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儿】(1)(母子纯爱)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杏仁
2021/5/28 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本站首发:是
字数:10703

  正文内容:

  「妈妈走了……照顾好自己……」

  苏萱看了自己的儿子最后一眼,说完这句话就撒手永远地睡去了。

  她听到了儿子在她离开那一刻撕心裂肺的呼喊,她何尝不是心如刀割,儿子
才六岁,就要经历和至亲之人离别的痛苦,老天就这样被强迫让她们母子分离了。

  就在前几天,她和儿子走在大街上,这时路上突然有一辆货车失控,就这么
撞向了儿子。苏萱不顾一切的冲向儿子。那之后,儿子的命保住了,苏萱却倒在
了血泊中。

  「小宇,以后你一定要成为一个鼎天立地的男子汉,保护好你以后的家人。
下辈子我们再做母子。」

  苏萱闭眼之后,只觉得周围一切都亮了起来。

  「小宇!!!」

  苏萱一声惊呼,坐了起来。眼前已经不是白花花的病房了,入眼就是一片缤
纷的花海。

  「这里是天堂吗?」

  苏萱这样想着,有些茫然的站起身来。她看了看自己身上,只觉得自己年轻
了不少,身体轻飘飘的,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裙和米黄色的贴身毛衣。苏萱记得这
身装扮,是她年轻时最喜欢的衣服,直到她出嫁那天,这套衣服被她落在老家。

  苏萱又想到了自己的儿子小宇,伤心的泪水又止不住的留下来,儿子明明才
六岁,自己却要和他分离,在自己死前他是那么粘着自己,现在突然自己就离开
他了。儿子内心的绝望她远在天堂都能感受到,她们可是这世界上最亲密的母子,
上天怎么就人心让她们分开呢。一想到可爱的儿子今后夜里想着自己以泪洗面,
自己就难以忍受地心痛不已,这时苏萱多么想飞到儿子身边告诉他,妈妈还在,
妈妈还在,宝宝不要哭了,以后妈妈一直陪着宝宝,然而她不能,儿子和她已经
生死两隔。

  苏萱哭着哭着就又晕了过去,也顾不上自己身处何处。

  苏萱在迷糊中觉得自己被人抱了起来,那人似乎走了很长一段路,自己最终
被放到了一张床上。

  苏萱做了一个梦,梦到她又活了过来,和儿子重逢在家里,儿子和她紧紧拥
抱在一起。但好景不长,家里被闯入,她被几个怪人强行拉走,儿子大声地哭喊
朝自己奔跑过来,但他哪里比得上成年男人,不一会母子两人就再也看不见彼此
了。

  「你没事吧!是不是做恶梦了!快醒过来!」

  苏萱从噩梦中转醒,他看到一个年轻男子坐在床前。苏萱立刻抱住胸口。

  「你是谁?为什么在我家里?」

  男子笑了,眼睛弯的像月牙一样好看

  「你在我家里,我看你晕倒在在我家花园里面,就把你背回来了。」

  苏萱这才坐起来看了看四周,金碧辉煌的,确实不是她家,随即她又想起自
己已然不在人世,这里怎么可能是她家。她又看了看眼前的男人,发现他竟然长
得还挺好看,年纪不大,看起来也就十五六岁。如果苏萱年轻时看到他一定会脸
红,但现在苏萱怎么说也长了三十年了,这点定力还是有的。

  「我叫司天,你可以叫我小天,请问小姐贵姓啊?」

  苏萱这才觉得自己一直没说话,属实有点不礼貌。

  「不好意思孩子,我叫苏萱,你叫我苏姐也好,苏姨也行,反正我孩子比你
小不了多少。」

             司天怪异地看着她道

  「我还是叫你苏姐吧,不过恕我冒昧,您看起来实在不像是有孩子的人。」

  苏萱只当他在和自己客套,笑了笑。

  「弟弟说笑了,我都三十了,有孩子不正常吗。」

  司天看她的眼神更怪异了「您有三十?」

  苏萱问他「我看起来很不像吗」

  「非常不像。」

  苏萱摸了摸自己的脸,发现确实比之前水嫩了不少,她起身想去镜子旁边看
看,司天给她带路来到了浴室。苏萱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立刻就惊呆了。镜子里
的人别说三十了,就连二十可能都不到,看起来也就十六七岁左右。但是模样还
是自己的,只不过年轻了而已。不过一想自己已经来到了天堂,变成年轻的样子
也不是不可能。但是看司天的反应,苏萱总感觉自己还活在地球上。

