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竹马的爱欲纠缠(番外篇)欧阳奕 +(四十一)家中来客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青梅竹马的爱欲纠缠

作者:QM1255
2021/11/08 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是否首发:是
字数:11959字

  才疏学浅,笔陋字贱,第一次写文章还请各位大大多多包涵,有不好的多多
批评指正。喜欢的就默默地追就好了,不喜欢的就权当一笑。

  再次感谢大家对小弟的支持,最近自己觉得创作的状态还说得过去,就不如
努力多更新给大家看!

  友情提醒:这一次更新是以番外加正文的形式。番外是一篇以第三人视角展
开的番外,是对主线剧情的扩展与解释;后面的是主线的故事。

  以及想在评论区做个小调查,有多少大大是也很喜欢另一个新坑的方向的呀,
小弟想大概了解一下情况。感谢各位了!

  上篇回顾——青梅竹马的爱欲纠缠(四十)对与错

  链接——已发布文章全集

           ***  ***  ***

             (番外篇)欧阳奕

  Z大门口的街上,一个男生低着头,自顾自地走着。

  一个女生跟在他的身后,虽然裹着爱淘,也能看出她姣好的身材与面容。

  女生叫做欧阳奕,现在的她正在跟着钱明前往他和秦语的出租屋。

  欧阳奕没有告诉钱明的是,其实这条路,她来过,而且还不止一次。

  在他们一开始决定搬出来住的时候,秦语就很信任地把备用钥匙放在了欧阳
奕那里。

  这一点钱明是知道的。

  但钱明不知道的是,在这间他以为是二人世界的出租屋里,和秦语发生过关
係的,不只是他一个人。

  这是属于欧阳奕和秦语之间的秘密,她现在当然不会告诉钱明。以后?那就
不知道了。

  那位主动给他们减免房租的男老师,当然也不会无缘无故减免租金。

  还有刘克那条精虫,说起秦语眼睛都冒绿光,自然也不会冷落了他。

  欧阳奕心里很明白,不知为何,秦语自从从国外回来以后,和别人做爱几乎
不会再告诉钱明了。

  欧阳不知道钱明有一天会不会发现,不过凭着对他的了解,欧阳觉得他就算
知道也不会做出什么过激举动的。

  「其实钱明大可以参与进来的,满足一下他或是偷窥,或是换伴的快感,但
是秦语总是拒绝……」想到这里,欧阳自己默默念叨着。

  那次是钱明在上选修课,秦语带着欧阳来一起看房子。

  那位房东老师看到这两个身材、脸蛋都无可挑剔的女生,眼睛直勾勾地盯着
她们的胸脯,根本移不开。

  后来,欧阳和秦语两个人坐在他身上的时候,他在欧阳胸口留下的指印,足
足好几天都没有消下去。

  也就是事后,欧阳奕问秦语要不要下个套,让钱明目睹自己的女朋友和房东
做爱的时候,她又一次拒绝了欧阳。

  欧阳奕问她为什么,她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其实在欧阳奕的眼里,他们两个人都把彼此看的太重要了,以至于到了草木
皆兵的地步——一点点的风吹草动都会让他们如临大敌。

  反观刘克和梓娜,说的不好听些,就是各「玩」各的。但是他们两个却能一
起解决很多外界的问题。钱明就做不到,他的世界里只有秦语。

  更糟糕的是,在秦语的眼里,钱明也是这样的一个人,所以秦语很多事情都
不敢和钱明说。

  同时,她对钱明身上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极为敏感。当杨译婷这样一个非常暧
昧的角色,突然出现在她的生活里,哪怕她和钱明之间一清二白,在秦语眼里也
会一百遍地把她看做是假想敌。

  欧阳奕觉得,这样的关係是不会长久的。但是,她的心里其实特别不想看到
他们两个分手。

  因为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欧阳自己的父母,对她最好的人就是秦语,她不想看
到秦语失去幸福。

  尤其是当下这个时间节点,欧阳奕不想她的不幸福在秦语的身上再次出现,
更何况欧阳奕的不幸福已经让秦语有些敏感了。

  冥冥之中,欧阳奕觉得自己需要做些什么,这也是为什么她在学校突然提出
要和钱明一起来出租屋。

  至于欧阳奕自己,她很早就知道阿鸿出轨,不仅出轨,而且还招嫖。

  她可不想让她的下体和那个男的的下体一起烂掉。

  阿鸿之于欧阳奕而言,到后来,情感的功能几乎为零了。

  「如果不是这个流氓当初摔倒在我身上,后来非要当面跟我道歉然后偷瞄到
了他惊人的尺寸,加上他也挺帅的,我也不会跟他在一起……」欧阳甚至这么想
过。

  这样的洩慾工具是谁都可以,她甚至幻想过如果秦语分手了她和钱明在一起
的场景。

  做爱时不仅有生理的刺激,还有和好闺蜜男朋友在一起的负罪感,那应该很
棒吧。

  欧阳奕又想起了自己在美国做那位禽兽老师性奴隶的故事:不仅他把欧阳奕
当奴隶,还有他的未婚妻,让欧阳奕给她舔阴,让欧阳奕喝她的尿液。可笑的是,
当欧阳奕快要离开的时候,那位文学老师竟然跟她说对她动了真感情。

