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调教性虐研究协会 四十二章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海格力斯
首发:SIS
时间:2021-10-6

俗话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这吃过了山珍海味,谁还吃得下萝蔔窝窝头?

  同样的,这入过了肉,体验那过令人回味肉香与柔软后,再使出这手上的功
夫,怎么都觉得太羞耻。

  手机播放着的张馨妍的视频,看着视频里的我扶着那一柱擎天的肉棍,雄踞
踞、气昂昂来到双腿山中间的黑丝涧,抵着洞口缓缓插进去。

  配合着视频,努力寻找回忆当时的感觉,如同又回到了那个进入的时刻。

  又换另一个视频,这是淩诗雅的视频。

  视频中,我正伸手过去,抚摸着一片黑森林,手指在泥泞的洞里搅动着乾坤。

  这些都是多么辉煌的战绩与成就,而现在,我竟然又回到靠五指姑娘解忧。

  感觉就像是黄粱一梦,如果不是录有视频,拍有图片,这要是时间久了,我
自己都不敢相信,这些都是我做的。

  唉,这肏过女人后,再回头来找五姑娘,感觉就算是套上慕容的丝袜都不好
使了。

  连上监控,看着隔壁的慕容跟陈欣瑶二个美女,我真有想趁她们睡着,把她
们打晕虏回来的冲动,在某个月黑风高之夜,我用钥匙打开慕容家的门,在她俩
熟睡之际,用绳子绑起来,塞住嘴巴,套上头套,关进阴暗的地下室中——「监
禁调教.AVI」。这场面,光想想都另人鸡动性奋。

  没办法让我不去想,因为我是真的能做到。

  只是在现在法治社会下,这个后果我承受不起,况且我也没有地下室可以用
来监禁她们。

  所以,只能一边把玩着慕容家的钥匙,一边YY意淫。

  现在才是晚上不到8点钟,慕容家那边没什么可看的,只能看到她们二个女
人在练琴。

  陈欣瑶坐在钢琴前弹着钢琴,慕容站在旁边拉着小提琴。琴声倒是可以隐约
的传到我这边房间。

  挺好好听的,不知道是什么曲子,这首歌,就连我这种对音乐只懂多来米拉
稀的人来说,都能听出那种温馨的感觉来。

  不过,慕容拉起小提琴来的样子,真的好漂亮。

  慕容穿着一件红色的细吊带连衣短裙,露出大半的肩与颈脖,肤白如玉,滑
腻似酥。长髮披肩挂耳而过,很随意的拿了一条碎花手帕束扎成一把。白皙玉颈
夹着一把红棕色的小提琴,左手那白皙修长的手指,在指板的琴弘上像在欢快的
跳着舞,右手拉着弓,伴随着脸上认真而专注的表情,身体着随着音符与旋律轻
轻摆动着,优雅又性感。

  看到慕容认真及专注神情,听着那优美的旋律,都让我觉得心像要融化了一
般。

  简直就是完美女神。

  有时候我也会想,如果当初我努力读书,成为了一个成功的男人,娶了像慕
容这样多才多艺的漂亮的妻子。像这种夜晚,坐在柔软的沙发上,喝着茶,看着
她在那练小提琴,这种的生活,该是多么的温馨与美好。

  哪个男人不希望有这么一个漂亮、又有气质,多才多艺的老婆呢。

  可惜,该读书的时候,我却是跟着一群不良的同学,跷课、疯玩,还自以为
那种行很酷……这世上没有后悔药。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这么一个在我心中本该是完美无暇的女神,为什么会
不是处女,为什么她会被男人带上按摩棒与贞操带,明明是这么完美的女人。

