知道你们男
人怎么这么多癖好,还有可馨那个老公,活该老婆被别人操。」

  李龙淡淡一笑,也不反驳,只是心中还在想着小六的事情。

  心中想着,李龙就对黄珍道:「最近,你也别和小六联系了,等我找他谈谈
之后再说。」

  「真的有这么严重?」黄珍有些诧异道:「不会是你因为可馨失了分寸吧。」

  「放心,我不会无的放矢。」李龙现在做着很多杂乱的生意,因为为人仗义,
不拘小节,倒也收获了不少声誉,因此生意也是朝着越来越好的地方发展。

  不过,说到底,他的根基并不深,因为生意杂乱,反而成为很多人眼中的肥
肉。

  正在说着小六,小六便来了。

  他在园内喊着龙哥,然后却是自顾的走到了这里,看到李龙的时候有些诧异,
但很快就回过神来道:「龙哥,你在家啊。」

  小六和小五的精瘦干练完全不同,皮肤微微黝黑,整个人显得壮实无比,说
话间,眼珠一转一转,显得很是滑头灵活。

  虽然心中有些怀疑,但李龙却也不想因为一些莫须有的事情伤了兄弟和气,
当即道:「小六,最近工地那边怎么样?」

  李龙在房地产那一块也有点生意,虽然却是比其他生意赚得都多,就是工钱
有些难要。

  说起来,也正是因为小六从小在孤儿院摸爬滚打,认识了一些各方各面的人,
才能通过他疏通了不少关系,可以说,小六掌握着李龙核心生意的大多命脉。

  「龙哥你就放心,一切有我,保证没事。」小六信誓旦旦的说着,那双眼珠
却是不时微微火热的看向黄珍。

  黄珍自然是听李龙的,虽然这么多年的相处,也不可能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
小事就彻底和小六闹的不好看,但还是道:「小六,嫂子这几天不舒服,你就别
瞎想了。」

  「得了,嫂子,小六明白。」小六先是微微一愣,接着却是当即拍胸脯说道,
不过在那不经意之间还是稍稍显露出愤怒和失望。

  李龙不以为然淡淡道:「最近工地方面你多操点心,过几天我也去看看,正
好算算帐。」

  「龙哥,这有啥好看的。」小六当即就急道:「一切交给我,龙哥你就在家
舒舒服服搂着嫂子数钱,工地那么脏,有什么好看的。」

  李龙还要再说什么,却见小六眼珠一转道:「对了,龙哥,天海市有个大生
意,不过人家点名让龙哥你去。」

  「天海市?」李龙眉头微微皱起,那里,正是我认识可馨一婚所在的城市,
也是他命运的转折点所在。

  「知道了,我会好好了解一下。」李龙微微烦躁,其实他之前便已听说天海
市那个生意,经打听生意确实很大,但各种谈判、周旋、准备,若是他去了,最
少需要两个月的时间,这便完全打乱了他在可馨身上的计划。」

  见李龙不说话,小六先是眼神火热地朝着黄珍看了一眼,就急匆匆的转身离
去。

  李龙看着沉默不语,黄珍见了不由问道:「你去了天海市,那女人怎么办?」

  李龙淡淡道:「虽然计划被打乱,但也不足为率,想要完全在肉欲上掌控可
馨有三点,一是必须让她接受我的各种计划和调教,对于可馨那样一个女人,一
般的调教或许她会接受,但若有些过火的调教,就必须让他老公给予支持和帮助,
所以,我要先一点点让他老公感受到不一样的快感,得到他老公的认可与支持,
任何一个女人,在做艰难决断的时候,最亲近的老公必定是一个重要的砝码。」

  李龙说着,神情间透漏着微微的兴奋:「第二,就是彻底把她内心深处的欲
望给勾引出来,他老公的手法,简直太小儿科了,这五天的约定,我不断积累着
她的情欲,在明天的第五天,不管这个约定是谁赢谁输,她内心深处肯定会以为,
自己会得到一场畅快淋漓的释放,但我已经给她安排了两个选择,要么意外的继
续选择煎熬,被更加强烈的欲望折磨着,要么就选择一个她羞耻到无法开口的释
放方式。」