  「爱情,可笑的东西。」欧阳奕不止一次这么说过。

  欧阳奕自己不相信这玩意,却又希望她的朋友们都幸福,这是何等的矛盾与
变态呀。

  所以,阿鸿的离开对于欧阳奕而言不过是需要再找一个洩慾对象的区别。这
个对象谁都可以,甚至,她身前的这个男人就是个不错的选择。

  当然,欧阳奕也不希望让他和她的好朋友分手。

  不过,令欧阳奕自己没想到的是,他们两个竟然因为欧阳奕的分手而吵了起
来,这不是她想看到的。

  秦语昨晚的行为如此过激,欧阳奕猜想是因为她害怕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
身上,害怕某一天钱明也会出轨,也会去和某个陌生的女人上床。

  这是不是就叫做「佔有慾」呢?

  可是欧阳奕不理解的是,她的这位「好学生」闺蜜在国外被那些鬼佬干得欲
生欲死的时候,用自己的肉体换取纹身师免费纹身的时候,回国以后偷偷告诉自
己想被身边所有男性一起玩弄的时候,她怎么偏偏对一个根本就是人畜无害的杨
译婷想吃了醋一样的上心,她怎么就对钱明的佔有慾到了偏激的地步呢?

  可怜的是,钱明对这些还一无所知,他还很天真地以为秦语会把这些都一五
一十地告诉他,他还很傻地相信是陈越骗秦语去了那个房间,他还不知道是秦语
故意没告诉他当时他们已经出发了的消息。

  一个不懂珍惜,一个太过天真,两个人都抓的太紧。

  欧阳奕不是没有想过,和阿鸿分手以后,可以更靠近他们两个人一些,以后
说不定可以趁虚而入。

  不过这样邪恶的念头也只不过是一闪而过罢了,她的感性告诉她要她帮助他
们两个维持感情。可是另一头,她的理性告诉她他们俩迟早会分开。

  按照欧阳奕的计划,一定要让钱明和秦语捅破这层患得患失的窗户纸。难道
秦语就不希望看着她的闺蜜和她的男朋友做爱吗?