  不过,后悔药我没有,但是我有迷药在手,得不到慕容的心,得到她的身,
能在她身上尽情发洩我对她长久以来那压抑的欲望该多好。

  这一天,不会太久。

  「看看张馨妍在干嘛。」

  我熟悉的切换着监控到她的房间后,发现她不在房间里。

  「这个时间……应该在洗澡」

  换到卫生间的监控后,果然看到她正在洗澡。

  看着她涂抹着沐浴露,双手揉着双乳,手上擦出的白色泡沫,就像是在不停
的挤乳汁一样。那双乳,我摸过、揉过也捏过,柔软又滑嫩。

  她站着张开双腿,手掌伸到腿间,来回的摩擦,虽然知道她是在洗下体,不
过如果持续时间再久点,应该就是自慰了吧。

  不知道听谁说的,女生洗澡时喜欢自慰。

  至少张馨妍洗澡我没见过她自慰过。

  只是看着张馨妍洗澡全裸的样子,我又起了反应……

  那晚迷奸了张馨妍后,性奋过后,冷静下来的我,有过担心与恐慌。

  担心她会不会知道这件事,恐慌她会怀孕……

  虽然理智的分析后,得到的答案是她不知道,不会怀孕,但在她没醒之前,
都只是猜测。

  张馨妍是第二天7点多才醒过来的,算了一下时间,她大概是从晚上9点左
右,在药力的作用下晕睡过去的,睡了十个小时。

  因为我不知道女人被插后,特别是像我这么大尺寸的插进去,是什么感觉,
会不会第二天早上起来后,有诸如下体疼胀不适这种情况。

  所以我有很仔细的观察张馨妍起床后的一举一动。

  按理说,她起床后,如果感觉到下体疼胀不适的话,她至少会去观看或触碰。

  就像平常我们起床,如果喉咙疼,会对着镜子张开嘴,查看一下喉咙的情况。
肩膀痛,会用手去揉揉,或耸动一下,来确定痛点及疼痛程度,来判断是否严重,
这是本能。

  而在张馨妍醒来后,并没有去查看她自己的下体。

  事后我还旁敲侧击的问她昨晚喝了酒有没有睡好,她说喝了点酒感觉更好睡
觉,一觉就可以睡到天亮。

  只有我知道,她能一觉睡到天亮,根本就不是因为喝一罐啤酒的问题。

  要知道,我的阳具又粗又壮,插进张馨妍下体时,还用了些力,激烈的抽插
了她好几十下才射在她体内的,现在她起来身体没有任何的异常与不适。

  由此,我算了放下了大半的心,看来,她完全不知道我昨晚对她做了什么事
情,这让我喜出望外。

  这黄药师的迷药,竟然如此的好用。

  那等我药翻慕容后,可以操作的东西跟玩法就可以有更多了。

  从慕容搬来后,我忍不住买摄像头偷拍她开始,我就像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从忍不住偷拍慕容裙底开始,在她电视里偷偷装监控,再到意外得到她家钥
匙后,更是在她家所有的地方装上的针孔偷拍她的生活,还经常趁她不在家时拿
她的丝袜来撸……

  直到后来迷奸了喝醉酒在慕容家过夜的同事淩诗雅,最后我还把自己妹妹迷
奸了……

  从这些行为上看,我也审视过自己的行为,我承认我是人渣,但是这也不能
全怪我,谁让慕容也好,淩诗雅也罢,还有张馨妍……长得这么漂亮,长得让人
想入非非,这做了都做了,还能怎么办。

  所谓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

  曾经,我胆小了二十多年,到头来,又得到什么?

  能知道慕容的秘密吗?能拿到慕容的把柄吗?能玩到现在名气开始渐起的的
美女主播淩诗雅吗?能实现从小就对张馨妍有想法的念头吗?

  如果不是我胆大做了这些事,现在可能还是可悲的处男,快三十岁的处男,
只能看着慕容、淩诗雅这些美女被有钱人有权力有手段的男人玩弄。

  不对,如果不是我胆大在慕容家装了监控,我连知道她们被有钱人、有权力、
有手段的男人玩弄的资格都没有。

  在你眼里的女神,也许在那些男人眼里,是可以随意肏、任意调教的玩具而
已。

  就像现在粉丝量已涨到了400多万的美女主播淩诗雅,从当过教师、做过
空姐、也在大公司任职过OL的经历,加上她本身就有超高的颜值与完美的身材,
还多才多艺,还有那温柔的声音与甜美的笑容,每次她开直播,都让无数男人对
她趋之若鹜,奉为女神。

  但又有谁知道,她曾经被男人穿上贞操调教折磨,下体被电动阳具与肛塞去
上班不说,还被迫在厕所里用插尿管的方式来上厕所(十四章)。

  又有谁知道,这么一个在无数男人眼里的女神,在某天醉倒的夜里,被人从
头到尾玩了个遍,连最私密最隐藏的子宫都被人撑开往里面灌过精液?(二十八
章)

  你们一群舔狗只看到她的那靓丽的外表,更本就不知道她的秘密,说不定,
就此时此刻的直播现场中,在你们看不到的桌子下,她下体被那个叫李毅的男人
塞了进了按摩棒与跳弹都说不準。

  重要的是,这些事情,除了当事人之外,没有人知道,没有人知道!!

  所以我是人渣又如何,反正,没有人知道!!!

  贪官之所以是贪官,小偷之所以是小偷,最重要的,还不是因为他们被抓到,
被发现了吗?

  贪官不被抓之前,都是清廉的,小偷没被发现之前,都是好市民。

  就像有些明星跟富豪,赚到钱够他花几辈子了,我就不信他们的私生活是老
老实实的,晚上就算淫乱无比又如何,女明星们陪睡卖春又如何?

  只要没被发现,别人眼里,永远都是光鲜靓丽的。

  人生来有七情六欲,人生来有七宗原罪,放纵才是人的天性。

  在别人看不见,发现不了的地方,我为何还要假装?为何还要克制与已律?

  人性是经不起考验的。

  在光明下,我们都戴着无形的道德枷锁,把各种龌龊的心思深藏。既然来到
了黑暗,又何必再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

  世界就是一座森林,放纵的人披着罪恶的斗篷只能潜行于林荫里,不能让太
阳的光照射到,轻轻在树影下行走,竭力不让脚步发出一点儿声音,连呼吸都必
须小心翼翼:必须小心,因为林中有猎人,如果猎人发现了谁穿着斗篷,能做的
只有一件事:开枪消灭之。

  而我要做的就是,在黑暗中享受狩猎的快感的同时,还要小心翼翼,隐藏自
己,让自己可以在光明下行走。

  对,我就是想肏慕容,我觉得只要是个正常男人,看到慕容这种女人,就不
会说对她没有一点想法,只是各种原因,不敢真的去做而已,只敢在自己脑子里
幻想意淫罢了。

  躺在床上,我如此思考着。

  张馨妍洗完澡了,没什么可看了,反正天天都可以看到。

  在没有碰张馨妍之前,对于她的身体,我都只能幻想,而现在,虽然每次看
她赤裸裸的时候,虽然还是会有反应,不过却没有那么迷恋了。

  我都还算理智,没有仗着手里有迷药,天天给她下药,夜夜拿她来发洩。要
知道,她吃的菜是我下厨做的,喝的水也是我买的,我可以找到无数的机会给她
下药。

  不过毕竟她也只是暂时住在我这,估记也不会住太久,所以机会有限,我想
着明天是不是再来一次,反正她以后给别的男人操也是操,不如给我玩下。

  隔壁的慕容与陈欣瑶,早也停止了练习,就算弹得再好听,这晚上练琴,也
要考虑时间,要不可能会被人投诉打扰人家休息。

  而对于来慕容家的陈欣瑶,记得她被风公子直播迷奸那晚,还被几个男人轮
了内射,连阴毛都给剃了,风公子一群人离开前,还给她穿了个金属贞操带并给
住她下体里塞了跳弹,她被轮后那惨样,让我记忆犹新的。

