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枫哥讲故事之中秋全家乐融融(绿妻、绿母、微男男、阉割、苦主绿主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于伟模模糊糊的睁开眼,发现自己不但动不了,手和脚还被紧紧地固定在调教椅上,说是调教椅,
除了四肢有固定装置外,屁股的位置也是中空的。

「呃……唔」于伟很想叫人,干涩的嗓子却发不出声音。而且嘴裏被塞上了很大的口塞。

于伟看见妻子苏悦似乎在卧室裏换衣服,她穿着一身类似紧缚的情趣内衣,丰满乳房被勒得紧紧地。

圆润的屁股看着又白又软,明显没有穿内裤,可是她是什麽时候把阴毛剃掉的呢。

黑色的高筒丝袜和吊袜带,脚上踩着足足十公分高的金属细跟高跟鞋。这还是他的妻子吗?
于伟觉得有些懵。

「帮你带上阴茎束环,让你渡过愉快的中秋节…」妻子苏悦晃着乳房走到于伟的身前,用两个钢套,
分别套住了于伟的鸡巴的根部和两个睪丸。

「唔……」于伟痛苦的叫了一声,鸡巴还勉强只是有些紧,而两个睪丸被分别挤进钢套之后。
明显的觉得发胀。

这时似乎于伟和苏悦的儿子于亮回来了。于伟很想叫儿子来拯救自己,可是却无法发出声音。

而于亮根本无视被困在调教椅上的父亲,赶忙去自己的卧室换了一身和苏悦一样的情趣内衣,
只是尺寸明显小了,居然也穿着小号的金属细跟的高跟鞋。

于亮的两腿之间光秃秃的一片,阴毛早就刮得干凈,只有一根小鸡巴夹在那裏,如果不是它的存在,
现在的于亮会更像是一个女人。

「主人就要来了,快点趴好,你这个小废狗」苏悦按着于亮跪趴在门口,把屁股翘起,然后
两张贴纸贴在他的屁股上。

当枫哥走进大门时,看到跪在门口的一大一小的雪白屁股在晃动,上面贴着「中秋 快乐」四个字。

「主人,骚狗祝您中秋快乐!」苏悦和于亮欢快的叫着。

于伟很难相信自己的妻子和儿子居然变成门口这个男人的狗奴。

当于亮用嘴帮枫哥把鞋脱掉后,他把一只脚踩在苏悦的头上。

「废狗的去势手术準备好了吗?」枫哥踩了踩苏悦的头。

「準备好了,主人同意,骚悦就马上给废狗打针」苏悦献媚的说着,仿佛于伟根本不是她老公一样。

于伟想用力的挣扎,企图挣脱束缚,可是无济于事。他根本是浑身无力。

「废狗等不及了,先给我清理一下」枫哥说完坐在沙发上,苏悦帮他脱掉裤子,看见枫
哥露出的鸡巴立刻露出贪婪的光芒。

「哦嗯…啊……好想要…骚悦的贱穴……好痒…好想要…啊」苏悦忍不住扭着腰,双腿夹紧了淫穴不断磨擦,
那越发难耐的骚穴,但是这又哪会让她解渴呢,只是越来越空虚。

于伟看着妻子苏悦伸出舌头,贪恋的舔着枫哥的鸡巴,鲜艳的红唇不停吞吐着粗大的鸡巴。