  欧阳奕也和秦语聊过关于小杨的问题。她的说法是只要钱明不背叛她,怎么
样都可以。可是按照她的逻辑,她自己的所作所为背叛钱明一百次都绰绰有余。

  欧阳奕给她提供的建议,她唯一听得进去的就是和钱明一起去学校外住宿。
可是,这个建议却是她半开玩笑说出来的。

  欧阳奕的原话是说,如果有一个地方可以让钱明一辈子都锁在那里面,只属
于她秦语一个人,她一定会很高兴。

  但这不能说全部都是秦语的问题,欧阳奕认为如果不是钱明表现得这么患得
患失,秦语也不会产生这些畸形的想法。

  更何况,他自己也甘于在这个陷阱里堕落与纠缠。

  两个人都过于惧怕分开,最后的必然结果,可能就是分开。

  就快到目的地了,欧阳奕的计划也要开始了,既为了他们,也为了她自己。

  欧阳奕不想让他们分手,可是她自己,也寂寞很久了。

           ***  ***  ***

             (四十一)家中来客

  有欧阳奕和我一起回家,我心里也是踏实了许多。

  我不知道这份踏实源自于哪里,只是到现在还是不敢完全相信欧阳在学校跟
我说的话。

  同样的,昨晚坐在楼梯上的时候,我总感觉和秦语之间的关係和以前不一样
了。至于哪里不一样,我也说不上来。

  欧阳奕跟在我的后面,她不知道我的心里有多么忐忑,以至于我只顾低着头
往前快步走,根本不敢回头面对任何人。

  就像被盯住了一样,我头低着自顾自地走;可是目的地此时此刻也未必是安
全的,我只能硬着头皮走。

  忐忑,纠结,不安,恐惧。交织之中,哪怕这条路再短,我也觉得十分漫长。

  可是真当此时此刻到了楼下,我又暗骂时间怎么过得这么快。

  一步一步踩在楼梯上,我的脚步是那么沉重。

  到了门口了。

  正在我準备敲门的时候,说时迟那时快,我身旁一只手擦过。

  欧阳奕先我一步敲击在面前这扇门上,一声声的敲门声就像叩在我的心上。

  几乎同步与第一声敲门声响后,欧阳奕第二下还没有敲出来,门就猛地一下
被打开,看来门后的人已经準备就绪很久了。

  打开门,看见是两个人的秦语第一时间有些错愕,愣在原地。

  我快速打量了一下秦语,她还穿着昨晚出门时的运动便装,眼睛红红的,充
满了血丝,眼角和脸颊上好像还有些许泪痕。

  我们都还没说话,秦语错愕之余,立刻就往前迈了一步,伸出双手,狠狠地
抱住了我。

  泪水和哭泣声也随之同时到来。

  秦语这迅雷不及掩耳的拥抱着实让我受宠若惊,我也是愣了几秒,不知所措。

  伸出手,这手就和不知道还往哪里放一样,生疏地在她的背上轻拍了两下。

  不过,我们没有相拥太久,因为欧阳奕在旁边尴尬地咳了两声,说道:「我
们先进去再说吧。」

  我还没想好说啥,秦语就鬆开了手,抹了抹脸上的眼泪。

  我忙不迭地说着:「对对对!进去说吧!」

  随后,做了个「请」的手势,秉持着「女士优先」的原则,让欧阳奕先进了
屋子里。

  欧阳奕在门口脱了鞋,但我和秦语都没有招待过外客,自然也没有準备鞋套、
拖着之类。

  还好欧阳奕并不讲究这个,直接脱了鞋穿着袜子踩在地板上。

  「先坐吧。」秦语轻轻地说道。

  客厅的沙发还算宽敞,欧阳奕直接盘腿坐在了上面,也免去了光脚在地上的
不方便。

  秦语也随着她坐下,两个好姐妹挨在一起。

  我感觉有些尴尬,便说着给欧阳奕倒水来到厨房,却发现秦语之前一个人在
家的时候根本没有烧水。

  正当我準备接水烧水的时候,欧阳奕的声音像救星一样传来:「钱明哥,不
用麻烦啦,我坐一会就走了。」

  我回到客厅,欧阳奕正在抱着一盒餐巾纸给秦语擦眼泪。

  坐在她们旁边或许太尴尬了,于是我自己拖了一把椅子在旁边坐下。

  可是,就这么干坐着好像也挺尴尬的。

  「要不要说些什么呢?」我心想。

  这个问题的答案还没有什么头绪呢,秦语先下手为强了。

  「对不起啊亲爱的……」秦语还在抽泣着,「昨晚的事是我不好。」

  刚刚进门的拥抱足以让我受宠若惊,这又来了个梨花带雨的道歉,我这下是
有些坐不住了。

  我一时慌了神,不知所措地站起来。

  「哪里哪里。」我挠挠头,「是我不好,是我不好。对不起!」

  秦语看到我这副滑稽的样子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我活像个做错了事的
小孩子,本来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搁了,秦语这一笑我更是被绕晕了。

  「我是真心的啊语姐,我真的……」

  「好了好了好了——!」

  还没等我说完,欧阳奕立刻站起身,开始向后推着我走。

  我当下没反应过来她的举动,也没有太多的对抗。

  她一边推着我向后走,一边念念有词道:「好了钱明哥,你少说两句吧,别
真的把语姐惹毛了,你快去冷静一下,让我和秦语姐姐说两句悄悄话……」

  说着,她就把我推进了我和秦语的卧室。由于惯性,我一屁股坐在了身后的
床上。

  欧阳奕转身离开了房间,头也不回地关上房门。可是她的力量太猛,房门第
一下没有关死,还留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门缝。