  她在慕容家洗澡时,我是看到了她下面光溜溜的,也不知道她那天醒来后,
穿着贞操带塞着跳弹是怎么离开的酒店。也不清楚她跟风公子到底是个什么关係。

  不过她也有自己的秘密,我发现她在慕容这里住的这几天,都会在晚上11
点多时候,接到一个电话,而她都是避开慕容,去客户、阳台或卫生间里接听。

  她接电话时,有时候很情绪很激动。有时接完电话后,会连灯也不开,坐在
那里哭。

  虽然我看不到她哭,不过从她掩面、擦脸、肩膀抖动这些细节分析,我觉得
她在哭,每次哭完了,她都会洗过脸后,才回房间,一般那个时间,慕容都睡了,
所以慕容根本没发现跟她一起住的陈欣瑶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今晚在我有些无聊,用手机在群里跟强哥聊天的时候,又从电脑的监控中,
发现她又离开房间,去客厅连灯都不开,接那个神秘的电话了。

  反正也不关我的事,我也觉得她有些活该受虐,既然这个电话把她搞得这么
狼狈,直接拉黑不接就完事了,还要偷偷的接来干嘛。

  今天,这通电话明显把她的火气搞得大了一些,音箱里专出她骂人的声音
「魏子峰,你这个王八蛋,你再这么逼我,你信不信我宁可这婚不结了,也不会
放过你」

  前段时候,我趁慕容不在家,又进去把监控重新调整了一下,现在可以接收
到声音了,毕竟如果能听到慕容的呻吟的话,对我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魏子峰?」看来就是这个人,打电话过来搞得她情绪崩溃的人,我想是会
不是会她老公,两人吵架了,所以陈欣瑶来慕容家住?

  我毕竟这年头,狗血剧太多,反正也不关我的事,还不如群里发的那些资讯
有意思,群里有人正发着信息诉苦。

  守夜人:我草,收尸踩到雷了,被讹了2万块。

  老司机:什么情况?

  守夜人:尸变了。

  性福人生:大意了吧,夜路走多了,总会碰到鬼。

  看上面聊天,我懵了,什么情况?群里还有人做死人生意?是我打开方式不
对?

  大吊鸡出租:@守夜人你自己捡的?还是捡尸队?

  守夜人:不是我捡的,抬尸人送过来的,他跟我说是一群大学生聚会,捡尸
人从里面挑了一个半尸送了出来,拍了张照片给我,问我要不要,我见那女长得
挺纯的,像大学生的样子,我就让他们给我送来了,结果才刚把她裤子脱了,那
女的就醒了,给我二个选择,要么5万,要么报警,没办法,只能认倒楣,好说
歹说给了2万才脱身。

  老司机:我操,这连碰都没碰到,亏大发了,如果是我就不给钱,大不了报
警,做这种事的人,就是玩仙人跳的,她敢报警,我就说是好心收留她,结果被
她勒索。

  状师老宋:@老司机没用,从法律上说,守夜人这种情况,都把人家裤脱了,
要闹起来,基本上都是按强姦未遂判,三年以上十年以下,人是你弄来的,以当
时那种情况,不管她是不是在玩仙人跳,她的身份都是算是受害者。

  守夜人:老宋说得对,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只能认栽。

  ……

  夜场捡尸我懂,但是里面一大堆名词黑话听不懂,收什么尸?什么尸变?什
么抬尸?

  随着更多的人加入进来聊天,我才慢慢搞明白那些黑话的意思。

  夜场捡尸,就是晚上在酒吧、KTV、夜总会外,捡那些喝醉酒的女人去开
房。

  那些在夜场酒吧KTV专门物色美女的人,叫捡尸人,一般是酒量好,长得
帅气的男人,负责搭讪、引诱女人喝洒,并想办法灌醉对方。

  收尸人:直接与尸体发生关係的人,也就是金主。

  如果金主不想出面到酒吧外面接那些醉女的话,会请一些计程车或专车把人
送到酒店宾馆,这叫抬尸人。

  而他们所谓的尸体,指的是喝醉酒的女人,醉酒有二种状态,喝醉了,走路
晃悠,还有一点意识的人叫半尸,醉倒不醒人事的,称为全尸体,多么形像的比
喻……

  我是万万没想到,这捡尸,竟然还有还有分工合作,还他妈的能发展出行业
来,还有一条龙服务。

  捡尸人在夜场物色女人,同时可以接订单,比如有人高价指定要哪个女人,
然后过去搭讪、引诱、劝酒,把目标灌醉后,让收尸人带走,他们从中收取高额
佣金。

  只要金主能出得起钱,就可以在酒店宾馆开好房,坐等开席就好。

  而守夜人比较倒楣,送过来的女人是装醉的,等守夜人脱了她裤子后,直接
就起来威胁,不给钱就报警。

  想到风公子那晚能在一群人的聚会里面,把陈欣瑶灌醉还能带出来开房,像
极了捡尸人的手段。

  我瞄了一眼电脑监控,发现陈欣瑶还在打着电话,只是此时,没有了之前那
种脾气,坐在沙发上,一边用手抹着眼泪,一边声音有些颤抖,嘴里不停小声念
叨着,求求你,你想怎么样,不要之类的,最后挂了电话后,她瘫躺在在沙上,
一动不动,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得不说,这人漂亮,就算哭,也会让人看了觉得怜惜。

