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神帝同人】(第一~四章完)(百花仙子本源神殿篇)(肉戏)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龙傲天87
2020/4/8/发表于:第一会所
字数:13209

              第一章 初入神殿

  张若尘与纪梵心一同进入本源神殿中。

  本源神殿的结构复杂而繁冗,,甬道狭长,纵横交错。又有各种神纹和阵法
的干扰,神境之下的修士,根本无法找到正确的道路。哪怕是精神力出众的大圣,
也不得不仔细应对,小心前进。

  神殿内的房间,进入的方式也互不相同。有的房间,房门就开在甬道的墙壁
上;有的房间,需要从特殊的节点进入,打开狭义的「门」,进入的可能是莽荒
古地,也可能是宇宙虚空。

  而特定的核心场所,进入方式更是让人难以揣测,可能是无上境巅峰大圣的
一身圣力,也可能只是一道正确的精神力念头。

  有的房间,可能深藏巨宝,比如大量神石、各种圣药,甚至是直可能指《太
乙神功榜》的绝世神功,又或者是散落在世间的本源奥义。

  而有的房间,可能囚禁着远古异兽、洪荒遗种、太古凶器,甚至可能是有罪
的神灵。

  所以说,此次神殿之行,危险与机缘并存。哪怕带上了纪梵心,张若尘也无
法确定,遇到危险时,二人能成功身退。

  随着时间的推移,张若尘的性格早就愈发稳重,他逐渐地不愿冒险了。

  但是这次本源神殿之行,他必须去不可。

  因为他早已想过。

  难道,要让海棠婆婆等人做下的苦功白费?

  难道,要他看着岛主被继续囚禁?

  难道,要让他目睹昆仑界继续陷于水深火热之中?

            第四章仙子动情(终章)

  良久,唇分。

  似乎是因为呼吸不太畅通,纪梵心的胸前不断起伏着,一股股乳浪冲击着张
若尘的眼球,张若尘的目光都直了。

  察觉到张若尘对自己的盯视,纪梵心赶紧用手遮住胸前,露出的小女儿态让
张若尘赏心悦目。

  「梵心,你遮什么,我早看过了~ 「张若尘贴到她的耳旁,用手捋着她鬓角
的发丝,却不料纪梵心的身体如此敏感,竟然微微颤抖起来。

  「登徒子,「纪梵心轻咬朱唇,嗔怪着,又带着几分撒娇,」你怎么随随便
便的就要了我的清白。「

  「我看仙子经脉闭塞,随时有生命危险。我不过是急于借仙子的花心修炼出
剑道圣意,才能助仙子打通经脉啊,还请仙子不要怪罪。「张若尘的表情很是严
肃,可是作怪的大手却停留在纪梵心没有一丝赘肉的腰间,温柔地抚摸起来。

  听到张若尘故作严肃的调笑,纪梵心抿住了嘴唇。

  「你也太放肆了,怎么能趁我昏迷,就做出如此下流之举。」纪梵心的嘴角
略有上扬,明明就是在忍住笑意。

  张若尘很清楚她的笑,这小妞现在还在装严肃,可是身体的反应早就出卖了
她。

  看到她如此苦苦忍耐,张若尘更是玩心大起,加快了手上的动作,不断地在
纪梵心的腰间撩拨。只听到一阵银铃般的笑声,纪梵心早已忍不住靠在他的肩膀
上,笑将起来。

  发丝随着她的笑声不断地撩拨着张若尘的皮肤,更撩动着他的心。

  顿时整个暗室内的气氛变得欢乐又愉快,张若尘仿佛能闻到弥漫在空气中的
甜香。

  傻子都能看出来,我们的百花仙子早已沦陷在张若尘的魅力光环中。她本想
假装生气吓唬一下张若尘的,可是身体的敏感让她彻底暴露了自己的想法。

  以对冥古照神莲和对纪梵心的了解,张若尘早就发现纪梵心没有生自己的气,
但是他打算借机「惩治」一下纪梵心的拙劣表演,于是就顺势将她搂在怀中,舌
尖触碰到了她的耳垂。

  「嗯~ 讨厌~ 」纪梵心红晕不自主地涌上面颊,笑意不自主地涌上唇角,在
刺激之下,头自然地抬起,长发翩翩一甩,露出媚态,勾人魂魄。

  然而看到了张若尘调笑的表情后,她嘴唇嘟起,粉拳捶在张若尘的肩膀上,
丝毫没有用力,反倒是欲拒还休,欲罢不能。

  纪梵心好不容易平静下来,平复了惊艳的笑容,可是脸上的红晕却无法褪去。
她微笑道:「我现在就助你修炼剑道圣意,你调整一下圣力循环吧。「

  说罢,也不等张若尘回答,她异常主动地搂住张若尘,将两腿紧紧地箍在他
的腰间,催动本源之道。

  「冤家……」心中有几分小懊恼,又有几分小甜蜜。

  纪梵心眉头紧蹙,表情有有些古怪,可以说是娇羞,也可以说是期待。她将
整个上身紧贴在张若尘身上,仿佛他是自己唯一的依靠。同时白嫩的足跟轻轻回
钩,微微发力,带动着自己的身体进一步与张若尘相贴。

