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母种情录】(6~9)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欢莫平
2021年10月9日首发于SIS001
字数:12094

              第六章 小驿大宴

  久居山谷十数年的我终于有机会得见外界,可尚未领略九州风情,却先体会
到了离别的伤感。

  一边是书中提过的名胜古迹、高山大川,一边却只是竹谷小屋、残阳炊烟,
竟让人如此纠结。

  也许如娘亲所说,终有一日我们还会重回故地,但此前长久不能得见,思之
令人怅惘。

  过了山坳,娘亲带上了面纱,不快不慢地施展轻功,衣袂飘飘,于山间小路
上行进,我则跟在身后,沉默无言。

  随着高矮各异的青翠树木从身旁掠过,山林间的路越来越宽敞,约摸过了一
刻钟,忽然目光所及之处,已有一条平整的大道横亘山间平地,约有十步之宽。

  距离大道不过百步,娘亲不再施展轻功,朝着大道走去,莲足稳健,身姿逸
然。

  大道与小路衔接之处,停着我未曾见过的器物,木制的大盒子架在圆形木轮
上,前头还有一匹高大棕黄的「异兽」,膘肥体壮,大眼长鬃,四蹄摆尾。

  这些从未见过的奇物,教我心中哀伤淡去,紧跟在娘亲身后,有些好奇,又
有些踌躇。

  旁边倚着一位老者,年约半百,眉目沧桑,面有老态,身穿玄色袍服,正闭
目养神,似是察觉了我们的动静,直至道旁鞠躬相迎。

  「谢仙子,柳公子?」老者抱拳询问,中气倒是不缺,腰间挂着金属器物,
长而略弯。

  「嗯。」娘亲走上近前几步站定,淡淡点头,「阁下是……」老者摇头自嘲:
「呵呵,一个行将就木的老朽罢了,只能跑跑腿喽。」娘亲微微侧目,缓缓点头:
「哦,如何称呼?」「叫我老杨便是。」老者在异兽身上动作,似在它粗长嘴喙
上套揽绳子,到另一侧掀开木盒的布帘子,「事不宜迟,二位请上车吧。」「嗯,
启程吧。「娘亲颔首无议,纵身轻跃,白袍莲绽,站在了木盒前板,俯躯屈膝,
钻了进去。

  我无暇欣赏那白袍里一闪而逝的蜜桃轮廓,反而有些不知所措,面对这从未
见过的奇物,有些进退两难。

  那老者饶有兴致地旁观,并未发言,让我有些局促不安。

  但这么僵持无济于事,我一咬牙,学着娘亲的动作,也钻进了那「大木盒」

  中。

  进去一看,左右各有一小窗,里头还有固定长凳似的摆设,娘亲正坐在其中
一头。

  「随意坐。」见我有些不知所措,娘亲玉手轻拍身下的木板。

  「哦。」我连忙坐下,与娘亲只隔五六寸,将两个包袱抱在胸前,清香入鼻,
却又让我心虚不已,向远侧挪去少许。

  随着布帘垂下,狭小空间内为之晦暗。

  「驾~ 」

  「啪——」

  随着外面老杨奇怪的喝声以及「异兽」被抽打的声音,我忽然感觉到一阵摇
晃,似乎整个木盒在前行。

  「唔……娘亲,这是什么?」猝不及防之下,教我有些坐立不稳,但好在身
负武艺,我迅速稳住身形,未至失态,心中涌起抑制不住的好奇与畏惧。

  「马车。」娘亲端坐安然,言简意赅。

  「马车?外面那头异兽就是马?」我记忆中确有此物,只是未曾见过,所学
的典籍上也无图案,此际二者重合起来,倒是让我宽心不少。

  「嗯。」「那他腰里别着的是什么?」「刀。」「哦,原来如此。」其实我
对此也不陌生,但只知其本形,而未见实物。

  记得娘亲曾经说过,刀乃武器之一,御敌善守,不与人交锋便藏于刀鞘。

  看来方才那金属器物便是刀鞘了。

  「娘亲,我们这是去哪儿啊?」奇物异兽与记忆相合,不再让我新奇与生畏,
不由关心起去向问题。

  「不知,他们自有安排。」娘亲玉手一扬,挂起了小窗的帘子,注视着外头
飞逝的景色。

  如此作态,我知是娘亲不欲多言,于是闭口不言,也从那一角处关注着变换
的疾景。

  以脚程来看,马车行进不疾不徐,但胜在能耐久途,其中有佼佼者可日行千
里。

  习武之人,短程奔袭自然较马匹快上许多,但若要日行千里,无异于痴人说
梦。

  以娘亲的轻功身法及大成功体,一日或可疾行数百里,只是那样的话我就无
法跟上娘亲的脚程了,更何况我还不识路途、不知距离。

  忽然,马车似乎碾过了坑洼之处,整体颠簸了一下,娘亲饱满的胸脯在衣襟
内抖动弹跳,宛若不安分的肥兔,霎时间抓住了我的视线,气机为之一乱。

  我赶紧收回了目光,装作相安无事。

  未曾想娘亲已然察觉,侧过清冷的视线,淡淡说道:「若是兴奋难抑,就采
练元炁。「」是。「娘亲似乎将我方才霎时间的气机紊乱当成了初见外界的兴奋
难耐,我自然不会自投罗网,乖乖点头称是,闭目凝神,采练元炁。