  她转过头问出了穿越剧里都会问的一句话:「请问这里是?今年是哪一年?」

  司天说:「这当然是我家,我家住在s省,这里是我在s省s市的一栋别墅,
至于今天的日子,是2020年5月24日。你难道连这个都不知道吗?」

  苏萱尴尬的笑笑:「刚才做了个噩梦。只感觉自己又活了一辈子,还生了个
儿子,那个梦太真实了,让我有点分不清现实和梦了。」

  司天表情不再怪异了,让苏萱下来吃饭。

  苏萱自刚刚就一直在怀疑人生,自己究竟是在做梦还是醒了。想了半天她又
想到现在是2020年,自己可是在2011年死的,而自己对于2011年到
2021年之间的记忆几乎是没有,也就是说自己是真的在2011死了,至于
为什么在2021年又活了过来,而且是以少女的身体活过来,她也不清楚。

  她现在只想知道一个问题,自己的儿子是不是在这个世界上。她虽然重生过
来了,但她并不确定这还是她之前那个世界。

  苏萱踌躇了一会,还是决定借司天的手机给前夫打了个电话。她和前夫早就
离婚了,离婚之后她和儿子方宇生活在一起,她去世后按照法律,前夫现在是儿
子的监护人。

  然而号码是空号,苏萱叹了口气,八年过去了,前夫换了号码也正常。

  除了前夫的电话,其他人的电话她都没记住。目前看来想要找到儿子就只有
亲自去找他了。

  当她想要拜别司天的时候司天却又极力地挽留她。

  「苏姐,你现在身无分文,怎么去找人,我想我直接把钱给你你也不会收,
不然这样,我自己在家我不会做饭,你如果会做饭的话可以给我当一个月的保姆
吗,我可以给你十万作为你的工资。」

  苏萱心动了,对于司天能拿出这么多钱来并不意外,能住的起这么大别墅的
人不会缺这十万块钱。但对她来说这十万很是关键,有了这十万,苏萱不仅仅能
够去儿子所在的城市,而且还能作为启动资金做些生意,以后自己总要吃饭的,
而且既然她回来了,那她就要重新成为儿子的监护人,没有钱怎么行呢。

  苏萱看着司天,感激地点了点头。司天只是微笑着看着她。

  苏萱在前世照顾以为人妻人母,现在照顾司天自然不在话下。没多久,司天
就爱上了苏萱做的饭,二层小别墅上上下下都被苏萱打扰地干干净净。苏萱儿时
也是在农村长起来的,倒是也能够替司天打理一下花园。

  这几日苏萱和司天也渐渐熟络起来,苏萱知道了司天现在在s市念高二,他
父母在外地做生意,家里算是很有钱那种。他父母不管他,因为这种有钱人家的
孩子大学一般都是出国留学。和大多纨绔子弟不一样,司天待人很是温和,从第
一天照顾苏萱就能看出来,苏萱也很是感激他能收留自己。

  不过,虽然司天待她很本分,但苏萱总感觉司天看自己的眼神越来越不对劲,
不像是朋友之间的眼神,反而有些不明所以的东西在里面,也不单纯是欲望,竟
然有点像儿子的眼神。但苏萱不是很在意,他这个年纪本来就是性懵懂的年纪,
再加上父母又不在身边,遇上自己会产生一些幻想也在所难免。况且算起来他和
自己儿子差不多大,苏萱就更不当回事了。因为司天帮她做了很多事,这一个月
苏萱也尽心尽力地照顾司天,把他当半个儿子养。