  似乎还有些青涩,纪梵心缓缓地将张若尘的巨擎完全吞入,神态甚是忸怩,
好像偷腥的小猫一般,扭过头不敢直视张若尘的眼睛。可另一面,下体吞吐带来
的刺激又让她情不自禁地咿呀出声,娇喘如莺语。她转过头来,青眼看着面前的
男子,眉目之中藏着温柔。

  「嗯……」终于,整个巨擎都没入了幽径之中,纪梵心却好像失去了气力,
又好像撒娇一般,靠在张若尘的怀中不肯起来。

  张若尘慢慢地端详着怀里的人儿,只看到纪梵心双目紧闭,睫毛却轻轻地颤
抖着,轻咬朱唇,似乎在努力克制自己不发出声音。她的身上释放着阵阵甜香,
更是催人欲火升腾。她的身上若隐若现的有些花纹,也不知是因为本源之道的运
转还是因为兴奋。

  张若尘此时的感觉已经有点难以言说了。试想,众人心目中的女神居然主动
和自己如此暧昧,更关键的是,她居然这么敏感……

  想到这里,张若尘顿时有了邪念,他一手揽住纪梵心的纤腰,一手轻轻地拖
住她的翘臀,下身缓慢地往复抽动起来。

  现在张若尘有时间慢慢品味纪梵心的幽径了。最大的特点就是滑,似乎没有
任何的阻力,轻轻地用力就能对她的花心造成不小的冲击,而前段时间与潋曦相
处的经历,更是让张若尘想到了一些变态玩法。其次就是紧致,时时刻刻地挤压
着自己的巨擎,自己也不得不时时刻刻控制着爆发的冲动。

  再看怀中的仙子,她脸红得好像要滴出血,美目眯起,让人怜惜。环绕在自
己腰间的双腿也在不断颤抖着,柔滑的触感不断刺激着张若尘的神经。尽管还在
轻咬着,纪梵心的娇唇也不自主地颤抖起来,明显就要到了失控的边缘。

  纪梵心的反应更是让张若尘兴奋无比,拖住她翘臀的手顿时作怪起来,慢慢
地揉捏推送。在张若尘精准的力道控制下,纪梵心感觉到自己的幽径中的异物正
在进进出出,同时出中有进,进中有出。

  冥古照神莲可谓天地钟爱,对她的常规伤害都会被天地规则化解,这也就意
味着她的身体不曾经历过很多感觉,异常地敏感。今天张若尘对她的种种挑逗,
更是引发了导火索。

  「啊~ 啊……」莺啼燕啭,纪梵心再也无法忍住,呻吟出声。她的声音既不
尖锐也不沙哑,好像溪水泠泠,仙音渺渺,带着嗔怪的娇呼也充满了柔情。

  纪梵心的两条长腿更是不自主的摆动起来,像是在挣扎,又像是在迎合。可
从结果上看,她做的就是迎合,在她的摆动中,张若尘步步深入,反复地亵玩着
百花仙子的花心。

  张若尘可以感觉到暗室内的花香愈发浓郁,甚至能感觉到花香的含义——索
求,于是他逐渐加大力度,九浅一深,让纪梵心的感情彻底走上沦陷的路。

  身体上的刺激一点点变得强烈,仅仅呻吟好像已经无法压制住自己的快感,
纪梵心的下身变得愈发湿润,芳香的液体不断地向外流出来。

  而张若尘也有意让她到达巅峰,巨擎后撤留出一段距离,再狠狠地往复撞击,
将纪梵心一次次带上巅峰。水乳交融,纠缠的不仅仅是肉体,更是爱,是心灵。

  怀中的纪梵心已经不再发出声音了,冲昏大脑的快感让她进入了半昏迷的状
态,可是她身上的颤抖从未停止,反而愈发的激烈。

  慢慢地直立上身,柳眉紧蹙,纪梵心的美目眯起了一条缝,缝中的青眼看向
张若尘,目光中除了迷茫和惘然,就只剩下无穷无尽的温柔。

  原来,他就是我的命中之人。

  想到这里,纪梵心也不再挣扎起身看向他了,身体重新紧贴张若尘,任由他
在自己身上肆虐,只是嘴角噙着一抹轻松的笑。

  张若尘却再也忍耐不住了,疯狂地快速进出,激烈地撞击,已经到达了爆发
的边缘,只弄得怀中的可人儿不断地发出带有痛意的娇呼。恍惚间,张若尘好像
看见了她眼角的泪珠,疼痛而又快慰的泪珠……