  除了睡眠入梦,武者随时随地、任何姿势皆可进行采练,区别只是盘腿打坐
时,气机随周天而动,更易采练罢了。

  因此大凡武者都形成了打坐凝炁的习惯,但其他姿势只是稍有不适,当随意
修炼或者生死关头时也不会拘泥。

  我们出发时已是晌午,可供行程的时间所剩不多,随着日色渐渐晦暗,老擒
风卫御马停驱,平稳驻留。

  「谢仙子,夜色将近,今晚便在白正驿歇息吧。」自称老杨的擒风卫声音平
缓,掀开了帘子,侍立在外。

  娘亲不置可否,先下了车,我紧随其后。

  我们还在山野之中,大道不远,马车停在了木制建筑前,几座连成一片的旧
木屋围成一圈,围栏中的大门上挂着匾额,上书「白正驿」三字。

  那老擒风卫的身后跟了一个着绿袍、戴简冠的人,年约四十,相貌平平,神
态恭敬,袍上绣着鸟纹,满面笑容地站在一旁。

  老杨未作引见,恭敬道:「仙子,给您和公子安排了两间上好的屋子……」

  「霄儿与我同住便是,不必多此一举。」娘亲语气清冷,打断了他的话。

  「呃……就照仙子的意思办,那便由驿丞带二位前去吧。」老杨同意了娘亲
的要求,又对身后人吩咐,「张驿丞,二位就麻烦你了,有什么好吃好喝地都备
上——对了,待会让人给马儿喂喂粮草。「张驿丞笑容盛开:」不妨事不妨事—
要不要我们给您换成站里上好的宝马……「」用你多事?照做就是了!「老杨威
严地瞪了一眼,口气不善。

  「大人说得是,小人多嘴了。」张驿丞面上笑容丝毫没有减损,又转身恭敬
地为我们开道,「两位贵人,往此处来,小人在前头带路。」院里此时正有几个
年轻人扫洒,玄衣黑帽,张驿丞领着娘亲和我穿过院子,来到一间古旧的屋子前,
打开两扇大门让在一旁。

  「两位贵人,今夜就在此间小住,晚宴马上就到。」张驿丞带笑鞠躬,「小
人先告退了,去招呼杨大人了。「娘亲淡然点头,不置可否,径直迈过门槛,入
了屋里。

  见状,我也不再拘束,紧随其后。

  进了房间,我却有些不知所措。

  外面的门窗板壁古旧到有些年久失修,但里头却是华贵奢丽。

  不过比谷中竹屋稍大的空间里,青砖铺地,雕梁画栋,锦被罗床,檀香纹炉,
圆桌方椅,文房四宝,书台高架,除了燃起袅袅青烟的香料,还弥漫着一股令人
舒适的氤氲木香。

  住惯了简雅竹屋,此时我竟有些坐立难安,手足无措。

  娘亲却是古井无波,自顾自地坐在了方椅上,那惊鸿一现的蜜桃轮廓霎时稍
显压扁溢胀,犹如面团摔在了砧板上。

  「为何不坐?」娘亲素手挽袖,倒了杯茶,掀起面纱,淡然自饮。

  「娘亲,我……这包袱放在哪里?」我心中尚有一丝迟疑,最终却是问了个
不相干的问题。

  「暂且放在床榻上吧。」娘亲放下瓷杯,白皙玉指犹如雪满霜枝,一指床榻。

  「是。」诚然,十六年的岁月,我都是在坐忘峰下葳蕤谷中度过,竹屋家具
也是差强人意,谈不上做工精细或者用料高贵。

  但我并非对这铺面而来的奢侈气息毫无所知,娘亲所教我研读的前朝史料中,
浓墨重彩地描写了王朝末年时帝王家如何花天酒地、纸醉金迷——虽然此间驿站
远不及末帝戾王的穷奢极欲,但看似年久失修的屋子里却有如此华丽的内饰,着
实让我心生不安,却不知从何而起。

  还没等我多想,已有两个自称是驿员的小伙,征得了娘亲同意之后,躬身在
桌上摆了氤氲香炉,恭敬地将屋内二十四支鎏金红烛点燃,又陆陆续续地端上用
奇怪型制的餐具所盛的、我未曾听闻过的食物。