他郁愤的想喊,却只能发出唔唔声。

「不许摸…」枫哥平淡的说着,苏悦的身体一阵抖动,她已经忍不住伸出手,往两腿之间那已经渴求
着鸡巴的淫穴摸去,手指刚要触碰到自己的淫穴,却被枫哥製止。

枫哥看着跪在腿间的如同母狗一样的人妻,疯狂的舔着自己的鸡巴来发泄着性欲。而她的儿子跪在
她身后正在给自己舔脚,一个脚趾一个脚趾的卖力舔着,居然还勃起了。

枫哥看看墻边被绑在调教椅上的于伟,他使劲的摇头,鸡巴已经涨成红紫色,睪丸也鼓起着,
明显是受到眼前场面的刺激。

枫哥指了指于伟,对苏悦说「去给你废物老公打针吧,我看他鸡巴快憋炸了」

苏悦有些不情愿的站起来,拿出準备好的针管,抽满药液对着于伟走去。

「唔!」于伟感到睪丸被针扎的一疼忍不住闷哼了一声,接着是一种类似火烤的灼热感。

「这一针会很快溶解掉你的睪丸,只要抽出剩下的积液,你的肉袋会很快萎缩,就和于亮一样,
只剩下废物鸡巴…」苏悦看着于伟,脸上带着一丝报复的快感。

「以后你休想再用你的废物鸡巴和你的混蛋朋友来玩弄我!等你的鸡巴血管坏死,你就会忍不住射精,
之后再也不能勃起!」苏悦愉快的说着,还用手指轻轻刮着于伟的龟头。

于伟拼命地挣扎,他觉得苏悦疯了,他根本听不懂苏悦在说什麽。可是他不能让自己的鸡巴废掉。
那自己就不再是男人了。

苏悦得意转过身,看着撅着小屁股正在给枫哥舔鸡巴的儿子于亮,自从被苏悦打了阉割针,
取掉睪丸之后。于亮变得比她还要骚,比女人还要女人。

枫哥低头对正开心的舔着自己鸡巴的于亮说「等会你听我的命令,把那只废狗舔到射精,我会好好奖励你!」
于亮连忙讨好的点头。

「现在,你先把这只母狗舔到发疯!」枫哥对于亮说,苏悦已经挤到他身旁,用乳房紧紧地贴在他身上。

于亮兴奋地喊着「主人,求你把我妈这个贱货操成母狗吧」这时枫哥从沙发上站起来,淫笑着说
「想看老子干你妈!那你就要更卖力!用你的舌头和鸡巴狠狠地干她!」

于伟有些吃惊的看着儿子仰面鉆入妻子苏悦的两腿之间,妻子跪在沙发旁,几乎坐在于亮的脸上。

苏悦的双腿忍不住用力夹住按在儿子的头,他的舌头卖力的舔弄着自己的淫穴。

「啊…哦……呃…哼啊……哦」苏悦忍不住轻声呻吟,柔软的腰肢扭动着,秀美的脸上露出妖艳神情。

「进去…在裏面…用你的舌头…用力…」苏悦忍不住扶着而于亮的头,更用力的把臀部下压让淫穴
贴在儿子于亮的嘴上,方便他更用力舔弄。

「骚货妈妈和贱狗儿子,玩的真开心」枫哥满意的看着眼前这对沈沦的母子性奴。

苏悦有些乞求着「啊…不要……受不了了…嗯……受不了…主人…用大鸡巴惩罚我吧……啊…求主人…
惩罚我吧……啊啊」苏悦猛然把身子直起,一股股的淫水从淫穴喷洒在于亮的脸上。

