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学姐沉溺与别人胯下(番外篇,温泉日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学姐,週末我们去泡温泉吧”

料峭的寒风,回到公寓的我冷得直跺脚,又想起前几天电视广告上的宣传

温泉浴滑洗凝脂,扶起学姐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应该很好玩

“好的呀”正在煲剧的学姐转过头来,好像想起什么,流露着期待。

平顶山温泉,是周围颇负盛名的天然温泉,号称能美容养颜活血等等

可能是因为并非节假日的关係,来到度假酒店前台发现并没有太多游人。只有零零散散,我办着入住手续,期待着美好的一晚。

办完手续,找到正在大堂沙发休息的学姐,旁边却多了陌生面孔

“阿易,这三个是我们学校足球协会的学弟”

“哦,你们好”

我强笑了一下。学姐算得上是交友广阔,性格好,人又漂亮,虽然只来了学校一年多,但认识的朋友比我呆了快四年还多。

“这就是易学长吧,经常听学姐提起你,果然很帅呢”

“所以学姐你是怎么认识他们的”

回到房间,我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偏了头看向旁边,正在整理行李的学姐。

学姐跪坐在木地板上,手指整理了一下垂散着的发梢,午后的温暖的阳光穿过白色纺纱的窗帘,均匀撒在地板上,学姐刚刚沖洗了一下身子,洗去路上的风尘,,披散着头髮,随意穿上了一件宽大的白衬衫,遮挡着大腿根部,室内开着暖气,很是温暖,几点光斑照在学姐侧脸,学姐如同沐浴在阳光中,我看得有些癡了。

“之前我去当个足球比赛的后勤人员嘛,要发布通知啥的就加了vx嘛”

学姐头也没回,随口说到,又好像想到了什么,抬了抬头,一脸促狭

“我愚蠢的阿易啊,你该不会这都吃醋了吧”

“哪里有”

我一个翻身滚下大床,跪坐在学姐身边,抓起学姐青葱白嫩的手臂,侧着脑袋轻轻蹭了蹭。

“我不是怕你被人骗了嘛”

“咦~你不要卖萌装可爱了”

学姐揪起我一只耳朵,露出嫌弃的模样

“赶紧去整理一下你的东西,然后我们就去泡温泉吧”

“呀呀~呀~疼,学姐~”

我露出疼痛的模样,故作夸张

“哼哼~看你还敢胡乱想~”

学姐鼓着腮帮子,露出得意的笑容,看着我有些发红的耳朵,突然又有些不好意思,笑容也有些收敛,转而有些心疼,轻轻抚摸着我的耳朵

“真的很疼吗?阿易?不好意思了呢~”

学姐歪了歪脑袋,靠近我耳边,轻轻呼气

“呼~呼~不疼了哈”

闻着学姐身上如兰的香气,温暖湿润的气息拍打着我的耳朵

学姐披散着青丝,室内比较温暖,学姐只穿着白衬衫,上面两个纽扣也解开着,我只是低着头,雪白如凝脂的嫩肉一览无余,我咽了咽唾沫

“怎么越来越红了呀?”

学姐轻轻揉捏着我的耳朵,一脸疑惑,“我明明只是轻轻的一下嘛”

“啊~不疼了~不疼了~那个,学姐,今晚可以吗?”

我扭过脑袋,看下学姐,露出渴望的表情

学姐眉毛轻轻一挑,看了自己随意的白衬衫,才恍然大悟

“原来你是在想坏主意呢”

学姐轻哼一声,扭过去脑袋

“亏我还以为真的弄疼你了~整天脑子裏坏心事”

“啊~学姐,好不好嘛~”

虽然以及和学姐同居了一小段时间,但每週快乐的次数却被学姐掌握着

我瞪大了眼睛,竭力显示出真诚的模样,看学姐不为所动,又跪坐在地上,双手攥着学姐手背,用脑袋轻轻蹭着,像是讨好主人的小狗,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在学姐面前,总是做着奇怪的动作。

“咦惹~好啦好啦~今晚再说吧~”

学姐一脸无奈,又满怀笑意

“耶”

我轻轻欢呼着,


“阿易,你在这裏等我,我去换个衣服先”

“嗯啊,好的”

女孩子换衣服也要好久,我在等候区百无聊赖等着

厕所门口,我小解完,却听到窸窸窣窣着声。

轻微的舔舐声,沉重的呼吸声。

我精神一振,刚才好不容易才把泻火压下去,现在又有抬头的迹象,现在人都玩得这么刺激吗?我心脏砰砰作响,支起耳朵,倾听着,明明我刚才的动静也不小,但旁边隔间却毫不掩饰,似乎还有些故意声张