  色香味俱全的满桌宴席,哪怕我再怎么久居乡野,也知其无一不是佳品我终
于明白方才驿丞所说的「晚宴」是何意思。

  「小哥等等。」在他们将桌子最后的空处摆上了菜肴之后——山珍海味足足
有数十份之多——我忍不住叫住了准备退出的驿员。

  「这位贵人,何事唤我?」他相貌年轻,却没什么朝气,转身僵笑,保持着
微躬,没有抬头看我或娘亲。

  我有些迟疑,却还是问道:「这……满桌都是什么菜肴?」「哦,容小的为
贵人介绍。「驿员恭敬更加,一手挽袖,一手引向各个菜式,」此乃东海鱼翅羹,
自千里外的官家海港冰镇运输至此;此乃幼鹿嫩舌,全身上下只取此处入菜,来
自云蜃山脉;此乃赤翎血凤,乃官家豢养……「琳琅满目的菜肴果然来头不小,
几乎都是我未曾听过的奇珍异兽,仅论稀罕程度不啻于龙肝凤胆。

  这不禁让我瞠目结舌:「这些……是我可以享用的吗?」「贵人说笑了,进
了『慰劳居』,这便是标准待遇。「言下之意,但凡能够进这间富丽堂皇的屋室,
便可以奇珍异兽大饱口福。

  我虽不事农桑,但亦从牛婶处得知,举凡村里农户,一日三餐都是粗茶淡饭,
每月能吃上些猪肉都算日子过得有滋有味了。

  当然,我每日进补的肉食,都是娘亲耗费银钱,托牛婶购来的。

  虽然奇怪为何足不出户的娘亲哪来巨资,但我却不敢多问,也有些是对娘亲
无所不能习以为常。

  相较之下,这顿晚宴的花销更加难以想象,我不敢置信道:「这……都吃得
如此奢……「」霄儿。「娘亲清冷开口,打断了我,对那驿员道,」你自去吧,
劳烦你了。「」贵人言重了,分内之事,敬请享用。「他似乎有些摸不着头脑,
但还是恭敬退下。

  「娘亲——」

  我有些埋怨,为何不让我一吐为快。

  「飞禽走兽,为我所用;烹之食之,尽是五味。」娘亲淡淡说道,已然摘去
面纱,用玉箸夹起桌上佳肴,似乎自顾自地品尝起来。

  「娘亲,你知孩儿并非为此纠结。」见娘亲并未心领神会,我不禁有些气恼。

  「霄儿,你厌恶此间奢侈宴席,娘自然知道;但事已至此,多发谴言也无济
于事,当思其根、断其源。「娘亲又尝了几样菜肴之后,将玉箸置于精美瓷碗上,
「满桌菜肴,娘已尝过,皆无异常,吃吧。」「这……唉,娘亲所言极是。」诚
如娘亲所言,再多谴责也无济于事,况且娘亲已为我尝试,一片好心不能浪费。

  我暂且放下郁闷纠结,坐在娘亲对面,先行用食。

  满桌的菜肴果然是人间美味,或入口即化,或肥而不腻,或肉质鲜美,或清
香可口。

  我虽然风卷残云、不遗余力地大饱口福,但这些极品的享受与口感却让我有
些闷闷不乐,只觉得无福消受、心有不安。

  待他们撤下残羹剩饭之后,已是夜深人静,该当歇息了。

  我不禁想起一个尴尬的问题:今晚该怎么歇息?

  屋内空间虽然宽敞,但罗床却仅有一张,难道娘亲要和我同塌而睡吗?

  我立马否定了这荒唐的念头,以娘亲对礼防的看重,必不会放下身段与我同
塌,哪怕情非得已。

  「娘亲,屋里只有一张床榻,今晚该怎么歇息?」「出门在外,当居安思危。

  「娘亲淡淡瞟了我一眼,」娘的功法已登峰造极,便由娘打坐守夜;你尚不
能及此境界,便去塌上睡觉吧。「」是。「我讪讪应声,脸上火辣辣的。

  这居安思危之语,娘亲在谷中也对我提过数次,但猝然来到花花世界,已被
我尽数抛诸脑后。

  娘亲功法大成,心神、元炁与躯体已至「三花聚顶」之境,打坐练炁与睡眠
休息无异。

  但我武学境界远逊于娘亲,一夜无眠势必对躯体有所影响,此际我仍处于锤
炼机体之阶段,倒是不好行此寅食卯粮之事。

  「娘亲,那……辛苦了。」本想对娘亲道谢,但却无论如何难以出口,只得
说了句不伦不类的客气话。

  「嗯。」娘亲倒是颇为意外地侧目,冰山一般的面容泛起一丝欣慰,但很快
又隐于雪颜。

  躺在罗床上,我有点浑身不自在,强忍着辗转反侧的冲动,难以入眠。

  娘亲在牙床上打坐,回首拂袖,便将鎏金红烛一一熄灭。

  月光自窗纸透入,照见了流光掠影下丰腴仙姿,才令我稍稍安心,渐渐在凝
神状态中睡去。?

