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妻第二部(二十二)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二十二)
南方初冬的夜晚冷风虽说没有北方的猛烈,可那带着水汽的风,刮在人身上,那是透骨的凉。
雪儿一路漫无目的的在街上小跑着,一边打着俊豪的电话,可电话的那头始终没有人接听。雪儿无助的蹲在了马路边上。远处那酒吧街里隐隐约约传来的喧闹声都与雪儿无关。雪儿拿着电话犹豫着要不要打给何媛,手指在电话簿上划来划去的,眼泪在那精致的脸上流成了河。
不远的路边,几个不怀好意的捡尸人,正抽着烟,站在路灯的阴影下,不断的朝着雪儿的方向张望着。
在冷风中蹲在马路边上的雪儿,也隐约的感觉到那些个不怀好意的捡尸人的目光,那感觉让雪儿感觉不安全,这一刻雪儿特别希望她的豪哥哥能站在她的身后,那一定很安全。她要逃离这冰冷而没有点安全感的地方,这时间只有那温暖的小屋,才能带给她安全。雪儿扯着自己的头发,自己怎么这么蠢啊,都40多岁的人了,怎么能这样,躺在一个男人的怀里,却还不忘曾经的男人。都怪那个男人,一点也不男人。床上不如人也就算了。自己惹出的事,还要连累老婆孩子。雪儿一边懊恼着刚才自己的行为,伤了豪哥哥的心。一边想着豪哥哥会去哪儿?别墅?应该不会,那儿现在是姐姐和鹏鹏住着,这个点儿豪哥哥肯定不会去的。爱面子的豪哥不会去让鹏鹏看到他和自己生气的样子,那会影响他一直想打造的爸爸形象。去妈妈那儿?应该也不会,妈妈和凯叔现在住的地方那么下。要强的豪哥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去找妈妈。
对了,豪哥一定是去找镇远了。对,一定是这样的。雪儿猛的站了起来,准备伸手拦部出租。可长时间的蹲着,这突然的一起身,让雪儿一阵眩晕,两眼发黑,身子不由自主的就要向前倒去。而马路上依然还有飞驰而过的汽车。就在雪儿要往前倒下的那一瞬间,一只有力的手,拉住了雪儿,雪儿整个人倒在了个滚烫的胸膛里。
这突如其来的一个拥抱,让六神无主的雪儿,瞬间紧张和恐惧了起来,奋力的挣扎着,尖叫着。把旁边的捡尸不怀好意的目光都集中了过来。酒吧门口等客的出租车司机,也有几个正义感十足的,正小步的向着雪儿的方向跑了过来。
“妹妹,妹妹,我是哥哥”俊豪看着跑来的出租车司机,连忙开口,安抚雪儿。
雪儿听到熟悉的声音,这才停止了挣扎,那含着泪水的眼,透过那凌乱的头发,看着眼前的大男孩,刚才还在懊恼自己的不是的那点事儿,立刻就变成了心里的委屈,在胸腔里爆炸起来。雪儿挥动着手,不断的砸向俊豪的胸口。这让正在跑来的出租车司机,更是加快了步伐。
“小子,放开那姑娘”
“师傅,误会,误会。这是我媳妇。我们两口子闹点矛盾”
“少啰嗦,放开她。”
雪儿经过了这几分钟的发泄,也平静了下来,转向跑来的司机。“我没事,他是我先生。我们刚才吵架了”
“姑娘,你别怕。你们真是两口子。”
“嗯,刚才吵架,他跑出家,所以……”
“你说你个小娃娃,哪有和老婆吵架自个儿跑出家的道理。和老婆吵架最蠢的了。好了,没什么事快回去吧。天怪冷的。”
     俊豪和司机道了声谢后,拉着雪儿的手,默默的往回走。雪儿乖巧的任凭俊豪牵着,默默的低着头,跟在俊豪的后面。俩人各自想着各自的心思,至于他们各自想着什么,不用说也知道的吧。无非就是三人间的那点问题。说白了,就是俊豪看着雪儿想着镇远发呆的样子,吃醋了,跑了。可看到雪儿追出来,那无助的样子,又心疼了。雪儿则对自己刚刚在一个男人的身下,索取着,一转身又为没接到另一个男人的电话而暗自流泪。这近乎有些不要脸的做法,深深的伤害到了那个深爱着自己的男孩。雪儿很想和走在前面的豪哥哥说声对不起,可又不知如何开口。
