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妻準则 第一卷 第五章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八九不离十
首发:春满四合院、第一会所
未经授权请勿转帖,如果有喜欢,还望多多推荐

第一卷 第五章

  “老哥,看完之后告诉我,如果我要继续调教你老婆,你同意吗?”心理大师发来的一段话,让我呼吸瞬间就是一重,但此时此刻我体内的火热,更多的其实是因为婉柔竟然再一次主动添加了心理大师。

  “别卖关子,先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我连忙回覆问道,从婉柔的主动中,顷刻间便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莫大刺激,但是也微微有些心慌,因为这些事情是我没有预料到的,让我不由感觉到一种脱离自己掌控的迹象。

  “老哥,别急。”心理大师先是发来一个笑脸,接着一鼓脑的就给我发来一连串合併在一起的聊天记录。

  我深吸一口气,手却是有些颤抖的点开那一条条聊天记录,一时间连已经燃尽到手指的香烟都没注意。

  “其实真有些不敢相信,你就会这样消失。”映入眼眶的首先就是婉柔发送给心理大师的一句话,仔细揣摩一下,应该正式婉柔做出停止这一切后,接下来的对话。

  “我是个好人。”心理大师发着一个笑脸回覆道:“怎么,为了我是个好人,允许我再留恋两天?”

  婉柔沉默了一会才回覆:“只要你说到做到,我可以答应。”

  “愉快的约定。”心理大师很开心:“既然这样,我要妳答应我,这两天一切都要听我的哦。”

  “我没有时间一直和你聊。”婉柔清楚的回答道。

  “没问题。”心理大师先回覆了一句,随之又发来一个坏笑:“对了,我买的内裤应该到了,晚上找妳哦。”

  “好。”婉柔简短的回覆,却是让我呼吸更加炙热,记得那天晚上,因为最终彻底了解了这件事,我们两个各自心照不宣因为鬆了口气,便出去吃了一顿,回来简单收拾便早早的休息了。

  那他们是在什么时候,又聊了什么?

  别的男人买的内裤和一个我毫无防备的时间,必定聊着一些暧昧的话题,顿时让我有些窒息一般,期待而又煎熬,微微的愤怒却又带着更加强烈的激动。

  再次看向下一条聊天记录,中间似乎有些断档。

  首先便是心理大师的询问:“妳老公睡着了?”

  “是。”婉柔的回答很乾脆,但却让我身体忍不住一抖。

  已经熟睡的我,自己的老婆却在和另一个男人偷偷的聊天,或许已经穿上了心理大师送的性感内裤?

  只是这样想着,我不由就突然感觉小腹一热,裤裆处已是顶出了鼓鼓的一片。

  深吸一口气,我怀着煎熬的心情继续看下去,只见心理大师又问道:“知道妳现在在干什么吗?”

  “不知道。”婉柔的回覆简洁,而又一板一眼,要是我,估计瞬间就没了聊下去的兴趣,但心理大师却是兴趣浓厚:“知道吗?其实妳现在的行为,也算是背着老公的一次偷情。”

  婉柔沉默了一会:“没有。”

  “是吗?”心理大师反问道:“那妳告诉我,妳现在穿着怎样的内裤?”

  婉柔再次沉默了一会:“你送的。”

  “妳老公知道吗?”
  “不知道。”

  “现在闭上眼睛,感受一下旁边妳老公沉睡的呼吸,再感受一下穿着的内裤,告诉我,有不一样的感觉吗?”

    心理大师的话语就像是魔鬼的低语一般,让人不由自主的便沉浸在其中,甚至就连我脑海中也跟随着不由幻想出了那副画面,胯下的阴茎顿时再次抖了抖。

  我不知道婉柔到底有没有照做,过了一会才回覆:“没有感觉。”

  心理大师毫不在意:“这样的内裤穿身上,美吗?”

  婉柔回覆道:“你不是看过了吗?”