  我也懒得管了,只是对这一切都很迷惑。

  秦语不怪我吗?欧阳为什么要把我推进来?……

  这些都让我想不明白。

  正好门没有关死,听到她们说话可以说是轻而易举了,而且我这个角度还能
看到她们的一举一动,可谓是非常完美了。

  从我这看过去,秦语背对着我,欧阳穿着白色的棉袜,盘腿坐在沙发上,很
是诱惑。

  「你说他怎么这么笨呀,笨得都有一点可爱了。」秦语先说话了,显然这是
在说我。

  「笨?看来你很嫌弃他喽,嫌弃他怎么还跟抱金砖一样守在家里呀?」

  欧阳奕的话显然是「双关」,只不过秦语好像没听出来隐晦的那层意思,而
且她直接岔开了话题。

  「你怎么一点也不像分手了的样子啊,还来这里开我的玩笑?」秦语嗔怪道。

  「谁说分手就要要死要活的呀,我就很开心呀!」欧阳奕洒脱地往后一靠,
「我早就想和他分手了。」

  「你上午电话里跟我说,你早就知道了?」

  「对啊,这学期刚开学的时候我就发现了。」

  知道?发现?难道是阿鸿和女生约会的事情?我心里这么思忖着。

  「怪不得我说你看上去还挺如释重负的呢……」

  「只是有点可惜。」

  「可惜?可惜什么?」秦语问道。

  「当然是……」欧阳奕压低了声音,「当然是可惜了他的身子啦,那么大的
肌肉和棒棒糖,以后就吃不到了。」

  「去去去。」秦语开玩笑似的把她推开,「我还以为是什么呢。」

  「怎么?我吃不到,你不就吃不到了?」欧阳奕还在开秦语的玩笑。

  秦语扬了扬下巴,指着我所在房间的方向。我起初还以为是被发现了,心跳
骤然加快了。然后我才反应过来,她是在说我。

  「哼!我都说了多少次了,你就跟守财奴似的,连我都不能借用一下吗?又
不会亏待你的。」欧阳奕这会几乎是明示了。

  我的心跳比刚才更快了,我的下体似乎也嗅到了战斗的气息。

  「当然不行囖,恕不外借!免谈!」秦语的态度非常直接。

  「怎么?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欧阳这话就让我有些不明白了,难不成秦语背着我「放火」?不过这个时候,
我的重点已经不在这上面了。

  「我不管,不许你借!」秦语的态度在这事上好像没有可以商量的余地。

  「那……」欧阳突然身体前倾,「不给借钱明哥,借你可以吗……」

  说话间,欧阳就将身子往前一探,向前吻上了秦语。

  门后的我看到这幅神奇画面,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合着这欧阳还是男女通吃?」我心里暗暗想道。

  那一刻,我的心跳竟然也和自己亲身吻上秦语一样,疯狂加速着。

  这种感觉,说是猎奇也好,说是一种别样的、被绿的快感也好。但这种感觉,
我竟然觉得很熟悉。

  要说欧阳这一「撩」已经足够让我兴奋,秦语接下来的举动则更让我惊讶了。

  秦语没有抗拒,反倒是卖力地迎合着欧阳奕的湿吻,甚至比亲吻我时看上去
还要投入。

  我品尝过秦语的吻,可是,她现在正在被别人吻着,更何况,这个别人是一
个女生,是她的好姐妹欧阳。

  她现在是什么感觉呢?是不是和我一样「性」奋?是不是下面已经湿了呢?

  我不知道,我也永远无法和此时的秦语共情。但光想到这里,就足够让我的
下面,不争气地挺立起来了。

  「讨厌,你干嘛呀欧阳——」欧阳的吻一结束,秦语就佯装推了她一下,嗔
怪地说道。

  「怎么?男朋友不借,你也不给借?」

  「给——」秦语压低了声音,可我还是能听得清楚,「钱明还在呢,等哪天……

  「不行,我不等……」欧阳的声音突然高了一些,给秦语吓得一激灵。

  秦语下意识地看向我的方向,我机敏地把自己藏在门后,躲了起来。

  不过,她应该也没有仔细看,否则应该会发现门没有关好,说明这一回头只
是她的本能反应罢了。

  「对了——」欧阳话锋一转,「你刚刚说给借——是给借谁呀?钱明哥?还
是你自己?还是你们两个都……」

  「你怎么还得寸进尺了,给你一个就不错了!」秦语半开玩笑地说道。

  欧阳嘿嘿一笑,嬉皮笑脸地说:「选一个的话,那我当然选有『真材实料』
的啦!」

  秦语一听就明白她说的是我,不由分说,出其不意地用自己的力量优势把欧
阳压在身下。

  这下轮到秦语「强吻」欧阳了,她们的舌头彼此搅动着,发出的口水声连我
都可以清楚听见。

  秦语刚刚还说出了要等我不在家的话,看来我不在家的时候她们还做过类似
的事情了?

  这想法一冒出来,我的心里就突然产生一种压抑不住的兴奋,恨不得现在就
冲出去将两位「淫妇」就地「正法」。

  不过,我的理智尚存,我也想继续欣赏这幅香艳的画卷。

  战场局势瞬息万变。秦语一边狂吻着欧阳,一边已经在将手伸进欧阳的牛仔
裤里。

  可是,欧阳也不是吃素的。她一觉察到秦语的举动,立刻还以颜色。

  秦语只是身着一条很宽鬆的家居裤,欧阳很轻鬆地把它褪到了秦语的大腿。

  秦语两瓣圆润丰满的臀部已经无法被区区内衣的布料所完全包裹,此时正可
谓是「犹抱琵琶半遮面」。

  此情此景,我情不自禁地让自己更加靠近门缝,恨不得整个人贴在门上,并
且也不自觉地把手伸进裤裆,从根部握住了自己硬得发涨的下体。

  现在,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沙发上玉体横陈:秦语小半个身子侧对着我,
欧阳则是完完全全正面对着我,只不过此时她被秦语完完全全挡住了。