轻轻的肉体撞击声,伴随着女子娇媚的呜咽声,我似乎能想像,不知道是怎样的女孩子,应该也是明豔动人,却跪在男生厕所的隔间,温软的肌肤接触着冰冷的瓷砖,红润的朱唇,接触的却是男生刚刚解手后的肉棒,不知道男生有没有好好清洁,还是残留着尿渍,带着腥臭,在女孩口中肆意冲撞。

肉体的拍击声加快,男生好像毫不怜惜,几乎能够听见女孩口中的液体喷溅的声音,呜咽声。
脑海中能想像,男生一手插着腰,一手扯着女生的头髮,耸动着臀部,肆无忌惮。我有些羡慕,看过学姐被别人这样肆无忌惮过,但我只是冲撞了两下,就被学姐惩罚了,而且,这个人好持久呀,我有些酸溜溜的,学姐偶尔心情好会帮我舔舐,但好像没几下我就缴械了。
哼,这女的肯定没我学姐好看

我故意发出声音,开门离去,男子好像也不示弱,加大撞击声……

许久的等待后,学姐才姗姗来迟

“学姐。咦?”

视线越过了前面的学姐,后面的是上午同样入住酒店的兄弟之一。学姐介绍,这个短髮学弟是足球队的前锋,看起来有一米八几高,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穿着酒店提供的白色浴袍,随意扎着,不像别人旅客包着严实,反而像是故意敞露着,硬实而饱满的胸肌显露无疑,因为常年运动的缘故,腹肌也是分明,小腹处还显露着杂乱的毛髮,更让人注意的是,灰色内裤鼓胀的一大坨,预示着裏面惊人的尺寸。

我有些不爽“刚才遇到了学弟,所以好好聊了一下,阿易你没等太久吧”

学姐靠近我旁边,揽着我手臂脑袋蹭了蹭

“对了学长,之前在足球队,受到了学姐很多照顾,今晚我请你们吃饭吧”

“这”我有些犹豫

“那好吧”学姐眼睛眯成了月牙,一脸笑意“那我可要榨干你们的钱包了”

“呼~好舒服啊~”

我和学姐选了个私人的小池子,氤氲的雾气朦胧,遮住眼前的一切,许是被滚烫的温泉水刺激,学姐发出了好似小猫呜喵得适应,脸上浮现一抹酡红

我也得不由得眯起眼睛,放空了脑袋

此时是下午四五点,日光有些倾斜,被树叶遮挡过后得碎金不觉刺眼,反而增添几分冬日得慵懒。我强忍着睡意,睁开双眼,在温泉水中,手脚并用爬向学姐

“学姐,抱抱”

声音好像刚睡醒的我,我一把揽住学姐

“嘻嘻,阿易”

高温得汤泉浇灭了我的肉欲,手臂揽着学姐得腰肢,本来就以及十分嫩滑,在温泉得加持下,学姐的肌肤细腻得如同玉石,我下颚轻轻靠在学姐的酥肩上,热气不断向我侵袭,脑子裏失去了世俗的欲望。

风轻轻吹拂着,树木摇曳着,沙沙作响,传来远处的花香,难以言喻的味道,让我仿佛兴起了高中校园的石楠花。

“学姐,就这样子好不好,永远不分离。我好爱你“

“嘻嘻,我也爱你,阿易”
……
晚餐有些丰富,还没来得及换上衣服的我们,便被拉到酒店包厢。包厢是日式布局,一张小矮桌,地面是榻榻米,铺着几个蒲团便是座位了。除了下午的短髮学弟,还有两位,黄毛的后卫学弟,还有一位脖子处有一道小纹身的守门员学弟。不得不说,学姐也是颜控,基本上关係好的都是颜值不低的,三位学弟因为都是踢足球的缘故,身体都十分壮硕。

“喝点酒吗学长?”

