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方舟真正的神明】(十陨落的偶像)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吴锐215
2022年3月9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在本站首发:否
首发网址:混沌心海
字数:16430

  漫无目的地行走在舰船里,我感觉到有些迷茫,毕竟想要找到一个适合自己
操控的干员也不是那么容易,没办法我也只能多走多看,赌一赌自己的运气。

  但是等整个公共区域都被我走了一边后,我发现或许今天我的运气并不是特
别好,一个符合我胃口的干员也没有看见。

  不过我想了想就明白了原因,现在是午饭后的下午,这个点的干员大多都有
任务安排,我没有碰到高质量的干员也很正常。

  我耸了耸肩,没办法谁叫自己没有挑个好时间呢,那算了,我还不如回到宿
舍再睡一觉,等到晚上在行动。

  我哼着小曲慢悠悠的向回走,却突然在空气中闻到了一股奇特的香气,感觉
像是一种花的香气,但仔细品闻的话,我又能在其中感受到另一种花香。

  诶,有点意思了,这我肯定得去看看,是什么人能够在这里做出如此特殊的
香气。

  顺着这股香气,我在走道之中左拐右拐,像是在走迷宫似的,不过还好最后
我来到一道门前,不出意外里面就是香气的来源,我驻足思考了一下,最终决定
推门而入。

  打开门里面花香四溢,我走进去向四周环顾,里面的空间不小,到处都被花
朵所占据,我有些好奇到底是谁能够在罗德岛上面开辟这么大一个花园。

  很快我的问题就被解答了,我推门而入的动静太大,这片花田的主人也发现
了我的存在,然后向我走来。

  (调香师):「你好,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面对她的问题我如实的回答。

  (我):「没有,没有,我只是被这奇特的花香所吸引才冒然打扰到了你。」

  听见我是被花香吸引过来后,这位干员笑了笑,好像很开心似的。

  (调香师):「没关系,我种植这些花的原因,就是希望有更多人能够感受
它们的芬芳,你的到了无疑是对我的认可,如果你想要更多的品尝它们的气息,
那就先坐坐吧,我打理好这些小可爱们后再来和你聊聊它们的故事。」

  我点了点头,来到角落的桌椅处坐下,的确她说的也不错,我问着这些花朵
散发出来到清香,自己的精神仿佛来到了一个十分舒适的角落,想要继续沉浸下
去。

  不一会,这个干员就整理好了自己的花圃,来到我的旁边坐下,跟我交谈起
这些花的故事。

  交谈之中我了解到了她的一些信息,这位干员代号是调香师,四星医疗干员,
这个花田是她从凯尔希手上申请过来的。

  (调香师):「你看这朵花瓣内敛,花朵向下锤的是□□,它的花期比较短,
但香味浓厚,是一种极其适合制作香水的材料;你在看那一朵花,它的香气比较
淡,但是它有一个比较特殊的能力,闻着它的香味可以很快使人放松下来,你在
看这一朵……」

  因为我并不是特别懂这种东西,我就仔细聆听着她的讲解,很快她便将这里
大半种类的花都介绍给我。

  只不过虽然她讲的十分细腻,但我这个门外汉还是听得云里雾里,她也发现
了我并不是怎么听得懂,也就结束了自己的讲解。

  (调香师):「啊,抱歉占用了你这么长时间,每次我讲花的时候都太过沉
迷了。」

  (我):「没事,没事,很感谢调香师小姐给我讲解这些美丽的花朵,我也
受益匪浅,但是我有一个问题想向你询问。」

  (调香师):「你有什么疑惑吗?如果我知晓,肯定讲解给你。」

  (我):「就是我有些好奇,你培养这么多花朵,你是否也自己调试过香水
呢?」

  (调香师):「当然了,这些花朵的香气如此迷人,我希望有一天能够调制
出一种独一无二的香水,让所有人都能认可它。」

  看着她那沉醉的神色,我明白她的确对这种事物有着极高的兴趣。

  (我):「那请我冒昧的问一下,像这种花,有没有专门调制的香水呢?」

  我伸手指向了那朵香气能够放松神经的花。

  (调香师):「当然有啦,这里的每一朵花我都有专门的对它进行调配呢;
不过你为什么会对这朵花感兴趣呢,明明她的香气是最淡的。

  (我):「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最近有些睡眠不足,听到这朵花的功效,我
想求点香水促进睡眠。」