  看过了?照片还是视频?又到底是什么样的内裤?我猛然意识到聊天记录中间断档的一块,应该正是婉柔穿上那件内裤的过程。

  我不由揉了揉胯下硬的发涨的阴茎,深吸一口气,直接起身,进入了卧室:“我要找到那件内裤。”

  直接跳过了正常的衣物储存地方,只是用了几分钟,我便从床底储物空间的一个小角落,找到了那件内裤。

  拿入手中的一瞬间,双手都是颤抖的,只见心理大师送给婉柔的,赫然就是如同三根细线连在一起,格外淫霏的一件丁字裤。

  “婉柔那晚就是穿着这样的内裤?”我微微颤抖着,拿着手中的丁字裤再次回到书房,继续看着下面的聊天记录。

  “穿着舒服吗?”对于婉柔基本上从不正面的回答,心理大师不厌其烦的聊着。

  “不舒服。”
  “为什么不舒服?”
  “真的不舒服?”
  “是因为容易卡里面吗?”
  “……”
  “回答我,妳答应了,要乖乖的哦。”
  “嗯。”
  “容易卡在哪里面?回答我”
  “下面。”
  “下面是哪里?”

  婉柔沉默了约有五分钟,然后回覆道:“阴道。”

  看到这两个字后,我身体轰然一震,只感一股电流猛地就在硬起的阴茎上飞快流转而出。

  因为我实在没想到婉柔竟然能够对着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男人说出这两个字,或许这样的刺激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微不足道,但对于苦苦煎熬,刚刚踏入到淫妻门槛边缘的我来说,却是浪涛一般强烈。

  我想,这也应该是每一个淫妻癖从意淫,走向微微一抹现实过程中,都会有的感受。

  一连串的聊天记录,不算很露骨,但却又让我不由自主的沉浸在了其中,微微颤抖的手再次点燃了一根香烟,烟雾缭绕中,接下来的聊天记录也一行行的映入眼眶。

  我虽然被刺激的不行,但心理大师却是说道:“就第一次来说已经不错了,而且我想,刚刚妳沉默的那段时间,一定情不自禁的去感受了一下,内裤卡在妳阴道口的感觉了。”

  “告诉我,我说的对不对?”
  “你这么自信?”
  “回答我,对,或者不对。”
  沉默几分钟:“对。”

  “哈哈,我就知道,那现在开始要不要加点东西?”

  又是沉默:“我答应过你了,今天是第一天。”

  心理大师并没有在这个问题做过多纠缠:“婉柔,现在轻轻拉扯住妳的内裤吧,内裤朝里卡的更深,闭上眼睛好好感受一下,内裤一点点卡进妳阴道中的感觉。”

  婉柔很久没有回覆,但我的心却在火热中猛地一颤,一刹那,脑海中就像是身临其境一般,浮现出了一个淫霏的画面。

  背靠着自己熟睡的老公,婉柔就如同偷情一般,与另一个男人暧昧的聊着天,遵从着其他男人的指示,轻咬着嘴唇,神情挣扎而又複杂,但最终还是伸出了自己颤抖的手指,轻轻掂住了自己腰间淫霏内裤的边缘。

  犹豫着,挣扎着,不知怀着什么样的心思,随着颤抖的手指轻轻拉扯一下,那几乎就是装饰一般的内裤中央,不由就缓缓向上提起。

  粉嫩的阴唇,随着窄小内裤布料的向上,一寸寸被挤开到两侧,那少经人事的紧致入口,微微蠕动着,颤慄着,却不由自主的微微分开着,容纳着那淫霏的布料一点点朝着里面勾勒而去。

  “嗯……”那一刻,婉柔是否随着身子轻轻一颤发出了一声压抑的喘息?是否咬着嘴唇,脸颊上却不由蔓延出一抹红晕?那紧致粉嫩的蜜穴中,又会弥漫出什么样的感觉?

