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罗大陆—永恒的炮友】第二十三章 伦理浩的夫前犯开端 (授权转载)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原作者:零零碎碎
2021年11月8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首发:混沌心海
字数:11419

  前言:文档丢失,重写夫前犯过程,但愿还能找回灵感,不过,戴沐白隔着
门啥也不知道,算不算夫目前啊?

  另外,关于怎么合理的玩死唐三,可以提示一点,霍雨浩的魂导科技被钦定
为斗罗大陆最强魂导师,所以嘛,大家可以猜一下唐三怎么被小舞联合女婿玩的
一愣一愣的。

     ————————————————————————

  「涩玉已经离开,霍雨浩,我不介意和你发生些什么,不过,我也是一个女
人,我想知道你对我朱竹清,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自霍雨浩送离涩玉开始,朱竹清就一直盯着他,她知道这个男人对自己是完
完全全的尊敬之情,但只是想起自己经历的一切,她的意志又是一阵恍惚。

  只是看着他,朱竹清就觉得心底好像有一个人对她低语不止,告诉她就算是
冒天下之大不韪,只要能把身心交给这个渊远的后代,那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先祖真是给我出难题啊,我们不能正常生活吗?」

  看着先祖不知是受情绪领域影响,也不知是心理活动影响而认真的姿态,霍
雨浩无奈的笑着。

  「如果你觉得和我发生了什么以后,可以正常生活的话,也可以的,但我要
知道你对我朱竹清的想法,是从男女意义上的想法。」

  朱竹清静静注视着那双灵眸中的一丝淫邪意味,她非常清楚,如果自己不这
么主动,那随着时间推移,就算自己委身于他,霍雨浩也只会将自己当做可敬的
亲人对待,而不是一位女人。

  「唉……我不能肯定自己究竟有什么想法,不过从男女角度判断,先祖的身
材在我心中也是顶尖行列的女性,这个答案可否满意?」

  就像是太过熟悉的男女之间无法产生爱意一样,霍雨浩可以确定自己对先祖
的感觉,更多的是一种亲人与朋友之间的状态,但朱竹清现在的那份主动令他无
从逃避。

  而且以他对先祖的了解,霍雨浩也不觉得自己能从她的精心准备下躲避成功,
或许自己真的应该好好正视一下现在的先祖,也正视一下自己如今的变化。

  「哼,油嘴滑舌的狡辩,你就直接回答想不想品尝我的身体,想不想像对待
小舞那样将我压在身下享用即可。」

  朱竹清似是不想再进行额外的交流,直接挑明男人的淫邪本能,轻轻在他面
前伸了一个懒腰,好让自己的曲线全部落入他的眼中。

  一旁的唐舞桐假装没事的重新将美腿伸向爱人的胯间,不同于方才的经历,
这一次她是直接利用小腿肚在肉棒上有目的性的摩擦,霍雨浩的目光不由暗暗在
两女身上扫来扫去,心中很是苦闷,这俩是算好了氛围刺激吗?

  「老公,别让我看不起你哦。」

  唐舞桐从爱人扫视的动作上就能看出,氛围的强烈影响下,没准霍雨浩已经
在思考要不要踏出第一步,当然也没准已经开始想象如何肏弄自己和朱阿姨了也
说不定……

  「第三局皇帝直接给你,想让我和小舞桐做什么,不必拐弯抹角,涩玉所说
的当着沐白面刺激,我也有相关准备,霍雨浩,今晚你是走不了的…或者…你用
武力解决…」

  似是对霍雨浩的谨慎对待感到有些疲惫,朱竹清早就做好了相应准备,某种
程度上,涩玉所说的要求,其实已经接近她的准备,只不过没有太过直接就是了
……

  「我……得按规矩来……不然理由就不合适了……」

  霍雨浩伸手接过象征皇帝的眼睛,摇着头重新整理三张牌型,随即递给先祖。

  「无妨……」

  朱竹清倒是没多说什么,一旁的唐舞桐没好气的白了两人一眼,三张牌型全
部正面朝上,这和公布答案有什么区别?