  (调香师):「原来如此,那你等一下,我给你装一点,带回去一定要做个
好梦啊。」

  说完便起身去取自己所做的香水,没一会香水就来到了我的手上。

  (我):「谢谢你调香师小姐,能够得到你的帮助真是太好了。」

  (调香师):「没关系,大家相互帮助是应该的。」

  于是就这样,什么也没有做的我就带着一瓶香水走了回去。

  在路上,我也打开了香水闻了闻,的确有一种轻飘飘的感觉,确实在一定程
度上面能够放松人的精神。

  此时我有一个想法,如果用这个香水放松她人的精神后,在用我的能力去入
侵她人,会不会更加轻松。

  这个方法是可行的,但想要完全放松精神的话,必须要长时间的吸入香水才
行,这一点刚刚调香师也告诉了我。

  不过也好,毕竟多一条道路,走起来就更加方便,不出意外这瓶香水我肯定
是用的上的。

  回到宿舍,里面早已被打扫干净,看来中午吃饭的时候她们回了一次宿舍啊。

  嘭,我懒散的躺倒在床上,嗯,果然这种充满女孩子香气的地方才是最舒服
的,在这软绵绵的地方,疲惫感不断拥入脑海,使得我又一次昏昏沉沉的睡了过
去。

  意识慢慢沉入黑暗,我知道自己又要到那个房间里去了,不过这次去的路上
不再是只有黑暗相伴,我看到了一段影像,大脑告诉我这时昨天夜里我没有看见
的,现在让我补回来。

  我也就来了兴趣,仔细的凝视着那段影像。

  【在一个干员宿舍中,一个女孩躺在床上喘着粗气,这不是我的小偶像空弦
吗,她这是在干什么。

  只见她把下身的衣物全部脱下,用手指不断抚摸着自己的蜜穴,寻求着性爱
的感觉。

  (空弦):「嗯♥~嗯♥~,想要,想要肉棒;主人您为什么不喜欢空弦呀,
明明空弦想要主人的大肉棒想到不行,您为什么只和星极小姐作爱呀。」

  空弦虽然一边抱怨我,但她的脑海之中全是我肉棒的模样,呵呵这口是心非
的小家伙。

  (空弦):「不行啊,这样根本就达不到高潮的,明明在主人身边的时候就
可以的,为什么,为什么啊,明明空弦都是属于您的,您却这样对我。」

  呜呜呜,达不到高潮的空弦趴在床上失声哭泣,主人眼里好像就只有星极小
姐似的,我也想要得到主人的宠幸啊。

  不一会已经消耗了大量力气的空弦慢慢睡去,这个无比渴求宠爱的女孩,只
能无奈的度过一个夜晚。】好吧,虽然这件事是我的原因,只是我不知道晚上的
她会饥渴到这种程度,但没有办法,对于她这种心中怀有信仰之人,我的能力是
不可能一下子就让她完全服从的。

  这段影像看起来像是我不去玩弄她,但我清楚如果现在就取走她的身体,她
本能的保护机制和心中的信念,很有可能让她挣脱现有的表层控制。

  唉,不管了,等过几天她就不用再受苦了。

  我离开回忆区,来到意识海,这次另一个我直接出现在了我的视野之中,看
见我到达,他走了过来。

  (我?):「你的速度还挺快,那个东西已经被你做出来了,这次把你拉过
来是为了告诉你那个东西的使用方法。」

  (我?):「这个装置可以说是比较强力的,但这个装置不能直接增加你的
能力,只是起辅助作用的,但它沉睡的时间有些长,时间也不够它去多想,于是
它便把这个源石抑制器交给了你,可毕竟是它给的,你肯定会用得上。」

  源石抑制器?我有些好奇这又是什么鬼东东,压制源石的?

  (我?):「这道不是,这个东西可以压制所谓的源石技艺,有两种使用方
法;第一种,可以向其灌输精神力,这个装置可以将能量转换成另一种能量波,
在启动后装置周围10米内,所有源石都会短暂失活,而人的源石技艺也就无法使
用,不过范围不是固定的,你也可以进行改变,范围越小效果越强;范围越大效
果越弱,你可以在发动时配合广域精神力,短时间内让普通人受你的控制。」

  他怕我一时无法理解,便停顿下来,让我思考了一会。

  这个装置看来就是对付这个世界的人的,我无法使用源石技艺,也不会被源
石入侵,所有对于我来说完全没有效果啊。

  还行,毕竟来到这个世界后,我也见识了不少奇奇怪怪的源石技艺,这玩意
还可以在战斗的时候救我一命,这我可得好好感谢一下它了。

  看我想明白后,我?再次开口说到。

  (我?):「第二种,这种方式使用起来比较麻烦,你需要提前将装置充满,
在使用时你需要先向上面的水晶滴上你的血液,然后在滴上受害者的血液,注意
这可不是滴一滴血就可以的,在装置生效前必须持续输血事,放心装置会在使用
时组织你伤口恢复的,然后将装置放在受害者胸口,在这一切都准备好后装置就
会融进受害者的体内。」

  (我?):「到了这一步后,你就拥有了可以远程操控这个人身体里面源石
的能力,无论是什么能力,只要和源石沾边就绝对无法使用,而且这个装置也可
以成为你的精神力传输节点,你可以远程用精神力控制受害者,也可以利用受害
者来散播精神力,控制她身边的人;不过你要知道一件事,这种远程控制可不是
说,你和受害者连续完成受害者就直接成为你的奴隶,面对意志强大的或者拥有
特殊神格的存在,你也只能慢慢来,但毕竟远程控制还是方便一些的。」

  我滴个乖乖,这个能力就有些强了,虽然限制波多,但还是埋没不了它的强
大,就这样我多弄几个,多控制几个人那不就好了。

  可就在我幻想时,他开口说话打断了我的思路。

  (我?):「这可不是你想的那样,你现在的精神力只能支持起一两个装置,
只有你的精神力得到成长才能控制更多人,而且这个装置的使用是不可逆的,只
要是用了就永远占据一个位置。」

  玛德,就当我刚刚是个傻子吧,加上这些,这装置用起来就麻烦多了,又不
能强行控制,还有数量限制,还要充能,合着我现在就只能用第一种方式了呗。

  (我?):「没事你终归要成长的,第一个方式就已经适合现在弱小的你了,
你也不用着急时间还长。」

  好吧,就那样吧,摆烂,已经无所谓了。

  看见了我的不满,我?也不再说什么,一下子把我踢出了意识海。

  艹,不带你这么玩的,我在自己意识海被自己给踢了,我是真的无语。

  被踢出来的意识回归到身体后,强烈的光亮将我照醒,宿舍的灯被打开了,
房间里面有着女孩们聊天的声音,那看来今天已经到了下班的点,锡兰和黑也都
回来了。

  啊——我打了一个大大的哈切,双手一撑坐了起来,睡了这么长时间,也是
该醒来开启夜生活了。

  (锡兰):「哥哥可真是头大懒猪,睡到现在才醒呢。」

  (黑):「主人您休息的如何,需不需要性奴按摩一下身体。」

  明明两人都是我的女人,但是现在锡兰的身上体现出了一股少女的傲娇;而
黑的宠物化越来越明显,在我面前无比温顺。

  (我):「这可不行啊,小锡兰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哥哥说话呢,你看看人家
黑,多么乖巧多么听话。」