  终于张若尘也达到了巅峰,纪梵心只感觉自己的下身有阵阵热流通过,顺着
幽径,慢慢地走到更深处……

  努力控制着自己快彻底脱力的身体,纪梵心将头抬起,慢慢上移,朱唇微微
地翘起,轻轻地印在张若尘的嘴唇上。

  看到仙子主动向自己索吻,张若尘更是心狂,立刻用双手捧住她的面颊,狠
狠地吻住了她的唇。作怪的舌头却趁势伸入她的口中,索取着、吮吸着。

  纪梵心并未反抗,面上似乎一直带着笑意,口中的香舌甚至还有些迎合张若
尘的索取,就像任人采摘的花朵,魅力更是致命。

  随着她心性的变化,暗室内的气氛再次改变了,空气中的花香仿佛在以张若
尘为中心不断地膜拜着、稽首着。

  臣服。

  纪梵心已经彻底臣服了,她明白,自己接下来的人生,再也无法离开面前的
男人。而除了面前的男人,她的心中再无其他破绽。

  良久,张若尘停止了采撷,但依然捧住面前可人儿的脸,目光中也充满爱怜。

  「傻丫头……」张若尘也不管依然牵连着的下体,将纪梵心拥入怀中,温柔
地吻上她眼角的点点泪珠。

  哪怕欠下的情债越来越多,纪梵心这个锅,我背了。

  「……」

  纪梵心没有反抗,还是带着刚才的笑容,感动却慢慢灵魂深处喷薄而出,任
由张若尘对自己胡作非为。

  两人又温存了一阵,张若尘突然停止了侵犯,同时表情一肃。

  纪梵心从余韵中清醒过来,红晕再次涌上面颊。想到自己先前大胆的行为,
纪梵心有些羞耻。

  「他,该不会看轻我吧……」

  「仙子……」还不待张若尘说完,纪梵心柳眉一蹙,粉拳就打在了她的身上。

  「想想你都做了什么,你还要这么称呼我吗?」语气有些不善,嘴巴嘟起,
纪梵心气鼓鼓地盯着他。

  张若尘心中一喜,语气顿时放荡起来,「小老婆~ 」

  「啊!」张若尘惨呼一声,纪梵心早就一口咬在他的肩膀上。

  「无耻。」纪梵心的表情好像很严肃,但是她对这个称呼其实是发自内心的
享受,嘴角似乎还有些翘起。

  不能就任由张若尘这么叫她,是因为身为千蕊界的代表人物,被不死血族的
神子一口一个小老婆的叫着,也不成体统。

  「你要求好高啊,你让我叫你什么好呢?」张若尘有点吃痛,更是因为纪梵
心的突然袭击有些恼火。

  这个仇怎么报好呢?很快他就想到了。反正木已成舟,自己不如随心所欲的
放肆一次。

  「啊~ 啊……啊……」纪梵心再也把持不住了,娇呼出声,「张若尘你,你
禽兽!」

  她的俏脸上满是羞涩,明明是在指责,可是声音中又没有丝毫的恼怒,甚至
还有些欲拒还迎。

  「不,你,唔~ ,你简直禽兽不如!」

  纪梵心似乎还想进一步加强自己的语气,装模作样地维持一下自己的尊严,
但她全身都因兴奋而颤抖着,而颤抖的声音更是诱人无比。

  她的身体彻底地出卖了她。

  张若尘带着享受的笑,报复的快感让他兴奋。张若尘吻在了她的耳垂上,用
舌尖轻轻挑逗。他能感觉到,怀中本来要炸毛的小猫,慢慢地又温顺起来。

  很快,在张若尘上下齐动的调教下,纪梵心的语气温柔了下来,娇嗔道,
「能、能不能,嗯~ ,给我一个正常点的称呼……」目光中还带着几分羞耻的渴
求。

  「知道了,心儿。」张若尘再次吻上她的唇,这次纪梵心没有抗拒,反而主
动伸出香舌和他纠缠在一处。

  暗室中芳香浓郁,但花香再也不特殊,只是如同纪梵心往常的花香一样,平
淡而又隽永。

  张若尘与纪梵心四目相对,彼此心中的柔情在目光中交换。可纪梵心突然调
皮地眨了下眼,眼中的柔情掺杂了几分笑意。

  突然,张若尘被推倒在石椅上,纪梵心则跨坐在他身上。

  「心儿怎么这么主动了?」张若尘有些小惊讶,但还是一如既往地调笑着纪
梵心。

  「凝聚圣意的过程本来就是我主导的,」纪梵心有些懊恼,咬紧银牙,却平
添了几分娇憨,「都怪你刚才总是纠缠我……」

  「原来是这样,」张若尘嘴角钩着一抹笑意,一副「我懂了」的表情,刚想
说话,就被纪梵心吻住了双唇。从纪梵心的眼中,张若尘看到了报复的快意。

  张若尘克制住自己反客为主的欲望,感受着纪梵心对自己的主动服侍……

  在冥古照神莲中参悟,的确领悟速度倍增,张若尘成功地凝聚出了单一三品