  一个月的时间很快过去,这一个月,司天托关系帮苏萱弄了个假身份,假户
口,还给了她十万块钱工资,苏萱自己只要了一半,就当答谢司天。而且这一个
月,司天都被苏萱养胖了。

  当苏萱终于决定离开时,司天急切地挽留她,还说每个月给她二十万。

  这个条件是很让苏萱心动,但苏萱心里对儿子的思念一刻都没停下,她想知
道儿子这些年过得好不好,有没有学坏,甚至是有没有交女朋友。想到交女朋友,
苏萱竟然第一时间有点期许儿子这么做,原因就是自己不在他身边了,有另外一
个女人陪着他也好啊。但随即她就不这么认为了,一想到另外一个女人和她抢了
儿子,她就浑身不舒服。不过她还是觉得自己是因为儿子早恋才生气的。

  最终司天让步了,对苏萱说不管找到还是没找到,都要回来告诉他一声。

  苏萱答应了,然后就踏上了旅途。她现在联系不上任何人,所以只能先去老
家看看父母。但谁知,去了之后才发现她的父母早已去世多年。

  苏萱在自己父母的碑前哭了好久,磕着头说自己不孝。她又在父母家里为父
母守孝几天,踏上了寻找儿子的路。

  虽然父母都去世了,但起码证明这个世界还是她原来的那个世界,既然这样,
儿子就一定还在。

  靠着这个念头,苏萱每个学校每个学校地找,她没办法报警,因为她现在的
身份并不是儿子的亲人,也没有资格报警。

  她花了快一年时间,能用的方法都用过了,亲朋好友竟然都搬了家,就连她
以前工作的地方都倒闭破产。她将搜索范围从一个城市扩散到整个省,再到整个
国家,一年过去了,除了西部边疆的几个省没被她去过,全国的中学几乎被她走
访了个遍,就是没找到儿子的身影。

  一年后,苏萱回到了s市,这里是她和儿子小时候生活的地方。但如今却是
人走茶凉,一时间苏萱感受到了莫大的孤独,她感觉自己就像被这个世界抛弃了
一样。但很快她又振作起来,她冥冥之中还觉得儿子就活在这个世上,像小时候
每天晚上放学后等她回家一样在某处等着她。