  我抚摸着黑的秀发,黑也回应我发出了满足的轻哼声。

  (锡兰):「哥哥那你是会说,黑可是你的宠物奴隶,她当然什么都听你的
啦。」

  (我):「虽说的确如此,但是这样的黑可是十分符合我的胃口的啊。」

  (黑):「嗯♥~主人♥~现在需要性奴为您做些什么吗,性奴一定会用身
体来好好满足您的。」

  嗯,不错越来越乖的黑我越看越顺眼,不错女人这种生物就应该老老实实的
服从在我的脚下被我完全支配。

  (我):「来把身体摆好,让主人好好奖励你。」

  奖励两字一传到黑的脑海,她便双眼冒光,一下子就爬到我的身边,拉下了
我的裤子,张开自己的大腿,将我的肉棒整根吞了进去。

  (黑):「啊♥~啊♥~主人的大肉棒,无论草了性奴多少次,性奴还是感
觉这么爽呢♥,请主人不断在里面中出吧,把性奴干成一个没有大肉棒就活不下
去的骚货吧。」

  黑身下摆动着身子,子宫口也不断承受着肉棒的冲击,每一次撞击都能使黑
感受到无比的快乐。

  (黑):「啊♥~啊♥~,主人快~快射进来吧,用腥臭的精液灌满性奴吧,
呀啊♥~~~」

  在我肉棒的一阵颤抖之下,黑无比渴求的精液便注入进了她的子宫,无穷的
幸福感不断的冲击着她的大脑,让她对我的服从越来越深。

  (锡兰):「哥哥你再这样无节制的玩弄黑的话,或许真的哪一天她会变得
除了讨好你的肉棒的专属肉便器了。」

  (我):「这样不好吗,你们的余生就只要好好当我的肉便器就好了,你还
有什么要做的吗?我亲爱的妹妹。」

  听到我这么说,锡兰的脸上也有些绷不住了,忍不住吐槽到。

  (锡兰):「咦,没想到哥哥你的内心这么变态,女人在你眼里就只是这样
的存在吗,你的心思可真是恶劣啊。」

  她的脸上流露出深深的鄙夷,看来即便是让她把我当做自己最喜欢的哥哥,
在约过某些界限之后,她那保留下来的自我还是在作祟啊。

  锡兰的思想我并没有限制的太死,相比于我的其他奴隶,她能够思考的东西
更多,而不是一味的奉承我。

  不过这样的坏处也有点多,比方现在的她短时间对我的态度变得极其恶劣,
对我的好感度直线下降,虽然不会脱离我的掌控,但还是让人有些不爽。

  (我):「小锡兰又怎么好意思说黑呢,不知道昨天晚上又是谁那么渴求,
还说想为我生孩子。」

  锡兰的阴沉下去的脸瞬间就红了,赶忙解释到:「那…那不算,锡兰也不知
道为什么特别喜欢哥哥,明明我们认识的时间不是特别长,可是我发现我的心中
只有哥哥的身影。」

  锡兰的声音越说越小,直到整个人都羞涩的把头埋了下去,突然她一抬头,
十分严肃的说到。

  (锡兰):「我明白了,哥哥你到底给锡兰灌了什么迷魂汤,要不然我怎么
会这么喜欢你;哼,现在被我发现了你就老老实实的交代吧。」

  我噗嗤一笑,慢慢走向她的旁边。

  「好啊,我来告诉你。」看着我越来越近,锡兰也感觉到有一丝不安。

  我把带着精液和爱液的肉棒放在了锡兰面前:「这就是哥哥我专门为小锡兰
准备的迷魂汤啊,喝下第一口,锡兰就会成为我乖巧的妹妹,喝下这第二口,锡
兰就会爱我爱到无法自拔,什么都以我为主的爱奴妹妹,怎么样,小锡兰想要喝
下这第二口吗?」

  锡兰看着眼前的肉棒,精液腥臭的味道不断的冲击着她的大脑,嘴里也不断
的分泌这唾液,她全身上下的每一个地方都在告诉她,面前的这个东西她有多么
的喜欢,有多么的美味。

  (锡兰):「这…这怎么可能拒绝的了啊,嘿嘿♥~,一想到能够成为哥哥
的性奴妹妹,锡兰的小穴就止不住的流水呢,哥哥♥~的大肉棒,妹妹怎么可能
抵抗的了啊♥. 说完,锡兰用包含着她所有爱恋的一吻,亲上了我的龟头,现在
锡兰也选择放弃了自己的一切,臣服于我的身下。

  (锡兰):「哥哥快来嘛,您的性奴妹妹还等着被您的大肉棒欺负呢♥. 」

  就这样两人都变成了乖巧的奴隶,锡兰也不会再毒舌下去了,都会乖乖的听
话。

  (我):「来吧,让哥哥我给完全服从的妹妹接风洗尘吧,我的奴隶妹妹。」

  (锡兰):「嗯♥~,主人哥哥完全支配锡兰吧,锡兰也想向黑一样变成您
胯下的小母猫,天天被您艹呢;啊♥~,啊♥~,进~进来了,大肉棒♥~大肉
棒♥~,要~要爽死了,呀♥~~~~~」