剑道圣意。

  在他功成的瞬间,磅礴的剑气从他周身三百六十处穴窍中穿透而出,张若尘
的身体瞬间千疮百孔,鲜血喷薄而出。

  身上的疼痛剧烈,但是张若尘还是忍不住大笑出声,神态甚是狰狞。

  圣力浑身一扫,将身上的血污清理干净,张若尘盘膝做下,疗养伤势。

  纪梵心俏立在张若尘身侧,静静地看着他。

  此时的张若尘没有了方才的疯狂,眉宇间的沉静,让纪梵心赞赏不已。

  「身为元会级天才,别人只能看到他的气运加身,却看不到他的心智早已如
此坚定。「

  张若尘体内的圣力循环完毕,半神之体上看不出任何伤痕,他径直走到纪梵
心身前,将手按在了她的胸前。

  纪梵心俏脸一红,刚刚想嗔怪他一声,却听到他的声音从耳边传来,「收敛
心神,互助经脉,我要帮你驱除剑意了。「

  这样啊,纪梵心为自己开始的想法有些羞耻,明明心里有几分期待,却被张
若尘不解风情的行为彻底浇灭。

  纪梵心也并未多说,抱元归一,互助心神,身边的圣道规则环绕自身,守护
着自己的身体。

  张若尘手中注入剑意,流到纪梵心的经脉之中,和白卿儿的剑意交战起来。

  「仙子,感觉如何?」张若尘问道。

  看到纪梵心好像要杀人的目光,张若尘直到自己又说错了。

  「心儿,感觉是否好了一些?」

  「嗯。」纪梵心低下头,让张若尘看不到她的表情。

  「那我们这便离开吧。」张若尘向她询问道。

  轻轻颔首,纪梵心什么都没有说,随着张若尘在甬道中慢慢前行。

  忽然,张若尘觉得手背微痒,低头一看,纪梵心的纤手已经停靠在了自己的
大手上。

  转首一看,纪梵心目光飘忽不定,观望四周,恍若无事。

  张若尘轻笑一声,将她的纤手握在手中。

  「柔柔嫩嫩的,感觉倒是不错。」

  转首再看,纪梵心将臻首转了过来,笑靥如花。

  当然不。

  所以,张若尘早就想好了这一出戏,利用本源神殿的诱惑,牵扯住大部分地
狱界修士和神灵,为营救岛主,再多创造一点机会。

  这次本源神殿之行,他必须去不可。

  在本源神殿中,张若尘小心前行,细心探查,正要精神力分身放出,打算探
索远处目不能及的地方。

  可是,精神力离体的瞬间,张若尘顿时感到头部微痛,精神力分身慢慢地虚
弱起来,光泽越来越淡,很快就消散在了空气中。

  精神力分身的快速消散,让张若尘想到了绝对领域。

  在绝对领域内,只有某个或某些圣道规则能够完整的发挥出效果,其余的圣
道规则都会倍受压制。

  强者的道域可以形成绝对领域,而这种存在万古的隐秘之所,怎么可能一点
特性都没有?

  张若尘略有担心,因为白卿儿本身就是本源掌控者,如果本源神目在绝对领
域中得到了加强,他们两人在白卿儿眼中也就无所遁形了。

  「劳烦仙子尝试一下,能否催动本源神目?」

  只见,一旁的纪梵心脸色凝重,柳眉紧蹙。

  「仍然可以,但是探查的距离已经被大幅削减了。」

  闻言,张若尘倒是放心了一点。

  但无法探查远处,终究让张若尘更加谨慎,沉渊已经握在手中,仗剑缓缓行
进。

  可以说是,缘分使然,也可以说是冤家路窄。

  不多时,张若尘远远看去,发现一个身材高挑,气质清丽的女子带领着一群
下属正向着他们两人缓缓走来。

  张若尘一行人与白卿儿等人偶遇了。

  没有任何的言语交流,甚至省去了表面的客套称呼,张若尘立刻催动葬金之
气,运转起龙象般若掌,向白卿儿打去。

  本是能击碎小星球的一掌,却被白卿儿纤指连点记下,消散于无形。

  白卿儿实力远胜自己,张若尘只能带着纪梵心挪移转腾,却不幸误触了殿内
的神纹,引发攻击。

  神纹中爆发出惊人的神力波动,周围的时空都随着神力波动不断地颤抖,不
难想象神纹完全爆发的威力有多么强大。

  本源神殿内的通道狭长,而墙壁坚硬,不宜于撤离。眼看甬道两端的禁制都
要被触发,形势甚为凶险。硬抗是万万不可能的,须知神纹之下,就算大圣也不
过蝼蚁一般。

  张若尘迅速将身旁的纪梵心拥入怀中,也不理会她轻轻的一下挣扎,运转空
间大挪移,打算强行离开此地。神纹凶险,他可不敢亲身尝试,而哪怕肉身可能
成神的纪梵心,也不能抵挡这一击。