              第七章 山野荒村

  晨光透过泛黄的窗纸,撬开了我的眼睑。

  「嗯?」身上一床锦被轻轻覆压,我立刻明白过来,应是娘亲入夜后怕我感
染风寒,为我盖上的被子。

  其实娘亲自己也说过,习武之人不易受寒,此番作为,想必是关心则乱。

  虽有些多此一举,但却让我心中无比温暖,更真切地感受到了娘亲久违的爱
护关切。

  「醒了?」灵觉过人的娘亲已然睁开清冷的眸子,先行开口相问。

  「嗯。」「待会儿用过早食,我们继续赶路。」娘亲继续盘坐,闭目养神,
衣袍被坐在身下,纤腰蜜臀的轮廓犹如轮转月相。

  「是,娘亲。」我不敢多看,乖乖将床榻整理、包袱收拾,静坐桌前,目不
斜视,以待启程。

  不多时,驿员送来早食,竟然是娘亲平素常用的莲子羹。

  娘亲看出了我的疑惑,自牙床而下,一边盛羹一边解释道:「知你不喜奢食,
娘特意吩咐的——给。「一早便感受到两次娘亲无微不至的关爱,我心中满是暖
意,乖乖地喝完了娘亲为我盛好的莲子羹,似乎有别样的味道。

  用过早食,出了驿站,老杨已在马车旁等候,娘亲与他微微见礼,我们便上
了马车。

  忽听张驿丞急忙奔出,脚步紊乱,稳住气息问道:「大人,昨夜招待可还满
意?」」尚可。放心吧,有可进言之处,老夫必会提携你。「」小人在此谢过杨
大人,祝大人一路顺风。「」嗯。「二人简短的对话结束,老杨驾驭马车,继续
在官道上奔驰。

  娘亲卷起窗帘,美目注视着车外,鬓边青丝随风微动。

  我则闭目靠着木壁,偶尔采练元炁,毕竟有老杨的「隔墙有耳」,不宜与娘
亲多加交谈,况且我已习惯了母子二人安静相处的场景。

  马车不疾不徐地行进着,日过中天之后,也不知到了何处地界。

  娘亲忽然出声道:「停车。」

  「吁~ 」

  老杨勒住缰绳,止住了马车。

  我跟着娘亲下了马车,老杨戴着斗笠,伫立一旁询问道:「仙子,可是有事?

  「娘亲极目群山深处,淡然答道:」此方毗邻一处故地,我去看看,你且在
这儿等候。「」也好,我便在此等候,顺便给马儿喂些料水。「老杨虽有差务在
身,但似乎并不急切,对娘亲的举动毫无异议。

  「娘亲!」我见娘亲欲独自前去,急忙唤住——我并不想与外人久待在一起,
只未直说。

  「嗯……」娘亲身形顿止,微一沉吟便道,「霄儿你也跟来吧。」说罢,优
美身姿便朝群山中灵动飘去,白袍猎猎,我赶紧大步追赶。

  娘亲前往的方向是青翠群山,蜿蜒起伏,树高草深,似无人踪。

  娘亲武艺高强、轻功绝顶,借着树枝落点纵跃,青丝白袍,如瑞鹤纷飞,而
我则在林间披荆斩棘,追随空中仙影。

  渐渐的,前方树林已至尽头,不远处俨然是杂草丛生的荒田,隐隐能看到破
败的山村。

  娘亲脚步慢下来,沿着棋盘似的田埂走向那山村,左右杂草青青,抚托着白
袍下摆。

  不多时,我和娘亲已经走到近前,村子与荒田的接壤处,一块歪斜的石碑约
有半人高,攀爬着稀疏的青苔,朱红的「白英」两字若隐若现。

  娘亲漫步来到荒废的村落前,不少土屋已经倾颓,曾经用作屋顶的茅草遍地
纷飞,干枯难辨,房屋空有横梁,前后胡乱摆放着破烂的水缸、瓦罐以及朽烂木
头。

  青色杂草长满了曾经宽敞的道路,叶片细长,长出稻穗一般的结构。

  旁边几株大树枝繁叶茂,挂满了藤蔓,树冠低垂,在烈日下遮出一片阴影。

  再往里瞧,村子靠近山体的那一侧已被泥土掩埋,应是山体滑坡所致。

  看起来,这座小山村是遭了天灾,许是连绵暴雨导致村后的土山泥泞不堪,
土质愈发疏松,滑落掩埋了小半个村子,村民不得不逃离了此处,以致田荒草长,
道生杂莠。

  娘亲说此处是她的故地,看来娘亲并非一直隐居于葳蕤谷。

  不过想来也是,娘亲对擒风卫有所知晓,以此来看,至少二者是有过交集的。

  只是不知娘亲是因何事隐居葳蕤谷,为了养育我成人?