  这一夜我们再次交合再来一起,无论是锡兰还是黑,小腹都被我射的精液撑
了起来,就这样怀着我的精液陷入了沉睡。

  【但此时让我们把视角拉远,有另一个干员可就没有那么幸福了。

  那个女孩的身影在床上摆动,她不停的用手刺激着自己的身体,每个在主人
面前十分敏感的部位也被她搓揉了个遍。

  (空弦):「不行,根本不行,没有主人,空弦怎么也达不到高潮的,呜
……,主人饶了空弦吧,空弦实在是忍不住了。

  她的哽咽声回荡在房间里面,即便被我如此对待,但她还是在不停的幻想着
被我玩弄,直到深夜才慢慢睡去。】

  (锡兰):「主人哥哥♥~起来了,妹妹已经为您准备好了爱心早餐,快来
品尝吧。」

  (黑):「主人♥~,不能再睡下去了,该起床享受性奴的特制早餐了。」

  沉睡中,两个温柔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睁开眼,就得到了两个美少女的
亲吻。

  (黑,锡兰):「主人(哥哥),来吧,让性奴(妹妹),为您洗漱吧。」

  现在她们两个人无比积极,争着抢着了为我服务,就这样我迷迷糊糊的完成
了洗漱,被带到了餐桌旁。

  (锡兰):「嗯♥~,啵,哥哥妹妹的心意您感受到了吗。」

  (黑):「主人性奴为您定制的专属美食,您还满意吗。」

  这双倍的侍奉,双倍的快乐,我左边亲一下,右边亲一下,虽然说是她们两
人的亲口喂食,但感觉到了最后又成了她们诱惑我玩弄她们身子的招式。

  为两个听话的奴隶贴好创可贴,把早上这温暖的精液好好保留在她们的体内。

  (我):「你们今天可要保护好这个创可贴哦,只要在晚上还贴着的人,就
可以得到我的赏赐。」

  (锡兰,黑):「好的呢♥~,哥哥(主人),奴隶一定会保护好的,啵♥~~」

  然后我们各自去往自己的办公地点,等待着夜晚的到来。

  到达了医疗部,今天里面的人有些少,华法琳也不在,找了一个人问了一下,
才得知答案。

  (不知道名字的干员):「好像今天在外面的移动城市里面召开了一个什么
讲座,好多人都去听讲座了。」

  (我):「好的,多谢你了。」

  那个干员摆摆手,继续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那就有些无聊了,华法琳和亚叶都不在,我也不好摸鱼啊,我思索半天也得
不到一个好的方法。

  「诶,对了!」我眼睛的余光扫到一个角落,那里有一个人,更好可以让我
利用一下。

  (我):「夜莺,你好啊,这几天过的怎么样。」

  (夜莺):「嗯,你好…有什么事吗?」

  没错,那个被我盯上的人就是夜莺,我就坐在她旁边跟她聊天,要是被问道
我就说是照顾她,反正医疗部的一些人也知道夜莺认识我。

  我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夜莺聊着,虽然也没打算做什么,可是我听到夜莺这样
说了一句。

  (夜莺):「最近头有些疼,每天都睡不好。」

  看来夜莺被自己的回忆困扰的不轻,也是老早我就说要帮她解决,可是到现
在也没怎么动手。

  嗯,现在又该怎么样开始呢?

  啊对了,调香师的那个香水不是说能够促进睡眠吗,现在我先让夜莺睡着,
再来干涉她的记忆不就好了吗。

  就这样,说干就干,我开口对夜莺说到:「夜莺,我这里有方法可以让你安
心的休息,要试试嘛。」

  (夜莺):「嗯,谢谢你,请我来试试吧。」

  于是我打开香水的瓶盖,让它的香气环绕在夜莺身边,过了一会夜莺便睡了
过去,她的身子也慢慢的向我靠了过来,依着我的肩膀陷入了梦乡。

  趁现在我赶紧连接到夜莺的精神,开始调试自己与她精神的频率,方便日后
计划的进行。

  果不其然她一睡觉那个回忆就会以梦的方式出现,我隔断了夜莺的意识与记
忆的联系,让她可以安心的上睡一觉。

  同时我将自己的精神力不断的融入这段记忆之中,一点一滴的将其同化,虽
然这是第一次将自己的精神力融入她人的意识之中,但是俗话说得好时间是检验
真理的唯一标准,不去试试又怎么可能知道行不行呢。