  「仙子,帮我暂时挡住攻击,我这就带你传送离去。」

  纪梵心轻轻颔首,催动起无数片花瓣,向白卿儿飞射而去。每一片花瓣,都
蕴含着纪梵心作为无上境大圣的本源圣力,威力自然不容小觑。

  可是这些花瓣也不过阻挡了白卿儿几个刹那的时间,很快就被她全部化解。

  白卿儿一剑刺来,剑若长虹,直逼纪梵心,而纪梵心此处已经无路可去。

  可就在剑锋刚刚触及纪梵心的一刻,他们两人消失在了原地。

  「他们跑掉了?」煅凌风上前问道。

  「张若尘跑掉了,纪梵心没有。」白卿儿淡淡地回答道,嘴角似乎还带着一
抹得意的笑容。

  煅凌风有些惊讶,他从未想过白卿儿的剑道修为同样如此高深。

  「看来姑娘的剑道圣意,即便未到单一三品,恐怕也离三品不远了吧?」

  白卿儿微笑着,没有回答。

  在本源绝对领域的压制下,张若尘的空间大挪移也无法顺利的施展,只能随
波逐流,听天由命。

  若是不小心传送到了凶恶之地,和落在白卿儿手中也没什么区别。

  张若尘仔细考虑过,本源神殿的最终机缘还是无主之物。又想到纪梵心这次
对自己的信任和自己的隐瞒,心中更是有几分愧疚,所以本源神殿中的机缘,他
必须为了纪梵心一博。

  这次传送最好找到一些隐藏的传承,尽快提升自身的实力。毕竟只有提升实
力之后,他们遇到白卿儿才会多几分胜算。

  张若尘想法很是美好,但是在绝对领域之中,其他恒古之道倍受压制;而且
神纹影响时空的波动太强,让他根本无法控制住自己传送的方向,只能听天由命。

  张若尘全力运转空间之力,层层空间屏障不断释放,在自己身周形成了坚实
的壁垒,护住了自己和怀中的纪梵心。

  看向怀中的纪梵心,好像已经在空间能量的冲击中眩晕过去,俏脸苍白,明
明有些病态,却多了几分妩媚,张若尘有些心猿意马。

  很快他就再次想到前几天纪梵心答应自己的事情,张若尘脸色古怪起来。

  「纪梵心啊,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空间很不稳定,周围的场景不断变换,眼前的景物不断扭曲,让张若尘很难
找到合适的停落点。最终他停在了一座暗室中。

  张若尘继续维持着空间屏障,生怕还有未知的禁制等着他,同时运转空间圣
术,将狂暴的能量因子逐渐抚平,周围的环境也就慢慢地显露出来。

  随着视线逐渐变得清晰,张若尘意识到是自己多虑了。

  整个暗室都是石制的,暗室的两侧是两排兵器架、十件兵器,其中的兵器最
次的也是君王战器,最好的一件更是至尊圣器。

  但是这对人形藏宝库张若尘来说,什么都算不上,他收起那件至尊圣器,将
其他武器都交给了沉渊。

  真正吸引他注意的,还是暗室中央的布置。

  暗室中央只有一把石椅、一张石桌,桌上一把石剑而已。器物都平凡无奇,
没有丝毫的威胁感。

  可越是平凡无奇,反而才越是奇怪,越是不合理。在本源神殿这种本源修士
的圣地,若是有什么事物平凡无奇,才更让人奇怪。

  「应该是一位大人物的练兵之处吧。」张若尘有几分想法,「既然是练兵之
处,也应该遗留一些特殊的传承吧。「想到此处,他的心火热起来。

  停止运转空间圣术,张若尘看向怀中的纪梵心,发现她已经昏迷了。

  还指望着她用本源神目看看这几件石制器具的奥妙,张若尘释放出精神力,
轻轻地唤醒着纪梵心,可是没有从纪梵心身上得到任何反应。

  「有点不对。」张若尘抓住纪梵心的手腕,细心探查起来。

              第二章梵心重创

  当张若尘开始探查纪梵心的身体时,终于发现了一丝不对。

  纪梵心体内的本源之力极为庞大,体内的能量已经有固化淤结的趋势。

  张若尘早就知道纪梵心本身的修为可能达到了神境,但是没想到,现在纪梵
心体内的能量总和,已经超过了伪神的高度。

  而且她体内的能量,还在缓慢地增加着,丝毫没有停止下来的趋势。也就是
说,哪怕什么都不做,随着时间的推移,纪梵心最终甚至会爆体而亡,香消玉殒,
甚至连痕迹都不会留下。

  她的心脉已经开始堵塞,如果不能及时疏通,当下就会产生严重的、甚至能
危机生命的危险。

  张若尘心乱如麻,对这种情况无从下手,只能先维持住纪梵心的生命,再慢
慢地调查她受伤的原因。

  「仙子,不要怪罪我。」说罢,张若尘已经用手摁住了纪梵心的胸口。

  柔软,这是张若尘对纪梵心的一对淑乳的第一判断。随着手上慢慢发力握紧,
张若尘发现这一对白兔的弹性也是极佳的。想到这里,张若尘忍不住手欠地捏了
又捏,表面还是一副正人君子的表情。