  我急促喘息着,感觉自己的脸庞都是滚烫的,一边伴着幻想,一边忍不住用手隔着裤子揉动了几下自己硬到发涨的阴茎。

  而接下来,婉柔又是等了很久才回覆:“这样做有意义吗?你又知道我到底做没做。”

  “呵呵。”心理大师信心满满:“妳照做了,不是吗?”

  我一瞬间屏住了呼吸,也深深期待着婉柔接下来的回答。

  又是过了半响,婉柔回覆了一个字:“嗯。”

  “湿了吗,婉柔?这是今天最后一个问题。”

  “湿了。”婉柔回覆的两个字一瞬加,就像是放大了无数倍一般旋转在我的视线中,眼前就像是真实浮现出了,随着那淫霏的内裤布料一寸寸勾勒进入婉柔的蜜穴中,那娇嫩的肉褶徐徐泛出一抹晶莹光泽的画面。

  我感觉自己连呼吸都是滚烫的,而随着聊天记录结束,看到接下来一张图片后,盯着裤子的阴茎顿时又是一抖,伴着一阵酥麻,清晰感觉到有着一缕兴奋的液体从马眼处渗流而出了。

  映入眼眶的正是一张巴掌大小的丁字裤,被大大敞开着,像是放在为生间的洗衣机上,中间一片薄纱一般的布料中,赫然凝聚出了浅浅一块湿痕。

  我的身体再次抖了抖,握紧手中那同一个内裤,忍住了想要撑开去看的冲动,因为心理大师接下来还有着几段合併的聊天记录。

  心理大师似乎预料到了我必定看的很慢很慢,一直没有说话。

  但此刻他是不是在和婉柔聊着天?我心中不由这样想着,深吸一口气暂且按捺下心中的冲动,点燃一根香烟站在窗前,久久静止。

  我生气吗?我愤怒吗?不,除了一丝纠结和挣扎,那直到此时此刻,裤裆处依然鼓鼓的一片早已说明了一切,我早已兴奋到要爆炸。

  第一天的结束了,第二天两人又会到底聊些什么?我不由觉得,之所以婉柔会再次主动添加心理大师,和两人第二天的聊天应该有着很大的关係。

  接连吸了两根烟,我才再次坐在了电脑前,打开了接下来的聊天记录,但入目却是没有任何一行文字,反而全是一段段截取的小视频。

  我一时间不由微微一怔,其实我也明白,心理大师总是有意无意的故意删减了一些聊天内容,这让我有些警惕,但还是忍不住打开了第一个视频。

  “这又是哪天晚上?”视频像是手机录屏,打开的一瞬加,便是我此时此刻我所待着的书房位置,视频中首先映射出的便是婉柔的娇躯。

  她身着那件我自认为目前最性感的黑色蕾丝吊带睡裙,由于坐的很端正,除了裸露在外的小腿和光滑的脖颈外,其他的倒也是严严实实,摄像头正好到了她的琼鼻所在便戛然而止,显然是在刻意保护着自己。

  我一时也意外心理大师竟然给婉柔开了视频,我想婉柔之所以同意开视频,是不是也抱着从视频中寻找到有关心理大师蛛丝马迹的想法?

  从右上角的小视频框中,心理大师赫然竟是露出了半张侧脸,看上去他的年纪甚至比我还要小,只是脑海中却没有任何一丝熟悉的迹象,而心理大师所在的环境,就是一个简单的卧室布局,大大方方的呈现在我们面前,但其实没有任何有用的资讯。

  仔细观察了一阵,并无任何收穫后,我当即也整理了心思,将注意力再次集中在了婉柔的身上。

  视频中的婉柔很平静,应该也是观察了心理大师一阵才开口到:“我没见过你,看上去你还很年轻,这样做到底有什么意义?”