  不过现在我的能力还是不够强,同化的进度十分缓慢,没办法心急吃不了热
豆腐,也只能一点点的来。

  但是时间不等人,很快就到达了午餐时间,我轻轻的将夜莺唤醒,虽然这一
觉睡得时间不长,但是没有了回忆的困扰,夜莺还是睡得十分舒适。

  她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开心的对我说:「谢谢你■■,这一次我睡得很
安心。」

  看着她那绝美的笑颜,我的大脑一时间停止了运转。

  感觉到自己有些不对劲,我才从痴呆中回过神来,为了缓解自己所做之事的
不妥,我赶紧回应她。

  (我):「没关系,帮助你是应该的,下次如果还需要你可以来找我。」

  她点头答应下来,看起来她并没有在意我刚刚做的事,那也好我赶紧离开了
医疗部。

  来到食堂,再次接受了蓝毒的投喂,我也是心满意足的结束了午餐,现在的
生活稳中向好,只要不出意外,我的计划迟早能够成功。

  「噜- 噜- 噜- 噜…」

  心情愉悦的我在路上边走边跳,高兴的情绪洋溢在脸上,现在没有人发现我
的问题,我也不用去担心出意外,只是在我没有看见的角落,一个隐蔽的身影对
着通讯器说。

  (※※):「凯尔希,并未发现该干员的异常行为,是否解除监控。」

  (凯尔希):「嗯,你先回来吧,暂时不需要再去关注他了,现在我们发现
的一个隐藏的据点,想要你前去探索。」

  (※※):「好的,我立刻归队。」

  我没有发现隐藏在我身边的危险,也从未知晓自己是什么时候被盯上的,但
好在我也是躲过一劫,剩下的就听天由命吧。

  回到医疗部,里面的人还是寥寥无几,毕竟早上的人还没有回来,这午饭时
间又走了一部分,使得医疗部更加冷清了。

  夜莺还是坐在那里,但这次她的旁边多出来一个人,看着她那身上黑色的长
袍和头顶的双角,没有错的话她应该就是夜莺口中的闪灵了。

  夜莺吃着闪灵带来的食物,我也不好意思插进她们的日常,只好先坐在一旁,
等待着时间慢慢过去。

  好一会夜莺才吃完,这时夜莺对着闪灵小声说了几句,闪灵的眼光也不时的
向我瞟来,然后她便站起身向我走来。

  (闪灵):「先生,十分感谢你对夜莺的帮助。」

  (我):「没事,大家都是罗德岛的干员,互相帮助是应该的。」

  我的说法没有让她怀疑,但她犹豫了一会有对我说。

  (闪灵):「先生,可否请你帮我一个忙,这段时间我可能要执行外派任务,
能否请你这几天吃完饭后带一份饭给夜莺。」

  卧槽,我正愁怎么样找个理由呆在夜莺身边,闪灵的请求就来了,真可以说
是天助我也。

  (我):「没事,带一份饭而已,也花不了我多少时间的。」

  (闪灵):「十分感谢你愿意帮我,但容我离开,很快我就要去执行任务了。」

  (我):「没事的,去吧。」

  闪灵也就消失在我的视野之外,我也再次坐在夜莺旁边,继续着我的计划。

  但醒着的人可不像睡着时那么容易入侵,我也只好再次打开香水,让夜莺安
稳的睡在了我的身旁。

  「呜呼呼,小夜莺赶紧被我控制吧,你怎么漂亮的女人怎么可能便宜了别人,
我才是你的最终归宿。」

  我的内心充斥着邪恶的念头,但在现在的我心中这种想法或许会被我认为是
十分正确的。

  但我还要集中精神干事,其他的就不要再去想了。

  我闭上眼,继续连接起了夜莺的精神。

  {此处跳过下午的时间。}没有人去在意我们两人,等到了下班的时间,我
将夜莺扶正,慢慢离开了医疗部,等到我走远后,夜莺才慢慢醒来,在等待一会
后也离开医疗部回到宿舍。

  夜晚,宿舍我那两位淫荡的性奴扒开大腿向我展示今天的成果。

  (我):「不错,不错,你们两个都有保护好创可贴呢,让我看看这封闭一
天的小穴是什么模样的吧。」

  我将创可贴撕下,粉嫩的小穴有汁水流出,看来她们还是需要被好好调教一
番。

  (锡兰):「哥哥♥~锡兰的骚穴已经不行了,快点把您那神圣的肉棒赏赐
个妹妹吧。」

  (黑):「主人♥~,性奴也一样难受呢,没有您的大肉棒,性奴这一整天
都好痛苦呢。」

  两个人很明白我接下来的行动,都开始卖骚求干,今天这个夜晚再次无眠。

  【空弦也再一次度过一个无比饥渴,却得不到释放的夜晚。

  而夜莺在宿舍也再次被噩梦所折磨。】白天我照常来到医疗部,现在华法琳
已经回来了,我也特地让夜莺到华法琳的办公室里面安睡,在辅佐一点华法琳的
研究成果,我入侵夜莺意识的进度稳步提升。

  晚上回到宿舍玩弄锡兰和黑,这样的日子我过的也很充实。

  然后好几天过去,很快就到了演唱会的开展的日子。

  晚上我离开罗德岛,来到她们表演的地方,为了这次表演,罗德岛的合伙商
包下了很大的一片场地,不过现在表演还未开始,我也就静静的和这无数场外的
观众一起等待。

  我偷偷将精神力散发开来,那些从气息上感觉就不弱的人我直接跳过,选取
那些没什么特殊能力,可以轻易被我引导的家伙,为我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做铺垫。

  很快就到点了,演唱会大门也就此打开,大量观众排队进入,我也顺着大众
的方向到达了舞台前面。

  很快空弦她们就要在这么多人的关注下开始表演,也不知道她们的表现会如
何呢?