  又刷了一下群里的聊天后,聊天框里,突然出现了直播间提示。

  风公子已开启直播。

  不得不说,风公子在群里的名字,还是挺大的,大家看到了风公子开启直播,
瞬间就停止了有关捡尸的话题讨论,涌了进去。

  我也点了进去,希望能看到风公子精彩的内容,毕竟上次直播陈欣瑶被轮,
看得我热血沸腾,更性奋的,女主角现在就在我附近,我看了一眼监控,发现慕
容客厅的灯关了,陈欣瑶也不在客厅了,估计是回房了吧。

  我也没切到慕容房间去看了,她们二个女人一起睡,也没什么好看的。

  风公子直播间里,却是进来了不少人了,大家都在讨论今晚风公子又盯上了
谁,谁又是今晚的受害者。

  而风公子还是那个样,没露脸,只是用语音在跟大家聊天。

  风公子,今晚安排了什么节目——观众052

  风公子,还有上次那种节目,求翻我的牌,钱不是问题——观众104

  这次直播前没有预告??——观众069

  ……

  随着人流涌进来,直播间的聊天框,瞬间被刷爆,一条条的信息,还不停的
从下面冒出来的,多数都是在问今晚节目的问题。

  「呵呵,大家还是这么热情,不过呢,这次直播并没有安排新的节目,只是
跟大家随便聊聊,也跟大家彙报一下上次后续」风公子操着他那口播音腔说道。

  上次的成果?上次那个陈欣瑶?——观众023

  哇,没想还有后续?风公子你把她怎么了?——观众069

  如果可以的话,我只想说,放开那个女的,让我来——观众085

  那个陈欣瑶是极品啊,人美胸大,让我好鸡动——观众147

  呵呵,后续吗,我希望风公子的后续,是那个慕容纱雪——观众009

  楼上的说的好,希望风公子能搞到慕容纱雪啊——观众055

  @风公子只要你能把慕容弄到的,我包了,钱不是问题——观众021

  「慕容我现在正在攻略了,你们知道的,这种事情得慢慢来,急不得,安全
第一,哈哈」

  风公子威武!!——观众044

  风公子好样的——观众102

  ……

  我操,风公子打慕容的主意了,说不担心是假的,毕竟风公子说过他加了慕
容的微信,陈欣瑶跟慕容又非常熟,看她们二人一起睡一起打闹就知道,起码得
是闺蜜级别的,但是我又不能去提醒慕容,这很让人纠结。

  要知道,风公子也有迷药,以风公子那种人渣,万一对慕容下手,报警也晚
了。

  陈欣瑶会不会是卧底?毕竟她有把柄在风公子手上,如果风公子强迫她来接
近慕容的话……

  又回想起陈欣瑶这几天晚上避开慕容去接的电话,加上今晚上她的表情,我
越想,越有这个可能。

  「等下!魏子峰。」

  我突然想刚才陈欣瑶接电话时喊出的名字。

  这个魏子峰,会不会是风公子的名字!

  子峰,风公子!

  虽然没有直接证据能证实陈欣瑶口中的魏子峰就等于风公子,但是从字音,
跟陈欣瑶接电话时那表情与对方的对话来看,九成就是他!!!

  就在我还在想这事件的时候,直播间里,风公子说话了。

  「这次开直播跟大家彙报一下上次后续,并不是那个慕容,而是陈欣瑶的调
教」

  陈欣瑶的调教?!

  听风公子这么说,我愣住了。

  风公子你跟陈欣瑶是不是本来就有一腿啊?要不怎么这么快就上手了?——
观众032

  调教?她接受?——观众066

  哟西,调教我喜欢——观众075

  野外露出?贞操带跳弹?还是束缚捆绑调教?——观众024

  ……

  「不过毕竟时间有点短,这训练时间还不够,先给大家表演指令自慰吧」风
公子说道。

  陈欣瑶自慰?还训练?

  不对啊,陈欣瑶这几天都住慕容家,都跟慕容在一起,白天二人练琴,晚上
也在一起,偶尔上午出去,也是跟慕容一起出去,一起回来,风公子哪来什么时
间训练?我这监控天天都可以看到她啊。

  风公子的直播室,只见风公子挪动摄像头,拍着放在桌子上的一部手机,他
点了几下后,手机上显示,正在视频连接中,不多时,视频连通了,只是视频中
没看到脸,只拍到一个女人穿着睡衣的身体。

  看不到脸,怎么证明是上次的陈欣瑶啊——观众041

  就是,我们怎么知道你不是随便找个人冒充的——观众039

  随着质疑之声越来越多,风公子对着手机说道:「拍到脸」

  字不多,但是听起来却是很威严与不容置疑命令的口吻。

  陈欣瑶那边好像有点不情愿的样子,镜头晃了好几下,才露出那张让我感觉
熟悉的脸。

  怎么回事,竟然真的是陈欣瑶。

  我赶忙点开电脑,调看起慕容家的即时监控起来。

  陈欣瑶并不在卧室,我在慕容家的另一间房里,发现陈欣瑶关着门在里面,
手里拿着一个手机正对着自己。

  我操,竟然是真的!!!

  风公子竟然真的在跟陈欣瑶视频。

  陈欣瑶,你还说你不是卧底!!