虽然是徵求我的意见,但短髮学弟下手颇快,直接开了一大瓶啤酒,我也没有反对,毕竟出来玩,喝点酒会更容易熟络,虽然我酒量不佳,但学姐是内蒙姑娘,说实在,酒量是我的好几倍,偶尔小酌也颇感兴趣。

“嘻嘻,好呀,不过待会,可不要你们三个都喝不过我呀”

学姐一脸笑意,眼睛几乎眯成月牙,舔了舔红唇。

“哈哈哈,那可不一定哦学姐,别待会你喝趴下了”

短髮学弟一脸干爽的笑容,不得让人心生好感

“来,先干一杯”黄毛学弟好像有些急不可耐,上来就是不醉不归得架势,我不由得有些发苦,但也没办法,强抿了一大口

“哈哈哈,就学长你没喝光呀”

确实是得,满满一大杯啤酒,他们几个,包括学姐,都是干了,我也无法,只能奉陪。早就听说学院裏足球队喝酒疯狂,每週都要出去大喝一两次。

“吃东西先吃东西先”

喝完一杯后,我赶紧转移了注意力。

不得不说今晚菜色丰盛,一大盘鱼生,裏面好几种鱼肉,都是生食,还有肥美得生蚝,挤上柠檬汁,口味独特;两打烤生蚝,散发着蒜蓉和辣椒得香味,让人垂涎;在铁板上,七成熟的牛肉,还滋滋作响,独属于肉食的诱惑:

“这些最适合温泉后吃了,补充体力呢”

短髮学弟用公筷夹了食物送到我和学姐碗中,颇为好客

“哦,谢谢,谢谢了”

生的生蚝,入口一股大海的鲜味,夹着柠檬汁的酸爽,确实美味,我突然想到,这是属于男生的美食呀

几轮酒水下肚,关係也融洽了不少,酒精麻痹着我的大脑,向来人前少言的我,在短髮学弟的夸讚下有些飘飘欲仙。

“学长真是幸福呀,有学姐这么漂亮的女朋友,夜夜笙歌呀”

我揽着短髮学弟,打着酒嗝,开始吹嘘

“嘿嘿,你可不知道,为了追到学姐,可太难了……”

说到兴起,我又回身揽着学姐腰肢,对着学姐早已酡红的脸颊狠狠亲上几大口,像是在宣誓佔有权

“那可不,学姐多美呀……”

“咦惹,学姐擦了擦脸上属于我的口水,一脸好气的神情

”别喝啦,臭阿易,你都醉啦“

“才没有呢”

我嬉笑着,又喝了一大口酒水,还不过瘾,又亲了学姐一块,权当下酒。

“有酒且醉,人生快乐莫过于醉酒”短髮学弟大笑着,又和我干了一杯
……

夜色深沉,酒量本来也不佳的我,昏昏倒下

神魂混沌,又好似还有一丝清明,学姐和学弟还谈论着学校趣事,发出娇媚的笑声
……
恍惚着被学弟抬起,脚下好似棉花,回到了酒店房间,
……
依稀梦见和学姐,好似看到之前陈宇发的学姐视频,学姐在三个男生手上如同玩物,三具充满青春活力的男性肉体,一具白嫩柔媚的女性身躯,两条赳赳肉棒,欺侮着学姐,好像又有点不一样,这一次,不是强迫,学姐是在享受中,学姐好似臣服于肉棒之下,极尽讨好。

我好似清醒着,又好似混沌,躺在沙发上,控制不住身体,却又好像带着上帝视角

短髮学弟好似还没尽兴,手上还拿着一大罐啤酒,赤裸着身子,健康的肤色,棱角分明的肌肉极具美感,雄壮的肉棒昂首挺立着,一手扯着学姐的秀发,不知说着啥,轻轻晃蕩身子,肉棒拍击着学姐俏脸,硕大的龟头闪耀着水光,学姐一脸癡迷,如同猫咪舔舐着牛奶,柔软的舌尖萦绕着龟头肉棱的各个角落,如同在清洁一样。

“唔~”

沉闷的压抑

“唔~啊”

如同军队冲击着城门,防守却一触即溃

“呜~啊~”

压抑不住的啼叫声,纹身学弟站在学姐身后,学姐像是被驱赶的羔羊,双手被纹身学弟抓起,缚在背脊,跪在柔软的大床上。

被前后夹击的学姐,却满脸的幸福感,甚至快乐得战慄

酒后的学姐,好像被激发出所有淫欲,不被世俗所束缚,尽情放纵

纹身学弟扯着学姐的手臂,胯下肉棒几乎小孩手臂尺寸,却在一次次撞击中,没入学姐胯下,两三下后,便带着粼粼水光。

学姐竭力昂着臻首,口腔与咽喉几乎是一条直线,为的是让短髮学弟能快意驰骋。但学姐是高估了自己,胯下的快感如同浪潮,冲击着学姐的脑海,才短短十几下抽插,学姐理智便被快感击溃。纹身学弟像是察觉到什么,在抽出肉棒瞬间,一大股清流激溅而出