  她心理很清楚,这场游戏的最后一局,不过就是走个过场,为的就是让自己
的爱人可以提出任何荒唐的要求,此时此刻,唐舞桐甚至有一种自己的身体已经
情欲缠身,浓郁的淫靡液体已经悄然流至腿心附近。

  这最后一局没有任何悬念的由霍雨浩成为皇帝,唐舞桐也好,朱竹清也罢,
她俩在情绪领域的影响中,眼底都多了一层迷离的春情。

  扫了一眼手中的牌型,霍雨浩站起身随手一丢,居高临下的挺着肉棒拍着两
女的脸颊,情欲的折磨下,略显兴奋的问道:「舞桐、先祖,现在开始要服从我
的命令对吧?」

  「那是自然,它的味道还不错。」

  朱竹清平静的舔了舔嘴边的肉棒,当着两人的面,轻轻将它含进口腔中用舌
尖滑动,黑眸挑衅似的看了看唐舞桐。

  「嗯……没错。」

  唐舞桐乖巧的点点头,没有反对,粉蓝色的眼睛落在爱人身上,一时间满是
委屈,明明自己才是老公的妻子,怎么朱阿姨抢了头彩呢?

  「舞桐,你也一起来吃……先祖比你会多了呢?」

  见妻子竟有些吃醋的味道,霍雨浩心里微微一愣,轻轻将妻子拥入怀里,指
着自己胯间的先祖笑了笑。

  「哼,朱阿姨,你不乖哦,明明是我的老公,应该是我第一个吃才对……啊
唔…」

  唐舞桐没好气的瞪了一眼爱人,娇躯跪在男人的另一边,撅起嘴看向正在舔
弄肉棒的舌尖,随即探出头亲吻肉棒,一股熟悉的味道让她想也不想就放开唇瓣,
舔向棒身的敏感处。

  「你已经第一个口交,所以我当然要提前抢走这一次,让霍雨浩兴奋兴奋,
往旁边去一下,龟头是我的……」

  朱竹清刚一反驳,一条舌头就直接含住龟头旋转,她也没想到小舞桐会这么
快放下心中的感觉,急忙再度低下臻首,红唇舔着两颗子孙袋开始吮吸,偶尔还
会去和上面的舌头抢一抢龟冠的归属。

  「朱阿姨现在一点都没有说服力,你就是想和我抢老公对吧,可惜雨浩对老
祖宗很尊敬,你是不会成功的。」

  唐舞桐悄悄让出龟头,一口红唇就瞬间吮住,用心的服侍起自己老公,让她
轻笑着探出玉手道:「来,再刺激一下老公的心理吧,这对大奶该露一露了哦。」

  只见玉手运起神力一震,紧身皮衣的上半部分全部震成碎片,令她们自身在
氛围中又多了几分淫秽的妖娆。

  「说的不错,先祖的奶子可比舞桐大多了,不过在柔软和弹性上,舞桐却是
胜了一筹。」

  霍雨浩心知妻子的想法,双手不客气的分别摸向两人的胸口,触及的两只乳
房在手感上有些微妙的差别,肆意的捏住两点凸起揉了起来。

  「哼,小舞桐现在看到了,霍雨浩就是这么尊敬我的?」朱竹清淡淡的回应,
嘴角不受控制的勾出完美的弧度,毕竟她是过来人,轻易就能发现霍雨浩抚摸的
速度上更倾向于自己的奶子。

  「那我们应该嘴巴里见真章,谁能第一个吸出老公的精液才算是成功……」
唐舞桐笑眯眯的含住龟头旋转,她要的就是朱阿姨这样取悦老公,她越是骄傲,
就越说明自己的计谋成功了。

  朱阿姨,以后你就陪着我用心服侍老公吧,这样也算不错的未来哦。

  「小舞桐……戏那么多……」

  同为女人,朱竹清霎那间就反应过来粉蓝色的眼睛中,那些笑意和心疼有哪
些意思,心头微微一跳,不好意思的看了霍雨浩一眼。

  随即猫爪推了推男人的右腿,扭着娇躯弓到霍雨浩的胯间,默默随着唐舞桐
的动作开始互补,确保肉棒的一切都能被二人吮吸起来。

  「不错不错,都很会吃肉棒,二位可以再刺激一点吗?」

  两位风华无双的绝美女性在胯下为他口交,两张湿热的唇瓣齐心在肉棒上舔
吻不断,霍雨浩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快要燃烧起来,搓揉乳头的力道瞬间加大几分。

  「哦,现在对你而言还不够刺激?」

  听到男人暧昧的发言,朱竹清眉宇间浮起一抹诧异,比起身体内的燎燎情欲,
她更觉得三人间的视觉冲击、心灵上的刺激更为剧烈。

  遥想大神圈建立以前,霍雨浩身为地位仅次于神王的一级神祇,唐舞桐常年
居家相夫,自己又是这个男人身份上老祖宗,她们动人的风情、身份的禁忌都如
梦境般缠绕。

  难不成比起自己的身体,霍雨浩更渴望小舞能够加入进来,玩一出母女丼的
快乐?