  纪梵心的双乳手感十分紧致,但又丰满圆润,纵观她胸前的轮廓,又是恰到
好处,完美无缺。

  「天地钟灵啊,除了得到了天地的宠爱,还有哪一种生灵先天就如此完美?」

  「抱歉抱歉,不是我禽兽,是情况紧急,我也是不得已啊。」

  张若尘一面从手中将圣力注入纪梵心体内,一面认真地想到。

  哪怕隔着一层衣服,张若尘也能想象到,这层布料下的皮肤,有多么细腻光
滑。宛如羊脂,又好似白玉,温润又光洁。

  所以说百花仙子在九仙美人图之中位列前茅,自然是大有道理的。

  也不是说张若尘就是禽兽,其实他也不是单纯地捏,毕竟花体和人体有所不
同,他也需要自己的判断才能帮助她排除淤积。

  随着张若尘的逐渐探查,他弄清了纪梵心的情况。

  是剑意,一股强横无匹的剑意在纪梵心体内肆虐。张若尘甚至不清楚,自己
到了无上境,能否拥有这般强横的剑意。

  想到方才战斗的场景,临走之前白卿儿的剑锋,刚刚触及到纪梵心,就对她
造成如此大的伤害,张若尘对她的综合实力又有了新的认识。

  「白卿儿,」张若尘钢牙紧咬,有些愤怒,「没想到你的剑道造诣也很高啊。」

  想到此处,张若尘也就明白了纪梵心能量不断外泄的原因。纪梵心实力骤增,
和她打开了曼陀罗花神的封印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花神的封印本来已经松动,
在白卿儿这一剑下,有些封印已经开始破裂。

  也就是说,如果不能及时止住破损,溢出的能量只会越来越多。到了最后,
纪梵心或许能侥幸不死,但是她也就从天才修士变成了空有一身神力的圣王。

  也就是说,这一剑毁掉的不是纪梵心的性命,就是她的前途。

  当务之急并非仔细思考纪梵心的后事如何,而是尽快止住白卿儿的剑意,停
止在纪梵心体内肆虐。

  张若尘将自己的剑意也注入纪梵心的体内,与白卿儿的剑意争斗起来。

  张若尘的剑意固然强盛,可是白卿儿的剑意却是锋锐无匹,很快就对张若尘
的剑意形成了压制。

  显而易见,无论是精神强度上还是剑道规则上,张若尘都不是白卿儿的对手,
他的那一道剑意,只是短暂地遏制了白卿儿的剑意,很快就被白卿儿的剑意消融
掉了。

  张若尘取出生死大还丹,准备先喂纪梵心服下,治愈并拓宽她受损的经脉,
再慢做打算。

  「张若尘,太天真了。」白卿儿开口说道,「他正在试图化解我的剑意。」

  煅凌风倒是丝毫不在意,大笑了两声,「白姑娘剑道造诣颇深,张若尘也只
能看着百花仙子香消玉殒啊。」

  「只是可惜了,百花仙子本体照神莲无论是入药还是辅助修炼都是良好的材
料。」煅凌风舔了舔嘴唇,「可惜,真是可惜。」

  白卿儿俏立着,目光清冷,似乎在向张若尘所在的方向看去。

  「不好说,纪梵心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说罢,白卿儿带着麾下众人向本源神殿深处走去。