  等待所有人员安顿下来,表演的偶像们也都陆续登场。

  (空弦):「大家好,欢迎你们来到这里,接下来由我们为大家带来热情的
演出吧。」

  看起来她们在舞台上还是应对的十分自如,那几天空弦也在星极那里学到了
不少东西,不过可惜了,很快空弦就不会再因为可以表演而开心了。

  「来吧空弦,接下来让我好好改变你吧,首先吗你就先失去对自己内裤都感
觉吧。」

  【空弦】「诶———,为~?为什么,我的内裤呢?不会吧,我明明有穿好
衣服的啊。这可怎么办呀,演出已经开始了,我也不能现在回去补啊。」

  这一下子空弦的内心便无比焦急,现在自己在这么多人面前,要是被发现没
有穿内裤,那自己的一辈子不就完了吗。

  【空弦】「不~不行,我得坚持下去,只要注意点,没有人能够看见的;嗯,
空弦加油。」

  呼呼,她肯定不知道这只是悲剧的开端,之后还有更多好玩的等着她呢。

  演唱会继续进行着,毕竟在观众眼中什么异样都没有,随着气氛越来越浓厚,
空弦也似乎忘记了自己的状况,她看向台下的观众,热情的回应着他们的支持。

  「观众的支持吗?可惜很快你就看不见了。」

  我从口袋里拿出那个装置,将大量人群笼罩在其中,同时运用精神力引导着
他们做出下一步动作。

  【空弦】「看来并没有人发现我的问题啊,还好,还好,演唱会已经过了一
半,等演唱会结束了我就没事了。」

  望着台下的观众,空弦也开心起来。

  但是明明空弦认为没有了问题,可她在此时感受到了一些恶意的目光,她看
着下面的人群,只是人太多她也不知道那些目光是从哪来的。

  渐渐的空弦发现这样的目光越来越多,同时一些细微的声音出现在她的耳边。

  「咦,台上的那个家伙是不是没有穿内裤啊。」

  「哦,是的呢,原来这台上有个变态暴露狂啊。」

  「啧啧啧,这样恶心的家伙也配当偶像,得了吧赶紧滚下来吧」

  ……………

  这些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多,很快空弦的脑海之中就只剩这些污言秽语。

  但明明空弦是带着表演用的耳机,里面播放着音乐,是绝对不可能听见外面
人小声说话的声音的。

  不过有我出手干涉,她当然不可能知道啦,好了该继续了,让我看看空弦你
能不能接下我送给你的大礼吧。

  观众的话像一把吧尖刀似的,不断插进空弦的心口。

  【空弦】「为什么,为什么,明明好好的,怎么就被发现了啊,不要,不要,
你们不要再说了,我不想继续下去了,有谁来帮帮我啊。」

  当然不可能有人能帮到空弦,空弦也不可能现在中止表演,她忍受着台下恶
意的目光,抵抗着脑海中恶心的言语,坚持着这场演出。

  「还在那唱,心里就没有点B 数吗,不穿内裤就上台表演,真是变态。」

  「怪不得衣服穿的也那么暴露,我还以为是主办方要求的,看来只不过是这
个变态想要满足自己的癖好才这么穿的吧。」

  …………

  辱骂她的言语变得更加激烈,空弦感觉到自己的压力越来越重,好端端的一
场表演如今却被自己弄成这个模样。

  【空弦】「完了完了,全都完了,这场演唱会搞砸了,我的人生也被自己给
毁了。」

  她心里的压力已经到达了一个节点,一个即将爆发的边缘,那么救由我来推
动最后一把吧。

  【我】「只需要小小的来刺激一下,空弦将你的痕迹永久的保留在这个舞台
上吧。」

  【空弦】「嗯,等~等一下,下面好~好痒呀,可是这是在舞台上呀,不~
不行了,我已经要忍不住了♥,咦~~~~~」

  少女的淫液迸发出来,但内裤还是很好的帮她保护下来,只不过在空弦眼中
可就不是这样的了。

  【空弦】「我怎么会在这里高潮呀,完了,这下怎么都没有办法了。」

  空弦面如死灰,身体机械般的继续歌唱,但其中的灵气已然消失不见。

  「哇,她居然在舞台上高潮了啊,看来她是真的喜欢暴露演出。」

  「真他妈的骚,在这么多人面前表演喷水,实在想要被艹,那你还不如来小
爷床上。」

  「算了,算了这样的演出还有什么看头,就这种家伙滚的越远越好。」

  ……………

  伤人的话语已经将空弦的心灵击碎,她明白自己已经没有未来可言了,她肯
定会被所有人都排斥,自己的朋友也肯定会疏远自己,她已经完全没有救了。

  歌声停止,表演结束,台下的观众们都在为舞台上的偶像们欢呼,他们很满
意这次表演。

  不过在空弦的眼中这一切可能就不是那么美好了。

  「滚出去,滚出去,滚出去。」

  「这样恶心的家伙也配表演,你可算下去吧。」

  「贱货,暴露在这么多人眼里,满不满足啊,要是没有满足,来老子床上,
让老子在了宠幸宠幸你。」

  ……………

  外界的欢呼声震耳欲聋,但空弦却只听得到无数的谩骂,她僵在了原地无法
动弹,为了不暴露,我让星极拉着她从舞台后面下去了。

  星极看出了空弦的不正常,她好心的安慰着空弦,她以为空弦只是第一次上
台表演,不适应而已。

  只是星极的安慰是怎么也传达不到空弦眼中了,深陷幻觉的她只能看着我编
排的剧本。

  【空弦】「星极小姐,我们是同伴吧,为什么你也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啊。」

  【星极?】「同伴?我可没有像你这样的同伴,真是恶心至极,我也没想到
你居然会在舞台上这么做,你还是趁早滚蛋吧。」

  就连一起表演的同伴都嫌弃自己,空弦已经无法在忍受下去了,她挣开了星
极的手,一个人向远处跑去。

  星极有些惊讶,她本来想要将空弦追回,但此时我的命令传达到了她的脑海。

  (我):「现在去应付那些傻缺粉丝,就说空弦身体有些不适,休息去了。」

  (星极):「好的主人♥~,奴隶现在就去。」

  星极便将脚步一转,前往了粉丝接待点,一会等其他人表演完毕,就要准备
好在这里接待那群狂热的粉丝了。

  很好,准备工作已经做好了,现在就该把我的小可爱收入囊中了。

  我站起身,偷偷向着空弦逃跑的地方赶去。

             呜呜呜呜呜呜呜——

  我慢慢的来到她的附近,女孩并没有压制自己哭泣的声音,我小心翼翼的走
到她的身后,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

  (我):「怎么了小空弦,为什么这么伤心啊,没事的别哭了,有什么事情
都可以跟我说的。」

  空弦也没有想到,此时已经躲避到城市角落的自己会被发现,现在的自己这
么丢人,她本想继续逃离,但我的声音打消了她的这个念头。

  【空弦】「这个声音!是主人吗,为什么主人会找到我,不行我不能再给主
人丢脸了。」

  空弦想要挣脱我的怀抱,但她发现不知为何,自己根本无法反抗主人的拥抱,
而且身后那温暖的胸膛还在不断的削弱着她反抗的意志。

  【空弦】「为什么,明明空弦做了这样的事情,主人应该讨厌我才对,为什
么要留在空弦身边啊。」

  她感受着这双臂膀带给她的温暖,现在全世界都弃她而去,她现在只想永远
的被身后之人拥抱,永远的呆在主人所带来的温暖之中。

  两人就这样沉默不言,最终空弦还是打破了这份寂静。

  (空弦):「主人啊,你是知道空弦在舞台上干了什么吧?