短髮学弟也抽出肉棒,学姐好似缺氧的小鱼儿,止不住颤慄,脑袋失去短髮学弟胯下肉棒的支撑,直接埋到洁白的床上,,只有娇嫩的臀部高高翘起,不断抽搐流水。原本晶莹洁白的脚掌几乎蜷缩成一团,小腿肌肉绷得紧直,胯下原本严丝合缝的洁白贝肉如同微微打开,几乎能看见腔室嫩肉的蠕动,不知名液体淅淅沥沥流淌着,濡湿大片床单。

学姐身体几乎是是无意识地颤抖着,大口大口喘息着,满身酡红。

“呜~好舒服~好久没这样过了,差一点就要坏掉了得感觉”

“看来学姐最近缺少锻炼呀~”

短髮学弟眉眼带笑,不等学姐休息平整,直接将学姐翻过身子。学姐身子朝着天花板,脑袋倚靠着床垫边角,自然垂下。

“唔~”

对于学姐来说,口腔被征服、被淩辱的思想快感不亚于肉体的快感,甚至是更加美妙,或者说,被强迫,被巨物征服才是最大快感,而我没能达到这一标準。

纹身学弟也没閑着,将学姐身体折叠,抬起学姐修长的双腿,轻轻压了压,学姐很是顺从,双手环保着双腿,在两人的撞击中沉沦快感。

许是酒精的反攻,看着陷入沉沦的学姐,我在迷迷糊糊中又失去了知觉
……

”卧槽,居然不等我,说让我去买套,结果自己先干上了“

黄毛学弟拿着两盒套套,骂骂咧咧,房门关闭的声音让我恢复些许意识

“这些都太小了,算了,明天让学姐去买药就好了”

黄毛学弟看着学姐白嫩的身体止不住摇摆,舔了舔嘴角,三下五除二脱去衣服,又是一条摇晃的大肉肠,準备尽情享受学姐的娇躯。

我好像站在了另一个世界,思想好像处于旁观者,生不出一丝怒气,反而更多是对学姐癡迷,充满于学姐的快乐,甚至思考,学姐的快乐是什么样子的。

黄毛学弟已经没有了位置,一手揉捏着学姐柔嫩的胸脯,一手把玩着学姐的玉趾。长枪就这样直愣愣挺立着,学姐却很自然用白嫩的手指摩挲着肉棒。

“咳咳~”

最先缴械的是短髮学弟,在学姐咽喉的吞咽下,如同在做按摩,满满一大股浊精灌入学姐口腔,抽出的肉棒只是稍微柔软,龟头与学姐唇角黏连着一条条晶莹粘液,分离直至断裂。学姐好似回味,舔舐着嘴角。短髮学弟的龟头在学姐脸上擦拭,挤出肉棒中残留的精液,敷在学姐脸上。

不多时,随着纹身学弟的低吼,又一道浊精灌入学姐体内。

纹身学弟像是把学姐当初泄欲玩具,毫无怜惜,抽出微微瘫软的大肉肠,随意往学姐光洁的小腹抹了抹,转身晃蕩着胯下,走到桌子上开启一关啤酒,补充水分,而后又瘫坐在沙发上,像是中场休息,或者说是把学姐留给黄毛学弟

“嘿嘿,学姐你知道吗,你最棒的一点是永远都不会流出来”

不知道嫩穴内被注入了多少浊精,但学姐胯下却总只闪耀着粼粼水光,腔室张着硬币大小的小孔,微微开合着,却没有一丝浊白流出,可以想像,不单在抽插中纹身学弟的肉棒冲撞学姐花蕾深处,在最后的发射阶段,大股浊精也毫无保留的留着学姐花心深处,而后又被花心挡住回流,滋润着学姐的子房。

“呜”

学姐还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中,身体微微颤抖着,原本白嫩的身躯泛着大片潮红,发丝披散开来,还粘粘着几缕白浊,眼睛空洞地望着天花板,双手还攥着拳头,双腿随意摆开,站在黄毛学弟的角度,还能靠近学姐胯下嫩肉微微开合。

黄毛学弟张开双臂,扯着学姐修长的双腿,将学姐从柔软的大床拖到靠近床边,而又将学姐双腿压在学弟的双肩环抱起学姐腰肢,胯下轻轻耸动,粗长的肉棒直接齐根没入学姐胯下,伴随着学姐高昂的啼叫声,形成了火车便当的姿势。

在强烈的充实感中,学姐中高潮的余韵中恢复几丝清明,不自由地双手揽住黄毛学弟的脖子。

“嘿嘿,这不是学姐最喜欢的姿势吗?”