  煅凌风有些疑惑,却没有多问,「难道张若尘还能短时间内修炼出天剑魂不
成?」

  也不多想,他紧跟白卿儿离去……

  「铿」、「砰」

  已经是第三次尝试了,这次张若尘还听到了自己的头撞击石桌的声音……

  疼,真的很疼……

  张若尘将纪梵心安置在一边后,独自探索着暗室中的奥秘。最让他感到古怪
的石剑,的确给了他不小的「惊喜」。

  正常拿起石剑,石剑不会有任何异样,只不过是一件凡物而已。然而当张若
尘向石剑中注入圣力后,一股强大的精神意志从石剑中迸射而出,重重地打击在
张若尘的圣魂上。

  圣魂受损,那种疼痛是刻骨铭心的。尽管张若尘意志足够坚定,但是身体终
究因为剧烈的疼痛有些失控,「砰」地一声倒下了地上。

  在与这道精神意志接触的短短几秒内,张若尘似乎看到了双深邃如繁星的双
眼。他可以肯定,那是神的眼睛,而且是渡过了不止一个元会的神。

  在这一天的时间里,张若尘一直在与石剑意志抗衡。

  石剑中的神之意志强大而犀利,一次次地碾压着张若尘的精神。在精神的不
断破碎和重生中,张若尘破而后立,终于将灵魂强度提到了一个足够强大的层次。

  他的圣魂已经足够坚韧,已经可以承受住神之意志的多次侵袭。每一次侵袭
的过程,虽然痛苦,但是也让他的剑道意志更加的强盛。

  然后,他调动起真理之心,辅助自己感悟。

  再次拿起石剑,石剑中的神之意志如同重锤一般般,一次次地沉重打击他的
圣魂。

  张若尘咬住钢牙,紧紧握住手中的石剑,任由神之意志对自己疯狂的冲击。

  在一次次捶打的过程中,他已经对这种痛苦表现的淡然起来。

  随着捶打过程的不断进行,张若尘的意识因为痛苦而开始迷茫,脑海中那双
神灵的眼睛变得越发清晰。

  神灵的眼眸幽暗深邃,张若尘越是想看清眼眸深处的繁星,越是执着地将精
神力源源不断地注入,可是注入的精神力如泥牛入海,毫无踪影。

  但是张若尘并未有停止,仍然强撑着,加快着精神力的输出。

  终于,穿过了无穷无尽的黑暗,张若尘的精神力接触到了那点点繁星。繁星
顿时化作点点流光,飞入张若尘的体内。

  张若尘立刻内视自身,发现体内多了万分之九十九的本源奥义。神灵双眼的
幻象失去了本源奥义的支持,化为点点流光消散在空气之中。

  石剑的意志消散后,张若尘重新打量起这把剑,发现它的材质居然和《无字
剑谱》出奇地相似……

  他再次确定了这柄石剑的来历不凡,可是时间紧迫,也不容他深究。于是他
再次将目光放回纪梵心身上。

  祸兮福所倚,若非急于帮助纪梵心疗伤,张若尘也不会得到本源奥义。

  在本源奥义的作用下,张若尘对纪梵心的身体变化更加敏感。

  通过本源奥义和纪梵心之间有一股难以言说的联系,他也更有把握治好纪梵
心。

  这一切的事情发生的过于巧合,但是眼下也不容张若尘深究。

  那就开始吧。

  张若尘没什么好犹豫的,稍微调整了一下状态,准备开始对纪梵心的治疗。

              第三章双休疗伤

  走到纪梵心的身前,张若尘将她抱在怀中。

  低头看向自己怀中拥着的纪梵心,张若尘的目光逐渐柔和起来。

  纪梵心的额头贴在自己的下巴上,没有什么异样,呼吸十分安稳,像只贪睡
的小猫。

  张若尘的精神力使他能明确地感觉到,以纪梵心为中心,整个暗室中的气氛
都变得安宁,甚至有点温馨。空气中若有若无的香气更是让他微微沉醉。

  「不愧是冥古照神莲,潜意识中的想法就能影响天地规则。」张若尘想到,
但很快就老脸一红,「那她刚才那种安宁温馨的想法是怎么回事……」

  本着打趣纪梵心的想法,张若尘打算捏住她的俏鼻,但是手伸到纪梵心面前,
又有些犹豫,便掐在了她的脸上。

  嫩,真的好嫩,可是还没来得及仔细品味手感,他就听到纪梵心嘤咛一声,
娇躯又在张若尘的怀中拱了拱,胸前的两团柔软更是在自己的胸口反复摩擦。可
是纪梵心却出人意料的仍然没有醒。

  张若尘虽然也是披坚执锐、身经百战,可是百花仙子这个级别的美人对自己
如此挑逗,心下也有些欲火升腾。

  张若尘顿时生出一种奇怪的念头:「纪梵心,她就那么想我睡她?」

  很快停止了意淫,他重新收敛心神。

  张若尘开始努力地思考,到底有什么方法可以缓解眼前的局势。纪梵心也不
是普通的大圣,身上又有诸多禁制,必须找到最合适的方法。

  冥思苦想之中,张若尘想到了两个办法。

  第一,找到强于纪梵心现在全身圣力数倍的力量,驱使着趋近固态的本源能
量在纪梵心体内缓缓运转,最后全部被纪梵心吸收。

  但是这个想法很快就被张若尘排除了,因为纪梵心现在体内的能量就接近伪
神境了,在场能够凝聚同境界力量的人只有白卿儿。

  难道要自己向白卿儿自荐上门?羊入虎口?

  第二,用穿透极强的力量在纪梵心体内刺通一条经脉,让这条经脉的能量自
行流动,随着圣力循环,慢慢地化解淤积。

  但是张若尘真的想不到自己有什么合适的能力。

  时间、空间诡异多变、变化莫测,但是在正面爆发来讲,好几个恒古之道都
比它们强。

  五行之道包容万物,近乎中庸,也不具有什么穿透力。

  真理之道固然强力,但是十倍加成之下,略差分毫就会毁了纪梵心的一身修
为。

  经过仔细的考量,张若尘实在找不到比三品剑道圣意更好的办法。但是修炼
三品剑道圣意,离不开纪梵心的帮助,这让他有些难办。

  「冒昧了。」张若尘暗叹一声,行动起来。

  张若尘坐在石椅上,将纪梵心的衣衫慢慢褪去。纪梵心的娇躯就这样逐渐暴
露在这暗室之中。

  花香扑鼻,魅惑勾魂,异香氤氤氲。香气催发着人的欲望,张若尘顿时感觉
大脑一阵眩晕,好像自己要化身凶猛的野兽,对面前的花朵展开非人的摧残。

  「不愧是钟天地之灵的冥古照神莲,只是花香就如此诱人。」手上的动作不
停,继续脱下纪梵心的衣衫,张若尘心中却不免感慨万千。

  想到纪梵心还是受伤着的,张若尘也并未多耽搁,继续将她身上的衣衫件件
剥去。

  终于,最后衣衫落地,纪梵心的娇躯完全地暴露在空气中。张若尘闭上了眼
睛,心中思绪云集。好不容易,他压住了内心泛起的不知道第多少次邪念,紧接
着,向纪梵心的玉体看去。