  此时,欧阳勉强推开主动出击的秦语,坐起上半身。

  秦语没有穷追不捨,也直起身子。

  她们两个接下来的举动,让刚才的一切显得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热身的闪电,
激烈,却不至于最为「精彩」。

  「我好羡慕你哦,语姐——」欧阳一边说着,边开始把手放到秦语那刚刚已
经被她褪下半截裤子的大腿上。

  「你羡慕我?」秦语有些疑惑,「嗯……啊——讨厌啦,干嘛嘞你——」

  从我这个角度不太能看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不过凭我对秦语的了解,猜测
应该是欧阳把自己的手游移到了秦语大腿根内侧的敏感地带了。

  「当然是羡慕你的长腿啦……」欧阳不知不觉中,竟然抱起了秦语的左脚,
伸出舌头,开始舔舐起了秦语的脚趾!

  「哈啊——嗯嗯嗯嗯嗯……」秦语对欧阳这一动作的反应也是出乎我意料的
大,和秦语「实战」过这么多次的我竟然从来没有发现过这里也是秦语的敏感点。

  不过显然,秦语还是忌惮于自己的声音会不会太大而被我发现,发出娇喘的
那一刻立即捂住了自己的嘴。

  「哈哈哈哈哈……」欧阳突然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嘛!」

  「这招是刘克告诉我的,没想到还真管用呢!哈哈哈……」欧阳一脸娇
媚地笑着。

  刘克?他小子怎么会知道的?难不成秦语又偷偷摸摸和刘克做爱了嘛?还被
欧阳知道了?剧情的发展越来越让我看不明白了,不过也实实在在地越来越让我
兴奋了。

  「哎呀!你瞎说什么呢!」秦语连忙否认道。

  「而且——」欧阳突然回到了一开始羡慕秦语的话题上,「我还羡慕你有一
个好男朋友呀——!」

  欧阳的语气怪怪的,我总感觉她话里有话,但是当下的我脑袋已经充满了荷
尔蒙,也没那个精力和能力去分辨她话里的意思了。

  「要按这么说……」轮到秦语凑上去了,「我也很羡慕你!」

  说着,秦语就凑到了欧阳奕的耳边。

  接下来秦语说的话我就听不清楚了,但只见得秦语刚刚把话一说完,欧阳就
开始锤秦语的肩膀,秦语则对着欧阳的耳朵又吻又亲。

  「啊啊啊嗯嗯……哈嗯……嗯嗯嗯——」

  欧阳一点也不吝啬自己的娇喘,我甚至怀疑刚刚她的声音楼上的人都可以听
得见。

  秦语似乎都有点被她的音量吓到,连忙停止了自己的动作,连声说道:「欧
阳!小点声!」

  欧阳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十分挑衅地说道:「小点声可以,但是你要大点
声喔——」