  我觉得我是不是应该认真检查一遍从陈欣瑶往进慕容家后的重播,看看她有
没有偷拍慕容,发给风公子。

  「把手机在你前面找个地方放好」风公子又说道。

  监控中,陈欣瑶看了一下四周,最后把手机放到书桌上……

  别人只从风公子直播间通过陈欣瑶的手机看到第一视角,而我却可以从监控
这,从第三视角来观察。

  「脱掉衣服。」

  「这……」陈欣瑶双手交叉搂在胸前,有些犹豫。

  「不要说废话,我说,脱掉衣服」风公子强调命令道。

  「哇,这让我有点性奋起来了。」

  「我记得,她那对乳挺大啊。」

  ……

  直播间里,看着风公子命令陈欣瑶脱衣服,顿时就沸腾起来。

  陈欣瑶犹犹豫豫的,最终还是脱下了衣服。

  只不过,她有穿内衣内裤,睡袍式的睡衣脱下来后,露出白皙的身体与黑色
蕾丝的内衣内裤。

  她的手机刚放在我监控正对面,从我这第三视角观察,我整调监控,放大画
面,发现陈欣瑶手机介面是在跟一个男人正在视频中,估记她没想到,这个男人
正用另一个摄像头,把她们之间的视频,做成了网上直播。

  「把内衣内裤全脱了。」

  ……

  「什……什么……不要……」

  「什么不要,让你做就你做,老实听话!还是说,你想再试下那条金属的内
裤?那二天不好受吧。」

  「你……你无耻。」

  「你听话,这次结束,我们就到此为止,你不听的话,后果自负。」

  ……

  我发现,从直播间里看,听不到陈欣瑶与风公子的对话,由于陈欣瑶被要求
拍脸时,脸只在镜头前露了几秒而已,现在并没看到脸,所以也看不到她嘴巴在
说话,只觉得是风公子在下命令让她脱衣服后,她正在犹犹豫豫。

  而我从监控的第三视角,就听到了她跟风公子的对话。

  风公子在直播间里说陈欣瑶被他训练成玩具,但从我的角度这却知道了陈欣
瑶本想拒绝,但是却被这个魏子峰威胁强迫的。

  在风公子的淫威逼迫之下,陈欣瑶最终还是妥协了。

  可能她认为只有风公子看到,却是想不到成了一道风景,成就一场狂欢,跟
上次她被迷奸何其的相似。

  就是不知道,上次她知不知道自己被轮了事情。

  「喔!!!果然好大!——观众074

  「哈,她下麵没毛——观众033

  「她的阴毛那晚被风公子剃了,还卖了出去,哈哈,不知道谁把她的毛收藏
了——观众077

  ……

  随着陈欣瑶把脱光了衣服,全身赤裸,直播间里又发出了一浪接一浪的刷屏
信息。

  「呵呵,下麵才是重头戏。」

  风公子像是在享受众人的欢呼,像个主人一样,又给陈欣瑶发出了一道命令。

  「自慰给我看。」

  这次,陈欣瑶没有再犹豫,可能是刚才风公子的威胁有了效果。

  只见她一手握着手机,贴近下体,一手把手指放到光滑无毛的阴部,轻轻的
揉起来。

  这样虽然看不见她的表情,不过却能抵近观察到她的下体。

  只见陈欣瑶修长的手指滑过阴唇,不时的带起粉洞前那两肉片,随着肉片在
指手的摩擦下翻起,露出更加水嫩晶莹粉肉,让大家激动不已。

  「我操,好嫩的B,好想插进去」——观众041

  「我以为会她是黑木耳,没想到是竟然是少女粉」——观众019

  「不行了,就算隔着手机屏,我都忍不住去舔了……」——观众028

  「好生羡慕上次中标的人,干这种穴,光想想都让我有想射的冲动」——观
众032

  「哈,还好楼上的没中标,你要去了,估记没插进去就射了」——观众04

  ……

  不得不说,陈欣瑶的穴,的确是好穴,虽然我拍到她在慕容家洗澡,但是却
拍不到这种这么近距离的视频。

  脑子里,不由的拿我亲眼见过的,也碰过的淩诗雅与张馨妍的穴来比较。

  至少我的运气不错,看到过的三个女人,都不是黑木耳类型的。

  虽然我只近距离的观察过二个女人的下体,但是我发现,这阴部跟外貌一样,
每个女人都会有些差别,比如阴唇的位置与大小还有尿道口的位置,阴毛生长的
範围与形状,都有差别。

  淩诗雅的阴唇比较肥厚,虽然有些色素沉澱,变得有些褐色,但离乌黑还是
有很大差别,尿道口有肉比较突出,一看就是那种被刺激后喷潮会一飞沖天的类
型,有意思的是,如果扒开她阴道口,用手指按压一下她的尿道口,可以像捏抓
小虫子一样,捏起她的尿道口。

  而当初趁她酒倒玩弄她的时候,由于是第一次过于性奋,也没什么经验,加
上时刻担心她会醒,也不能放心大胆的操作,现在再回过头来看那晚的视频,感
觉有太多的遗憾。

  张馨妍的阴唇比较短小,就算把两片闭合起来,也遮掩不全洞口,上面还有
一颗痣,尿道口的位置更加隐秘一些,所以每次上厕所,都会像下雨屋檐滴水一
样出来的,而不像淩诗雅那种,感觉可以射出水柱来。

  而对于张馨妍来说,虽然那晚也有各种担心,不过这有了淩诗雅的第一次的
体验后,总归没这么手忙脚乱。

  虽然还有很多操作与玩具没得一一用在她身上,不过现在我迷药在手,张馨
妍也跑不掉,只要拿準时机,还有很多机会。

  而陈欣瑶的,从视频上看,阴唇大小算是适中,微褐像扇贝一样的两片嫩肉,
在指间滑过,上下翻飞间,不时的带出一片晶莹的粉肉。

  我觉得,如果观察得足够仔细,能记住每个女人的下体特针的话,完全可以
看阴识人……

  「哈,有水了」——观众017

  「晶莹剔透,滑滑黏黏——观众029

  「风公子,快让她把拳头插进去啊」——观众112

  「楼上口味真重」——观众042

  ……

  别人从直播间里,看不到陈欣瑶现在脸上的表情,而我从监控上,却能看到。

  只见她双腿张开成M字搭在未到整理的床铺上,背靠着床头,咬着下唇,闭
着眼睛,有些紧皱着眉头,一手拿着手机对着下体,一手不停在镜头前,摩擦着
下体,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害怕与无助,也有些享受。