  “哈哈。”心理大师笑了笑,声音带着一丝磁性,却依然不曾熟悉:“婉柔,知道吗?从几年前的那天起,我就发誓,一定要释放妳的本性,让妳成为一个享受性,渴望性的骚货。”

  心理大师说的话很大胆和直接,婉柔的胸口当即剧烈起伏了一下,但我想这更多的还是因为气愤。

  婉柔久久没有说话,只听心理大师又道:“不过这些都没有意义了不是吗?过了今晚我就会彻底消失,妳也将恢复妳以往的生活。”

  婉柔沉默了一下,起伏的胸口渐渐平复下去,语气显得波澜不惊:“是的,开始吧。”

  “我相信,妳的心并没有妳现在表面那么平静。”心理大师带着一丝笑意道:“不过妳也做好準备了,不是吗?那么我们就开始吧。”

  我一时有些煎熬,今晚两人到底又要做什么? 

  正想着,只听心理大师已是再次开口了,他的声音依然带着一种好听的温柔磁性,但此时却又带着一抹自然而然的强势:“婉柔,现在闭上双眼。”

  “好了。”婉柔回答道。

  “现在开始想像。”心理大师的声音突然变得低沉:“轻轻抬起妳的右手,想像着我在看着妳,想像着我可以是任何一个男人,想像着是我的手,轻轻在妳的脸颊,耳朵滑动。”

  一声声,一字字入耳,我不由带上了耳机,我想那个时候婉柔应该也带着耳机,因此一时间,整个世界都仿佛安静下来了一般,唯有心理大师的话语落在耳边,脑海中一声声回蕩。

  我听到婉柔深深吸了一口气,接着那修长而又光滑的手指便轻轻抬起,在摄像头对準的边缘位置缓缓滑动起来。

  “对,动作轻一点,慢一点,再轻一点,再慢一点。”心理大师的声音也渐渐低了下去,就像趴在耳边低语,而在我看到婉柔手指轻轻滑动过耳垂时,顿听她又道:“想像着我正在趴在妳的耳边,轻轻的吹着气。”

  婉柔原本端坐的身体微微颤了一下,那纤细的手指依然缓慢如同羽毛轻抚一般在耳垂滑动,而我也早已屏住了呼吸,就像是与视频中婉柔的一举一动连为了一体一般。

  “感受到我的呼吸了吗?”心理大师徐徐诱导着:“现在轻轻的滑过妳的脖颈。”

  我听不出婉柔的呼吸有什么异常,但那五根修长的手指却是随着心理大师的话语,顿时就顺着脸颊,宛若弹钢琴一般,滑动到了脖颈处。

  洁白的脖颈陡然跳动了一下,却听心理大师又道:“现在,请轻轻滑过妳的乳沟,然后隔着衣服,围绕着妳的衣服,轻轻的打圈。”

  “婉柔会照做吗?”我的心也砰砰跳着,只看到婉柔的手微微顿了一下,接着却是真的顺着下滑过去了,只不过她还是没有完全照做,顺着不大不小的领口,只是在若隐若现的乳沟处,轻轻一砰,接着便移走了,然后便隔着衣衫,在自己浑圆挺拔的乳房开始转圈起来。

  只不过,可以看出,在略显宽鬆的睡裙下,她的手指就是连触碰到睡裙衣料,都有些敷衍。

  不过,心理大师却是一直没有说话,直到婉柔敷衍的隔着睡裙绕着衣衫滑动了几圈,有些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的时候,他才终于说话了,之不够语气有些冷漠:“婉柔,妳不乖,太敷衍了。”

  听到心理大师这样一说,婉柔的心微微一顿,但并有太多强烈的反应。

  不过,接下来心理大师却是说道:“婉柔,妳应该知道吧,一旦答应了别的事没有做到,就算自己做错了事,而做错了事可是要受到惩罚的。”

  不知为何,原本没什么波动的婉柔在听到这句话后,身体轰然一震,从耳机中清晰可感的便听到她的呼吸急促了许多,挺拔的胸口也伴着略微急促的呼吸一次次起伏不定,顿了几十秒,才听她道:“要……要怎么惩罚?”

    (未完待续)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