  苏萱坐在天桥下面,她已经没钱再住旅馆了,看来明天又要打一份临时工作。

  算起来,儿子应该也上高一了,不知道他过得好不好,带着对儿子的思念,
苏萱靠在墙边渐渐失去意识。

  忽然间她觉得自己被人戳了一下,苏萱抬起头来,才发现自己面前何时站了
三个人,正对着自己笑。

  其中一个人对她说:「小姐,一次多少?包夜呢?我们三个能不能便宜点啊。」

  苏萱先是疑惑他们再说什么,但随即就明白了,他们是将自己当成了卖淫女。

  「我不是那种人,你们找错了!」

  一股尖锐声音响起:「呦,是嫌弃我们哥几个太丑了吗,给钱也不让操啊。」

  污秽的话几乎让苏萱想吐,她决定不理这几个人,转身想要离开天桥洞。

  然而她没走几步,就感觉衣服被人抓住了。她疯狂地大叫起来。

  「臭娘们喊几把,一会把她嘴堵上。」

  然后苏萱就感觉有人往她身上凑,她疯了一样挣扎。

  这时远方突然有一个人影跑过来。那道人影对着三人一人给了一拳。然后拉
着苏萱的手把她拉到自己身后。

  「你们几个,又被我撞见欺负女生了,看来小爷我又可以英雄救美了。」

  「臭小子别管大人的事行不,之前不和你计较,今天这个极品哥仨必须拿下。」

  说完那人和三个壮汉扭打在一起,那人看着瘦小,但身体极为灵活,而且出
拳快速有力,不一会三个壮汉就被打趴在地,当然那人也挨了几拳,不过没什么
大事。

  苏萱在一旁看呆了。不过不是因为少年精彩的打架技巧,而是他给苏萱带来
的感觉,让她很熟悉。

  「喂,你咋不走,要是我刚才没打过他们,你可就惨咯。」

  少年看她一直不说话,绕过她直接走了。这时苏萱才急了,忙追上他。

  「谢……谢谢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害,小事一桩。」少年语气很是无所谓。

  苏萱兴奋飞跑到少年面前:「我知道你的名字,你是方宇对不对!」

  少年小小震惊了一下:「是又怎样?你咋知道?」

  苏萱一瞬间泪涌了出来,她的感觉没有错,面前的这个朝气蓬勃的少年就是
以前那个可爱的小宇,那个每天晚上吵着和她睡在一起的小小宇,他们母子分别
了十年,现在终于团聚了。

  苏萱上前抱住了他,泪滴在他的肩头:「小宇……我是你的妈妈……妈妈终
于找到你了……妈妈以后再也不离开你了……」

  但方宇却嫌弃地推开了她:「喂,别以为你是美女就能随便抱我啊,喜欢当
妈呀,福利院那么多孤儿你去随便认领一个呀」

  苏萱当然不会生气,到手的儿子还能飞了不成,她眼里笑意挡不住地露出来:
「我真是你妈妈,你听我说,妈妈突然从十年前穿越到了现在,但是妈妈的身体
莫名其妙回到了年轻时候,我知道你不相信,但是……」

  「哎呀行啊行啦,电影看多了吧,这都什么俗套的剧情啊,你不会是想冒充
我妈然后骗我的钱吧,我又没几个钱。」

  苏萱只是笑着拉着他的手,儿子不相信很正常,只要能够在他身边就好了,
接下来自己绝对会补足儿子缺失的母爱。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苏萱想逗一逗自己可怜又可爱的儿子。

  「小弟弟,你不认我做妈妈也很正常,让我呆在你你身边照顾你就好,行吗?」

  方宇摆摆手:「你随意就好……」

  一路上,苏萱不停偷看儿子,才发现儿子现在长得真是好看。原来那个圆润
的小脸已经看不见了,换成一张刀削般的面孔,高挺的鼻梁和自己长得简直完全
一样。五官分明,有棱有角,再看他身上,一米八左右的身高中规中矩,虽然块
头不大,但是体格很健壮,宽肩细腰,整个上身呈倒三角,刚刚苏萱抱他的时候
就感觉儿子身上肌肉一块一块的,隔着衣服完全看不出来。儿子全身都向外散发
着阳刚的少年气息,总之苏萱是越看越喜欢,喜欢到自己都有点脸红了。

  方宇实在受不了这个女人赤裸裸的目光了:「你能不能收敛点,咱俩又不认
识,你这么盯着我看合适吗?」

  苏萱笑道:「怎么不认识啊,我知道你叫方宇啊,今年大概16岁,应该念
高一了吧。」

  「我早就辍学了,还有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苏萱惊讶道:「什么?你说你辍学了,你爸爸没有让你读高中吗!」

  「我不想和你说这些,我又不认识你。」

  「现在你认识我了,我叫……嗯……苏萱儿」

  苏萱儿?方宇觉得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对了,他过世的妈妈就叫苏萱,这女
人为了冒充他的妈妈竟然还专门去查了他去世母亲的名字。他看着眼前的女子,
突然觉得这女人有点眼熟,但具体像谁他不清楚,只觉得她的容貌像是在他心里
封存了好久,直到今天遇到她才想起来。但是看她也就不到二十岁的样子,方宇
实在猜不出是他哪位故人。

