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 (7)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彼岸花(7)

作者:以性的名义

     叶岸不知道外面下着雨,是杨雪把一场霏霏细雨的气息从外面带了进来,看着杨雪湿而未透的头发,叶岸知道这场雨不大。

     杨雪的头发烫着波浪卷,倚门而靠,眼里燃着火,但身子却在瑟瑟轻抖,都是这场午夜下的这场雨害的。无论现在算入秋还是晚夏,杨雪还穿着薄薄的吊带,午夜的雨淋在身上不冷也有几分凉浸。

     这场午夜的雨让杨雪叩门乞问的样子愈加哀怜,但杨雪眼里的目光是不屈的。其实张芹跟叶岸谈起过杨雪,一个苦命的孩子。杨雪来自郊县,生下来还没学会喊爸爸父亲就跑路了,因为父亲不愿跟母亲结婚,那以后自己再也没见过父亲。杨雪母亲晚上摆了个烧烤摊,白天做点兼职,那种只需要一张床,或者连床都不需要就可以做的兼职……杨雪念完高中就来城里打工,二十岁前就完成了从工厂打工妹到夜场妹子的转变,是一次曾老大去夜场的偶然点了她的台,曾老大发现杨雪漂亮,聪明,又非常会来事,于是把杨雪招到了公司做公关,主要工作是陪客户喝酒,在酒桌以及各种场合来事,但不陪客户上床。

     杨雪性格火辣,曾经告诉张芹她拒绝过提出包养她的男人至少有一个排,其中长毛是身家最低的一个。但当遇到叶岸,杨雪的沦陷比张芹还快。叶岸仿佛是另外一个世界来的男人,大学生,帅气,高智商,身材高大,浓眉大眼,一看就是结了婚工资卡会拿给老婆保管,而且床上还不会很差的男人。

     张芹和杨雪彼此心照不宣,知道叶岸的出现让她们明白了有一种男人的魅力叫降维打击,叫你一出现,我便沦陷。

     但叶岸知道自己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会拒绝杨雪的,只是以现在这种假扮别人男朋友的方式让叶岸感到有些愧疚,还不如直截了当的拒绝来的心安。

   “呃……”叶岸嗫嚅道,非常吃惊杨雪会半夜来敲自己的门,此刻叶岸不让杨雪进门是政治正确,因为叶岸现在张芹的男朋友,让杨雪进来是于心不忍,因为这个男朋友毕竟是假的。

“我知道张芹不在房间里。”杨雪怕叶岸找这个政治无比正确的答案拒绝自己,于是管她在不在,抢先把这个答案撕了票再说。

叶岸看到杨雪的身体依旧在发抖,这种发抖没法装。这时候,杨雪打了个喷嚏,这个喷嚏来得恰如其时,让叶岸更加相信了杨雪身体的抖动是因为午夜的雨水和凉意而起,于是叶岸心一软,把杨雪让了进来。

杨雪进门后,叶岸让她在沙发上坐下。杨雪过肩的头发散乱的披在身后,身上的吊带已经有一大片被雨水浸湿,这样薄的吊带被雨水打湿后穿在身上聊胜于无,要不是还穿着文胸,杨雪的双乳已经全然裸露出来,而杨雪有一七三的傲人身高,齐臀的裙摆让一双雪白的大长腿显得更加欣长,如果叶岸愿意看,杨雪那足够做模特的身材至少会被看个半裸的效果来。

叶岸没有敢看。其实叶岸把杨雪让进房间来的一刻起就后悔了,叶岸觉得把杨雪直接拒绝在门外要承担的负疚感比把她从屋子里赶走小多了,叶岸隐隐感到杨雪进屋来是要准备搞事的。

杨雪打量着房间,打量的结果让杨雪感到意外而又兴奋,房间里竟然没有一丝女人生活的痕迹,比如鞋柜上至少应该有一双女性拖鞋,这让杨雪的勇气瞬间爆棚,见叶岸兀自进了卧室,卧室门并没关上,杨雪甩了甩头发,站起身来。

叶岸是转身去卧室想给杨雪找一块干净的毛巾擦擦被雨水打湿的身子,叶岸刚刚打开衣柜,就感到一双手像鳗鱼般从自己腰部环绕上来,接着两团柔软而富有弹性的海绵状球体紧紧贴在了自己的后背,叶岸也只穿了件本来穿着准备入睡的单衣,随即,这层薄薄的单衣根本无法抵挡两颗凸起的颗粒像钢珠朝后心穿刺而来……或者更像两只充电宝,把一股让人感觉又酥又麻的电流传递到了叶岸被两颗肉粒紧紧吸附着的背脊骨上。