  「手指,插进去」

  直播间里,风公子指挥道。

  此时,正在摩擦抚摸下体的手,速度缓停了一下,像是有些犹豫。

  不过片刻的犹豫过后,那白栖修长的手指,弯曲了一只中指,有点颤颤巍巍
的慢慢伸了半截手指进去。

  「哦!!!插入了插入了,好真实的感觉,连我鸡巴都跳动了一下」——观
众074

  「好想把她的手指换成我的肉棍」——观众065

  「我脑子里已经在模拟插进去的感觉了」——观众087

  ……

  修长的中指,插进了陈欣瑶的下体后,从慢慢试探性蠕动开始,在来回了几
下后,抽插的频率慢慢变快了起来。

  监控中,陈欣瑶咬唇的动作也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咬着牙关,像是在忍
受痛苦一样的表情。

  她是在享受?还是在强忍?

  我觉得她在强忍,是我从监控中,听不到她的呻吟。

  按理说,下体被刺激的女人,总会忍不住,多多少少都会呻吟的,还是说,
她强忍不呻吟,是怕慕容听到?毕竟她现在是在慕容卧室的隔壁房间。

  ……

  这场陈欣瑶自慰的直播,其实并没有持续多久,在直播间里,连高潮都没到,
就被风公子主动掐断了,也没理会大家的各种抱怨。(其实是作者一看本章字数,
超太多了,这万恶淫为首,还是从这割了吧)

  「免费的部份,就只能到这里了,今晚的直播,只是让大家看看我的成果,
如果大家有兴趣,可以去购买我的PUA教程,手把手教你怎么把女人搞到手,
怎么开发她,让她接受你的调教,好了,大家晚安!」

  随着风公子说完后,直接下线,直播间关闭,大家也各自散去。

  直播间是关闭了,但是通过监控,我发现风公子还是在跟陈欣瑶视频着,虽
然陈欣瑶还在自慰,但明显像是在敷衍了事一般,在手指又快速抽了一阵子后,
对着手机说了句「高潮了」就停止了自慰的行为。

  由于后面陈欣瑶关掉了视频,也没开免提跟风公子通电话,我也不知道后面
说了什么了。

  只是看到陈欣瑶有点迷茫的挂掉了电话,坐在床上,抱着膝盖沉默了一会后,
来到了客厅,她把手机放在客厅的桌子上,打开了通住阳台的门,在阳台上对着
外面的黑夜,站着不动。

  「她不会想跳楼吧……」我有些担心的想到。

  毕竟一个女人被人这么胁迫,也难免我会这想。

  要知道慕容家没有做封阳台,虽然那漂亮的花园式阳台的围栏也很宽,还有
防爬防坠落的一些设计,但是她一个成年人,想要爬过去的话,最多费点劲而已。

  还好,陈欣瑶只是在外面站了一会儿,就走回了屋子里,去了趟卫生间,放
了尿,洗了手,擦了脸,就像没事的人一样,回到了慕容的卧室里,在慕容的旁
边睡下了。

  而今晚风公子的这场虎头蛇尾式的直播,却是又给他做了一次广告。

  群里有不少人购买了风公子的PUA教程,我点开售价一看,好家伙,最便
宜998,最贵的29800。

  998的是视频指导,29800的名额有限,却可以参加线下培训,实战
指导,我了个去,这生意做得让人直呼666啊。

  而且我发现,风公子满口慌言,在直播间里说是训练调教,实则是威逼胁迫,
就这?我上我也行啊。

  要说PUA教程的话,其实暗网里有不少,用我那帐号登进去,还是有许可权
查看的,而我手里还有一份秃顶男调教旗袍女的实战日记,那东西我都还没仔细
研究过呢。

  这些感觉都太过于遥远了。

  比起这些东西来,眼前倒是有个东西更让我感兴趣。

  陈欣瑶去睡觉了,她把她的手机留在了客厅的桌子上。

  从之前的秃顶男,到淩雅淩,从他们的手机里,我发现了很多东西。

  秃顶男手机里,一大堆的调教视频让我直接就赚了2万块,还摸进了暗网,
让我大开眼界。

  淩诗雅的手机里,虽然没找到什么不雅图片,不过确有她的很多生活照,还
有查到了调教她的幕后人身份,最重要的,我拿到了她通讯录里所有的名单,什
么亲戚朋友都有,她都有一一备注着,如果以后我像风公子威胁陈欣瑶那样,去
胁迫淩诗雅,她的这些亲戚朋友的联繫方式,将成为让她乖乖就範的重要东西。

  而陈欣瑶也一样,如果我拿到她手机里的资讯,不但可以查到风公子,说不
定还能假装风公子……

  而风公子自己也说,想打慕容的主意,这让我不能忍,说不定可以通过陈欣
瑶,来阴一把风公子这个隐患。

  风公子以为他是幕后之人,他又怎么想得到,还有一个藏得更深的我……

  所以,陈欣瑶手机里的资讯,我是非要得到不可了。

  要知道,陈欣瑶在慕容家里住的这几天,睡觉时,都会把手机带进卧室里

  而慕容也一样,晚上她回房间睡觉,也都是把手机带进卧室,从来就没有放
在外面过,这让我一直都找不到机会複製慕容手机里的资料与资讯,唯一把手机
放在客厅的时间,只有她洗澡时那点时间,我也不敢下手。

  现在时间才是十二点,陈欣瑶刚睡下去,我也不敢行动这么快,这万一她想
想,出来找手机怎么办。

  所以最好就是等她们都睡熟了,我再过去。

  而今晚上,简直是天公作美,听着外面被大风吹得唰唰直响的大树,吹过建
筑发出呜呜的声响,看着远处天边不时闪过的雷电,看样子,今晚会有一场大雨。

  月黑风高的雷雨夜,还有比这更合适潜入的机时吗?