  这时,苏萱从手里拿出一个身份证,上面赫然写着苏萱儿的名字,生于19
99年。也就是今年才22岁。方宇惊讶的看着她的身份证,没想到眼前的女人
还真的叫苏萱儿。

  「怎么样,现在我们算是朋友了吧,那你可以和我讲讲你的故事了吗?」

  方宇现在觉得无所谓了,自己的故事又不是什么秘密。二人边说着话边往方
宇的家里走过去。

  方宇自从苏萱去世后,苏萱的前夫,也就是方宇的父亲方强成为了方宇的监
护人,但是那时候方强早已再婚,方宇在他家里不受待见。艰难的读完初中后就
被他的后妈赶了出来,方强终究还是不忍心儿子受苦,给他联系了一个做饭店的
老朋友,让方宇在那里打工,每个月能够挣到500块钱。方宇和别人合租了个
小阁楼,每月只需要拿200块租金,算是勉强落脚了。

  等到方宇说完这些话,苏萱已经哭成泪人了,他能想到自己的儿子会过的不
好,这只是没想到现在连家都没有了,他这个年纪的孩子本来是应该在学校里无
忧无虑地读书的。

  方宇奇怪的看着苏萱:「你怎么哭了,我的故事有这么感人吗?」

  苏萱抹抹眼泪:「我没事,就是感觉你这孩子人生有点凄惨。」

  「比我惨的人可太多了,我还没那个资格伤心落泪。」

  苏萱有些惊讶儿子竟然这么坚强,一时有点欣慰:「你能这么想真是令我意
外,不过你今后不用活得那么累了,有妈……有我在你身边。」

  「你到底是谁啊?咱俩毕竟非亲非故,结果一见面你就想当我妈?」

  「嘿嘿,我的身世就算说了你也不信,你就把我当朋友就可以。」

  方宇不再追问她:「算了,我也不怕你对我有利可图,反正我是个穷光蛋,
你在我这也得不到什么东西。」

  两人说着已经来到了方宇住的地方,是个破旧的老小区,周围唯一出色的建
筑就是一所高中。两人来到了方宇住的10层阁楼。

  苏萱打量了这个房间,有一个客厅,两个小卧室。整体加起来也就六十平米。
每个卧室十来平米左右。

  「坐吧,这里挺小的,也没东西招待你,对了,你吃晚饭了吗?」

  「还没,你呢?」

  「我也没有,平时我吃碗泡面就行了。你要没吃的话我去给你煮一包。」

  苏萱听到这又心痛起来:「你还在长身体,怎么可以只吃泡面?我去厨房给
你做饭。」

  苏萱来到厨房,却发现冰箱里只有两个鸡蛋。于是苏萱又下楼采购了一堆菜
品回来。

  方宇看着苏萱在厨房忙里忙外的身影,心里暖暖的,总觉得那个身影让他想
起了某个人,那个一样对他很好,一样美丽,一样温柔的那个女人。

  他一边看苏萱做饭一边听苏萱嘟囔,他凑近一听,好像听到了在埋怨他这么
大了还不会照顾自己,让她这个当妈的心疼……

  这女人,真把自己当成我妈了……

  苏萱端上来的菜打断了他的思绪。

  「小宇,吃饭了,在想什么?」

  「妈,我没想什么……」

  苏萱惊讶地看着方宇,她刚刚没有听错吧。

  「不是不是,喊错了,你别误会!我没有那种癖好!」

  苏萱捂着嘴看着方宇手忙脚乱解释的样子,笑道:「想喊的话喊就可以,我
知道你内心肯定缺少母爱。」

  方宇一下子憋红了脸:「哪有,我现在都快成年了,母爱什么的早就不需要
了!」

  「啊!」苏萱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心情立马低落起来。

  是啊,小宇都已经16岁了,自己又能照顾他几年呢,自己只是他的妈妈而
已,也只能是他的妈妈。难道自己还能照顾他一辈子吗,自己又不是他的老婆。

  呸!苏萱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作为妈妈怎么可以有这个想法,真是不要脸!