两人就这样牵着手,一前一后的默默往家的方向走去。突然一辆逆行的小电从前面冲了过来。俊豪急忙一把将雪儿拉进自己的怀里,闪身将雪儿保护在自己的身体里。逆行的小电一闪而过。雪儿抬着头,看着那一脸紧张的英俊的脸,不由得有些心疼,心疼这个为了自己牺牲的男孩,在不属于他的年龄,却早早的卷如这乱七八糟的夫妻生活里。他这个年龄应该享受的是那阳光下的青春爱情,而不是和自己背负着这见不得光的家庭生活。雪儿一只手抚摸着俊豪的脸庞,两个人就这么对望着,都没有说话。
雪儿踮起脚用自己性感的嘴在俊豪的嘴上吻了一下。俊豪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回味了一下雪儿的唇香。那热烈的唇迅猛而又精准的盖在了雪儿的唇上。
两个人的嘴唇激烈的吸吮着,俊豪的嘴把雪儿的嘴包裹着,两人的舌在口腔里追逐、碰撞、勾引着;唾液在互换着、交融着。
也许是吻的累了,也许是都需要喘口气,两人的嘴短暂的分离,虽然是分离,但是两人的嘴尖还是接触的。
“妹妹”
“哥哥”
两人轻声叫了一声对方,随机两个嘴又紧紧贴在一起,比刚才更加的激烈。
热烈的亲吻,让俩人的胸紧贴在一起。
“对不起”俩人对视一笑,异口同声的说了同样的三个字。
“我先说”俊豪一根手指挡在雪儿的嘴前。“我承认我吃醋了。我错了。”
“不,哥哥,是我错了。我不应该和你在一起的时候,还想着他。”
“不,不,是我错了。你想着他是应该的,你和我在一起的初衷就是为了他,如果不是我乘人之危,我也得不到你的人,是我太贪心了,得了你的人,还想完全的得到你的心,是我不对。”
“不,不,不,是我不对。我……”
“嘘……别说了,都别说了,刚才看你追出来找我的样子,我既开心,又心疼。开心的是,我终于知道,你心里不是没有我。心疼的是,看你那样无助的样子着急的样子,我真的很心疼。”
“讨厌,你跑哪去了嘛”雪儿环抱着俊豪,将脸贴在俊豪的胸,听着那有力的心跳,感受着俊豪那温暖的怀抱。
“我……我本来想出来吹吹风冷静一下的。下楼看到了花店,又想买束花,哄哄你。”
“吃饭前不是才送了花,又送花?”
“那我不是也不知道怎么哄你嘛”
“那花呢?”雪儿双手抱着俊豪的手,将俊豪的手臂贴在自己双乳的中间,和俊豪缓步向着俩人的爱巢走去。
雪儿这无心之举,却让俊豪感受到手臂被那软绵绵的包裹着。气血方刚的年轻人,在一阵激吻后好不容易控制住的那股悸动,又冲上了头,那充血的棒棒。
雪儿一边抱着俊豪的手臂,一边摇晃着,两眼含情的看着俊豪。俊豪那东西越发的鼓胀起来。
“我……我不是出门急了,没带手机,没带钱包,就抓了个钥匙。”俊豪将注意力集中在雪儿那含笑的脸上。可看着雪儿那湿润的唇,俊豪又有了吻上去的冲动。
“哥哥,我……”雪儿想说点什么,却又没说,“哥哥,我们回家吧”雪儿抱着俊豪的手,慢慢向前走。可没穿内衣的胸在两人的行走间,闻着俊豪身上那雄性的气味,奶头渐渐立了起来,摩擦着衣服。加上俊豪那鼓起的下身,已经严重影响了俩人行进的速度。
路上的车依然来来往往,雪儿很享受这种亲密的小刺激。上次有这样的感觉,还是和镇远结婚前的事了。结了婚以后,俩人忙工作,忙家里,忙孩子,和镇远的散步,最亲密的接触就是牵个手了。雪儿有了种再次恋爱的感觉,雪儿知道,今晚发生的小事,让她确定了自己已经没有再把身边这个男孩当做一味药了。这个男孩已经实实在在的占据了自己心里大部分的位置。如果说今晚没接到镇远的电话,自己心里是失落的。那俊豪那出门的关门声,敲打在自己心底,那就是重击,重重的打在心底,让她心疼。两人越走越慢,俊豪的手臂也不再安分的让雪儿抱着,总是变着法子的偷偷的蹭着雪儿的双乳。裤子的裆部被顶的越来越高。