  我等了一会才回答她。

  (我):「对,舞台上的事情我都知道。」

  这句话再次化作一把利刃,将空弦好不容易拼凑起来的心灵再度击碎。

  她转过身趴在我的胸口,大声的痛苦起来。

  (空弦):「明明,明明空弦做出了那么丢人的事情,主人您为什么还要来
到空弦身边啊,难道主人您也想要看空弦笑话吗?」

  (我):「我为什么要去笑话你啊,小空弦即便你做了那样的事情又怎样,
放心吧,无论如何我一直都会在你身边的。」

  她抬起头,一脸惊讶的望着我,我笑了笑,替她擦掉眼角的泪珠,摸着她的
头安慰到。

  (我):「真的,我有什么必要骗你呢,你忘了无论你做什么事,出了什么
意外,你的身份都是我的专属偶像啊。」

  「对啊,我可是主人的专属偶像啊。」空弦的脑海中环绕着这句话。

  「就算全世界都离开我,主人都在我的身边啊。」

  空弦这样想到,明明刚才的那些人在知道我坐了这种事情之后,一个个都那
么嫌弃我,就连星极小姐也讨厌我。

  那些台下的观众,自己曾经的伙伴,他们嫌弃自己的模样浮现在了空弦脑海,
一同作战的人骂你是个贱货,修道院的老人也都用无数言语来羞辱你。

  「明明空弦罪大恶极,可是主人却完全的包容了自己。」

  这一刻,空弦是从未感觉到自己是多么厌恶那些家伙,一个个表面功夫都做
的很好,在关键时候只会落井下石的家伙;而主人的身影却越来越高大,只有他
才会真正的爱护自己。

  此时无数个声音开始在空弦脑海低语。

  「是啊,是啊,主人是最好的,空弦可离不开主人啊。」

  「那些家伙们都是伪君子,只有主人才是真正的好人。」

  「没事,虽然整个世界都抛弃你了,但那又如何只要主人还在就可以了。」

  ………………

  「反正已经不会有人喜欢自己了,自己只要安安心心成为主人的所有物,只
会讨主人欢心就够了,其他事情又有什么必要去在意呢?」

  这些话语都好似在安慰空弦似的,而那最后一句话更是点醒了空弦,为她指
出了一条明路。

  「对啊,我只要成为主人的所有物就可以了,不用去在意其他人的看法,只
听主人的就够了。」

  空弦凝望着面前之人,或许这是自己最后的机会,臣服于主人的机会。

  我也静静的看着她,等待着她的回答。

  下一秒,空弦踮起脚尖,亲吻上我,她闭上眼不断向我索求,丁香小舌也不
断的与我的舌头交融在一起。

  直到两人都感觉到有些缺氧,空弦才了松开嘴。

  她已经下定了决心,睁开眼深情的望着我,两颗粉红的桃心在她眼中跳动。

  (空弦):「主人♥~,空弦已经是个无药可救的家伙了,除了您已经再不
会有人喜欢空弦了。」

  (空弦):「今天,不,就现在,请您收下空弦吧,把空弦的一切都控制住
吧,空弦只想成为您一人的玩具。」

  看着眼前这个已经转变完成的女孩,我明白现在无论我说什么,只要不拒绝
她,她什么都会答应下来。

  (我):「真的吗,空弦明明是这么好的一个孩子,现在要是成为我的玩具,
那不是你的大好前途就都完了。」

  (空弦):「嗯♥~空弦已经想好了,前途未来什么的,空弦都不需要,只
要能够呆在主人身边,空弦就十分幸福了。」

  (我):「那好吧,可是我要告诉你,如果要当我的所有物的话,你要忘却
自己的信仰,背叛自己的同伴,摒弃自己的所有尊严和底线,永远只听从我的命
令,完全服从于我,成为一个下贱的性奴隶,在我面前以弦奴自称,即使这样你
也愿意吗?」

  现在的空弦可听不进去这些话,在她眼中无论什么也好,只要可以成为主人
的所有物,她都可以接受。

  (空弦):「是的♥~我的主人♥~,弦奴将放弃自己过去的一切,完全成
为只服从于您的性奴隶,现在请主人收下弦奴的第一次吧,在奴隶身上留下主人
的印记。」

  她没有丝毫犹豫便接受了我的要求,自此空弦便从世界上消失了,留下的只
是一个服从于我的弦奴。

  (空弦):「呐,主人♥~,就让我们开始吧。」

  我们再次深情的亲吻起来,我的一双手也慢慢的将她身上的防御褪去,脱到
了最后就只剩下那件棉质小内裤,一使劲我将它撕成数瓣,内裤飘落到地上,然
后空弦身上再没有任何遮拦物,狮鹫小姐的身体完全暴露在我的眼中。

  空弦的手也动了起来,她缓缓拉开我裤子上的拉链,扒下我的裤子,啪,我
那坚挺的肉棒便拍打在了她的小腹上,感受着面前这根凶器的宏伟,空弦的呼吸
便越发急促,两颗桃心也在剧烈的跳动。

  (空弦):「啊♥~主人的大肉棒真精神啊,这么强壮的肉棒大人,弦奴已
经忍不住了,主人♥~快用您的大肉棒把弦奴干死吧。」

  (我):「明明你之前可是那么纯清的一个女孩,怎么一看到大肉棒就开始
发骚了啊。」

  (空弦):「在主人这雄伟的肉棒面前,哪会有人能够坚持得住啊♥~,自
从弦奴第一眼看见这根肉棒后,弦奴就明白了,自己未来的一生都会被肉棒大人
所支配呢♥~。」

  (我):「说的很好,那我就用你心心念念的大肉棒来赏赐给你吧。」

  我就空弦抱起,自己的老二抵在了空弦那未经人事的新鲜蜜缝上,没有丝毫
怜香惜玉,肉棒便挤开了洞口,直达少女的最深处。

  (空弦):「谢谢主人,哦♥~咦———,主人的肉棒进来了,不~不行♥,
这也太大了,弦奴撑~撑不住了,呀啊♥~~~。」

  第一次品尝肉棒的空弦就被送上了顶峰,我继续深入便破开了她的处女膜。

  (空弦):「呀♥~,好~好痛,可是好爽啊,主♥~主人请更多的玩弄弦
奴吧,弦奴最喜欢主人了。」

  她一边说一边晃动着身子,想要更多的将肉棒吞入腹中。

  我把她按在了墙上,把肉棒一抽一插,撞击着那子宫口的最终防线。

  (空弦):「哦♥~,哦♥~,好棒~好棒,主人请把您的宝宝汁射进来吧,
让弦奴怀上主人的孩子,生出更多的性奴给主人玩弄吧。」

  (空弦):「啊♥~大肉棒,大肉棒♥~,弦奴已经离不开主人的大棒棒呢
♥~,请主人操弄我这个骚奴隶一辈子吧♥~,弦奴要永远永远被主人控制,以
主人性奴隶的身份生活下去。」