  苏萱这才意识到和自己儿子一起丢失的十年再也找不回了,但苏萱毕竟是成
年人,她很快就又整理好心情。

  「是是是,我们小宇最厉害了,才不需要妈妈照顾呢。先吃饭吧。」

  方宇没再说什么,低着头开始吃饭。被苏萱当成小孩子心情本来不太好,但
吃了几口苏萱做的饭菜,就彻底放开了肚皮。总从妈妈走之后,他从来没吃过这
么好吃的饭。不觉之间他看向苏萱的眼神变得有些感激了。

  看着方宇吃的越来越开心,苏萱也开心了起来,刚刚的不愉快被这对母子暂
时抛到了脑后。

  母子二人正吃着,门突然开了。原来是方宇的舍友回来了。

  「呦,今天从哪买的饭,楼道里就闻到香味了。诶?这是?」

  进门的是一位和方宇差不多年纪的男生,不过和方宇阳刚的外表不同,这位
男生外表极为俊美。

  「司天!」

  「苏姐!」

  「你怎么在这?」两人异口同声地问道。

  没错,进门的就是一年前让苏萱借宿了一个月的司天,他们都没想到此时能
够相遇。

  「额,你们认识啊!」

  方宇扒着饭问两人。

  司天先开口道:「没错,一年前苏姐和我一起住过一段时间,我俩挺熟的。
没想到在这都能遇到,真是缘分!」

  苏萱脸上还是惊讶的表情,开口道:「是啊,真没想到,对了,你怎么会在
这啊?你不是在读高中吗?」

  「别提了苏姐,我爸非给我转了一个学校,那个学校离我家又太远,所以租
了这么一间阁楼。您之前说要去找人,人现在找到了吗?」

  「原来是这样,哦,谢谢你还关心我的事,人已经找到了,而且就是你的室
友,方宇!」

  苏萱指了指方宇,脸上又漏出了喜悦的表情。

  这时轮到方宇犯懵了:「不对啊!苏……苏萱儿是吧,你找我干啥,我又不
认识你!」

  听言,司天也是一脸迷惑地看着苏萱。

  「这……」苏萱原本只打算默默照顾方宇,此刻的情景显然也让她始料未及,
看来不解释一番是不会让这两个人信服,只不过自己这个情况,就算自己说了实
话……

  苏萱心中一定道:「嗯……其实是这样的,我和方宇的妈妈呢,她也叫苏萱,
我们两个是好姐妹,只不过我俩年纪差的有点大。不过当时方宇出生的时候我也
照顾过他不少时间呢,所以算起来,我也算方宇半个妈了吧……」

  苏萱说完,心虚地看了两个男人一眼,但显然,对于这个说法他俩显然不怎
么相信。

  首先是方宇,苏萱刚刚可是说她只有22岁,也就是自己出生的时候她也仅
仅只有五六岁的样子,而且方宇对于眼前这半个妈可是半点印象没有。方牧倒不
是很怀疑她小时候照顾过自己,但很怀疑她所谓的照顾可能就只是抱了自己几次,
如果硬要扯上点点关系的话叫她姐姐或者阿姨岂不是更好,为什么非要叫她妈呢?

  其次司天呢,他就更怀疑了,因为苏萱的身份证之类的东西可是他帮忙造假
的,而且苏萱当时还急切地想让自己把她的年龄改大一点,而自己可是清清楚楚
苏萱根本就没有22,可能18都没到。

  不过两人就算再不信也不会说什么,毕竟是人家的私事。

  「呵……呵原来是这样,那苏姐,你找到方宇之后还要干什么?」

  「嗯……具体我也不知道,只想照顾他吧,毕竟这孩子从小就……」

  想起刚刚的不愉快,苏萱识相地闭上嘴。

  而司天听到苏萱的话,不知道为何脸上似乎阴暗了一下,但随即他又掩盖了
下去,他看着桌子上的饭菜,立刻做到苏萱的旁边:「苏姐!这是你做的吗?我
好久没吃过你做的饭了,你知道吗,从你走了之后我就整天想你做的饭。那段时
间是我最快乐的时光。」