  「先祖不要乱想,我只是渴望更强的刺激,毕竟我还是有些放不开……」

  先祖心中所想令霍雨浩哭笑不得,她和小舞的风韵各不相同,但皆为女人中
的极品,对于男人来说,能肏到一位就已经是不知道多少辈修来的福分。

  但他能够同时拥有她们的风情,其中先祖更是陪同妻子一同认可如今荒唐的
侍奉,这简直超出他的预想,当即喘着情欲的满意道:「先祖,你就陪着舞桐好
好服侍我的……身体吧。」

  原本还在自我攻略的朱竹清听他这么一说,冷静的黑眸多了些讽刺,她能和
小舞桐毫不避讳的齐心为他口交,就已经足够疯狂,没想到这个男人还不满足?

  「老公…哈……我和朱阿姨弄得不舒服吗?」

  唐舞桐在龟冠舔弄一圈,发现朱阿姨在肉棒附近摆动臻首的速度加快许多,
而爱人则是笑眯眯的看着她们,顿时有些忐忑不安。

  「舞桐,我只是太爽了,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先祖也是……嘴巴这么会
吸,你说我昨晚怎么不多享受享受?」

  霍雨浩观摩着两张绝美的容颜在自己胯间摆动不休,一种成就感由然而生,
说话也变得有些语无伦次。

  「他绝对很爽的啦,有我们这么服侍他的肉棒,待会我还要上演一出绿帽好
戏,霍雨浩兴奋还来不及呢。」

  似是被他的言语刺激,朱竹清不忘用上幽冥百爪加持,眼角的余光也不忘示
意小舞桐回归口交,这个男人不是想享受吧,那就让他享受个够!

  唐舞桐一愣,好似想起什么,重新将自己的樱唇含向肉棒,一旁的朱竹清也
不忘错开位置,两条舌尖舔着龟冠,一时间淫靡氛围扩散开来。

  「老公,爽不爽啊?」

  唐舞桐见朱阿姨服侍的很是卖力,自己的樱唇也若即若离的吞吐龟头,但内
心更新知道爱人的感受。

  「嗯,这还用说嘛?」

  霍雨浩眯着眼睛笑道,他能清楚的感觉到先祖的用心,灵活的舌头正争分夺
秒的在肉棒上舔吮,这种感觉几乎让他忍不住抽插起来,先祖实在让他受不了。

  「那就好……」

  虽然她不喜欢分享爱人,但内心深处,唐舞桐更愿意用这样的方式来履行妻
子的义务,不为别的,有熟人陪伴,她也能轻松不少。

  就这样享受着口交好一阵子,霍雨浩惊愕的睁开眼,看着妻子和先祖在胯下
尽心的讨好自己,他的理智悄悄占起上风,瞬间的犹豫,唐舞桐和朱竹清就让他
得到更强的快感。

  「等……你们先等一下……」

  霍雨浩强忍着舒爽的感觉阻止两女继续口交,双手揉着柔软的奶子,好不容
易才从湿热的红唇中抽离肉棒。

  「怎么?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朱竹清冷淡的舔着红唇,在她的印象中能被用嘴吸出来,乃至被狠狠颜射一
番,对于男人而言,凭自己和小舞桐的美艳,应该能让霍雨浩得到极高的心满足
才对。

  因此,对于霍雨浩强忍快感而阻止她们的举动,有些不解。

  「老公,嘴巴还能继续哦,不要停下来嘛」

  唐舞桐柔声抱怨,她比朱阿姨更懂得爱人的内心,知晓霍雨浩还有恐怖的余
力来享受她们,所以也是有了一样的困惑。

  「你们…没注意到有人……嘶…舞桐继续吃…嗯…」

  见妻子深情款款的目光,先祖不解的困惑,霍雨浩顿时觉得有些有气无力,
将唐舞桐轻轻扶住,不紧不慢在她的樱唇里抽插起来。

  「哦?是沐白过来了?」

  透过霍雨浩的神识探测共享,朱竹清也明白了他为何阻止,神情不以为然的
盯着抽插小舞桐嘴巴的肉棒,温柔笑道:「小舞桐,你不会忘了今晚的目的吧,
起开点,接下来是我的时间……」