  还是……为了与父亲双宿双飞?

  想到此处,我竟然对素未谋面的父亲有了一丝嫉妒,随即又暗中自嘲道:
「想什么呢?那可是你的父亲啊……「我摇了摇头,放下这莫名其妙的念头,走
向了正仰望着青葱树冠的娘亲,白袍垂地,窈窕身姿隐约可见。

  「娘亲,这里是?」「白英村。」娘亲顿了顿,又补充道,「娘与你父亲初
见的地方。「小村的名字倒是毫不意外——刚才道旁的石碑已经教我猜到,但这
里竟是父母初见之地,却是非我所能预料。

  不过紧接着我又疑窦丛生,父母在这个小山村相遇,难道父亲只是个普通的
田舍郎?以如此平平的出身和的见地,如何能够与仙子谪凡般的娘亲喜结良缘?

  不对啊,娘亲曾说过父亲是天下第一的大英雄,应该不会是普通人家。

  是了,娘亲只说是二人初见,并未明言父亲乃是土生土长的农户。

  或许是两人机缘巧合之下云游至此一见倾心,又或许父亲是才高八斗隐居于
此,与娘亲相遇后出山成就了一番大事业……

  此中隐情,不知者甚多,我还是不要胡乱猜测为妙。

  说起来,这还是娘亲第一次主动提起父亲,看来此地确实让娘亲睹物思人、
触景伤情,娘亲眉宇间弥漫着淡淡的哀思。

  「物换星移几度秋,竹环隐谷避世愁。残躯再入人间地,已报故园变废楼。

  「娘亲随口所吟的诗饱含着物是人非的厌世之感,听来过于哀凄,我不由得
开口道:「娘亲,你这么美,怎么能是残躯呢?得改成仙躯。」娘亲的桃花眸中
泛过一丝笑意与欣慰,语气却仍旧古井无波:「莫哄娘开心。」我只得吐吐舌头,
小声嘀咕道:「孩儿又没说假话……」语未毕,娘亲已自顾自从树下离去,在颓
圮的土屋间游弋,走走停停,似乎在回忆旧事。

  我对这白英村的荒址殊无兴趣,便站在原地,看着娘亲一袭白衣在黄土破屋
间穿梭,为肆意生长的杂草芜从带来了诗情画意。

  娘亲并未久留此地,转了一圈之后,恢复了古井无波,带我原路返回了。

  老杨见了我们也没多问,迎上马车之后照旧赶路。

  此后的路途,娘亲却再也没看过窗外了,看来荒村之行已了却娘亲的一桩心
事。

  随着暮色微微,窗帘外的光亮渐渐减弱,正在赶车的老杨开口道:「仙子,
百岁城到了。「?

              第八章 百岁拂香

  我掀开就近的窗帘,探头向前方望去。

  晚风迎面而来,马车正在官道上驰骋,碎石黄泥交织,却并不颠簸。

  前方数十丈处是一座高大的县城,城墙以黄土夯筑,几条官道汇聚于一体,
直通城门,还有不少车马行人陆续进出。

  「百岁城?难道这城建了百年吗?」城池的图貌,与我在书卷上所见倒是相
差不大,但这名字属实有些古怪。

  「柳公子有所不知,这百岁城原本名为白水城,后经先帝赐名为『百岁』,
才改做如今的名号。「老杨倒是耳朵灵敏,径直接口,为我解惑,」光纯十二年,
白水知县上祥瑞疏言道,县内有一叶姓长寿者,神武元年出生,历神武、泽天、
昭元、光纯四朝,寿数已达一百零八,正合天罡地煞之数,乃上天嘉奖我朝治世
有方,是以赐民长寿。

  「先帝深以为然,特下诏书,改了『白水城』为『百岁城』,又给那叶姓老
人赐名『百龄』,字『长命』,已成了民间一段佳话。「」哦,原来如此,多谢
老先生解惑。「听完杨姓擒风卫的一番话,我道谢一句,回到车内,才将眉头皱
起。

  祥瑞之事,自古以来屡见不鲜,不同的是在上古年间的神话传说中,此乃圣
人降世伴生的异象;而王朝史书上记载的祥瑞则是臣子进献,不少都是光怪陆离
且牵强附会,如麟凤五灵、白狼赤兔、苍鸟青雉等等。