雪儿红着脸,不动声色的将抱着俊豪的手臂,换成了与俊豪的十指相扣。“快点回去吧,有点冷了”雪儿给自己找了个不是理由的理由。
“嗯”俊豪也想着快点回去,俊豪知道今晚的这点小摩擦,如果能用一场酣畅淋漓的床戏来结束,那将是完美的。同时,他也感受到了雪儿也迫切的需要自己。可是,身体却不听他的,他想迈开腿,那种扯蛋的疼,阻止了他的行动。
“快点啊”雪儿已经走到了俊豪的前面,手拉着俊豪。这让俊豪那难言之隐更……作为过来人的雪儿,看着俊豪的样子,当然知道是什么问题了。
“旁边有个厕所,你……”
“你好肮脏,把我想成什么人了”
“可你这样,什么时候才能走到家啊”
“我是有老婆的人,你叫我……”
“还说我脏,你更脏!”
“没事,我休息几分钟,缓一下就好”
“我还不知道你?我的意思是,让你去洗手间洗把脸,冷静冷静。都不知道你想哪儿去了。”
“我能想哪儿去,我想的和你想的是一样的,就是洗脸”
俩人就这样当街的耍着流氓,说着情侣间那半黄不黄,带着色彩的情话。四目相对,会心一笑。俊豪一把抱起雪儿,向着爱的小屋跑去。雪儿的长发,在风里甩动着,半遮着俊豪的脸。这一哭一闹的,把远处的出租车司机大哥羡慕得不要不要的。
雪儿再轻也是百来斤的人,俊豪也不是经过特殊训练的,抱着雪儿跑了百来米也是气喘吁吁的。这可把雪儿心疼坏了。
“你放我下来……”
“没事,我还行,男人不能说不行”
“哎呀,知道你行,你厉害了,快放我下来”
“不放”
“那……那就不放把,累死你,省得你来折腾我”
“怎么?你是心疼我?还是担心我没力气折腾你?”
“你……”雪儿被俊豪调侃的满脸通红,不敢看着俊豪的眼。“还不放我下来!”
“好好好,我放你下来。”俊豪放下雪儿,喘着粗气。“妹妹,你该减肥了?”
“活该,让你放我下来,不放。累死你”
“哎,妹妹,你说如果我死了,你会不会为我流眼泪?”
“呸呸呸,说什么呢?”
“我……”
“还说?”
“好好好,不说了。哎,妹妹,你看,那边有个纹身店诶。平时都没注意到过”
俊豪指着马路对面的一个招牌,兴奋的和雪儿说到。
“有就有呗”
“不是,我们去纹身好不好?纹个情侣款的”
“……”雪儿没有回应俊豪,只是牵着俊豪的手,低着头默默的向前走。
“怎么生气了?哎呀,不同意你就直说嘛,好了,好了,当我没提,别生气了。”
雪儿依然没有说话,又走了几步停在了红绿灯路口。
“走啊,绿灯啊”俊豪拉了拉站在路口看着红绿灯发呆的雪儿。“哎呀,我的好妹妹,哥错了,你就别生气了嘛。我说纹身什么的,就是一个念头而已,怎么这样就生气了呢?我真没有别的意思”俊豪看着雪儿着急的解释着。这纹身的念头本就是一闪而过的想法,俊豪本来也就是年轻心性,想一出是一出的,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这一刻他才意识到雪儿虽说有着20出头的样貌,可雪儿的心理却是40多的年纪,和年轻不懂事的自己比起来,考虑问题的角度是完全不一样的。俊豪发现,从结婚以来,自己已经完全没有把雪儿的年龄放在了心里,俊豪也说不上来,自己到底喜欢的是以前的雪儿还是现在年轻的雪儿。俊豪已经完全没有了概念,而这正是自己忽略的,俊豪觉得自己应该要学着按雪儿那个年龄思考问题的角度,去和雪儿沟通,和雪儿生活。毕竟结婚过日子和以前那样的两个人睡一起是两码事。
雪儿站在路口,好一会儿,拉着俊豪的手向着纹身店的方向走去。
“不是,妹妹,哥就那么一说”
雪儿拉着俊豪的手,没几步就来到了纹身店的门口。“怎么怕了?”