学弟脸上带着坏笑,好似很熟练,双手托住学姐娇嫩的臀部,轻轻抛动,胯下也毫不留情,如同鞭笞一样,发洩着快感。

“呜~不~不要~等一下下好不好~还没休息好~会玩坏了的~”

“要叫爸爸知道吗~”

“呜~呜~爸~爸爸,饶了我好不好,等一下’

“那怎么能行呢?我的小母狗”

学姐如同岸上的鲜鱼,大口吸取新鲜的空气,刚才的极乐损耗了学姐太多体力和体液。在冬日,虽然室内有着暖气,但我还是有些发冷,但学姐却浑身潮红,甚至能看见丝丝热气从脸上冒出。

“以后就当爸爸的小母狗好不好呀,养在我们宿舍,每天都有大肉棒吃~每天都能这么爽?
”唔~好~想要每天~呜~每天都能吃~大肉棒“

黄毛学弟看着学姐无意识地开合着红唇,眼神失去焦距,啼叫着浪蕩地言语的模样,黄毛脸上挂着得意地笑容,,汲取了一下口中地唾沫,狠狠吐在学姐檀口,学姐却还甘之如饴,甚至还舔了舔红唇,

“嘿,接着”
短髮学弟抛来一罐啤酒,黄毛学弟下意识地双手接住,学姐臀部一下失去支撑,仅靠双手环抱着学弟地脖子,身体地重量大半压在黄毛学弟地肉棒上。随着一声夹杂着痛苦地啼叫声,可以想像,硕大龟头不止狠狠刮弄着学姐小穴地嫩肉,甚至冲撞进学姐花蕾深处,胡乱捣弄。
黄毛学弟还不以为意,看到学姐还能支撑,自顾开启啤酒,大喝了一口。学姐脑袋完全埋入黄毛学弟的胸肌处,口中无意识地发出呜喵地呻吟声,身体微微颤抖着,似乎还在疼痛中修养。黄毛却乐在其中,学姐身体地应激反应,带给他地却是快感的享受,肉体的完全征服,以及学姐胯下的不断吸吮,甚至学姐花心深处的不断挤压,刮弄着黄毛龟头的肉棱。

“好疼~呜~阿易~”
……
学姐好像在呼唤我,在睡梦中好像听见了什么

肉体的碰撞声,学姐呜咽的求饶声,男子的嬉笑声

突然间,双腿一沉,好像被什么东西抵住,学姐酥媚的啼叫声好像出现在了耳边。

“嘿嘿,学长好像醒了呀?”

勉力睁开眼睛,学姐匍匐在我膝盖前,披散着头髮,臻首抵在沙发的软垫上,身体不断摇晃着,身后还是黄毛学弟

这是多久了,第二轮了还是……

“啪”

黄毛学弟好像骑着一匹胭脂马,兴起还狠狠挥鞭抽打学姐的臀部

“呜~好疼”

声声沉闷的撞击声,回蕩在房间裏,硕大龟头的肉棱,粗鲁的刮弄着学姐柔嫩小穴的嫩肉,将学姐动情的淫水刮弄出来,飞溅在地毯上,两个人的交合处一塌糊涂,学姐无处安放的双脚微微颤抖,脚掌紧绷,形成反弓,晶莹的脚趾随着快感不断侵袭,张开,缩紧,甚是可爱

“学姐你怎么能光顾着自己快乐呢?都到这裏了,也帮学长好好含一下肉棒吧~”

依稀间看见学姐,扯开我的内裤。在酒精的麻痹下,改变提不起一丝欲望,甚至连肉棒都蜷缩成一团。

“怪不得学姐这么喜欢出来玩,学长是这样的小鸡吧呀”

依稀间听见黄毛学弟的嘲弄,一阵温暖湿润包裹着我的胯下,学姐像是在亲吻一样,含住我的小肉棒,却只是徒劳。

“学姐,要不要试试这裏呀?