  倘若将罕见的飞禽走兽类称为祥瑞,也算确有其事,但麟凤五灵却是毋庸置
疑的弄虚作假,这不言自明。

  凡属明理之人,俱知不过是臣子借稀罕之物、假祥瑞之名,以娱圣心罢了—
尤其王朝末年,诸地进献的祥瑞如过江之鲫,君臣之属自欺欺人,细思之下,祥
瑞反倒成了亡国之兆。

  其实,玄武王朝太祖深明其害,禁绝文武百官进献祥瑞,敢冒此大不韪者褫
夺职禄,后世子孙永不录用。

  也不知是哪位皇帝,又开了朝贡祥瑞之先例,真可谓是悖叛祖训、忤逆先帝。

  当然,这番话不足为外人道——尤其是在这杨姓擒风卫面前,他身为朝廷谍
报机构的一员,必然不会视而不见、放纵轻忽。

  老杨继续赶车,娘亲与我一样,将小窗帘子挂起,静静观察着外头。

  城门高大宽敞,可供三五辆车马同进同出,却仅有几个身披甲胄的小兵,心
不在焉地戍卫着,进出车马行人皆不检查。

  过了城门区域,街道陡然变窄,行人稀疏,仅能容一车半马通行,两侧房屋
密集紧挨,或掩或开,有些似是商户的店家也随着日渐西沉而打烊了。

  沿着街巷缓缓前进,一路上掠过了似是菜市、灯市、城隍庙以及客栈等地方,
来到了一条护城河边,此河约数十步宽,水流平缓沉静,两岸护栏阶壁,树柳娇
然。

  马车自河上的拱桥而过,来到「城中城」的大门前。

  与方才所见黄土夯筑的城墙不同,眼前的城墙外侧是以青石砖垒砌的,比黄
土城墙高上数丈,上方的瞭望台不乏巡逻列兵,高大的城门前摆放着拒马,两侧
齐齐排列着军容整肃的官兵。

  「停车,出示通行关牒。」为首的官兵走上前来,伸手示意。

  「给。」老杨停住车驾,跃到地下,在怀里摸索了一会儿,将带有花纹的方
形厚实纸折递了过去。

  这便是「关牒」了。

  我自窗口观察到此情此景,心下了然。

  「原来是京城来此公干的大人,请!」官兵仔细察看后恍然大悟,恭敬地将
关牒退还,又对后边的人大喊,「放行!」靠近拒马的几人将拦路木刺拉开,老
杨便驾着马车从让开的道路顺利通行。

  此时,我恍然大悟,这便是书中所说的「内城外郭」了:护城河外的称为外
城或城郭,河内的便称为内城——因内城中多是朝廷办公的机构与衙门,有时又
称为官城。

  进了内城,格局又与外城大不相同了,街道宽敞而少有密集街巷,干道上来
往的要么是马车要么是官轿,无论是客栈、衙门还是私府都是气派十足,规制分
明,几乎是一府一苑,没有外城那样招展的布旗、酒号等,而是朱门亮匾、石狮
镇客,府前门外,扫洒干净,要么紧闭大门要么家丁矗卫;。

  若将内城比作干净的客房,那外城就像凌乱的柴房,差距之大有若云泥。

  其中原因,不用深思也能明白——外城居住的多是平头百姓、市井小民,而
内城则是达官贵人、高门雅士,所以内外二城恍如隔世。

  我看了一眼戴着面纱的娘亲,她似乎习以为常,对此内外甚殊的境遇并无所
感。

  老杨赶着马车悠闲地在几近无人的宽敞道路上缓行,在夕阳将落未落之时,
停在了一座小苑前。

  娘亲先行下了马车,我拿着包袱紧随其后。

  我轻轻念出苑门牌匾上的雕字:「拂香苑?」「谢仙子,柳公子,我把二位
送到这里便是完成任务了;余下的事情,相信仙子心中有数,我就不多嘴了。
「老杨又坐回车架上,俯身低头,抱拳告别,「若是魔教之事查有所得,请仙子
让苑里下人在院前挂四盏大红灯笼——那么就此别过,静候佳音。「」就此别过。