  「哼,去去去,快去让老公享受你的大奶子,我等了好久呢……」唐舞桐起
身舔着唇角,一脸迫不及待的样子。

  霍雨浩顺势看向先祖,即便失去束缚以后,丰满的乳球也没有任何垂下的可
能,两只乳球中央的沟壑是如此吸引目光,弄得他心里一热,用力捏了捏手中的
乳首。

  「这……先祖计划的……还是……」

  「霍雨浩……想试试看……我的乳交……想试试禁忌的伦理…是什么味道
…嘛」

  朱竹清周身闪过一丝幽紫光辉,幽冥灵猫武魂附体,娇躯向着霍雨浩的肉棒
爬去,随着她的爬动,她丰满的乳球流线更显硕大,伴随臀部出现的黑色猫尾一
同摇晃……

  说实话,霍雨浩从未见过先祖如此妖艳的一面,纯洁的诱惑与成熟的丰腴在
她身上恰到好处的体现出来,这也说明一点,妻子为何会让自己对她下手。

  看着先祖向他慢慢爬来,霍雨浩的心情有些复杂,内心升起一股无力的酸涩,
他不清楚妻子究竟给她下达了什么暗示或转变,但这一切根本的罪魁祸首正是他
的力量影响。

  「有一点不要误会,我这样的一面只有你和小舞桐见过,霍雨浩,我再问你
最后一次,你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散发着特殊诱惑的朱竹清慢慢爬行,神情却是久违的展露一丝慈祥,霍雨浩
的一切表现落在她的眼里,只是让她微微一笑,她可不想看到这个男人跟个木头
似的……

  霍雨浩确实被这样的先祖震了一下,那副木头呆样也不是装的,任谁看到自
己名义上的老祖宗变成这样,都会震惊的吧!

  「我很清楚小舞桐对我做了一些诱导内心的想法,倒不如说,我也希望自己
可以迈过心理那道坎,所以你不必纠结我的变化。」

  朱竹清慈祥中透露着一个秘密,这让唐舞桐娇躯一颤,她不理解朱阿姨为什
么要任由自己那样,她此时心里一片混乱,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

  「那先祖是自发接受舞桐的命令?」

  已经干涉过不止一次的霍雨浩眯着眼睛,他表现的有些好奇,对于先祖的变
化也猜到几分。

  「是,也不是,我不知道怎么形容那种感觉,但我心理知道,我需要一次说
服,才能迈过心理那道坎……」

  如霍雨浩猜测的那样,朱竹清绝不是第一次被自己那样干涉,至少他曾经永
恒之眼升华的那一刻,情绪府邸全部人或多或少都受到过影响。

  而唐舞桐那一次改变先祖,无形中应该有先祖暗中配合,才能确保心理变化
的这么彻底,至于证据嘛,霍雨浩看着神识探测中的另一位先祖,也有底。

  科技小屋外,戴沐白如同往常一样没有变化,但霍雨浩却从他身上发现一丝
异样的气息,那正是他第一次外泄永恒之眼气息的残留。

  感觉到共享探测里霍雨浩刻意流露出的变化,朱竹清默默的将侧脸贴在他的
肉棒上,抬起头,漆黑的眸子不知何时染上一层层情欲,红唇微张道:「霍…
…伦理浩……我想将自己交给你…我想彻底摆脱沐白…要嘛…要试试…我的乳沟
嘛…」

  说完,她轻轻推到霍雨浩的身体,默默跪趴在男人的胯间,充满诱惑的挺起
胸口,随即探出猫爪贴近肉棒,直到陌生且熟悉的味道传入鼻腔。

  「伦理浩?先祖是这样看我的吗?」

  虽然碍于视线阻碍,霍雨浩没能看到先祖在做什么,但突然从肉棒上传来不
同于口腔包裹的柔软触感,还是令他分外满意,不由自主的微微挺动腰部,让肉
棒可以尽情享受那份柔软。

  「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对你早已不是正常感情了,所以我叫你伦理浩,
应该很贴合现在的事情,怎么,莫非和我还不够伦理二字……还是你想和云儿也
试一试呢?」

  朱竹清泛着淡淡红晕的容颜挂起一丝好奇,莫非这个男人还打算同自己的妈
妈也发生些什么?

  此刻,她将那根肉棒完全容纳进自己的丰满乳球之中,白皙的两片乳肉中央
只余半个龟头,勉强可以挣扎出来,配上氛围的影响,显得充满淫靡的诱惑……

  「朱阿姨,你的奶子果然狡猾,竟然让小雨浩做出如此有违伦理的体验,还
说什么谎言,你就是看上我老公了,想和我抢人是不是?」

  看着白皙的沟壑深深埋葬着老公的肉棒,唐舞桐不由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胸
口,略显酸味的调侃起朱阿姨,她可是打算一举拿下,自然不会放过一丝机会。