  苏萱笑着说:「我哪有这么厉害,倒是你,那段时间帮了我不少忙,如果不
是你,我还找不到方宇呢。」

  司天看了方宇一眼,目光又回到苏萱身上:「对了苏姐,你以后没事的话就
继续到我家去吧,我给你开50万的月薪。」

  这时一直在干饭的方宇突然抬起了头:「对啊,苏……苏萱儿……老司家里
可有钱了,你要是去他家当女仆,老挣钱了!多少人挤破脑袋都去不了。」

  说完他又补了一句:「一直叫你名字感觉挺生分的,要不我也叫你苏姐吧。」

  「你不许叫!」苏萱脸红红的,坚决地说。

  「为啥」两人再次疑惑看她。

  「不为啥,叫我妈妈,这是你亲生母亲要求的!」

  「她要求的?可是这也太占我便宜了吧,老司叫你姐姐,我却要叫你妈?你
不就比我大六岁!」

  「大六岁也是大!不叫我就不给你做饭!」

  方宇立刻苦了张脸「啊?你刚刚不是说可以把你当姐姐……」

  「刚刚是刚刚,现在我改主意了。」

  司天在一旁偷笑着。苏萱则板着一张脸,看来这件事她不可能让步!

  「让我叫你妈,可以啊,你不是说你小时候照顾过我吗,那你说说我的生日
是哪天,我几岁上的幼儿园,在哪上的幼儿园,我小时候的铁哥们是谁!说出来
我就叫你妈!」

  方宇说完,趾高气扬地看着苏萱,就好像已经把她踩在脚底一样,但谁知苏
萱缓缓地道。

  「你生日是4月5号,2岁半上幼儿园,幼儿园就在家门口,铁哥们叫小帅。」

  方宇傻了,这种事除了他和他去世的妈妈,根本不可能有人知道,就算她去
调查也不可能知道这种事,这女人,小时候真的认识自己吗,那为什么自己一点
印象都没有呢?

  看着方宇张着嘴巴的傻样,苏萱「扑哧」

  一下笑了,然后她眉毛上挑向他炫耀自己的胜利。

  司天呆呆地看着苏萱的笑,心里却满是嫉妒,因为他和苏萱相处一个月之久,
从没见过她露出如此美丽的笑容。那段时间,苏萱就像一个突然降临到他身边的
仙子一样,美丽而温柔,是他心里仰慕的女神,苏萱虽然对他很友善,但司天知
道苏萱心里不可能有他,对他也总是敬而远之。

  但方宇短短半个晚上的相处,就能让苏萱轻易放下姿态嬉笑打闹,怎能不让
司天嫉妒。但嫉妒归嫉妒,苏萱可能也只是拿方宇当晚辈而已,自己作为她的弟
弟显然更有希望得到她。

  想到这,司天添油加醋道:「老方,快叫苏姐妈妈呀。」

  方宇一听来气了:「你今天怎么这么活跃啊,平时不是挺高冷吗,你不会喜
欢她吧,对了,你俩不是同居过吗!」

  「你说啥?我只是仰慕苏姐而已,苏姐可是我见过最温柔最漂亮的女人,怎
么可能便宜我这种臭小子!」

  苏萱打了个停止的手势:「你俩越说越不对劲了啊,我们都是朋友。」

  「对啊,都是好朋友,占什么便宜啊。」

  「谁说你是我朋友了,你给我叫妈!」

  「我靠,到底为啥啊!」

  「这可是你自己刚才承认的,别想赖账!」

  「我……」方宇欲哭无泪,但是却无法反驳,早知道这女人对自己如此了解,
自己就不说大话了,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想了想他还是很不情愿地说:「就叫一次!咳!」