“妹妹,你别这样看着我,我真的就那么一说”
雪儿拉着俊豪,靠在街边的栏杆上。“其实,挺为难你的。”雪儿没由头的冒了一句。
“……”俊豪不知道怎么接这话。
“虽说我们现在名义上是夫妻,可你毕竟是我从小看着长起来的。”
“什么叫名义上是夫妻啊,我们是有证的,好不好”
“你别打岔,听我说完。你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这个是改变不了的事实,从我决定跟你,我就没想过自己会有那么一天,会单独的和你在一起。是,道长是说过,要解开鸣远诅咒的一个条件,就是我和你结婚”
“不是鸣远,是镇远”
“都和你说了,别打岔。我也一直以为,那什么结婚就只是名义上的,实际我还是和鸣远生活在一个屋檐下,只不过我和他的生活里多了一个你。可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我从没想过,结婚以后是单独的和你在一起。刚才我在懊恼没有接到鸣远电话的时候,你甩门出去的那一刻,我才意识到,你已经深深的在我的心底里,扎下了根。那关门的声音,惊醒了我,也把鸣远关在了门外,变成了镇远。上次我们几个人说,只有接受事实,愉快的接受,我说上是那么的说,可心里总是觉得有那么点的别扭。我在心里也还是总把你当成是,一味药。这其实才是我无法接受你说买戒指的真正原因。现在我真正的想通了,既然我现在有了20几岁的样子,那就让我再一次享受下20几岁的生活。也做些20几岁年轻人任性的事。所以……”
“所以什么?”
“我要纹身,好不好?哥哥”
“妹妹,我就随便一说的,你也知道,我就想一出是一出的……”
“我就要嘛……”雪儿噘着嘴,摇着俊豪的手。
“不是,那我们纹那儿?脚踝?还是腰上”俊豪看着雪儿不像是开玩笑的,也来了兴致。
“不是我们,是我,是我自己?”
“嗯?”
“哥哥,你想啊,你以后的路还很长,万一你要参军,考公务员什么的体检有那么个纹身,可能会有影响呢?”
“你觉得我会去参军?不可能的事。家里那么多事可做,我去考什么公务员啊,你想太多了。”
“不,不管怎么说,就不让你纹。”
“不让我纹,那你也别纹”
“哎呀……哥哥……人家要纹嘛”雪儿略带哭腔的和俊豪撒着娇。俊豪怎么可能会是雪儿的对手。
“哎呀,好了,好了,怕你了。”
“同意了?”
“你先说,纹什么,纹哪儿?”
“纹你的名字好不好,我想纹在……”雪儿伸出手,比在自己左乳下沿的位置。
“不行,我不是镇远,纹那边,不都露出来给别人看到了?不行。”
“小小年纪,那么封建”
“这和封建不封建有什么关系?咱家的东西不兴别人看。”
“哎呀,你看我裙子领口那么宽,我就只要拉下一边,然后手在盖住,别人就看不到什么了,好不好嘛。而且……而且……”
“而且什么?”
“这个位置是……是离人家心脏最近的地方,所以……”
俊豪听到这里,那还说的出什么,抱着雪儿,热烈的吻着,俩人的脸上都流下了口水泪水。
“你等我一下,我先进去和店家聊聊。”
“不,我还你一起去。我也要适应和接受,我不能空有年轻的外表,而没有年轻的心。哥哥,我爱你”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