  「那要看伦理浩敢不敢收下我,那才算是落实我和你抢人呢……明明我教会
你那么多取悦老公的技巧……小舞桐不懂得拿捏他的心……怎么怪起我来?」

  朱竹清轻笑着吐露出让唐舞桐羞红不已的信息,然后好像想起什么,直勾勾
的盯着她的胸口,温柔一笑:「而且,小舞桐的奶子虽然比不上我,却也比小舞
和荣荣亮眼不少,尺寸上还是可以给伦理浩玩一玩乳交哦……」

  唐舞桐的娇颜红晕密布,她看着肉棒在沟壑中时隐时现,不由摸了摸自己的
两团柔软,顿时有些泄气和纠结道:「老公,你觉得我和妈妈她们比起来能让你
满意吗?」

  「嗯,我不是以前玩过你的奶子嘛,娇软又不失弹性,比起岳母和九彩神女
可是丝毫不差,不要看不起自己,想玩的话,你也来试试……」

  霍雨浩挺动腰部在乳沟内来回抽动肉棒,先祖的乳沟深深将肉棒包裹,伴随
一上一下的抽插感觉,他能明显感觉到乳沟内特别的滑腻,比起妻子的乳交感受,
是不同又相同的舒爽。

  加上探测里戴先祖一步步接近,如同天然的催化剂一般,让霍雨浩非常享受
这种淫靡的乳交服务,一时间话也随意的乱说起来。

  「老公,你还试过九彩……乳交服务吗?」

  女人天生的敏感心理让唐舞桐瞬间觉得头疼起来,毕竟当初是她允许老公在
外找人发泄的,可现在不但知道了妈妈失身于爱人……

  连带着那位小时候经常陪自己的九彩神女都失身给老公了吗?

  「荣荣……伦理浩……你还真是胆大呢……不过……你连小舞就敢碰…荣荣
也说的过去……我现在觉得小三和小奥有点惨啊……」

  在她们挖苦霍雨浩期间,九彩神女也回到了家中,微皱着眉头思考着一个问
题。

  自己今天到底为什么会有恶心到干呕的感觉啊?

  「别苦着脸了,皱着眉头会长皱纹的。」正在她思考之际,一个懒洋洋的声
音响起。

  宁荣荣巡声望去,只见不远处的一张躺椅上睡着一个人,看上去半梦半醒的
懒散样子,此人也同样是二十多岁的样子,却留着一脸的大胡子,一双桃花眼正
迷醉的看着门口的妻子。

  「我长皱纹了也不错啊,起码还能有点人的味道,今天心里难受的很……」
宁荣荣随手关上房门,一脸不屑的回道。

  男子也不生气,半苦恼的道:「我们神祇几乎很难有外貌变化……今天谁让
我家大小姐难受了啊……我帮你出出气。」

  一边说着,他已经站起身,摆出一副饿虎扑食的模样,朝着自己妻子扑了上
去。

  宁荣荣娇躯一个灵巧转身,就避让开来,粉眸微微一转,玩味的道:「让我
想想啊,今天见过的有三人,分别是小舞、霍雨浩和三哥,,你想怎么帮我出气
啊?」

  「我……」

  男子语气顿时僵硬,这三个他是一个都惹不起啊……

  「好啦、好啦,不闹了。赶快给我做饭去,我都……小奥还记得这段时间你
做过什么不合我胃口的菜吗?」宁荣荣无奈的嗔怪道。

  「不合胃口的……荣荣指的难不成是……翡翠碧玉王八汤?」

  「呸呸呸,你还知道这东西不合我胃口啊,亏你还是食神,论做饭,两代情
绪之神都知道辅以情绪改善味道,心意到位了什么都好吃。」

  宁荣荣没好气的瞪了瞪男子,接着有无语的点了点头道:「不过,翡翠碧玉
王八汤……你今晚还是做一次给我再尝尝吧,反正也不是第一次,本小姐应该有
抵抗力……不过,你要是做不出好味道,别怪我用这个惩罚你哦。」

  「好吧、好吧,我提前戴上还不行吗?我这就去做出来…也是一大…怪事
…」一边说着,他从妻子手里的戒指光晕一抓,一顶造型奇异的翡色花帽轻易反
扣在头顶。

  不过,由于男子一脸的大胡子和些许猥琐的调侃气质,这花帽哪怕看上去就
好像一顶绿帽也不影响他的着装。

  食神做饭,从来都是化腐朽为神奇,任何食材只要到了他手里,理论上都是
美味佳肴,但奥斯卡毕竟不是厨家出身。

  有些时候不止比不上融念冰这个大神圈的公认第一厨师,就连比之后续时常
交流做菜心得的霍雨浩也渐渐跟不上,只因为情绪无处不在,用了心意的菜肴配
上不错的厨艺,总归是有所优点的。