  「罪过,罪过了。」

  当他目光凝聚的瞬间,他感觉自己回到了九岁那年。

  ……

  九岁那年,自己还是无知少年,他那时仍然在和上官阙修习儒道。

  申时三刻往后,便是自己的自由时间。

  那时他总是自己一人,或带上池瑶,一同溜到上官阙的书阁内。他偷偷地看,
池瑶就在旁边偷偷地看他。

  有一次,池瑶兴致勃勃地将书拿到他面前,指着上面的一句话。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尘哥尘哥,这句话就是说我的吧。」稚嫩的小脸上满是骄傲。

  张若尘仔细打量面前的小人,「哈哈,你?你还差远了!我可没有六宫,我
的未婚妻就你一个。」

  「讨厌!」耳边回响起的,是那时的少年少女的嬉笑打闹声……

  张若尘觉得,最符合这句话的女人,他今天看到了。

  他立刻将头转到一边,可是感觉嘴唇旁边有些热,低头一看,身为大圣的自
己居然流鼻血了。

  三下两下擦净自己的血,明明周围空无一人,张若尘却也不愿露出这般狼狈
作态。

  「好久了,」张若尘自嘲道,「我居然还会被女人的身体刺激到。」

  这一瞬间,张若尘的内心是复杂的,因为他意识到,仅论身材,百花仙子也
许只是九仙美人之中靠前的;但是仅论气质,百花仙子可以稳居第一。

  冥古照神莲,这甚至令天地钟爱的生灵,果然有与众不同的迷人之处。让其
他生灵不由得对她心悦诚服。

  当然,在其他生灵看来是臣服,今天张若尘要做的却是征服。

  张若尘先是脱下自己的衣衫,再将纪梵心扶起,让她的双腿分开,跨坐在自
己的腿上。

  努力无视着,两条滑嫩的大腿带给自己的触觉刺激,张若尘克制住自己的种
种杂念,用双手握住纪梵心的娇臀,一点向自己的方向收拢。

  「摩擦,还在摩擦!这触感……」张若尘早已忍得满面通红。

  同时还要上下移动,寻找着合适的位置……

  这个过程是煎熬的、漫长的,却又是愉快的、短暂的。

  张若尘心怀忐忑,但还是坚定了动作,慢慢地靠近着,靠近着……

  「这柔嫩的触感,我碰到了……」

  两片花瓣被轻轻分开一点,马上就要开始深层次的交流。然而到了这个关头,
张若尘的种种道德观念作祟起来。

  「怎么办我虽然是在救人,可是就这么要了梵心的第一次是不是太随便?」

  「不行啊,如果我要了她还没修炼出天剑魂,我不就是摧残伤女的qin兽
吗?」

  「现在退缩也晚了,我都已经把她看光了,怎么能不对她负责?难道等她醒
来,我要和她说『我就看看,我没进去』?」

  「我的姿势没错吧,这样能不能激发她照神莲的特性……「

  「天呐,我真不是人,这种时刻居然在想姿势……」

  张若尘在最后关头陷入了深思,但是他意识到,哪怕被纪梵心记恨一生,他
现在也必须要做出决定。

  因为自己曾犯下的错误,为自己曾经的大意,为了纪梵心的伤势,更是为了
他对纪梵心的感情。

  每在纪梵心的身上停留一秒,她的诱惑力就强盛一分。不知不觉间,张若尘
的老二已经不争气地跳动起来。

  就在张若尘浮想联翩时,纪梵心倒先不耐烦了。

  身体是无意识的,就更容易不受控制地颤抖。而来自下身敏感部位的一阵阵
刺激,让纪梵心的本能忍不住想要摆脱这种折磨人的煎熬。

  她轻轻地摇摆纤腰,试图挣脱纠缠,殊不知在这种关头摇摆,正助张若尘长
驱直入。轻轻地一滑,张若尘的巨擎就直捣花心。

  香、嫩、紧、浅、滑……张若尘还没有完成进一步评价,就听到耳边传来一
声娇呼。

  「嘤,唔……」纪梵心轻呼一声,睁开了眼睛,明白了自身的处境。

  张若尘看到她俏脸通红,娇息微喘,在她的目光中看到了一分嗔怪、两分气
愤、三分暧昧、四分娇羞,好似深闺中的怨妇,又像洞房中的新娘。

  她本想要挣脱张若尘的纠缠,可是身上毫无力气,看似用力的挣扎,不过成
为了挑逗撩拨一般的摇摆。

  下体传来的种种异样刺激更是让她羞涩不已,张若尘甚至可以感觉到,她的
身体都慢慢地柔软起来。

  见到身上美人此态,张若尘微笑起来,轻轻地捧住她的脸。

  纪梵心美目嗔视着张若尘,气鼓鼓的样子,却又是说不出的可爱。她朱唇微
启,似乎刚要有所言语。

  却不耐张若尘上身前倾,狠狠地吻住了她的樱唇。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