  经历了被整个世界的恶意洗礼,空弦将她的所有正面情绪推送到了我的身上,
我在她的眼中就已经是完美的存在,她就是她生命中唯一的光,是她永生永世摩
拜的对象。

  在我面前她可以放下自己的一切,毫无遮拦的寻求快乐,享受着之前怎么也
达不到的境界,体验着醉生梦死的感觉。

  (我):「你这个小淫娃,老老实实接受好主人的赏赐然后升天吧。」

  (空弦):「是的♥,哦~~~~~,肉棒汁都进♥~进来了,空弦要怀上
主人的小宝宝了♥♥♥. 」

  肉棒噴吐着精液,将空弦的子宫全数占尽,我把老二抽了出来,像空弦这种
少女的小穴感觉是真的不错,这样罗德岛的有一个高级战力就被我收下了。

  我开心的臆想着,此时下体却传来瘙痒感,我低下了头,刚刚才陷入潮吹的
空弦再次舔上了我的老二,就此一位为信仰而战的斗士变为了渴求精液的淫娃。

  我也不在继续下去,让空弦清理好肉棒上残留的精液,我便让她把衣服穿了
起来。

  (我):「空弦等会你回到星极那里去,跟着她一起完成粉丝接待会,晚上
回到罗德岛后,就摆脱所有事务来我的房间,知道了吗。」

  (空弦):「遵命,我的主人♥~,弦奴一定会完成好您的指令。」

  (我):「嗯,那你先回去吧。」

  得到我命令的空弦便赶了回去,我点起一根烟,为了不暴露我只能忍耐,就
在我吞云吐雾的时候。

  「嘤」

  这一声哀鸣激起了我的警觉。

  (我):「是谁在那里。」

  我严肃的盯着声音传出的方向,我和空弦的事情可不能暴露,不行就算是灭
口这个人也不能留,我一步步的向那边走去。

  很快从阴影中走出一个人,她满脸潮红,下体还不断的低落水液,她来到我
的面前就跪了下来。

  (黑):「对不起主人,是性奴打扰到您了。」

  唉,吓死我了,为什么黑会来到这啊?

  或许是看到了我的疑惑,她便回答道。

  (黑):「性奴看见主人突然离开,害怕主人您收到伤害,于是性奴便私自
跟了过来,都怪性奴擅作主张,请主人责罚。」

  (我):「嗯,算了,谅你是一片好心才跟过来的,这次就绕过你了。」

  黑的神情无比激动,低下头就磕了一个。

  (黑):「感谢主人您的宽宏大量,黑一点记在心中。」

  (我):「好了起来吧,小母猫虽然你说是想保护我,但你刚刚做的事情我
还是看的出来的,来把衣服脱了,让主人泄泄火。」

  (黑):「好的呢♥~主人请用性奴的身体来好好发泄一下吧。」

  我发现每次我的这种命令都会立刻让她们陷入发情,自从她们成为了我的性
奴后,她们心中的欲望就被无限制的放大,只要我的命令一到,瞬间就会变成一
个饥渴的妓女,渴求着我的关爱。

  (黑):「啊~啊~好棒…,还想要,主人♥~,奴隶…要~要去了。」

  又在黑的体内射了三四发后,我牵着黑向陆行舰走去。

               【另一边】

  空弦刚好在接待会之前回到场地,看见空弦赶到,焦急的工作人员才缓了一
口气,时间不等人,既然空弦已经回来了他们也不再好多说什么。

  很快乌泱泱的人群涌了进来,因为空弦在舞台上活泼的表演和她那可爱的模
样,她面前的队伍是排的最长的,许多人都想和空弦近距离接触。

  「空弦小姐,你的表演实在是太好了,我现在是你的忠实粉丝,你能给我签
个名吗?

  (空弦):「嗯,好的。」

  【空弦】「真麻烦,还签名,我可是完全属于主人的,就你有什么资格得到
和我有关系的物品。」

  「哇真的耶,刚刚在台下就发现了,空弦最棒了,我能跟你签个手吗?」

  (空弦):「嗯,可以。」

  空弦用手随意的和这个人接触了一下,便接待起下一个人来。

  【空弦】:「咦,脏死了,怎么可能和你牵手啊,要是把我弄脏了,弦奴还
怎么去见主人啊。」

  ………………

  「空弦小姐,你真漂亮呀,我喜欢你,你可以做我的女友吗?」

  这时候,一个穿着十分豪华,看起来像是哪里的富家少爷一样的家伙窜了出
来。

  (空弦):「抱歉,你是个好人,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我们之间是没有可
能的。」

  听到意料之外的拒绝,这个家伙十分不满,大声呵斥到。

  「给脸不要脸,你要知道我可是□□伯爵的儿子,看上你那可是你的福气,
你竟然敢拒绝我,不行,今天你不成为我的女人你就别想离开这里。

  听到他狂妄的发言,空弦的脸色瞬间降至冰点。

  (空弦):「保安,这里有人闹事。」

  早已注意到这里的保安一下子就将这个人架起来,直接将其带了出去。

  【空弦】「呵,恶心的家伙,就你也配,弦奴一切可都是主人的,像你这种
贱虫怎么敢的,哼,别让我在见到你,不然我的弓会让你明白死神的含义。」

  空弦正了正神色,继续用着虚伪的笑容接待起下一个粉丝。

  这场接待会直至深夜,罗德岛的干员拒绝了留宿的请求,在早已等候许久的
干员的接应下,返回罗德岛。

  【空弦】「主人♥~,要不了多久了,很快您专属的弦奴就会来伺候您了,
一定要等着我哟♥. 」

  晚风从她身旁吹过,没有丝毫衣物庇护的阴部也感受到了丝丝凉意。

  【空弦】「无所谓了,暴露狂什么的,都已经不重要了,只要能够方便主人
就好了♥~,只要主人喜欢就好了♥~,无论什么弦奴都会去做的,我心爱的主
人啊♥~~~」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