  「那第三点呢?」黄珍眼神有些迷离道。

  「第三点是我临时加上的。」李龙神情自若道:「那就是让她身边的同伴也
彻底沉浸在肉欲之中,唯有日日感同身受,才能自欺欺人的获得从众心理,为自
己的放纵找到一个很好的理由。」

  李龙淡淡说着一切,仿佛一切尽在掌握。我们一家两口,不,或者说加上张
浩、小艾,一家四口,并不知道他的惊天大密。

  不知是昨天在那学校大胆的衣着打扮让她太羞耻,今天她的打扮很朴素,一
身黑色宽松的运动衣,不仅将自己完美的身材用宽松遮掩而住,浑身上下不该露
的一方一点没漏。

  上班以来,面对众多同事,她除了刚开始一点的羞涩之外,倒也渐渐恢复了
平静,唯有中间又见了校长董周仁一次。

  董周仁那样正经的人,仿佛根本不会掩饰自己的心思,见到可馨就是满脸神
情不自然和尴尬,顿时便让可馨想起昨天那一幕。自己不堪的一幕就那样展现在
这样一个自己无比尊敬,宛若师长,长辈的人眼前。

  想起这些,她全身微微燥热之外,也有点气自己,认识李龙以来,自己的底
线似乎越来越低了,昨天不知怎么的就鬼迷心窍的答应了李龙的要求,心中暗暗
下定决心,五天的游戏一旦结束,别管自己的老公再说什么,自己一定要回归到
正轨之中。

  若说董周仁只是对可馨造成一时的尴尬,那张浩几乎一有时间便扫视在自己
身上的炙热目光,却是让她整天都处在愧疚和不自在之中度过。

  对于张浩和李龙不一样,若说对于李龙可馨只是有着一点纯粹的好奇和生理
上的享受外,那对于张浩,她内心深处是实实在在有着感情的。

  这种感情并不是爱情,而是类似一种亲密朋友,或者更像姐弟一般的感情。

  从张浩入职到这个学校,他们两人便同处一个班级,在日日相处中,可馨自
然是发现了张浩对于自己类似于敬慕的异样感情。但可馨清楚知道,自己对张浩
亲情多于爱情,加上自己有家有口,几经思考之下,已是在渐渐拉开与张浩的距
离。

  然而,就是因为自己老公那狗屁淫妻癖,自己又和张浩,乃至小艾亲密起来。

  对于和张浩发生关系,可馨是前所未有的羞涩,甚至有些罪恶感的,因为从
心底深处,她是把张浩看做弟弟一般的存在。

  几番暧昧不清,她承认,自己在抗拒着面对张浩时的那种羞涩感的同时,也
从中感受到了不一样的异样快感。

  然而,几次阴差阳错,她虽然和张浩该发生的基本都发生了,但就是没有突
破那实质性的一关,正因如此,才让她面对张浩时更加羞涩,更加不敢应答,因
为她怕自己放纵的样子,破坏了自己和张浩之间那种纯粹的感情。