  「娘亲淡淡道别。

  老杨手挽缰绳,扬鞭策马,转身离去。

  大门之后,便是影壁,后头则是高屋大院,红漆白墙,格调不低。

  娘亲摘了面纱,进了大门,影壁后的前庭里,四个身穿绿色襦裙、高髻光额
的女子正在等候,见了我们之后,齐齐矮身做了个万福:「见过谢仙子,柳公子。

  「」尔等如何称呼?」娘亲走下台阶,四个女子年龄不过二十,身姿娇小,
面目不俗,从右至左依次道:「奴婢媛媛。」「奴婢翠屏。」「奴婢玉珠。」「
奴婢喜鹊。「娘亲走上前去,托起了媛媛的手,礼貌而淡然地说道:」媛媛等几
位姑娘,这几日请多关照了。「四人齐齐低头:」奴婢不敢。「」好啦,不用拘
束,天色不早了,去正房用食吧。「玉珠年级稍长,似是领头,恭敬地开道:」
是,仙子,公子,这边请。「」公子,包袱让奴婢拿着吧。「翠屏可怜兮兮地望
着我,小手抓着包袱不停摇动,我一时不好回绝,只得松手。

  虽然正厅就在眼前,但她们四人还是做足了礼数,前头带路,过垂花门、穿
庭院,进了正房。

  正房也叫北房,虽有格调,但好在陈设简单,装饰朴实,颇有些雅致。

  晚膳已经在侧厅备好,红木圆桌上肉食和斋饭皆不缺少,看着素淡许多的饭
菜,我竟然松了一口气。

  在娘亲再三邀请下,四位姑娘也战战兢兢坐下一起用食,但还是肉眼可见地
拘谨,低眉顺耳,谨言慎行。

              第九章 蚊蚋蝇虫

  较驿站的晚食而言,今日算是吃得清淡,但这两天并未进行耗费体力的修行,
也不需要许多肉食进补,否则有进无出反而不美。

  趁着四人收拾残局,娘亲似乎对此地并不陌生,竟直接带我来到了隔壁的书
房,二话不说,翩然坐于书桌,熟稔地用起了文房四宝,笔走龙蛇。

  娘亲坐在桌前研墨写字,挺胸直背,饱满的双乳傲立袍中,下缘几乎快接触
到桌面。

  这般平常的举止也让我腹下一热,不敢再看,赶紧走到一旁的的书架上下打
量,只见上头许多书籍摆放得整齐,多以佛经为主,《金刚经》、《法华经》、
《楞伽经》诸如此类,只有极少数的儒家典籍。

  我随意翻看了两本,心神却根本无法集中,便转身看向娘亲认真的背影,一
边走到桌侧,一边问道:「娘亲,你在写什么啊?」「拜帖。」娘亲一手挽袖,
一手持笔,皓腕下流出清秀婉约的字迹。

  「拜帖?」「嗯,明日娘要去拜会一位故友,需要先写个帖子送到他府上。

  「我重点却并非放在拜帖上了,假装漫不经心地问道:」哦,娘亲要独自一
人去吗?」」自然会带上霄儿。「娘亲微微一怔,似是有些好笑。

  「哦。」我顿时有些不好意思,感觉自己似乎表现得太过黏人了。

  正准备说些什么,媛媛敲门进来了。

  「仙子,公子。」她微微见礼,立侍在旁。

  「媛媛是吗?来得正好,待会儿我将拜帖写好之后,劳烦你明天送到沈晚才
府上。「媛媛微微一福道:」分内之事,劳烦不敢当。「沈晚才?

  看来就是娘亲方才所说的故人了。

  「东西二厢可以沐浴吗?」「可以的,水已经叫火房烧好了。」「媛媛姑娘,
待会儿你带霄儿去西厢;东厢我认得路,就不劳烦你们了。「」是。「听了这话,
我心中莫名有些不满,不由开口道:「娘亲,你不是说出门在外要居安思危吗?

  「话一出口,我才惊觉有些冒犯——虽然我说得冠冕堂皇,但眼下之意却是
欲与娘亲共处一室!

  正在撰写拜帖的娘亲停下了笔锋,抬起螓首打量着我,嘴角微翘,桃花眼里
更有一丝笑意:「娘是说过,难为霄儿记得;不过这内城之中,治安甚严,勿需
担忧。「」哦。「见娘亲似乎并不打算其中不妥,我赶紧借坡下驴,假装泄气地
低头,算是同意了娘亲的安排。

  娘亲妙目流转,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最终没有开口,低头俯首,继续写帖。

  我心中犯虚,便让媛媛带我来到了西厢房,陈设简单、灯火通明的房中摆好
了木制大浴盆,水气氤氲,毛巾也备好搭在一旁的架子上。

  正当我打算更衣沐浴时,却发现媛媛涨红了小圆脸站在一旁,我赶忙客气道:
「媛媛姐姐,我要沐浴了,劳烦你避让一下。」只见她深吸了一口气,又羞又脆
地低头道:「奴婢、奴婢……服侍公子沐浴。」「啊,这怎么行?」经过娘亲的
不辍教导,男女授受不亲的观念已经根深蒂固,我不由大惊失色,连忙摆手。