  宁荣荣见男子戴上「绿帽」去往厨房,自己则在一处石桌前坐了下来,双手
托腮,脸上挂着一丝苦恼,眼底深处也有着几分怅然。

  「这日子过得虽好,但还是缺乏乐趣,嗯,就这样好了,三哥说过这几天让
我多陪陪小舞,明天就去找小舞去…真希望有什么我能做的啊…」

  身为小舞的好闺蜜,宁荣荣对她的感情自是好的不得了,今天亲眼目睹治疗
途中,小舞那略显痛苦的神情,心里很不是滋味,自己能做的终归太少。

  「这王八汤还需要炖上一段时间,荣荣想吃点别的嘛,不然到时候你又该呕
吐……」

  宁荣荣看着厨房忙碌的男子,目光落在那顶奇异的「绿帽」,心里莫名觉得
还挺合适这个男人,无奈道:「那就随你加菜吧……今天怎么不把那顶帽子丢一
旁了?」

  「只要大小姐开心,这帽子不就是一个摆设,有什么可在意的,翡翠白玉黄
金饭怎么样,能有助于消化……」

             情绪府邸—科技小屋

  唐舞桐如同发泄心中不满一样,趁着朱阿姨给老公乳交期间,她悄悄来到那
撅起的丰腴臀部后方,玉手轻轻拍打起来。

  感受着臀部的微妙打击,朱竹清不由脸上一红,却也没有过多反驳,谁让自
己本意就是想要抢霍雨浩的肉棒呢,带着几分漠然,几分羞耻的语气道:「伦理
浩……沐白马上就到门口……待会配合点……你就在我身上释放欲望即可。」

  「呼……那就随先祖……我帮你模拟环境…」

  霍雨浩满意的点着头,随着滑腻的触感渐渐升温,他心中的欲望也在不断累
计攀升,背后的九轮神环微微闪烁,吸收情欲的速度变慢一分,眯着睛落在探测
里的人影上。

  科技小屋外,戴沐白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这两天心中的疼痛十分剧烈,他不
知道朱竹清叫他前来所谓何事,却也明白多半是训话之类。

  「时间来的有点晚,你平时作弄我的时候,可不是这么没有时间观……」

  熟悉的清冷从小屋内传出,语气淡漠却也夹杂几分隔阂,好似满不在意中却
又留有回转的余地。

  感受着龟头顶端因刺激而分泌的粘稠液体流在自己的乳肉之上,朱竹清悄然
错了一个距离,让其流淌在滑腻的乳沟内,才捧着乳球继续给予男人快感,速度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已经适应肉棒的规模,比起方才加快许多。

  确保肉棒可以更为顺滑的在乳沟内进出以后,朱竹清抬头望了一眼霍雨浩,
黑眸中的一缕柔情流转,随即轻轻低头亲了一口龟头,用着平时的冷漠对着门外
开口道:「怎么?莫非需要我提醒你?」

  尚不知晓妻子正在用心服侍男人的戴沐白终于有了反应,他的心也不在是完
全的疼痛,内心似有无限的紧张,苦笑道:「竹清,我知道上次的玩法太过变态,
你说什么都是对的,我不反驳。」

  屋内的霍雨浩和唐舞桐都是一愣,这对夫妻之间的貌似另有隐情啊,唐舞桐
对着老公递出一个不明白的眼神,她也只是知道大概……

  朱竹清捧着乳球的动作依旧处于继续当中,或许是早就猜到两人的好奇,她
并没有一开始就将肉棒的顶端含进红唇,只是单纯如同浅吻一般让唇瓣与龟头触
碰在一起。

  经验丰富的朱竹清已经发现肉棒的分泌液体,她只是伸出舌尖将唇瓣所沾染
的淫靡尽数卷入口腔,仔细品尝着这份独特的味道,随即点了点头道:「伦理浩,
你的味道还不错,有种奇异的吸引力……」

  然后再次轻轻围着龟头舔弄,清冷的声音重新出现,「这次怎么不装死了?
戴沐白,成神以后你心里真的把我当妻子对待吗?」

  听着妻子一贯的口吻,戴沐白怦然心动起来,他回想起朱竹清的温柔,也回
想起自己近段时间的所作所为,道:「我那也是因为不知道会不会就此死亡,想
让我们生命的最后都快快乐乐的度过。」