  欧阳的大腿顶住了秦语膝盖的内侧,这让她话刚一说完,就很轻易地把秦语
压在身下。

  此时的秦语在她面前就像一个稚嫩的新学生,被学长利用各种技巧制度。

  而这位「学长」也丝毫不讲道理,说时迟那时快,一下子就脱下秦语的内裤,
用力扔到地上,就像是故意给别人炫耀一样。

  秦语无效的反抗也就到此为止了,她大口喘着粗气,却又迎来了一次不讲道
理的强吻。

  欧阳奕也趁着这个机会脱下自己的外裤,露出白皙的腿。

  然后,她把自己的大腿放在秦语的两股之间,用腿部的肌肤顶住秦语的阴户,
缓慢地打着转、画着圈圈。

  「嗯——嗯嗯嗯——」秦语的嘴被欧阳死死地堵住,只能从鼻腔里发出一些
喘息。

  不过,我能听出来,她正在从这种被动中享受着快感。

  躲在门后的我也悄悄脱下了我碍事的裤子,慢慢撸动起我的肉棒。

  就在我和秦语以为欧阳接下来要步入正题的时候,她却停下了所有动作,将
上身又往上移了一些,把自己脖子和胸部之间的那片肌肤留给秦语的嘴。

  秦语自然是用自己的嘴唇和舌头感恩这份赏赐,以期换得对方能够带来一些
下体的刺激。

  欧阳没有给她这个面子,反而是似乎向我这个方向眨了眨眼,就像是做给我
看的一样。

  我吓得连忙闪身躲进门后,屏住呼吸,但大脑和下身的兴奋却丝毫不减。

  「语姐——」门那头传来了欧阳带有一点娇喘的声音,「这次的事,不许生
我和钱明哥的气喔——」

  光是欧阳的语气,门这边的我听得骨头都快酥了。

  于是,我又偷偷地把眼睛挪回了门缝。

  「怎么会嘛……你早点跟我说,我昨晚也不会……」

  「那就太好啦,尤其是钱明哥,他也担惊受怕一整天了——」欧阳还是用那
种语气说着。

  「好啦,我跟你保证,我跟你钱明哥没有事的喔!」

  不过,欧阳为什么要替我说话呢?是单纯的过意不去,还是另有所图?我想
不明白,而接下来发生的也不容我细想。

  「好啦好啦!」欧阳突然从秦语身上下来,望向我这个方向,「钱明哥,偷
看,一定很辛苦吧。」

  秦语一听猛地坐起来,而门后的我慌张程度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时间,慌乱的我不知所措,急忙躲回门后头。

  我当下出去也不是,不出去也不是,只能先随便地把裤子拎一拎再说。

  我刚刚把裤子提起来,一阵巨大的冲击力就把我拍在门后的墻上。

  两个女生一进房间一回头就看到了狼狈的我,语姐忍不住笑了出来,这下更
让我尴尬了。

  「钱明哥——」

  错愕之中,欧阳向我走过来,几乎是用她的身体把我按在身后的墻上。

  「你说你,干嘛要偷看嘛……」

  说着,她一把拽过我的手,把它们放在了她的屁股上。

  这一拽不要紧,刚刚提起的裤子这下又掉了下来。肉棒也自然而然地跳了出
来,顶在欧阳的胯部,欧阳也在我耳边不自觉地「嗯——」了一声。

  秦语也缓缓走到我的侧边,凑近欧阳的耳朵轻声说了一句话,却也清清楚楚
传到了我的耳朵里。

  「就借你这一次喔——」

  说完,她没有管欧阳的回应,而是径直吻上了我的嘴。从这一刻开始到结束,
我们两个人的嘴都没有离开过。

  这也给欧阳留下了发挥的空间,她的舌头準确地找到了我暴露给她的耳朵和
侧颈部,这些对于我来说,也算是致命缺点之一了。

  我像是个被夹得死死的三明治肉饼,虽然只是两个女生,但我也是根本动弹
不得,看来只能任由她们摆布了。

  在得到秦语的许可以后,欧阳倒是没有心急,而是用手把我的阳根放在她的
两股之间,轻轻地来回摩擦着。

  我可以清晰感觉到她洞口的存在,也能感觉到她已经开始氾滥的淫水,加上
脖子被她不停地舔吮,我有些本能反应似的地想把自己的肉棒插进她的身体,但
我的几次攻势都被她巧妙地化解了。