叶岸的身体瞬间僵住了,感到这股电流在向全身迅速蔓延,吞噬着,点燃着皮肤上的每一个细胞,随即叶岸低吟一声,拼命挣扎着才将自己的身体弹开,叶岸不想让自己最后的堡垒向这股酥麻的电流认输,接着叶岸本能的转过身来,又迅疾闭着眼本能的转过身去。

杨雪的上身赤裸着!吊带已不知去向,下身只穿着一条黑色的蕾丝边的内裤,叶岸转过身来的一刹那,杨雪甚至都没用双手捂住自己袒露的胸部。

“叶岸!”杨雪极尽哀求的叫道,祈求叶岸转过身来看看自己,看看自己美丽的乳房,性感的身体,看看冰冷的雨水挡不住的渴求,杨雪心里呼唤着,你要要,这一切的美丽与性感你都可以拿去。

但不用再看,闭着眼的叶岸觉得杨雪裸露的双乳已经深深印在了自己的脑海,凸翘紧实,乳头红里透紫,雪白的肌肤因为未干的雨渍而微微泛光……

华曼彤消失前的那一天晚上,叶岸也看到过这样一具女人美丽的胴体,不,那是叶岸心中天使的胴体……

叶岸从衣柜扯出自己的一件体恤披在杨雪身上,等自己宽松的T恤完全遮住了杨雪裸露的双乳,叶岸才敢睁开眼看着杨雪,不得不承认杨雪的脸蛋是造物主对人间的馈赠,一水的瓜子脸,杏眼柳眉,修鼻翘嘴,经得住零距离审视的漂亮才是真的漂亮,这不能怪长毛为杨雪如此着迷。叶岸让自己尽量冷静下来:“刚才看你冷得发抖,你去洗个热水澡吧?”

杨雪知道叶岸是用自己的一件T恤拒绝了自己,但杨雪并不甘心,却用这件T恤裹紧自己的身体,仿佛那件T恤就是叶岸宽阔的胸膛。

“你去洗个澡,好吗?”叶岸的语气中甚至有些哀求。

杨雪看了看叶岸,确认了叶岸的眼神真的有哀求,才捡起地上刚才自己脱下的吊带和文胸去到了浴室。

杨雪洗完澡出来的时候,看到茶几上有一杯热开水,杯子下压着一张纸条:“杨雪,你喝了酒,洗了澡肯定会舒服多了,喝点热开水,好好睡一觉,如果饿了桌子上还有两包方便面,今晚我不回来了,明天起来你走的时候把门关好就行了,晚安。”

看着叶岸留下的纸条,楞了半天的杨雪终于忍不住呜呜哭了起来。

要是再等几分钟,看着杨雪走进叶岸住处楼房的长毛肯定看得到叶岸出来,也许,就没有后来的愤怒了。

长毛今晚听朋友说看到杨雪又一个人在酒吧酗酒,才开车去酒吧找到杨雪,杨雪却拒绝长毛送自己回家,杨雪自己打了张车扬长而去,长毛随即开车跟着扬长而去的杨雪,接着一路跟着跟到了叶岸的住处。

眼睁睁看着自己追求了多年不得的女人却主动向别的男人献身,长毛觉得这是自己的奇耻大辱。长毛气得浑身发抖,将车内音响的音量开到最大也不能抵消一丝心中的怒火,长毛知道曾老大现在罩着叶岸,自己也不敢动他,长毛点了根烟让自己冷静下来,一会儿,一个绝妙的计划闪现在愤怒的脑海中……

第二天,叶岸本来打算给张芹说昨晚杨雪的事,但想想为了杨雪的自尊,叶岸最后选择了沉默。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天仍然下着雨,叶岸在住处接到长毛电话,说让叶岸出来坐坐要聊聊杨雪的事。叶岸没多想便从住处出来,见长毛开车在路边等着。叶岸打开后座车门刚一坐下还没来得及将车门关上,便有两个人影迅疾从旁边闪出,一边一个跟着上车把叶岸夹在了中间,然后叶岸发现自己的两只手腕被死死摁住,根本无法动弹。

叶岸知道自己被挟持了。

叶岸知道现在冷静才是自己最大的武器,于是叶岸看着后视镜里的长毛平静的问道:“这算挟持吗?”

长毛很瘦,留着光头。叶岸从来公司见到长毛起就见长毛从来都是留的光头,叶岸不明白为什么喜欢留光头的长毛会有一个“长毛”的绰号。长毛身份证上的名字叫潘勇。留光头对瘦子来说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如果长毛换个发型,叶岸想,看起来没那么凶的长毛没准在杨雪面前还有点机会。

     长毛也看了看后视镜,啪的一下拿出打火机将嘴里一直叼着的烟点燃:“这么理解也对,但你放心,你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

   “那要带我去哪里?”叶岸观察着车内的情况,此刻车速已经很快,身边的两人尽管块头并没有自己大,但从摁着自己手腕的力道上看不会是泛泛之辈,车内反抗脱身是没有任何胜算的,况且从张芹那里了解到的情况,长毛跟了曾老大十多年了,应该不至于,也不敢把自己老大未来的“侄女婿”怎么样。

“到地方你就知道了,”说着长毛从后视镜中对叶岸身旁的两人示意,“给他把眼睛蒙上!”