  随后,他只听见一声巨响从屋内响起,朱竹清的声音甚至带有一丝疯狂道:
「快乐?」

  「你所谓的快乐就是让我戴上项圈,拿着那些变态的情趣来作贱我的身体,
甚至玩起角色扮演充当上位者使役是吧?」

  印象中,妻子的声音从未如此冰冷,让戴沐白感到有些恐惧,但事情毕竟是
他惹出来的,他现在能做的也就只有顺着妻子,「竹清……对不起……」

  屋内的唐舞桐已经捂住嘴巴,她完全不知道朱阿姨这段时间的经历,夫妻之
间的情趣玩法可没有戴沐白这样的手段啊。

  霍雨浩也从朱竹清的情绪波动里读取到一些思维,大手轻轻抚摸着那对黑色
的猫耳朵,他温柔的询问道:「先祖,能让我观察一下你的记忆吗?」

  「伦理浩,我说过会给你我的一切,你若是觉得感兴趣,我不会反抗。」

  朱竹清轻吐肉棒,只余舌尖用心舔吮龟头的敏感马眼,浓浓的悲哀充斥在她
的心里。

  「先祖说笑了,我不会对你有任何看不起的念头,无论何时,你都是我的先
祖,这一点不会随着我们的关系而变化。」

  通过情绪波动明白先祖的想法,霍雨浩只是温柔的摸着两对猫耳朵,他现在
甚至觉得有些上瘾,这对耳朵完全违反常理,简直就是完美的手感,一点也不输
滑腻的乳沟。

  「啰啰…啰…嗦…都说…喵…啊呜…」

  感受着头顶猫耳的特殊刺激,朱竹清不由羞耻感活跃,灵活的舌尖不禁没有
将液体舔弄干净,反而混合着她的口腔热气变得更加顺滑,让乳沟内的龟头变得
分外闪亮。

  「喵…唔…」

  朱竹清又一次从霍雨浩身上发现自己的身体变化,幽冥灵猫武魂好似在源自
本能的雀跃,驱使着她用舌尖特别刺激龟头的马眼部位,并且用上钻研的技巧逐
渐打转,她想要尽可能的给予男人温柔,恨不得马上扑进他的怀里。

  她现在十分确信霍雨浩以前躲避自己的原因之一,就是现在的变化,作为戴
家出身,白虎的血脉一直随着他的修为变强,到了他这个境界,自己的身体会本
能的渴望与之发生些什么。

  渴望通过交融来完成血脉概念上另一种融合,换言之,自己的幽冥灵猫已经
承受不住神王层次的白虎血脉,迫切的想要与之交流。

  「看来,我和你有着天生的契合度也说不定哦」

  「呼……先祖想玩死我啊,我差点就忍不住出声了。」

  受到先祖特别用心的刺激,霍雨浩差点忍不住想要爽叫,观察记忆的准备都
有了些许破坏。

  唐舞桐眸光微微闪烁,娇颜流出满意的神色,她摸摸下床来到屋内的一角,
准备简单的酒饮,一丝丝羞涩从她脸上浮现,心想:「待会朱阿姨一旦失身,就
轮到我了,要不要让老公享受双飞的极乐呢?」

  「那……伦理浩可不能这么说……毕竟待会我还有一出好戏……今晚要不要
品尝品尝我身体?」

  朱竹清对霍雨浩的反应很是满意,更加用心的服侍肉棒的一切,一步步将他
的欲望激发点燃,好让自己的计划完美施展。

  「唔……你看我待会……」

  接连不断的刺激让霍雨浩的状态渐渐失控,他已经不想多说什么,背后的九
轮神环也璀璨起来,情欲的一面正在疯狂吸收在场的情欲波动。

  门外,戴沐白一个人冥思苦想接下来的对策,他知道妻子绝不会轻易原谅自
己,可阵阵莫名的感觉从心底传来,眼中的理性渐渐消失,但他的胯间没有任何
反应,也不知发生了什么。

  「对不起,戴沐白,这三个字你说了多少次,难道我没有斥责你的变态想法
吗?」

  朱竹清冰冷的语气不见半点消融,反而越发冷厉,通过神魂探测共享,她对
戴沐白的一举一动都看的一清二楚,漆黑的眸子满是失望。

  「不要否认,我至少提醒过你不下十次,可你除了一点点毁灭我对你的感情
之外,还做过什么?」

  妻子的语气中掩饰不住的失望令戴沐白不敢否认,他很清楚朱竹清的脾气,
一旦否认,他和她之间的感情绝对会走到尽头。

  「我只是想给你留下快乐的记忆……那时候……」

  「快乐?希望我快乐?戴沐白,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你的角色扮演名单里会出
现亲属关系吗?难道你想看到我和那个孩子发生什么?