于伟看的难以相信,妻子竟然被儿子舔到高潮。这时他的鸡巴一阵剧痛,根部的束环让他的
勃起受到限製,变得紫黑色的鸡巴看着有些可怕。

「啊……啊啊…我受不了了…主人……用你的大鸡巴肏我……使劲肏骚悦…啊啊哦……」
淫穴的快感让已经高潮的苏悦变得更加淫蕩。

「哼哼…想要大鸡巴…先给你的废物老公表演一个自慰,不然以后他再怎麽看,也硬不起来了!」
枫哥淫笑着说。

苏悦的双手忍不住捏着自己丰满的双乳,手指撚弄着自己的乳头。她仰起脸,用力的把乳房
挤在一起,然后慢慢托起,仿佛在勾引于伟一样。 

「小贱狗,帮帮你的骚货妈妈…」枫哥又说了一句。

于亮听话的把手指插进自己妈妈的淫穴,来回拨弄着,然后转动几下后,就开始加速抽插,
他的三根手指完全插进了苏悦的淫穴,不停地搅动着,刺激着苏悦的屁股不停地扭动。
 

「看来骚货的骚屄都松了」枫哥忍不住冷笑。

苏悦有些紧张,她很怕枫哥玩腻了她,忍不住说「主人!我每天都有练习缩屄提臀,
骚悦的骚屄很紧的,就是为了让主人肏着舒服的…哦」

看着儿子淫玩着自己的妻子,而妻子却在淫声浪语的对着奸夫献媚。于伟的怒火
和性欲一样无法释放出来。

这时跪在地上的于亮说「主人,骚货妈妈的骚屄裏水好多……」顺着他的手指,苏悦的淫穴
裏流出大量的淫液,就是苏悦的淫水。

枫哥拍着苏悦的脸说「看看你的骚样,是不是个骚货母狗,被你儿子摸几下就流水,
我第一次摸你的屁股,你就出水,我就知道你是个骚的不行的贱货!」

「是…主人,骚悦就是个骚的不行的贱货!骚悦一想到主人的大鸡巴,骚水就停不下来…」
苏悦喘息着,淫穴裏的淫水不停地溢出来。

「哈哈,骚货说你的废狗老公最喜欢玩你的脚,小贱狗,用你骚妈的高跟鞋给废狗盛些
他老婆的淫水让他尝尝,算我送他的,哈哈哈」枫哥笑得很是阴狠。

苏悦自己提起右脚踩在沙发上,让儿子于亮把自己的金属细跟高跟鞋脱掉,放在自己的淫穴下方,
接着于亮用力地抽插着苏悦的淫穴。

于亮的手指在苏悦的淫穴不停搅动,很快苏悦淫穴流出滴滴答答的淫水,足足灌满了半个高跟鞋。
苏悦全身一紧「嗯」的一声长音,身体软软的靠在了枫哥身上,白嫩的乳房被枫哥握在手裏把玩起来。

于伟看着于亮举着高跟鞋,想挣扎躲开,可是浑身无力,只好被于亮拔掉口塞上的口栓,
把高跟鞋裏的淫水倒入了他的口中。

高跟鞋几乎贴在于伟的脸上,嘴裏的腥臊鹹味加上高跟鞋裏熟悉的妻子味道,此时产生难以形容
的淫靡刺激感觉,鸡巴上的束环几乎感觉要让鸡巴断裂的疼痛。可是却无法让性欲释放。

龟头似乎传来若有若无的刺激感,于伟勉强低下头,看见于亮正在舔弄自己的黑紫色的龟头。
于伟心裏很怕,生怕出现苏悦说的一旦射精就再也无法勃起。

「唔唔…唔唔」于亮看见自己爸爸脸上的惊恐表情,舔得更开心了。

苏悦贪婪的抚摸着枫哥的粗大鸡巴,她的淫穴极度渴望被这根鸡巴蹂躏。「主人…用大鸡巴狠狠地
惩罚骚悦吧…骚悦的骚屄受不了了」她用手指拨开自己的淫穴,弯下腰如同求欢的母狗一般展示给枫哥。

而枫哥就喜欢别人的老婆在自己的面前淫蕩的求肏,而她的老公却无能为力的样子。他满意的欣赏着
眼前的淫穴和不远处于伟的惊慌样子。这更能刺激他的性欲。

「今天我的大鸡巴怎麽算是惩罚呢,你个骚货!」枫哥狠狠拍了一下苏悦的淫穴,登时一手的淫水。

看着枫哥的大鸡巴即将插入自己的淫穴。苏悦忍不住的涌出阵阵欲望,想让这根鸡巴狠狠地的插进自己温热的淫穴。
「主人…主人的大鸡巴是赏赐,求主人赏赐给骚悦吧」苏悦已经忍受不住,用淫穴一下把枫哥的鸡巴套住。

枫哥笑着说「骚货就骚货,这就忍不住了,被你的废狗老公看着你被大鸡巴肏,感觉很爽是吧。」

「哦啊…哦…是…让骚悦的废狗老公看着,我被主人的大鸡巴肏的很爽……我喜欢被主人的大鸡巴」
苏悦不自觉地迎合着枫哥的话,腰部也随之不停地扭动。

枫哥知道苏悦这个骚货已经控製不住自己了。枫哥索性不管苏悦,任由她继续扭动着屁股努力的
让鸡巴插得更深。

被体内的大鸡巴带来刺激的的苏悦早没有羞耻感,她根本顾不上于伟的样子,只能感觉到自己淫穴的空虚,
只有不停地被大鸡巴抽插沖击,她才能享受到难以言明的满足感。

「哦…哦……好舒服……大鸡巴…主人…啊…骚货的…贱屄好舒服!」随着苏悦不停扭动着屁股的速度加快,
枫哥扶着她的腰挺起鸡巴迎合苏悦不断地活塞运动,听着苏悦的淫声浪语仿佛再给他助威加油一样。