“以前你都不肯,只能双开,今天加上学长都四个人了,怎么说都得三通吧”

“什么?什么是三通?”我有些迷糊

“放鬆,放鬆,进来了哦”

学姐像是在忍耐痛苦一样,身体微微战慄着,埋首在沙发上

“啊,好紧,好舒服,比第一次草学姐还舒服~我也算拿了学姐的第一次了吧~”

究竟是什么?我昏昏沉沉再一次睡去。

我好像做了一个很漫长的梦,在看过学姐和陈宇的性爱视频后,我好像觉醒了奇怪的性癖,偶尔背着学姐偷偷看小黄片,曾经看过两黑一白的片子,娇小的女主,身下两洞,都容纳着两条大肉肠。

只是,这一次女主换成了学姐,好像夹心三明治一样的学姐。纹身学弟躺在大床上,架着学姐肆意抽插,而学姐背上,黄毛学弟还在不断耸动胯下,被双洞齐开的学姐~

两个学弟好似打桩机,又像是在相互较劲,每一击都让学姐高昂啼叫双重的快感冲击着学姐的脑海,如瀑青丝散落在学姐光滑如丝绸的腰背,与汗液黏连,原本白皙的腰肢已经潮红一片,胯下交合处一塌糊涂,粉红色的绵白泡沫,很是淫乱,飞溅的淫液,打湿了大片床单。
学姐腔室的嫩肉被肉棒翻出,又挤入,嫩穴外露的肉褶豔红得滴血。

几乎每次醒来场景都不一样,或者换人,或者另外的姿势,唯一相同的,是学姐,沉沦在欲望中

被架在墙上的学姐,好像是泄欲玩具,接受着打桩机学弟的鞭笞,学姐好似暴风雨中的小兽
“不……不要……啊!太满了……呜呜……好舒服……”

丑陋的肉棒在学姐嫩穴快速抽动,每一下都顶到了学姐娇嫩的花心,强烈的酥麻感让学姐止不住娇啼浪叫,几乎二三十一次的高潮,。学姐白皙小腿崩得紧直,脚掌弓起,晶莹剔透的玉趾不断蜷缩,舒张,伴随着学弟的的一抽,一插,好似精密的玩具。学姐身体不断抽搐着,却被人夹在墙上,毫无挪动之地,

“阿……阿……顶到了……阿……啊……”

“啊!!!不…不要…坏…坏掉了”

学姐下身嫩穴被肉棒横插到底,甚至,当学弟耸动胯下,将学姐高高顶起,微微的失重感让学姐产生恐惧,因为恐惧而收缩花心,箍着学弟硕大的龟头,给学弟带来了极致的快感。

学姐好像玩具一般,尖叫声中带着无尽的欢愉,每一次抽动,因为重力,肉棒狠狠插入学姐花心最深处。

“啊!不要…太…太深了…啊!”

学姐披散着头髮,好似秋水的双眸看不到一丝清明,一脸酡红,沉沦在肉欲之中,微微吐露着粉嫩的舌尖,几乎十媚态入骨的模样,甚至是被玩弄得快要坏掉。好像是被人玩坏的小母狗

甚至在最后,学姐洁白修长的脖子被拴上一条不知道从哪来的绳子,跪在地上,青丝胡乱披散着,粘黏着几缕浊白,眼神失去清明,,满脸的酡红,像是等待投食的宠物。

淅淅沥沥的流水声,独属于男生的,黄毛学弟如同在野外,一手插着腰,一手牵着宠物。
“酒喝多了就要放水,还好有你在,小母狗”

“呜”

学姐不停吞咽着,但还是一道水流从学姐口角滑落。

“舒服”
……

空气中散发着酒精的气味,阳光透过白色窗帘,照在脸上,很舒服。

学姐就这样赤裸的躺在我怀裏,许是被我的动作惊动,学姐的眼睫毛轻轻颤动,即使是千百次,每天醒来能看见学姐,今天就是明媚的一天

刚睡醒的学姐散乱着秀发,眉眼间还带着睡意,只是脸上还残留着酒红。不知道为什么,空气中好像散发着交合后的腥气,如同催情的香水

我有些按耐不住,对着学姐檀口亲吻上去,索取着学姐口中的津液。

“唔”

良久,才分开。学姐擦拭了一下嘴角的晶莹,一脸好气的模样

“你看看你,一大早,都没刷牙你,髒死了”

“嘿嘿,我只能一脸傻笑”

“愚蠢的阿易,喝不了多少还逞强,要不是学弟,我都搬不动你呢”

“学姐,我昨晚好像做了一个梦”

“什么呀?”

“嘿,不告诉你……”

”呀,你,找打”

屋外阳光穿过窗户,照在床上,照在学姐白嫩玲珑的娇躯上,学姐扯着枕头,轻轻拍打着我,我好似在讨饶,跪坐在床上,脑袋埋在学姐大腿,温顺得像是在讨好,一刻在这裏定格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