  「此乃……奴婢……分内之事。」话虽这么说,但她的头更低了。

  「还是不用了,我不习惯……」没经历过这种场面的我颇有些为难,虽说娘
亲定然为幼时的我洗过澡,但十余年来却没再体验过,早已忘得一干二净。

  「可是……」「没有可是……就这么说定了!」我怕媛媛还要坚持,便将她
轻轻推出门外,背靠紧闭的房门,心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

  我听见门外的媛媛松了一口气,于是赶紧插上门栓,脱衣沐浴。

  娘亲教导我「男女授受不亲」,自不会让我轻易接触男女之事,但媛媛话中
自荐枕席之意已经昭然若揭,我还不至于傻到毫无察觉。

  虽然这一番对话勾起了些许香艳而朦胧的遐想,让我不禁心跳加速,但还是
坚决推辞,再加上她方才的表现,更说明她并非心甘情愿,我又岂能趁人之危?

  我褪去衣物,躺在浴盆中,身体无比放松,窗外却忽然传来媛媛娇俏的声音:
「公子,媛媛就睡在隔壁厢房,如有需要,尽管唤我便是。」「好……好的。」

  我被吓了一跳,身子缩入水中,结巴回应。

  沐浴完毕,擦干身子和头发,穿上宽松舒适的衣服,躺在床上有些百无聊赖,
我便将包袱中的《孙子兵法》拿出来翻看。

  挑灯夜读,夜色渐深,却忽然从我耳边传来「嗡嗡」的声音,数只微小的有
生之物飞来飞去,有的还在叮咬我的手臂。

  「啪!」我眼疾手快,拍了上去,抬起手来,细细观察掌心,却只见一小团
血污,依稀可见极小的翅膀和极细的腿脚。

  「这是何物?」我不由得好奇心大盛,却百思不得其解,转念一想媛媛姑娘
在此常驻,她肯定知晓。

  「媛媛姐姐,你睡了吗?」我试探性地呼唤道。

  「回公子,媛媛还未入睡。」媛媛的声音很快在隔壁响起,「公子需要媛媛
侍寝吗?奴婢这就过来……「随即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似是在穿衣服。

  「不用不用,」我赶忙出声制止了她,「我见了一样不明生物,想问问媛媛
姐姐。「我将所见的生物仔细描述一遍,她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公子,那
是蚊蝇,每到夏日夜晚便会出来叮咬吸血。「」这就是蚊蝇?」此物在我所读经
史子集中也是提过的,乃是一篇记载谗臣,形容他对昏君不断媚上言语「嘈杂如
蚊蝇「,但并未亲眼见过。

  仔细想来也有些奇怪,在葳蕤谷中十余年,竟没有见过一只蚊蝇,是谷中气
候特殊以致它们无法生存吗?

  不光如此,我也从未在谷中见过毒蛇害虫。

  可为何昨夜在驿站歇息时也没有此物呢?

  等等,昨夜在驿站里歇息,我是和娘亲同住一屋的。

  这下真相大白了,以娘亲「太阴遗世」的冰雪元炁,想必蚊蝇是无法靠近的。

  原来十余年里,娘亲来一直以神功默默为我驱赶蚊虫啊……

  今日东西二厢相距过远,娘亲的冰雪元炁覆盖不到,才教我窥见了十余年里
默默流淌的温情。

  我心中暖洋洋的。

  隔壁传来媛媛的声音:「公子,这几日刚刚入夏,还未采购驱除蚊虫的熏香,
今夜先将就吧,明日便差人去买。「」嗯。「我含糊应声,心想正好和媛媛搭上
话了,不妨从她口中了解一下这拂香苑的相关事宜。

  「媛媛姐姐,这屋子里好整洁啊,是日日都有打扫吗?」「是啊,每日除了
做饭就是打扫,自然整洁了。「」媛媛姐姐,今天带我们来的人你认识吗?」」

  带你们来的人?谁?」我将老杨的身形外貌描述了一遍,媛媛却说不知。

  也许拂香苑和擒风卫或者说朝廷没有关联,至少媛媛是不知道的。

  我心中略有所思,又继续问道:「那苑里谁管事呢?」「是老嬷嬷管事,不
过她整日在小院子里念经礼佛,除了每月派发银钱,几乎见不到她。「书房中众
多的佛经一下子闯入我的脑海,看来此苑和佛门脱不了干系。

  「媛媛姐姐,夜深了,早点睡吧。」「是,公子好梦。」「媛媛姐姐你也好
梦。「月色越来越浓,已经交流得够多了,我对拂香苑也有所了解,趁机结束了
对话。

  蚊虫又嗡嗡叫起来了,好在不过三四只,被我悉数拍死后就再无出头鸟了。

  眼见总算安生下来,我也合上书卷,灭了屋内灯烛,渐渐睡去了。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