枫哥一把揪住苏悦的头发,让她上身直立,下半身依然在不停猛烈撞击着苏悦的骚穴。
苏悦连忙用手托起自己的双乳,方便枫哥玩弄她的乳房。

枫哥狠狠地掐弄苏悦的乳头,看着鲜红的乳头在他的手指挤压下变得扁平。苏悦发出痛苦的呻吟。
「主人…好爽,把骚悦的奶子掐烂吧…啊…好疼…好舒服」

枫哥非常满意苏悦这种臣服的母狗摸样,一边用粗大的鸡巴肏着她,一边推着她慢慢地走向于伟,
他要让于伟看着自己的鸡巴肆意的肏弄他的老婆的淫穴。

枫哥猛地那鸡巴向前用力一插,苏悦站立不住,忍不住用手扶着于伟的肩膀。

「啊…啊……别让我看到废狗的鸡巴!」苏悦仰着头大声叫着。于亮把苏悦的金属细跟高跟鞋
套在于伟的鸡巴上。

于伟愤怒地看着枫哥不停地撞击着自己妻子的淫穴。同时又听着苏悦发出了一声声欢快的淫声浪叫,
他除了愤怒和嫉妒却什麽也做不了。

「哈哈……没想到自己的老婆是个骚货吧」枫哥最喜欢这样的场面,母狗的老公愤怒又嫉妒的
接受这份耻辱,慢慢地这份耻辱会变成他们的快感。

「谁让你有个喜欢绿母的贱狗儿子…不过我估计是遗传,哈哈」枫哥让于伟看着自己猛插苏悦的淫穴,
而苏悦在抽插中欢快的扭动着腰肢。

「你的贱狗儿子给你和你老婆下了药,你们俩睡得死死的,然后他看着我肏着他妈妈的淫穴,
自己兴奋地撸着……然后把拍的照片当做你和朋友的记录给你的老婆看…」
枫哥让于亮跪在身前舔着被他肏着的苏悦的淫穴。

「你的笨蛋老婆以为被你和你朋友迷奸了…还有你贱狗儿子的配合,我把她变成一个骚货母狗
几乎都不费劲,骚货你说开不开心!」枫哥狠狠地肏了几下苏悦。

苏悦一脸娇媚的迎合着说「啊……骚悦就想做主人的……骚货…做母狗……骚货好开心……主人的大鸡巴
狠狠地肏我…啊啊」此时的她根本无从去想以前。

「哦……骚货为了主人…可以把贱狗儿子给阉了……只要主人开心,就把废狗老公也阉了…」
苏悦讨好的淫蕩样子更加刺激了于伟。

于伟被各种刺激的几乎要疯了,体内一次次传来快感自己着自己的鸡巴,突然来的无法形容
沖击感让于伟忍不住「唔唔」的呻吟。

他控製不住自己的性欲,鸡巴忽然迅速的萎缩,高跟鞋没了支撑,直接掉在地上,一股精液
从龟头裏缓缓地流出,于伟喘息着,阴茎束环的疼痛感也消失了。

身体的刺激感没有停止,白浊的精液不停从鸡巴裏流出来。

枫哥看着于伟被刺激的射精了,鸡巴也随之废掉了,哈哈笑着让苏悦跪在沙发上,粗大的鸡巴
重新插进苏悦的淫穴,继续抽插。

于亮看着枫哥的粗大鸡巴用力的在自己妈妈的淫穴裏抽插,而妈妈还在风骚的晃动着腰肢
和屁股配合着,于亮兴奋的用手撸弄着自己的小鸡巴。

「你废狗老公的鸡巴废掉了,你不心疼啊,教的还这麽爽…嗯!骚货」枫哥兴奋得说。

「啊…哦…好爽…好舒服…废物的鸡巴……早该废掉了……啊啊…好深……肏进骚悦的子宫了」
苏悦毫无顾忌的说着淫语,「啊…好舒……服…好…爽……狠狠……的插我……肏死骚悦吧…」

枫哥用脚踩着苏悦的头,让她撅着屁股跪趴在沙发上,枫哥狠狠地肏着苏悦的淫穴,
他一边肏着一边让于亮过来。

「小贱狗!你不是也喜欢舔你这个骚屄妈妈的骚脚吗?滚过来舔啊!」

于亮赶紧跪着爬过来把苏悦的另一只高跟鞋脱掉,深深地闻了一口高跟鞋的骚脚味道。看着
枫哥一边用手揉捏玩弄着苏悦的乳房,一边用粗大的鸡巴不停地砸入苏悦的淫穴。

「肏死她!主人肏死我妈这个骚货!狠狠的肏她……她老用她的骚丝袜脚勾引我…活该她给
主人当母狗…主人加油……把我妈这个骚货肏怀孕! 」看着枫哥快速地前后撞击着苏悦的屁股,
于亮开心的一边舔着自己妈妈的骚脚,一边喊着。