  就算是去摸鬼子的炮楼,都没有比这更适合的时机了。

  淩晨快1点的时候,大风夹着雨点,劈里啪啦的打在雨棚上,下雨了……

  我觉得在这种恶劣天气下,过去拿个手机而已,况且慕容家我都进去好多次
的,熟悉得像我自己家一样,也用不着像换衣服戴口罩戴手套之类小心翼翼了。

  打开监控,确认了一下慕容卧室的情况后,我轻手轻脚的打开大门,来到了
慕容家门口。

  掏出钥匙,轻轻插进锁孔中,慢慢转动着。

  随着门里发出的几声轻轻的响声后,慕容家反锁的大门,又被我打开了。

  大雨多少遮掩了城市的灯光,让屋里漆黑一片,黑暗比平时的夜晚更浓。

  还好我做了準备,进来前,让眼睛儘量适应了黑夜。

  虽然外面的雨声足已掩盖我的脚步,但我还是惦起脚尖,一步一步的走了进
去。

  手机就在客厅的桌上,离大门并不远,十多步后,我就来到了桌子前,拿了
手机,转身就离开了。

  要複製手机,当然不能在这里操作,我是要把手机拿回家,连上电脑,通过
软体,把手机里的东西全拷贝到电脑里。

  複製手机资料是需要时间的,现在这个时间,已经熟睡的陈欣瑶也不大可能
突然醒来找手机了。

  轻轻合上慕容家的门,我没有反锁了,毕竟等下还要把手机送回来。

  可能是习惯了这样偷偷摸进慕容家里,虽然她在家,但是我也没有那种第一
次进去那种心跳的紧张感。

  回到家,着着陈欣瑶最新的苹果手机,我有点懵。

  要知道苹果机不像这安卓机这么好搞,虽然不想吹捧它,但它封闭的环境,
却让个人的隐私得到很好的保护,还好秃顶男的手机不是苹果,要不然我也不会
这么容易得手。

  淩诗雅的是苹果机,但是那晚她醉了,我可以用她的指纹刷开。

  现在陈欣瑶虽然睡在卧室里,但是我哪敢摸进去搞她的指纹开锁。

  难道就这样算了??这鸭子都到手了,还拔不了毛了???

  最后还是从监控上找到了突破口,花了近二十多分钟的时间,调取了她玩手
机时的录影重播,才找到拍到她玩手机时,密码解锁的瞬间,通过放大后,还是
能模糊看到她手指按的6位元数密码,试了二次,就破开了。

  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慢慢看,连上电脑,利用笨办法,能导就导,不能导就打
开,用我的手机对着萤幕先拍下来。

  照片、微信、QQ已接来电等等,还有最重要的通讯录电话本。

  照片里并没有什么发现,微信与QQ里竟然也没异常。

  这不对啊,按理说风公子不是应该发点不雅照什么的给陈欣瑶才对啊。

  不过在已接来电中,对照陈欣瑶接电话的时间,也让我发现了风公子的电话,
但是通过扩大查找,找这几天晚上陈欣瑶接的那个神秘电话,竟然发现是不同的
号码,这些号码打来全是陌生号码。

  这让我不由的猜想,风公子应该是给陈欣瑶发过不雅照,但是被陈欣瑶删除
拉黑了,风公子换不同的电话?

  这习惯了快捷的即时通讯,却让产生了灯下黑的效果,最后我是在短信这里,
找到了风公子发过来的威胁短信,通过他们之间只言片语的短信内容,才发现原
来风公子是通过彩信的方式,把不雅照发给了陈欣瑶,我翻找彩信,却是没看到
那些照片。

  不过想想也是,这要收到了自己的祼照,怎么样都不会存在手机里才对,看
完肯定是第一时间给删了。

  我估记是陈欣瑶在那晚后,彻底的把风公子所有的联繫方式全给拉黑了,所
以才会这种方法来联繫。

  最后,又得到陈欣瑶的本机号码。

  到此,从陈欣瑶手机里的东西,我算是拿到所有我想得到的资讯。

  此时,已是快淩晨二点了,窗外的大雨,没有一点想停的迹象,反倒是越下
越大了,时不时的中间还夹杂着闪电。

  得把手机还回去了,淩晨大雨加雷电的天气,却是让我产生了安全感。

  在一片漆黑的楼道中,我再次轻轻的用钥匙插进了慕容家的门锁里,为了安
全起见,我还把楼道的灯给弄灭了。

  哢嚓……轰……的一下,闪电的白光瞬间照亮了天空,我的身影在楼道中被
斜斜的拉得老长,雷声就像从头顶上滚过,巨大的声响,吓了我一跳,手都滑了
……

  踩着轰隆隆的响雷,我又溜进了慕容家里。

  她客厅的一扇窗没关,大风吹起浅色的窗帘,在这黑暗的雨夜中就像灰色的
幽灵在半空中飞舞。

  阳台上,她的衣服也在狂风中被雨淋湿了。

  虽然看到了,我是不敢去帮她关窗收衣服的。

  手机原来摆放的位置,因为狂风暴雨又太靠近阳台,被吹进来的雨水打淋了,
手机如果按原位放回去,这肯定会被淋到的,但是我别无选择。

  我轻轻把手机放回了原位……

  在暴雨中,从房间里,隐约传来了断续的人声……

  「……你……我……衣服……把窗……」

  幻觉??