叶岸没有反抗,等自己的眼睛被蒙上,车内音响传出了歌声,接着听到长毛的声音:“嗯,别紧张,听听歌,一会儿就到了。”

“窗外阴天了,音乐低声了,我的心开始想你了,灯光也暗了,音乐低声了,
口中的棉花糖也融化了……”叶岸知道这首歌是张学友的《我真的受伤了》。

     晚上不堵车,也差不多开了一个小时才到达了长毛的目的地。叶岸算了算,这个距离应该开到了某一个城乡结合部。但叶岸的眼罩被拿掉的时候,已经是在一间屋子里。长毛很专业,应该没少干这种业务,房间的灯光一开始很暗,等叶岸蒙了一个多小时的眼睛逐渐适应了外面的光线以后才让房间的灯光全开,这让叶岸很快看清屋子里的人:长毛,一路坐在自己身旁的两个挟持者,还有另外两个陌生人。两个陌生人并不青面獠牙,也没拿着刑具,所以叶岸并没有感到太紧张。

     但房间里除了人以外的东西却让叶岸感到很惊讶,房间中间摆着一张桌子,桌子两头各有一堆码得整整齐齐的人民币。叶岸看了看,一沓一万,从码着的推头看,一堆得至少有三十万的样子。

     叶岸很快明白过来,这是一张赌桌。

     接着一直站在自己身后的两名挟持者一边一个揽着胳膊将叶岸摁在桌子的一头,叶岸刚一在桌旁的椅子上坐下,一股人民崭新的油墨香便刺鼻而入,叶岸从来没有亲眼看到过这么多的现金。然后长毛将一张打印好的借条搁在叶岸跟前,说道:“你面前是三十万,这个是借条,你按个手印,你就可以用这笔钱了,但你拿走这笔钱前,我们这里有人想跟你玩个游戏,你赢了,我把借条撕了,这笔钱和你赢的钱你带走,你输了,我也把借条撕了,但条件是你必须得离开公司!”

     长毛这个局叶岸听明白了,今天这借条的手印自己是按得按,不按也得按,然后强迫自己再把借来的钱输出去,那三十万的债务自己就算凭空背上了。最终自己面临的死局是,要么离开公司,要么这拿钱来还这笔无中生有的债。

   “为什么你相信我会在借条上摁手印呢?”叶岸决定跟长毛再周旋一下。

“呃,这个……”说着长毛一只手拿出一根烟,另外一只手拿出了打火机,长毛先让拿着烟的手有意在叶岸眼前晃了晃,叶岸看到这只手背上有一道长长的疤痕,很明显疤痕是用刀砍的。这是右手。

当长毛用拿着打火机的左手在叶岸眼前晃悠的时候,叶岸看清楚了这只手只有四根手指头,缺小拇指。

“不摁手印,你觉得你能完完整整的走出这个房间吗?”长毛点上烟,看着叶岸的目光让人背脊骨发冷。叶岸明白现在自己还有第三种选择:不摁手印,留下一根手指……

     房间的空气变得窒息起来,叶岸一直在琢磨长毛今天为什么要给自己挖这个坑,是杨雪因爱生恨指使长毛所为?还是长毛将得不到杨雪的怨愤发泄到自己身上?但现在已经不重要了,长毛架这么大的势要是没个收场,他手背上的刀痕和失去的小拇指是不会答应的。叶岸决定赌一把,一年多了,失去女友,父亲过世,考公务员被坑,叶岸一直觉得压抑,憋屈,叶岸想痛痛快快赢一把!

   “等下是玩什么游戏?”叶岸问道。

   “什么游戏都可以,关键是你会什么?”长毛见叶岸接招,眼神顷刻兴奋起来,“同花顺,扎金花,十二点半,斗牛,飞斗……这些都可以,你选!”

   “这些我都不会。”叶岸不动声色的回答到。

   “没问题,那就玩大小,别说这你也不会!”长毛说着示意其中的一个陌生人将准备好的一副扑克拆开,长毛接过来背面朝上搁在桌上。

   “怎么玩?我怎么知道你们有没有在牌上做手脚?或者等下跟我玩的人戴没戴特制的眼镜?”叶岸问道,表情依旧平静。

   “兄弟,”长毛凑近身来拍了拍叶岸的肩头,“你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你来的是公司的兄弟单位,明白吗?如果你觉得在这里玩我们还搞你说的那些名堂,你觉得我们的摊子还开得下去吗?你如果觉得我的业务人员跟你玩个游戏还要靠特殊扑克隐形眼镜,你不是在打我的脸,你这是在打咱们老大的脸知道吗?”