  昨天自己莫名的主动和放荡,再次勾起了张浩的欲望。

  一到上课时间,有课的老师基本都在课堂,张浩便双眼喷射火一般,不容可
馨抗拒,便直接拉着可馨来到了昨天的小仓库。

  可馨本想是拒绝,但一看到张浩那充满欲望但又真挚而微微痛苦的模样,她
不由就心中一软,跟着张浩来到了小仓库。

  刚一进仓库,可馨还来不及说话,便感到张浩那喷着炙热气流的嘴唇朝自己
狂热的吻了过来。

  嘴唇相碰的刹那,可馨心中一软,就不由地轻轻张开了一点红唇,任命那狂
热的舌头,撬开自己的牙关,然后一寸寸吮吸着自己的舌头,自己口腔中的每一
寸空间。

  大量的唾液交织在一起,发出「吸溜吸溜」的淫秽声响,可馨心中生出无尽
羞耻之感的同时,浑身也渐渐的遍布微微的燥热。

  就仿佛不是张浩在向自己索求,而是自己的放荡无意间勾引到了那个单纯的
少年,那种微微的罪恶感伴着燥热的情欲涌遍全身,让她不由发出轻微的「呜呜」
声。

  就是这样带着少许真挚感情的欲望,让可馨更加的享受,但理智却又告诉她,
自己不该这样。

  如果自己真的和张浩发生了什么,以张浩对自己那几乎狂热的异样感情,自
己又该如何面对小艾。

  张浩在狂热的吻着可馨之时,紧紧搂着,几乎要把可馨整个身体融入到自己
的滚烫之中,即使隔着那宽松的衣服,但自己赤裸的身躯却早已不知几次展现在
张浩的眼中。

  一刹那,可馨的身体便软了,微微翘立的乳尖即使隔着胸罩,隔着两人的衣
衫,似乎都感受到了张浩浑身那股炙热的滚烫,让她硬起如石子般的乳头,顿时
在胸罩内颤栗起来。

  许久,许久,张浩那狂热的一吻才结束。

  一吻落罢,两人都剧烈的喘着粗气,嘴角渗出着点点唾液。可馨娇羞之间,
脸颊燥热而又红晕,张浩则是气息更加剧烈和炙热。

  「可馨姐。」张浩低喃一声,看着可馨此刻的娇羞模样,似乎呆了,然后身
体猛地一颤,就朝着可馨再次扑了过来。

  可馨感受到张浩那汹涌的炙热欲望,心中先是一颤,接着身体一软一间,却
是一咬嘴唇,推着张浩阻止了。

  可馨的抗拒并不有力,但却是让张浩当即停了下来,他有些沮丧和痛苦:「
可馨姐,为什么。」

  看着张浩的模样,可馨心中不由也是微微一痛,但还是道:「耗子,难道你
真的想看到姐丢脸的模样吗?我,我有点无法面对小艾,有点无法面对你,毕竟,
你在我心里是不一样的。」

  听到可馨的话,张浩先是一怔,接着神情间顿时涌出无尽的沮丧:「可馨姐,
我知道了。」

  看到这一幕,可馨不由也是一叹,心中暗自下定决心,五天一过,自己一定
要和李龙拉开一点距离,找个合适的机会,就把自己的身体给张浩了吧。

  心中想着,那种无尽羞涩和微微的罪恶感却是让可馨身体当即再次燥热起来,
但也暗自下定决心道:「还有最后一天,绝对不能让张浩知道自己和李龙的事情。」

  「浩子。」可馨娇羞间,声音微微有些颤抖:「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好好考
虑一下,如果你真的,真的想要,那也得好好和小艾说说。」

  说着,可馨忍不住就燥热着脸低下头去。

  「真的?」张浩脸上的沮丧瞬间一扫而空,兴奋而又欣喜的笑了起来:「好,
好,我一定和小艾好好说。」

  可馨只感身子一软,「嗯嘤」一声中,脸上顿时多了一层羞涩的红晕。

  有关李龙的惊天大密我并不知道,可馨和耗子之间发生的这小小插曲,我也
不知道。

  正在上班的我,突然就接到了张浩的微信语音,刚刚接通,就听到了张浩那
兴奋的声音:「林源哥,可馨姐当上班主任了。」

  「什么?」我也是一阵惊喜,还来不及多说,小艾的电话又打了过来。

  刚一接通,小艾也是兴奋叫道:「臭林源,可馨姐当班主任了。」

  「我已经知道了。」我虽然语气有些无奈,但还是忍不住满脸的喜悦。

  就在这片刻之间,可馨要当班主任的事情就在我们这小小的四人之间欢快的
传递开来。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