  「别心急嘛,钱明哥,」我很清楚,欧阳这时候说的每一句话,秦语都可以
听得仔仔细细、清清楚楚,「就这么想肏我吗?」

  我的嘴很明显地感受到了上颚加大的压力,这是秦语变得更加兴奋的标誌——
这种时候她会习惯性地用舌头压住我的上颚。

  在这个姿势下,我自然是无法对欧阳的话做出任何回应的,只能任她在我和
秦语的耳边说着这些同时刺激着我们两个人的话了。

  「秦语姐——」欧阳的「羞辱」还在继续,「钱明哥要进来了喔……」

  她没有用手,而是非常灵巧地前后扭动了一下,我的肉棒就像是安装了精确
製导系统一样,和她的蜜穴精準对接。

  「嗯嗯嗯……啊——」

  不知是这个姿势的刺激太过于强烈,还是她故意为之,在我的肉棒进入她的
身体以后,她短时间内并没有开始下一步行动,就这样让男性的下体在自己身体
里呆着。

  这边厢,我的耳朵不断被欧阳的喘息所刺激着,加上她的舌头对我的耳垂情
有独钟。

  男性的本能反应这次又佔了上风,我心焦地扭了扭腰,想让自己的肉棒动弹
起来了,但我的努力却根本不起作用。

  没成想,这一切都在欧阳的计划之中。

  「噫嗯嗯嗯——你看……你看嘛……嗯嗯……语姐……钱明哥分明……你就
是……想肏我……我还没开始你就……就自己动起来了……」

  欧阳的骚话反而让我更加有「斗志」了,我故意用力挺了挺腰,却就像硬拳
头碰到了软棉花,丝毫没有作用。

  「嗯嗯……别顶了嘛钱明哥……既然你这么想操我……我来动嘛……」

  听到这话,秦语用力地吸吮着我的舌头,仿佛是在报复我一样。但我知道,
她这时候的兴奋程度不比我差多少。

  欧阳奕此时终于开始熟稔地前后扭动起腰来,这让我我下体刚刚紧绷着的压
力减小了不少。

  不过,内部的压力减少了,来自外部的压力却依然紧紧地包裹着肉棒。

  可能是姿势的原因,欧阳本就是名器的紧嫩小穴,仿佛变得更加紧緻了,伴
随着她的扭动,小穴就像是会呼吸一样,一次次有节律地按摩着肉棒……

  自然,欧阳的话也是一刻没停。

  「嗯嗯……还……还是真的……插进来……嗯嗯嗯……比较爽……秦……秦
语姐……嗯啊……好……好舒服喔……哦哦哦……啊……好……好大喔钱明哥……
嗯嗯……」

  不仅说着话,她还插着空吸吮着我的耳朵,舔舐着我的脖子。

  这些都是我无比敏感的存在,我此时此刻恨不得立刻把身体里所有的能量都
释放出来,但我却有劲使不出,下体也离射精还有些距离。

  这种纠结,加上心里上和生理上的双重刺激,构成了我此时此刻全部的感受。

  欧阳对这样的「凌辱游戏」自然是乐此不彼,她依然不紧不慢地磨着我的肉
棒,嘴上也不停地输出。

  「语姐……嗯……嗯嗯……这么大……大的肉棒……嗯嗯嗯……平时不给我
们分享……嗯嗯嗯……太浪费啦……钱明哥……嗯嗯……以后……以后要多……
万多来操我喔……嗯嗯嗯——」

  秦语的吻此时已方寸大乱,她的舌头在我的嘴里着急地寻找着我的舌头,想
要和它搏斗,手习惯性地想往我的下面掏去,却只能一次次地夹在我和欧阳之间……

  我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欧阳活动的速度之慢,以至于短时间内根本无法让我得到生理上的爽快释放,
可是我的心里却在她的双重刺激下很快就达到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临界点。

  这种心理和生理状态上的落差,想必是男性在做爱的时候最难受的状态之一
了吧。

  我知道,再这样下去,很有可能会出现由于心理已经度过快感的高峰、而下
体却一直充血导致的提前疲软,我自然不想让这样尴尬的事情发生。

  于是,我尝试用力挣脱这两人的钳製。可是,我的腰和胳膊根本发不上力。
这两个女人也像商量好了一般,死死地把我摁在墻上。

  而我的徒劳尝试,则又成为了欧阳取笑我的「素材」。

  「嗯嗯……哎……钱明哥……别……别顶我了嘛……嗯嗯嗯……这么着急……
嗯……是不是……是不是想……嗯……想射给我了呀……嗯嗯……」

  我当然也没有办法回答她,只能是鼻子喘着粗气,希望面前两只尤物可以理
解我的心情。

  「好了好了……嗯嗯……秦语姐姐……嗯……可不许……生我的气……嗯嗯……
属于姐姐的肉棒……也是……嗯嗯……属于我的……」

  她虽然嘴上说着害怕秦语生她的气的话,腰臀的动作幅度可真是越来越快,
丝毫都不含糊。

  欧阳这个动作带给我的刺激是巨大的。对于和秦语用常规的体位做爱有些习
惯了的我而言,由女生主导的站立位反倒让我有一种心理上被动的快乐。

  欧阳不愧是性爱名器。我原以为这个姿势会非常耗费体力,欧阳支撑不了太
久。谁能想到她不仅能利用腰肢的扭动让我的肉棒进进出出,还能自如地让这速
度越来越快。

  而欧阳的小穴也不仅仅是紧緻,她每一次把我的肉棒吞进她的身体,都像是
用力吸进去的一样。

  而我的耳边,她的娇喘声音也是不断。

  「嗯嗯……钱明哥……嗯嗯啊……好大喔……嗯……秦语姐姐……你看他……
啊啊啊……他……他……是不是要……嗯嗯嗯嗯……要射给你妹妹了呀……嗯嗯
嗯……钱明哥……嗯嗯……不要嘛……我来……我来动就好了……嗯嗯嗯嗯——」