  方宇轻咳了一声,然后用极小的声音说了一句。

  「妈。」

  「没听见!」

  「妈!」

  「还是没有!」

  「……」

  「妈!!!!!!!!」

  方宇都快哭了,今晚自己明明救了这个女人,凭什么自己却要喊她妈呀……

  不过,感觉还挺顺口的,毕竟十年没喊过了……

  自己真贱……

  「嗯~乖儿子,真乖,来妈妈抱~」说完,苏萱已经张开怀抱了,一对傲人
的胸就这么对着方宇。

  然而方宇并不领情「滚粗吧你」

  显然在他看来,男人的尊严更重要……

  见方宇并不领情,苏萱其实是有点伤心的,但她没表现出来,她感觉以后就
这么逗逗儿子似乎也挺不错的。说不定喊着喊着,他就习惯了呢……

  看到苏萱刚刚想要拥抱的动作,司天心里快酸炸了,自己长得比他帅,钱比
他多,为什么自己就享受不到那个待遇啊……

  总之,这顿晚饭就在母子俩母慈子孝加上司天酸气冲天的氛围里吃完了,然
后三人就该考虑怎么睡觉的问题了,这个小阁楼,只有两个卧室,分别住着司天
和方宇。

  让苏萱住客厅显然不可能,因为客厅只有一个茶几和几个凳子,连沙发都没
有。

  所以问题很显然,苏萱要和其中一个人住一块。

  苏萱自己当然想和儿子住在一起。

  「别搞笑了好不好,早说了,我和你非亲非故,就因为我叫了你一声妈就要
和你一起睡觉吗,那我去大街上随便拉一个小姐姐叫妈,那她是不是也能抱着我
睡觉啊!」

  「什么叫了一声,你明明叫了三声,而且谁说要抱着你睡了,想得还挺美。」

  「那你不会是想打地铺吧,来,你看看这小房间有你打地铺的地吗。」

  苏萱往里面看了一眼,好家伙,一张床占了五分之四的空间。

  司天看他们争论的快乐,悄无声息地凑了过来,一双眼睛不住地看方牧。

  方牧也意识到他的目光了,瞪了回去但司天又当做没什么事看向了别处。

  不过这已经足够提醒方牧了。

  「对啊,苏萱儿,你去跟老司睡啊,他喜欢你,而且你俩不是早就同居过了
吗,正好加深一下感情。」

  「叫妈,砰!!!」

  苏萱向司天陪笑道:「小天你别误会,傻儿子不懂事哈,别见怪……」

  「没事没事,平时他就这样呵呵呵」

  方牧捂着头不乐意了:「欸不是,你刚刚不还一个劲咂么眼呢吗,现在又把
我卖了?」

  「砰!!!」

  「别废话,进屋睡觉!」

  司天伸出手还想说点什么,两人却已进了卧室……

  一进到儿子的卧室,苏萱就自动切换到了妈妈模式。

  「你看看,这床单都快搭到地上了,平时怎么睡觉的。」

  「被子几天没晒了,都潮成啥样了。」

  「衣服不知道叠一叠,就这么乱扔?」

  「还有你这屋里什么味!是不是都不通风啊!」

  「泡面盒也不知道扔一下!」

  不知道为何,方牧觉得苏萱气场立刻就变了,自己明明比她高大,比她魁梧,
但就是强硬不起来。明明是个男人,此刻却只能缩在墙角打哆嗦……

  「问你话呢,这孩子,咋不吱声」

  「啊……哦……昨天回来太晚了,吃完忘记扔了,明天去扔……」

  「那你这被子啥时候晒得。」

  「额……去年刚晒过吧……等等……我为啥要回复你……」

  「我是你妈,你说为啥!」

  「哎呦差不多的了,叫过一次了你还不满意啊。」

  「不满意,就你这邋遢样,没人管你能行吗!」

  「啊行行行,你说了算……」

  方牧总觉得自己在她面前是一点头都抬不起来,只要一听到她的唠叨就会让
自己产生一种莫名的负罪感,就好像自己真的做错了一样,明明自己只是在正常
地生活而已啊,男人嘛,过得邋遢点有错吗?可自己为什么不敢反驳她呢?

  好像自己确实太邋遢了……

  呵呵,要不是看你做饭好吃,早把你按在床上一顿撞击,让你看看什么叫真
男人,到时候叫爸爸都不管用……

  当然这句话他不敢说出来。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