「你这个小贱狗!你爸是大贱狗,一个叫于伟,一个叫于亮,你们就是该做伪娘(伟亮)啊」
枫哥插得更猛了,有什麽比一家子都做他的贱狗还刺激的事呢。

「啊…啊!…啊啊!…哦……主人……好厉害……啊…大鸡巴…啊…好厉害…啊…我要死了…我要被…再……
肏死了……干死……我了……哦哦哦……啊!」苏悦已经不能控製的抖动着身体,胡乱的喊着。

枫哥的鸡巴狠狠地抽插一阵,他感觉临界点快到了,他扶着苏悦的屁股,不停地把鸡巴尽量插得更深。

苏悦感受到枫哥沖击,「啊啊!射给我…主人…都给我……让骚悦怀上主人的种……骚悦就是主人的母狗
……啊啊啊!…啊啊啊!」苏悦已经到了高潮,身体强烈地抖动着,淫穴不停地收缩起来。

这也让枫哥彻底达到了射精边缘,他向前猛力一顶,鸡巴狠狠地插进苏悦的淫穴,一股股浓白的
精液被射进苏悦的淫穴深处。

「噢…好热……好舒服」苏悦愉悦的叫着。勉强起身跪在枫哥面前,用舌头给他清理着鸡巴上的残余精液。

「呼…」枫哥舒爽的叹口气,「你的废狗老公的蛋蛋快爆炸了。」

于伟的睪丸已经肿胀到平时的两倍大小,苏悦不耐烦的站起身,拿着一根针头,后边跟着一段胶管
和透明塑胶袋。

苏悦把针头插进肿胀睪丸位置,轻轻挤压,顺着针头,大量的带着血丝的积液流入了塑胶袋内,
于伟看着自己的鸡巴还往外流着精液,同样带着很多血丝,可他已经一点感觉都没了。

「我被阉割了,成了废物…怎麽办…」于伟麻木的想着,眼前的妻子的淫蕩模样不会带给他
一点点的刺激感。他昏了过去。

「废物……哼」苏悦不满的骂了一句,这时听到枫哥说「小贱狗,给你妈的屁眼润滑一下!」
她赶忙跪在地上。翘起屁股。

这时于亮扶着自己的小鸡巴,在苏悦的淫穴外摩擦了几下,就把半软不硬的鸡巴插进了苏悦的菊花裏。

苏悦虽然感觉有东西在她的菊花内一下下蠕动,可是没法给她任何快感,「废物小贱狗!一点用都没有,
我都没感觉…」苏悦骂着自己的废物儿子。

虽然被苏悦羞辱,于亮扶着苏悦的屁股更加用力的插着,妈妈的菊花紧紧箍着自己的小鸡巴,
格外的束缚感和刺激感。

枫哥坏笑着看着苏悦说「你就不会浪叫几声刺激刺激他!」

苏悦没办法,只好用手指拨弄着自己的淫穴,
「啊啊…主人的大鸡巴……啊…废物鸡巴都没用…好想主人的大鸡巴……肏骚悦的菊花……呃呃啊啊…」的淫叫起来

于亮看着自己骚货妈妈苏悦跪在地上不停的骚声叫着,于亮使劲的加速,但无论如何他的小鸡巴也无法完全勃起,
他不停地用手摸着苏悦的淫穴,把淫水涂抹在菊花周边。

这时于伟的睪丸部位已经完全干瘪,积液灌了满满一塑胶袋,他的睪丸被销融了,鸡巴满是淤血的黑紫色,
基本已经坏死。他的鸡巴现在连自己的儿子都不如,半软的勃起都做不到了。

于亮用手扶着苏悦的屁股,明显感觉到随着苏悦淫穴的收缩,菊花的收缩感也变强了。

「啊啊……主人……我要射了……哦哦……」于亮的小鸡巴软软地从苏悦的菊花中滑出来。
从苏悦的菊花中带出了一点点几乎透明的稀薄体液。

于亮喘息着对枫哥说「主人,我已经给骚货妈妈的屁眼做好润滑了,请主人享用!」

枫哥满意的点点头「把那只大废狗的手脚绑在一起,把菊花也堵上!」

于伟有些意识不清的感觉自己的手脚被绑在一起,菊花似乎被什麽油腻的东西顶了进来。

在他最后的意识下,他听到枫哥说「把这只废狗塞进床下,我要在他的上面肏他老婆的骚屁眼!
你也好好听听你的骚货妈妈的浪叫……」于伟再次昏了过去。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