  在这样的刺激下,射精根本不需要太久的準备。

  欧阳的下体似乎越来越紧了,每一次的吸入力量也越来越大。

  我的龟头处突然一阵酥麻,但我感觉精液根本不是射出来的,而是像是被她
硬生生吸出来的。

  而她的吸取和我的喷射也都贪婪至极。一个恨不得榨乾所有,一个恨不得把
对方的下身灌满。

  我不自觉地闭上了眼睛,下体的喷射,嘴上的亲吻,这时同时进行着。

  甚至突然有一刻我都有些错乱了——感觉我亲吻的是欧阳奕,下一秒又觉得
正在接受我精液的是秦语。

  这样刺激的结果就是:待到下体的压力消失,肉棒依然坚挺不倒。

  与此同时,我也感觉到上半身没有刚刚那么紧缚了,亲吻也停止了。

  我慢慢睁开眼睛,此时此刻我的眼前只有秦语,欧阳已经在我没注意到的时
候进去了浴室清理。

  「你完蛋了哼!」面前的女人脸也是红红的,不知不觉间手已经扶上了我的
下体。

  「你不会以为操了别的女人你就可以全身而退吧……嗯嗯嗯——」

  说着,我的下体就在短短几分钟内再次被放进了女人的阴道,只不过这一次,
是我更加熟悉的阴道……

  …………

  那天和那天晚上,这两个女人就像是很久没有碰到过男人一样,恨不得我是
一个不用充电的机器。

  入夜,她们两个在里面卧室睡下,把我扔在了客厅的沙发。我睡得很香,睡
梦恍惚之间,我想起了刚上大学时,在宾馆里与秦语和梓娜的那个晚上,和今天
的情形何其相像……

  之后的一段时间,欧阳的这次「做客」不知不觉地成为了我和秦语关係的催
化剂。

  不知为何,我感觉我和秦语的相处更加舒服了,就像回到了她还没有出国以
前的时候……

  这样的平衡却并没有维持太久。

  天气越来越冷,我们的课也因为逐渐接近尾声,让空出来的时间越来越多。

  这一天,我像往常一样下课回到了出租屋。今天的课不是很多,秦语应该也
快下课了,我就没有等她,打算先回家準备晚饭。这也是我和她之间无言的默契
之一了。

  「咚咚咚——」我前脚刚回到家,后脚就传来了敲门声。

  「我也没有看到后面有跟人啊。」我心里想着。

  「谁啊!」我高声喊道。

  没有人搭话。

  这门也没有猫眼,我不禁有些害怕。

  「咚咚咚——」敲门声没有停。

  我硬着头皮,转身开门。

  「钱明哥哥!」一个熟悉的身影窜进了屋里,「怎么不给我开门呀!」

  「杨译婷?」我十分惊讶,「你怎么来了?」

  「怎么?不欢迎我吗?」

  「不是,我的意思是,你怎么知道这里的呀?」

  「秦语学姐跟我说的呀,」杨译婷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欧阳学姐也跟我
说了。」

  「欧阳学姐?你们怎么认识的?」一时间我对突然变大的信息量没法一下子
消化。

  「当然是秦学姐介绍我认识的啦,不然嘞?」

  「不对不对,」我还是没反应过来,「你今天怎么会到我们这里来呀?」

  我有些心虚地特意强调了「我们」,突出这是我和秦语的住所。

  「因为秦学姐跟我说,没事的时候可以来这里找她玩,我就过来了呀。」

  这个理由总感觉很扯。

  「学姐还没回来呢,你要不坐一会,等她一下,或者我给她打个电话?」我
小心翼翼地问道。

  「哎不用不用,钱明哥在也行的。」小杨向我这里蹦了两步,我连忙装作检
查门是否关好后退了几步,可是这也让我处于一个退无可退的位置上了。

  我生怕惹出什么麻烦,溜着边又来到客厅里。这不仅让我正对着大门的方向,
也让我拥有了充足后退的空间。毕竟这个时间段,秦语应该就要回来了。

  可是,我面对的小杨总是会有些让人防不胜防的举动。她突然三步并作两步
冲到我面前,让我如果后退的话就会变得非常尴尬。

  「有……有什么事嘛?」我感觉她凑得特别近,已经超过了我心中设定的正
常社交距离了。

  「没什么事呀,我就是感觉钱明哥好像不是很欢迎我的样子哎——」

  「哪……哪里的话……」我支支吾吾。

  「哐——」就在这时,门开了。

  我的心跳突然加速,眼前的情况既让我紧张,又好像没那么糟。

  「秦语学姐!」小杨一溜烟就跑去了刚进门秦语那里。

  秦语也和我是一样的反应,有些错愕。不出意外的话,她肯定看到了刚刚小
杨凑近我的图景,不然也不会先瞪我一眼才和小杨寒暄。

  我感觉像被石化了一样,不知道自己该存在于何处。

  「我……我……我去做饭了!」

  没等秦语回复,我就飞速冲去厨房。

  隔着厨房,我还是可以听到她们的对话。

  可是,传来秦语开口的第一句话就让我险些吐出一口老血。

  「小杨你在和你钱明哥玩啥呢呀,怎么看你们刚刚都抱在一起了?」

  (待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