  我倾耳仔细听了一下,好像又没有动静了。

  「砰」的一下,卧室那边,竟然传来了开门的声音,还有灯光。

  不会吧!!!慕容她们醒了!!!

  听到了开门声,我赶忙想退回去。

  这越慌越急就越容易出问题,在我急忙走的时候,在黑暗中,却是不小心撞
中了一张椅子,椅子在膝盖的撞击下,一下就被碰翻在地,发出清脆「咚」的一
下,我也一个踉跄差点就摔倒。

  紧接着,黑暗中传来女人的尖叫。

  被发现了??!!!

  在雷声的作用下,我心都要跳出来了,感觉肾上腺素飙升,手腿都软了,本
来拿在手上慕容家的钥匙,也在踉跄间脱了手不知道掉哪了。

  完了!!我急忙看了一下四周,地上并没有什么黑影。

  慌忙中,我是想逃回自己家的,但是钥匙掉了,这就要命了,先不说我出去
了,不能恢复慕容家的门锁是小事,这要是被慕容捡到,她会不会想到什么?更
重要的,没有钥匙,我以后就不能进慕容家了,毕竟我在这装了这么多监控,有
慕容家钥匙的话,发现情况不对,可以提前这些东西收走,如果以后不能再进来,
这后果就严重了。

  更不用说,慕容家的钥匙丢了,就算我有迷药,也没用了,在外面根本不可
能给慕容下药。

  但是现在也不是找钥匙的时候,但也不能出去,我脑子急速运转着。

  按理说,从慕容房间开门的话,是看不到客厅的情况的,那么刚才女人尖叫,
应该是被我碰翻的凳子的声音吓到的,因为她们根本看不到身处在客厅的我。

  这是我经常进出慕容家经过很多次的测试得出的实践结论。

  可以说,对于这种突发事件,我平时进慕容家,就做好了很多次模拟设想的
演习。

  早就熟悉了慕容家的环境,她家里每一个可以让我藏身的地方,我都了如指
掌,还模拟演习了好多次。

  慕容家的客厅,家俱都是背靠墙而放,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躲藏的,离我最近
的,是卫生间对面的那房间。

  那间房平时慕容在里面放了不少的杂物,里面还有张空床跟一个空的柜子,
我试过,床底是藏不了人的,而那个空柜子,却是可以让我躲进去。

  不由分说,我瞬间就窜进了房间,轻轻打开衣柜门,把自己塞了进去。

  这个衣柜还是挺高的,起码我还能站着,在这狭小的衣柜里,声音最大的,
不是外面的雨声,而是我自己的心跳还有耳朵里一片嗡嗡声……

  不多时,外面传来到叭嗒打开开关的声音,透过衣柜门的缝隙我看到客厅的
灯被打开了。

  虽然已经躲到了衣柜里,但是却不能放下心来,最重要的,掉地方上的钥匙,
千万不要被慕容捡到啊。

  客户里,传来了慕容跟陈欣瑶的声音。

  「陈欣瑶你手机放在这被雨淋到了」

  「你去把窗关一下,我去外面把衣服收回来」

  ……

  随着一阵忙乱的声音传来,我才明白过来,她们这是起来收衣服,好像并没
发现我的存在。

  哦米陀佛,上帝保佑,真主保佑,慕容千万不要捡到钥匙,千万不要去查看
门锁,千万不要过来打开衣柜……

  「慕容,你别回房间啊,在这等我一下……」

  门外,传来陈欣瑶的声音。

  「别走啊,等我一下下嘛,很快的」

  我透过门缝望去,虽然看不到她们在干嘛,但是灯光,却是把一个人影投进
了这个房间里。

  随着一道闪电闪过,我盯着地板上那个有点模糊的人影,心像要吊到嗓子眼,
生怕会进来……

  「你不要过来啊,千万不要进来啊」

  我的祈祷,看来是有效的,不多时,就听到开门,关门的声音,只是外面的
灯光还亮着。

  我有点后悔没带手机过来,这样起码我可以查看屋子里的情况,像现在,从
关门声来看,她们应该是回房间了,但是灯却亮着,是忘记关了?还是客厅有人
在,所以没关灯?

  安全第一,我站在狭小的柜子里,打开一点点柜门,用耳朵去捕捉除雨声外,
有没有其它的声音,毕竟如果亮着灯的客厅有人的话,总会有点什么动静才对。

  听了许久,都没有感觉到什么异常动静后,我才小心翼翼的从衣柜中出来。

  贴着墙壁,慢慢把头伸出去,观察四周的情况。

  客厅的灯是亮着的,但是却没有人。

  慕容的卧室门也紧闭着,厨房、卫生间、阳台上、另外的房间里,确认过都
没有什么动静后,我才舒了一口气。

  看来她们二人没关灯,就回房睡觉了。

  我被这一惊吓,只想着把钥匙找到,快点回去。

  还好,客厅的灯开着,让我不用摸黑找钥匙。

  最终,在沙发底下发现了掉在下面的钥匙,还好不是掉在明显的地方,这要
被慕容捡了去,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失去过,我才发现原来它是这么的重要。

  不行,我要多配几把备用,万一真丢了,哭都没眼泪……

  轻轻的拧开门锁,退了出去,又重新反锁后,一直绷着的心,才完全放了下
来。

  等我回到家,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淩晨二点半了,外面还在下着大雨,也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停。

  心累身体又疲惫,我躺上床,迷迷糊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我只觉得我闭了一下眼睛,就被一阵电话铃响吵醒了。

  看了一下时间,才是连早上6点都没到,谁他妈这么一大早的打电话过来啊,
再看看来电号码,是我隔壁店铺的老闆的电话。

  「张海,你快过来,铺面被水泡了,你的店塌了。」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