     长毛提到公司的兄弟单位,叶岸瞬间明白了自己被挟持到的地方是公司开的地下赌场,叶岸早知道这个赌场的存在,也从陆哥那里听说过这种赌场很多,由于跟自己的工作没多大关系,所以进公司大半年了,叶岸还没来过一次。

     当初听到公司还有这块业务的时候,让叶岸感到这个世界的荒诞,自己曾经拒绝了陆哥拉自己搞地下赌场,山不转水转,没想到自己又转到这匹山上来了。

“OK,那你说说规则!”现在,叶岸只能把所有的赌注押在曾老板身上,期望长毛说的是事实,如果真的用的是特殊扑克牌那这场赌局就将自己毫无抵抗力的猎杀。

“很简单,”长毛将烟在烟灰缸里掐灭,翻开两张扑克说道,“这里有两幅扑克,扑克里没有大小王,比大小是按照AKQJ10的顺序算的,A最大,2最小。你们俩各先将自己的一副洗好,拿给对方再洗一次,然后把对方重新洗过的扑克拿过来。牌局开始,各自按洗好的顺序从上到下翻开一张自己的牌比大小,翻开一张为一局,每局的注码一万。大的算赢,赢家赢注码,打和算平,双方注码收回。另外,开牌前双方都有一次加倍的权利,这里有一张卡,一支铅笔,每局开牌前是否加倍你要先填好,如果双方都加倍,那注码变成两万,如果双方都不加倍,注码依旧是一万。如果,下面的规则你要听明白了,如果有一方加倍,另外一方这局填的是不加倍,那么他有一次决定跟不跟的权利,如果跟,那么注码变成两万,如果不跟,那这局牌就不用开了,算加倍方直接赢!听明白了吗?”

听长毛一口气说下来,叶岸长舒一口气,这种扑克玩大小的规则整得这么复杂,叶岸知道牌局前洗牌环节才是重点,自己先洗自己的牌,在拿给对方洗,然后自己的牌再拿过来,最后,叶岸已经明白现在对面坐着的人一定是个高手,经过他洗过一次以后,自己手里的五十二张牌的顺序他已经清清楚楚!当轮到自己的牌出的是点子牌的时候,就无脑的叫加倍就是了,从概率上来说,这种单向透明的牌局对方当然属于降维打击一般的屠杀。另外,记下双方所开出的牌,剩下的大小牌的概率该是什么分布对于能洗一次牌就过目不忘的专业选手来说那是基本功。

幸好现在对方能做到的,叶岸也能做到,一次洗牌,牌的顺序在脑海会像明牌一般在脑海之中排列得一丝不乱,感谢陆哥曾经将自己带进了这扇门来,他日有意,今日无忧,叶岸没想到学些的这些赌博技能真的派上了用场。

“好的,现在开始吧。”叶岸回答道。

然后叶岸仔细看了看借条,长毛是公司一块难啃的骨头,但跟了曾老大十多年一定有他的过人之处,通过这次机会长毛或许能从敌方变成战友,叶岸这样想,于是在借条上摁上了手印。

牌局开始,坐在叶岸对面的对手看上去三十多岁,是公司赌场看场子的赌技高手。一个普通人上这样的牌局,对面坐的是专业选手,基本就是羊儿要求自杀的格局,于是在这个房间里的所有人看来,最多两幅牌结束,叶岸面前的三十万应该被洗得干干净净。

     前面几局牌开出来还没看出端倪,虽然叶岸加的两次倍对方开出的牌都是点子牌,但在对方看来这或许是运气,但到了第三次叶岸加倍对方开出的牌居然是2点的时候,对方有点坐不住了。

但叶岸依旧纹丝不动,于是又开了大概二十来局,双方输赢基本持平。

接下来对方的目光开始频频向长毛示意,长毛也觉得有些不对劲,但一副牌还没完也不好叫停。

当一副牌终于结束的时候,对方额头上的汗比叶岸额头上的还多,可能正好多了两颗,因为一副牌翻完算下来的输赢结果,叶岸还赢了两万!

赌场看场子的专业选手懵了,长毛更懵,接着长毛被拉出了房间,专业选手倒是一脸平静的问长毛:“你确定他只是赌场上的一个菜鸟?”

“是的。”长毛的回答已经没有了底气。

“错了,”专业选手肯定的回答道,“他绝对是一个高手!”

“怎…..怎么可能?”长毛自言自语的嗫嚅到,一脸的百思不得其解。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