  我看是你一个人快乐吧?从以前开始,你就这样,自顾自的寻求性爱的极乐
……」

  朱竹清的眼前浮现一幕幕过去的记忆,再也无法压抑自己的内心悲哀,就连
乳交也停止下来,她夹杂几分讽刺的低声苦笑道:「霍雨浩,你想要品尝、想要
试一试、想要触碰禁忌的快感吗?」

  霍雨浩只是听着,没有回答,他此时已经观摩到先祖绝大部分记忆,他的神
识强度配合情绪之神的力量早已抵达概念上的理解,表层思维的情绪波动只能算
是类似于读心的手段。

  一旦被观测者放开心神防御,那么这个存在不管是潜意识还是深层意识,乃
至早已遗忘的想法都将赤裸裸的被情绪力量深入挖出,轻易就能窃取着存在的一
切情绪反应。

  不知不觉中,霍雨浩也读取的差不多了,他已经知道先祖曾经为何会让自己
触碰她的身体,也知道了妻子给予她什么命令,所以面对现在的先祖,他只是温
柔的摸着两只黑色猫耳朵。

        【爱上自己的老公、给予老公足够的便宜】

  这是透过深层意识,霍雨浩可以直观感受到的想法,但这些表面上的暗示已
经被先祖的思维扭曲,某种意义上来说,唐舞桐其实属于歪打正着,朱竹清一开
始具备的心理变化已经十分接近失身的边缘。

  唐舞桐所给予的暗示,只不过放大了朱竹清心里最后的仁慈与悲哀,而压垮
底线的准备几乎是平时就完成了概念变化。

  「先祖是想要给他戴绿帽?」

  面对先祖的服侍,如今的霍雨浩心中已经产生一种特殊的感觉,那是一种让
他想要沉迷进去的温柔。

  「将我的心理彻底征服,让我可以没有顾虑的投入这份禁忌,是选择霍雨浩,
还是我们两人之间的伦理浩,你应该听懂了吧?」

  朱竹清言简意赅的表明想法,娇躯紧紧趴在霍雨浩的身上,内在燃起的情欲、
对戴沐白最后的仁慈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份全新的感觉,她已经明白,自
己现在对于霍雨浩的感觉究竟是什么。

  那不是最初的温柔,也不是对后辈的慈祥,,只是单纯的男女之情,只是单
纯的想给他作为女人最好的温柔。

  「伦理浩……先祖是不是也改叫伦理猫呢?」

  霍雨浩头一次调侃起自己的先祖,双手揉着她光滑的腰肢,满足的目光打量
着这具身体的一切。

  朱竹清抬头看向那双灵眸,刚一对上,她就从霍雨浩的眼神里看到了一种强
烈的情欲,但其中还有着明显的清醒,显然没有沉迷情欲的影响。

  朱竹清注视着那双灵眸,身上的其余紧身皮衣悄然被她用能量消融掉,随即
柔笑道:「只要你觉得可以消除对我的畏惧,那我不介意你这样叫我,你现在不
是小舞桐的男人、也不是小舞的男人,伦理浩是只属于我朱竹清的男人。」

  乌黑的长发披散在如雪的背部,情欲的燥热令她的肌肤蒙上一缕缕透明的汗
珠,纤腰至臀部那条完美的圆润曲线让霍雨浩暗暗咋舌。

  先祖褪去冷艳的外表以后,居然如此火热的温柔吗?

  「伦理浩,你在想什么?难道我比不得小舞的身份?难道……你嫌我脏了?」

  朱竹清轻轻探出玉手反握住硬挺的肉棒,温顺的跨坐在霍雨浩的身上,丰腴
的臀部微微一提高,将肉棒抵在自己的腿心,等待他的最终选择。

  「老公,我和朱阿姨准备之前已经洗过澡了,你……」

  唐舞桐听到朱阿姨的询问,女人间的同情发作,她一直想要老公品尝朱阿姨
的身体,可却忽略了一个问题。

  自己的爱人能接受被人开垦过的身体吗?

  霍雨浩嘴角一抽,只是发泄欲望的话,墨月作为狂神之妻已经被他肏到浑身
发软,何况朱竹清是自己归顺于他,他有什么理由要求什么呢?

  「伦理浩,我能给你一个保证,我把身体给你以后,不会再让戴沐白碰一分
肌肤,哪怕是轻微的手部接触也能根绝。」

  朱竹清的黑眸中更显柔情,却也没有逼迫,只是给出自己的承诺,一个作为
女人能给出的基本承诺。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